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吃不消…吃不消

作品:《华娱大时代

    从现场观众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来,这次首映式算是美满结束了。

    答复了影迷们一些问题之后,影院工作职员就组织观众退场了。

    而受邀前来的记者们立即找上了唐安。

    “唐导你好,我是藤讯消息的记者,请问你这部电影是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呢?”

    面对二十多支发话器,唐安脑袋本能地往后挪了挪。

    谁特么知道上面沾了多少口水。

    “我并没有什么大道理想告诉观众的,我只是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不同的懂得,见仁见智罢了!”

    唐安置了顿持续说道,“就跟看《红楼梦》一样,易学家看到了浅;道学家看到的是淫;理学家看到的是逆;哲学家看到的是乱;韵律学者看到的是混;文学家看到的是满。社会学家看到的是短。每个人的态度不同感受就各异。”

    “那唐导你从自己的电影中看到了什么呢?”有记者连忙接着问道。

    “我只是看到了一个无穷循环的故事罢了,并没有往思考深层次的意思,而且导演也不应当将自己的懂得强加给观众!”

    “唐导,现在《史密斯夫妇》上映5天总票房已经达到2500万,将会是你最大的对手,你认为明天的首日票房能超过《史密斯夫妇》的600万吗?”

    “当然!”

    唐安信心满满,“刚才观众的反响大家也看在眼里,我想终极的票房不会让我扫兴的!”

    《史密斯夫妇》首周末3天就拿到1700万票房,不过之后的两天工作日加起来才拿下不到500万,后劲乏力,已经不足以作为对手了。

    “那唐导你认为《可怕游轮》的首日票房能达到多少呢?”

    “700万!”

    唐安不假思索地报出一个数字。

    “这次中影团体为我这部电影争取到了最大限度的排片,再加上电影的质量,我完整有信心达到这个数字!”

    随着唐安再次说出一个亿的目标之后,采访很快就结束了。

    记者们要回往赶稿子,而且还有一部好莱坞动画大片同时上映。

    将韩三坪送走,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告辞了。

    放映厅里就剩下唐安和华宜、澄天、和隆信达三家公司。

    王忠军玩味地看着吴波,“天气不早了,吴董还不走吗?”

    吴波对他的眼力熟视无睹,哈哈笑道,“现在的年轻人不到12点以后都不算晚上,我自然也要紧跟潮流了!”

    转而又看向唐安,“唐导可有时间,我在四周定了酒店,一起吃个便饭?”

    说罢又指了指身后的七个女孩,笑道,“她们可都很崇拜你呢,一直以你为偶像!”

    “吴董谬赞了!”唐安连忙摆摆手。

    这摆明了就是送女啊,还七个!

    吃不消吃不消!

    除非用一半的智商换一颗强健一百倍的肾。

    王忠军皮肉不笑地看着吴波,“吴董,年纪大了,还是早点回往休息吧!”

    吴波也没有跟他多说什么,如今他挖走华宜一半明星已成定局,基础上不存在什么变数,赢家没必要往和输家多计较。

    “那唐导我就先走了,咱们约个时间,有空聚聚!”吴波说完看了王忠军一眼,笑着离开了。

    “唐导再见!”七个女孩又是整洁划一地向唐安离别,说不是练习好的鬼信呢。

    “时间也不早了,那我也就未几打搅,先预祝唐导新片大卖,等着你的庆功宴!”

    王忠军说完也带着人离开了。

    “李总咱们也走吧,下一场估计快开端了,别耽误了人家做生意!”唐安冲李晓婉笑道。

    这是徐嫚云也打点好了记者走过往,见到老东家有些为难,微微点头,“李总你好!”

    “嫚云哦不,现在是徐总了,恭喜你啊!”李晓婉看着这个昔日的手下,眯着眼睛笑道。

    唐安见状插了一句,“还要多谢李总肯放人啊,有嫚云帮我治理工作室,省了我很多事,可以专心拍电影了!”

    “嫚云在公司也算尽心努力,能有个好往处我也感到兴奋!”李晓琬点点头。

    冷暄了一会,几人边往四周的酒店吃了顿晚饭。

    吃到一半,李晓琬忽然接了个紧急电话,先离开了,临走拜托徐嫚云帮忙照顾着。

    “宓宓你最近在拍什么电影?”一边吃着,唐安出声问道。

    “现在还没有戏拍,那两部电视剧就快开播了,要忙着宣传呢!”

    楊宓咬着一根小青菜,哧溜一下整根都吸进嘴里,咀嚼了几口,鼓起嘴巴咽了下往。

    “不过李导已经在筹备一部电影了,听说是可怕片,要我和陈昆毛病呢!”

    “公司还在筹备一部古装电视剧,也要做好筹备!”

    “还有广告代言、杂志封面,好多没听过的运动都要往,都累逝世我了!”

    楊宓掰着手指头在那诉苦。

    “你就满足吧,别人想累还累不到呢!”唐安笑骂道。

    不过陈昆和楊宓拍的可怕片,估计就是那部《门》了,拍的一般般,没有什么惊艳的处所。

    “宓宓,你现在怎么样,周姐在身边还习惯吧!”徐嫚云出声说道。

    固然不再做楊宓的经纪人,不过相处也那么久了,多少还有点情绪的。

    说起这个楊宓笑脸就皱了起来,开端诉苦。

    “周姐太严格了,整天这个不准碰那个不准吃,还要我上那么多培训班,很多东西都用不到,而且她还老说当初就是这么把邹讯带起来的!”

    “不过洛尧姐对我很好,有时候周姐不在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对你严格是好事,她能带出邹讯、陈昆也不是靠运气,你也别太任性了!”唐安笑笑说道。

    时间也很晚了,他们就在酒店开了三间房,一人一间直接休息。

    晚上唐安帮楊宓翻译了一首古诗,说是之后拍戏要用的。

    没措施,唐安只要拿出当初初中学语文110分的功力来帮他翻译这边古文。

    陶渊明的一首诗,说东晋年间有人以打渔为生。一天,他顺着溪水行船,忘记了路程的远近。忽然碰到一片桃花林,生长在溪水的两岸,长达几百步,中间没有别的树,花草鲜嫩雨滴,落花纷纷的散在地上。那人感到十分诧异,持续往前行船,想走到林子的尽头。

    桃林的尽头就是溪水的发源地,于是便涌现一座山,山上有个小洞口,洞里仿佛有点光明。于是他下了船,从洞口进往了。起初洞口很狭窄,仅容一人通过。又走了几十步,忽然变得开阔明亮了。而且里边不停地有涓涓细流流出来。

    走到最里面,浮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平坦宽广的土地,肥沃的地步、俏丽的沼泽,桑树竹林之类的。

    田间小路交错相通,九曲十八弯,艰巨地通行,四周的鸡、鸭、狗创造陌生人都大声地叫嚷。</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