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接盘侠!

作品:《华娱大时代

    ( )纵观华国电影发展史,如今已经历了六代导演。

    远的一代、二代、三代这些已经很少有观众知道了,就算是第四代的谢斐、吴一功、吴天名这些著名导演,他们的作品也不被现在的主流观影人群知道。

    哪怕是第五代导演里,田状状、黄剑辛、霍建奇等人的电影都很少被提及,也就是张一谋、陈凯哥还拥有着宏大的名气了。

    不过现在第五代导演里除了张一谋和陈凯哥之外都淡出了主流大银幕,陈凯哥也是扑了十年。

    张一谋固然这几年都没有大卖的电影,但是也没怎么扑过,算是最坚挺的一个了。

    而第六代导演,都是从独立制片开真个,和好莱坞的独立电影一样,徘徊于主流之外,类型也大多和摇滚人、艺术家、同性恋、小偷、妓女之类的有关。

    而且,有一个算一个,基础上都被禁过。

    第五代导演大多扑街了,第六代导演从来没有在大荧幕上表现处价值。

    第七代...没有第七代了,就算找几个新世纪之后的导演出来,也不具备代表性,无法像前面几代一样,能够代表一个时代,也不会有这种类似的称呼了。

    眼下这些学院派一个个在主流贸易电影圈子里慢慢沉静,要么压根就没有起来过。

    除了张一谋之外,蓝本好歹还有个江文,《让子弹飞》的口碑让业内、观众都非常期待这部电影,都感到拿个十亿票房并不是难事。

    但是,自从第一个工作日票房大跳水之后,接下里的几个工作日同样如此,跌幅之外就算用跳水来形容都不够。

    第一周四天3.78亿,接下来的工作日分辨只有2400万、2100万、1600万、1400万,走势倒是很稳,只是这个走势是往下走的。

    说句不好听的,十年来,还没有哪部大片能走出这个趋势,就算陈凯哥的《赵氏孤儿》,卢钏的《王的盛宴》、《盗墓笔记》,冯晓刚的《一九四二》这些票房惨败的电影,走势都比这好。

    毫无疑问,江文跌下了神坛,第五代、第六代们全军覆没,仅剩一个张一谋半只脚还在岸上。

    “主流”电影圈子一片凑云惨淡,学院导演涌现断层,生动在大银幕上的一大半都是半路出家,要不就不是电影学院、中戏这些学校毕业的。

    一时间,很多老派的电影人感叹万千,媒体方面也纷纷捉住这一点,大书特书。

    什么“学院派电影的未来竟是“逝世路一条”?”、“华国电影未来发展之路到底在何方!”之类的消息经常能看到,说的似乎学院派导演都逝世光了一样。

    有些观众的倒是对这些消息挺感兴趣的,一些看不上爆米花贸易片的观众在那抨击目前国内导演、电影的现状,而一些观众也看不上那些专拍小众文艺片的导演。

    于是乎,在媒体的煽风点火之下,两派口味不同的观众又吵起来了。

    你说这些大卖的贸易电影都是媚俗的垃圾,毫无深度,他就说那些小众文艺片导演只会无病呻吟,以拍禁片、抹黑国家、谄谀西方为荣。

    反正这两个群体的观众没少对喷过,不光是电影,文化娱乐相干的行业都这样。

    郭金明、趙玮、邓朝、徐征等人,以及陈凯哥、第六代导演们,基础上都被重复提及,被另一方的受众观众尽不留情地抨击。

    他们这时候也是很无奈,怎么就忽然躺枪了。

    他们倒是苏醒,没有出声,也就个别人忍不出站出来抨击了一下国内电影的现状,指着国内观众的品味越来越低。

    作为学院派的两位代表,陈凯哥和张一谋也没有出声,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说什么都没用,不过心里都憋着一口吻,盼看自己的新片能一扫颓势,要不然说话的底气都没有。

    不过,网络上的喧嚣对圈内各大影视公司来说并不重要,除了惊愕于《一步之远》的失败之外,各至公司甚至都有些幸灾乐祸。

    前两年啊狸影业一副狗大户的样子闯进了电影行业,到处买买买,哄抬物价,《亲爱的》五亿保底就算了,《一步之远》直接开出了十亿的高价,把同样不差钱的萬达都给镇住了。

    而现在《亲爱的》没有达到五亿,《一步之远》更是惨了,恐怕终极也就是保底票房的一半。

    萬达心里畅快啊,要不是啊狸接盘,那这次丧失的就是萬达了。

    《一步之远》投资两亿,五亿票房那尽对是要赔钱的,哪怕有发行分成,光算票房收进,也是要赔钱的,现在反而大赚了一笔,别提多爽了。

    其他公司也是一样,固然这跟他们无关,不过啊狸和他们毕竟不是一路的,这次看到啊狸如此惨败,也是再兴奋不过了。

    哪怕是和啊狸影业合作的华宜,也比谁都想看到啊狸影业扑街。

    啊狸影业背靠啊狸巴巴,实力雄厚,一旦做大,闹不好又是一尊和汉唐一样的超级巨头,对所有人都没有利益。

    王忠军甚至想着,啊狸投资的电影最好一直扑街,这样他在和啊狸影业的合作中才干盘踞重要地位,甚至让啊狸影业变成一家为华宜供给营销、渠道服务的公司,那再好不过了。

    作为当事人,樊路元此时当然是和各至公司截然不同的心情了。

    当初上任的时候,樊路元大手一挥,从光羡、萬达手上以高价抢来了两部电影的发行权,同时告诉公司高管,要充分施展啊狸的金钱上风。

    现在,金钱上风倒是施展出来了,从两大巨头手里高价抢来两部电影,但是却没有产生好的效果。

    十亿保底啊,提前一年多支付的保底费就接近三亿,要是只有五亿票房,只能收回2.1亿,再加上高额的宣发用度,这个项目至少要亏1.5个亿。

    樊路元很不爽,啊狸是有钱,但是不能当冤大头,更别说现在各个公司都笑称啊狸是接盘侠。

    这次的失败已经无法挽回了,口碑严重两极分化,要害是好评还占少数。

    大导演一个接一个失败,名导已经不靠谱了,反而是自带人气的演员更加稳妥一点。

    樊路元只能把把精力放在《大闹天竺》上面,这是啊狸未来两年最重要的项目,自带人气、在观众印象中一向很好的王保墙就是最大的保障。

    樊路元厌恶键盘侠这个称呼,但是现在确实是接了萬达的烂盘子,只能等到《大闹天竺》上映之后再出一口吻了。

    住电影的,最大的底气还是电影本身,哪怕啊狸控制再多的渠道和资源,那也是赞助了别人的电影,自己没有大卖的电影,终回是不行。

    不过王保墙毕竟是个新人导演,《大闹天竺》又要往印渡拍摄,拍摄过程确定不会那么顺利,没那么快能上映。

    樊路元又吩咐各部分跟进《不可思异》、《煎饼侠》、《理想合伙人》、《摆渡人》这几部电影,同时做好营销工作。

    《不可思异》有王保墙、小沈洋两大笑剧明星出演,大朋也是笑剧出身,他那个网剧人气也挺高,樊路元还是很期待的。

    《摆渡人》是王嘉卫监制,梁超伟主演,这么多年,他们的组合票房虽说不能大爆,但是也不会差,墨镜王总有一批粉丝。

    《理想合伙人》可以碰瓷一下《中华合伙人》,宣传的时候就号称女伴《中华合伙人》,借唐安的名气一用,应当会有点效果。

    《煎饼侠》这玩意樊路元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听片名就不像部电影,反而更像一个恶搞的片断。

    大朋固然由于《**丝男士》出名,也是很火的网络笑剧,但是在观众心里的印象远远不如王保墙、黄博,或许能小赚一笔,毕竟是低本钱笑剧,但是樊路元并没有多大的期待。</></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