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谁在算计谁

作品:《凰女策:毒凤妖娆

    上官敏愉淡漠地看着两个人。.最快更新访问: 。冷笑了几声。柔声对饶安道:“红线。走。跟母妃和哥哥一起去那边摘莲藕叶。晚上做粥吃。”

    饶安便伸着手让上官敏愉抱。上官敏愉一手拉着浔儿。一手抱着饶安对楚弈福了福身。道:“皇上和皇贵妃有话要说。臣妾先行告退了。”

    北风起。卷得落‘花’舞舞。她长发飞舞。衣抉飘飘。仿若仙子一般。

    “别走。。”楚弈伸出手來一把拽住上官敏愉的胳膊。“别走。”

    上官敏愉僵直了身子。骤然回首。她一袭亮眼的大红衬得那张鹅蛋脸愈加‘精’致。五官组合成姣好的容颜。发丝微漾。.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 清丽不失明‘艳’。鲜亮的红‘色’贴身锦衣。勾勒出她恰到好处的玲珑曲线。高贵优雅的同‘色’及膝软靴在地上发出规律的轻微声响。如落凡尘。

    她只有‘艳’‘色’。却算不上有多美。却能轻而易举的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皇贵妃用妒忌的眼怨毒地盯着上官敏愉。都是这个‘女’人。这样庸俗不堪的姿‘色’也能‘诱’‘惑’男人。

    上官敏愉看着皇贵妃一脸的怨毒。笑容款款。温柔地对楚弈道:“湖里的藕叶才新长出來。做粥最好了。不如皇上和皇贵妃今日陪同臣妾一起摘些回去。一同到信阳宫用膳如何。”

    她眸光清澈。.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 干净地沒有一丝杂质。让人无法拒绝。

    楚弈点点头。道:“好。朕从來沒有试过敏敏的手艺。”

    上官敏愉将饶安递给楚弈。红了脸笑道:“这孩子。才几日沒抱。好重了。”

    楚弈亲亲饶安的脸。笑着道:“可是呢。这孩子长的真快。”

    上官敏愉朝皇贵妃伸手。要拉她起來。皇贵妃楞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上官敏愉。不过很快恢复过來。上官敏愉这是要在楚弈面前卖好呢。刚才看她坐在那。以为还真承得住气呢。看來。。哼。

    演戏么。她也会。

    皇贵妃垂下头。哽咽道:“姐姐。臣妾那日得罪了姐姐。妹妹给姐姐赔不是了。请姐姐见谅。也请姐姐规劝皇后娘娘开了宫‘门’。回未央宫吧。如今朝臣们都说妹妹是蛊‘惑’帝王的妖孽。要陛下处死臣妾呢。”她一面用帕子抹眼泪。一面悄悄看着楚弈脸上的变化。

    楚弈却装作沒有听到似的。逗‘弄’着一双儿‘女’。

    上官敏愉含了一缕妥帖雍容的笑意。和言道:“这些事情臣妾不懂。皇后娘娘与本宫一向不睦。后宫人人皆知。太子认本宫为母也不过是形势所‘逼’。皇贵妃太高看本宫了。不过今日皇上难得闲下來。还是不要提及此事了。”

    皇贵妃的脸‘色’有些发白了。楚弈一言不发。形势对她越來越不利。

    上官敏愉拽着皇贵妃的手。一把将她拖了起來。温言道:“皇贵妃娘娘。虽然现在暖和。但最近下雨。地上冷。仔细您地贵体。”说着。凑到皇贵妃的耳根用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道:“这事闹大了。吃亏的可是你。与其陷害皇后。你倒不如自求多福吧。就算再得宠别忘了皇后还是皇后。皇上还沒有废后。你的身份就是妃子。皇后是天下之母。你觉得以现在的形势绊倒了皇后。你的名声能做皇后。”

    皇贵妃矍然变‘色’。怒意浮上眉间。她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上官敏愉。却在心里思量上官敏愉的话。

    上官敏愉只是含了一缕闲适的笑意。好整以暇地看着皇贵妃阵青阵白的脸‘色’。如同看一出‘精’彩绝伦的好戏一般。

    “敏敏。走了。”楚弈带着两个孩子已经走了很远。见两个人还在那里便喊了上官敏愉一句。

    上官敏愉扶着宫‘女’的手跟上去。饶安见楚弈和上官敏愉和好。也高兴了。蹦蹦跳跳地在两个人之间说笑。

    楚弈见上官敏愉來了。故意放慢了脚步。等上官敏愉走到跟前。问道:“敏敏可是在生朕的气。”

    上官敏愉勾起一抹大方的笑容。答道:“你是帝王。有三千美人。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有什么好生气的。”

    她脸上的笑容那么刺眼。那么飘渺。就如那空中的白云一般。只能看到却永远触‘摸’不到。

    “父皇。你看那朵‘花’好看。”饶安摘了不少牡丹‘花’捧到楚弈的面前。大概是因为太高兴。她的小脸笑的通红。比起手上的牡丹还要红‘艳’。楚弈不禁笑了。弯下腰从‘花’朵中挑了一朵。簪在上官敏愉的云鬓之上。指着上官敏愉对饶安道:

    “这朵最美。”

    饶安仰着头看着上官敏愉。道:“可我怎么觉得母妃比那‘花’儿还好看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楚弈‘唇’角扯出一抹意味深长地笑容。对饶安道:“父皇也是这么觉得的。只可惜这朵‘花’儿不爱笑。若是笑了只怕这里的‘花’儿都要羞愧死了。”

    饶安不解。问道:“母妃笑不笑。和‘花’儿有什么关系呢。”

    楚弈捏捏饶安的苹果般的小红脸。抬起眼帘看着上官敏愉。目光柔和了几分。道:“因为你的母妃比它们美啊。‘花’儿们嫉妒死了。”

    上官敏愉和浔儿走在前面。听到父‘女’俩的对话娇俏的鹅蛋脸上。泛起一抹红晕。故意板着脸道:“饶安。还不快走。一会‘露’水干了。荷叶晒久了不新鲜呢。.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 ”

    饶安吐了吐舌头。撇下楚弈跑到上官敏愉身边。上官敏愉弯下腰亲‘吻’了饶安的额头。三个人宛如亲生母子一般。

    若是他不是帝王。她也不是妃嫔。她们这一家人该有多幸福呢。楚弈不禁憧憬起來。

    “父皇。快些罢。”浔儿眼看着皇贵妃跟了來。不禁眉头紧蹙。对皇贵妃他是深恶厌绝了。只是不明白为何父皇会让这样的‘女’人做妃子。也不明白母妃为什么还要叫上她。

    皇贵妃思來想去。觉得上官敏愉的话在理。眼看着上官敏愉有了得宠的趋势。怎肯甘拜下风。所以也跟了來。

    上官敏愉看皇贵妃跟了來。.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 眼底闪过一道一闪而逝的狠戾。悄悄地对浔儿道:“不管你多不喜欢皇贵妃。但为了你的父皇和母妃假装喜欢吧。过去。和她赔礼道歉。”

    浔儿嘟着嘴。扭捏着不肯过去。他畏惧地看了一眼皇贵妃。正巧皇贵妃对他笑笑。本來皇贵妃美‘艳’不可方物。在浔儿看來却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

    “去罢。你是要做帝王的人。不能因为些许小事便耿耿于怀。”上官敏愉耐心哄劝。见浔儿仍旧不肯过去。便道:“以后你做了皇帝。想怎么惩罚她都可以。”

    浔儿这才欢喜了。顺从地点点头。松开手跑到皇贵妃身边低头道歉。

    皇贵妃正想着怎么回转楚弈的心。正巧浔儿來了。便亲亲热热地和浔儿说话。浔儿虽然不耐。但听了上官敏愉的话也勉强让皇贵妃拉着手说话。

    在湖边。五个人总算走到了一块。上官敏愉早就命人备好了船。因为不知道楚弈等人要來。便只备了小船。跟着上官敏愉一起的宫‘女’早就命人准备了船。

    饶安见要分开走。便吵着要楚弈和上官敏愉一艘船。只是她又不愿意和皇贵妃一起。

    上官敏愉见状。忙道:“皇贵妃才入宫。人生地不熟的还请皇上照顾皇贵妃。臣妾和红线、浔儿一起。”

    皇贵妃正想拉拢浔儿。忙道:“姐姐好几日沒见到陛下。不如臣妾带了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一起。姐姐和皇上一起。”

    上官敏愉也只知道皇贵妃的意思。便道:“不如浔儿和你们一起。我和红线一起。红线太顽皮了。船小。人多了挤着。”

    如此。上官敏愉便带了饶安上了船。船篙一点便入了湖心。皇贵妃挽着楚弈的手。道:“陛下。太子殿下。姐姐都走远了。过了湖对面便是姐姐的信阳宫。若是让姐姐久等。臣妾心里会不安的。”

    楚弈先将浔儿抱着上了船。伸手过去接皇贵妃。浔儿只安静地顿在船上不说话。

    “皇上。。”皇贵妃见楚弈闷着不说话。轻轻唤了一声。

    楚弈挑挑眉。眸中悄然掠过一丝‘阴’郁诡秘的光忙。他用冰冷的指尖挑起皇贵妃的下巴。好假。这张脸一点都不真实。

    “警告你。若是再对她动手。朕就把你这张皮扒了下來。”男人的声音冰冷无比。眼中沒有一丝温度。即使在炎炎烈日下。皇贵妃也也感受不到一丝暖意。仿佛自己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臣妾沒有。臣妾。。”皇贵妃苍白了小脸。竭力狡辩道。话还未完。那双冰冷的大手便遏住了她的呼吸。

    男人恶狠狠地瞪着她道:“你有也好。沒有也罢。只要你敢碰她。朕说到做到。”

    说着松开了‘女’人的咽喉。看着她双眼泪痕‘欲’滴。心里更觉厌恶。别开脸去。长乐从來不会哭的。就算是不喜欢谁也不会用这样狠毒的手段。这个‘女’人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皇贵妃打了个寒颤。浑身瑟瑟发抖。刚才她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沒想到这个上官敏愉在楚弈的心底竟然有这样的地位。

    她一面捂着‘胸’口喘息。看着不远处的上官敏愉。嘴角泛起一丝‘阴’森的杀机。‘阴’测测的眼眸中迸出一丝森冷的恨意。她本是极美的面庞。此刻却扭曲的可怕。犹如地狱的恶鬼一般。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小.说.网请记住小说凰女策:毒凤妖娆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谁在算计谁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4/14678/4380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