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头二章 低头抬头应适时

作品:《不同的存在

    第七百一十二章低头抬头应适时

    “处分我?!好啊!这才三天没见面,三天没有教导你,三哥胆子大了不少啊!让我想一想,怎么收拾你呢!就罚你今晚跟我一起、睡好了!反正我是早已经洗白白了,你先往洗澡,我在床、上等你啊!”

    说着,张凤义真的就起身,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往。

    他很少跟他家三哥开类似这样的玩笑,要是让他看着许啸宇的眼睛说出这些话来,他尽对是说不出口的,只能是以这样的动作跟语言配合着一气呵成了。

    “好!你等着我啊!我先到我的休息室往取睡衣。然后,再到你这边的浴室洗澡。”

    一听到小义如此对自己说,许啸宇也是受宠若惊啊!甭提有多开心了!既然机会来了,他自己必须把握住啊!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小义在一张床、上睡、觉了,而且最近就连近间隔接触的时间,都变得非常的有限了。

    要说三哥混得也是挺惨的,自从那次他在夜、总会里面,安排的想要当着两个好哥哥的眼前,跟张凤义表达自己心意的告白仪式。并筹备好在那天,给他送出自己特定的那枚戒指,被方龙行给搅局了之后,他就没有再当着张凤义的眼前,提及此事了。

    他每每一看到他家小义对自己的态度,他就打消了再次给他施加压力的想法儿了。从此以后,他也就更加的记恨方龙行了!

    许啸宇用了很快的时间,就把自己给打理好了,这家伙已经是迫不及待的要上张总的床了。

    许少来到了张总的卧室,他是轻手轻脚进进的。他心里面非常明确:此时,他家小义可能已经“睡着”了。若是不“睡着”,就不是他张凤义的性格了。

    房间内全部的大灯都被封闭了,只留下了床边地位上的一个发着暗黄色光的壁灯开着。这种光源是极其养眼,且是可以自己随便调节亮度的。

    再往床、上一看,果然如张总之前所说,会在床、上等着他。

    此时,张凤义已经是躺在了床上,只不过他躺卧的姿势,是正背对着许啸宇的。

    在张总躺下之前,已经把另一床被子,外加一个枕头给他家三哥筹备好了。

    许啸宇进、进后二话没说,先把壁灯给关掉了,然后就直接抬腿上了床。

    他盖上了张凤义事先为他筹备的被子,并隔着张总的被子,在后面用自己最上侧的手臂,搂住了他家小义的腰。

    且把自己的头,轻轻的靠在了张总的后脖颈处。

    这样的间隔刚恰好,不但能感到到他身材传给他的温度,也能嗅吸到他家小义身上好闻的味道……

    这对于许少来讲,就是最好的福利待遇了。

    他不用往考虑到两个人之间的为难问题;不用往担心自己的心坎会有多么的狂躁与纠结;更不用担心小义他会受到任何的伤害……除非那个人……愿意!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的“窗户纸”是不能被捅破的;有很多人之间的和睦(甜蜜)情绪,是不容损坏、玷污与亵渎的;有很多的不问可知的关系,是不能被打破平衡的。

    凡事都是有规律的,心情再急切,也要等候适当的机会。机会再好,也要具备相应的素质。

    素质再佳,也要有合适的机缘。一切皆备时,自可收获喜悦。假如条件不成熟时,不容许时,该怎么办呢?

    最佳的方法就是:等候,努力,再努力,且从来都不进行责备与抱怨。

    无论什么人,都必须学会低头,一个人不懂得忍耐、忍让与低头,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情。

    一个人的浮躁,注定他(她)不会取得大的成绩。一个人就连安心都做不到,那他(她)还能做好什么呢?

    一个人做事要懂得低头,只有沉得下多少心思,受得了多少忍耐,才干决定他(她)毕竟能做什么事情。

    一个人做人要懂得抬头,只有承得住多少眼力,抗得了多少压力,才干决定他(她)毕竟能做个怎样的人。

    低头时,蕴含谦卑与低调,属于大气。抬头时,躲纳奋进与不屈,乃是骨气。

    顺意时学会低头,我们会走得更远。逆况中学会抬头,由于自负最为可贵。低头时,撞不着门槛。抬头时,看得了天空。

    只要肯低头,就永远不会撞门;只要肯让步,就永远不会退步。只有求缺的人,才有满足感,只有惜福的人,才有幸福感。

    许宇也不列外,他最懂得应当以怎样的方法,跟他家小义进行接触。不应当犯的毛病,他是一点儿都不会往犯的。

    固然,许啸宇在行动上不敢对张凤义做出过火的行动,但他心里面可不是这样想的。

    是哦!人往往就是这样贪心的,在得到了一些的时候,还想要得到的更多。作者:锦澜绣弦

    他在张凤义这里,得到了与众不同的优待之后,还想要掠夺所有,并期看能把小义占为己有。

    这边已经“睡着”了的张总呢?他也居心的感受着:来自三哥身上传递给自己的热和,心里面的冷冰也在渐渐的融化。

    听着他在自己的耳边,均匀的呼吸声,感到也是那么的心安!心中给自己垒砌起来的高墙,也在一点点儿的坍塌……

    但张凤义却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感到,他找不到那种可以不顾一切的激动想法儿……

    他恨自己!为什么除了那个人之外,自己怎么就对谁都没有那种感到了呢!作者:锦澜绣弦

    由于事先知道许啸宇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张凤义才不会往担心有什么不良的事情会产生。

    他也不用操心的往想:在三哥的心里面,到底是怎样看待自己的。他也不用担心,他们谁会遭遇负面的情绪,与难以结束的残局。

    是的,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过往,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个比较不愿提及的过往。

    有些人选择向前看,从此以后,尽口不提。再开端新的生活,开端新的恋情。由于生活会持续,就要忘记过往。

    有些人则是:选择被困在这种过往的回想里,结束不前,并走不出来。更不愿意往重新接纳他人,且把自己的灵魂给禁锢了起来。

    一直以来,张凤义都是属于后者。因此,他就这样的把自己给封闭了起来。

    有些事情,张总不往说出来,许啸宇却是能够懂得他的心坎中的感受的。许少对他的态度,选择了等候与包容。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心照不宣的彼此互相取热,互相慰藉,互相疗伤,互相相拥,却在情绪上始终都停留在亲人、兄弟的层面上。

    要说到许啸宇不感到到来自身材上的难受,那是假的!

    此生自己最心爱之人,就躺在身侧,且是能看,能碰,还偏偏就进行不到最后一步!这该多么的难忍与难耐了啊!

    真是谁难受,谁自己知道啊!他自家的小兄弟啊!跟他可是受好多苦,遭好多罪了!可他愿意啊!愿意忍耐啊!愿意为了某个人亏待自家的小哥们儿。

    这才是最考验他定力与真君子的时候,他承认自己本就不是个什么正派人物。

    在君子与禽兽之间,他宁可做个十恶不赦的大禽兽!总比“禽兽都不如”强很多吧!

    可是……在面对着他家的亲亲小义,他就偏偏怂到做不了禽兽的地步,更别说其他的了!

    看来,许少真的是个只为张凤义做君子的君子,且是那种禽兽不如的君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