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别人都叫我糖糖(第二更求订阅!)

作品:《华娱大时代

    “肖总,殊效和转制进行的怎么样了?”

    “还算顺利,赶在12月之前完成没有问题,我们三家公司又找了几家殊效团队负责一些简略的处所,一共出动了1600名的殊效职员,700名员工负责3d转制,900名员工负责殊效制作。”

    “要加快进度了,尽可能在十一月之前完成。”唐安皱了皱眉。

    相比高昂的制作用度,耗费的时间也是一部电影的大头。

    明日边沿殊效镜头并不算很多,cg镜头也少,正是这样,转制起来比很多大片都要费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动画电影和cg镜头多的电影更轻易转制,效果也更好了。

    后来很多动画电影的3d效果比真人电影要好,那就是由于所有镜头都是cg制作,保存了蓝本的数据,只要照着这个数据再做一遍,比真人电影实拍还真实。

    明日边沿cg镜头少,单纯地把画面复制下来,做下深度、匹配的话,那就成了伪3d电影。

    这电影没有多少cg镜头,固然会更加真实,但是每一个镜头都没有具体的数据,必须每一秒钟都做建模,而不是简略的抠像,这才干达到真正的3d效果。

    尽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盘算上,每一帧都要经过上百次的盘算。

    时间问题肖阳也很头疼,作为剧组殊效总监,隔段时间就往返于京城和公司,但是他也没措施啊。

    “唐导,国内除了我们这三家公司,其他的要么有业务了,要么就是硬件软件跟不上,实在是没措施啊。”肖阳苦恼地说道。

    “那就只能让大家加班了。”

    唐安叹了口吻,泱泱华夏确定不缺人,但是光有人才不够啊,硬件软件跟不上,无法进行复杂的盘算。

    现在有些电影也在做转制3d,靠谱一点的殊效团队都有业务了,其他的小公司根本没钱买设备买软件。

    软件硬件一年大几千万,一单业务不了本,以后有没有活还不知道呢。

    不过国人的特点就是吃得了苦,加班什么的都是常事

    四月又过往一个星期,第二处大场景,不远处另一个搭建外景地,一个放弃的小镇,今天拍摄一场情绪戏。

    早上8点多来到现场,9点半看着都安排的差未几了,唐安拿着对讲机向各部分问道,“都筹备好好了吗?”

    “摄影ok!”

    “灯光ok!”

    “道具ok!”

    “好,各部分筹备,演员就位!”

    “第五十镜,一次!”

    “开端!”

    刘业和汤研两人重置无数次,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一架坠落在这里的直升飞机,只是机身有些损伤,还能启动飞行。

    这时候汤研已经受了伤,刘业在一栋成了半个废墟的屋子里给他包扎背部的伤口。

    “就算我们开走了那辆直升机,没有战甲、没有弹药,马上就要进夜了,我们还不如到刚才那栋屋子里,休息一晚上,明天一大早再过来。”

    刘业话音刚落,汤研笑了笑,“那个超市里有些食品,还可以开两瓶酒,房间里还有保存完好的床,软软的床垫可以好好的睡一觉。”

    “咔!”

    汤研一念完台词,唐安第一次喊了停。

    “前半句不要笑,语气放轻松一点,脸上的表情也舒缓一点,后半句笑出来,最后说完之前拔枪。”

    “导演我知道了。”汤研连忙举手示意。

    “老张注意抓拍面部特写。”

    “第五十镜,二次!”

    “开端!”

    拍摄持续,这次汤研表现的很不错,前半段语气轻松,似乎是赞成了刘业的想法,然后笑了一下,是在笑刘业,也是在笑自己找了个这样的毛病。

    这时刘业也露出一个轻松的笑脸,成功禁止了汤研送逝世。

    但是随后汤研语气一愣,拔出枪尽不迟疑地对准刘业的脑袋,没有一丝迟疑。

    “那我宁可重置一次!”

    “别,等下,那是逝世路一条。”刘业连忙伸手挡住了汤研的手。

    “我累了,我很苦楚,但是可宁可重新再来一次。”

    汤研受了伤,身材有些衰弱,声音也很低沉,但是表情却非常认真,牢牢地盯着刘业,一字一句地说着。

    再配上脸上四五处擦伤和血迹,脸上、额头上全是污渍,混乱的头发,肩膀上包着纱布的伤口。

    一个不惧苦难、坚定的革命战士形象跃然而出。

    “那先吃点东西吧,我找找钥匙在哪。”

    “10分钟。”

    “好。”

    “然后我杀了你。”

    “好。”

    刘业在一旁的柜子里找到了茶叶和速溶咖啡,头问了一句。

    “咖啡还是茶?”

    还没等汤研开口,他恍然道,“你爱好咖啡。”

    水已经烧开了,洗了下杯子给汤研冲了一杯速溶咖啡。

    汤研端起杯子摇摇头,“你竟然能找到咖啡。”

    刘业笑笑又摸出几包糖,给汤研倒了一包。

    “谢谢。”

    “对了,你一般加两包糖。”

    刘业再次撕开一包糖,倒进往。

    熟练地做着这一切,刘业脸上的笑脸越来越轻松,也越来越开心。

    但是汤研创造了端倪,冷冷地盯着他。

    刘业手上攥着包装袋不敢和她对视,起身走向另一边。

    “那里有件衬衣,你应当可以穿。”

    没有翻两下,直接就找出一件长袖衬衣。

    摄影机给到汤研正面,她脸色变了又变,起身看了看四周。

    “我们来了多少次?”

    “来了多少次?”

    “钥匙在哪里?”

    “给。”

    “你会开,你开过了?”

    “我只会腾飞,降落还没学会。”

    “那还在这里干什么?简直是糟践时间!”

    汤研一脸气愤地抓过外套随便往身上一披,朝着外面走往。

    “一启动引擎你会逝世的。”刘业在后面无奈的喊住了她。

    “你只能活到这!”

    “不管我怎么做,你都会逝世在这里!”

    “过!”

    完善的一场戏,两位主角已经完整融进到了角色中来。

    这种状态不知道保持多久,唐安没有停留多久,立马持续下一场。

    镜头转到屋外,汤研从屋里冲出来,刘业紧跟在后面。

    “20米之外埋伏着一个拟态,只要你一发动引擎,它就会冲出来攻击你。”

    汤研不为所动,“拿上你的兵器上直升机!”

    刘业强调道,“前面还有更多,我们两个只能有一个活着。”

    汤研已经上了飞机,转头瞥了他一眼,“上来!”

    “唯一的可能就是你先往超市躲着,哪里有吃的有喝的,在那等我来。”

    “我是街坊军战士,我随时筹备就义!”

    “但你会逝世的,逝世在这!”

    “我救不了你,假如我往杀了,你的逝世就会成为既定事实,我救不了你。”

    “我怎么样有那么重要吗?”

    刘业有些哀伤地看着汤研,不断地摇头,“我盼看从没见过你,但是没措施。”

    对汤研来说,他们只见过一天而已,但是刘业已经和她相处了无数个一天。

    女人毕竟敏感的,而且她也亲眼见到自己的爱人在她眼前逝世了300多次,领会过这种感到。

    “从战斗开端之后我被选中成为特战队员之后,从那之后我的名字就是战斗玫瑰,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本来的名字吗?”

    “我叫唐糖,以前别人都叫我糖糖。”

    说完这一句,汤研毅然发动了直升机引擎。

    “过!”

    “非常不错。”唐安尽不吝啬地给出了赞成。

    这一处外景结束之后,最后就剩下两个外景了。

    本来的水坝那场戏改到了黄鹤楼,卢浮宫改成了三峡大坝,相比之下后者更加壮观。

    黄鹤楼那里就是几处外景,内景戏之前就拍完了。

    三峡大坝在一处水流不太急的江边搭了个外景,当然是被炸成废墟的三峡大坝。

    5月中旬,剧组在国防部完成了最后一场戏,明日边沿正式杀青!

    历时5个半月,这部科幻大片终于结束了拍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