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7章 一名死士

作品:《我真是风水大师

    王梓轩面无表情,心中却是一凛,没有算到对方,更没有在这人身上看出任何修为?

    “你是什么人?”刘笑尘和叶怀等人惊疑不定。

    黑衣老者不断咳嗽着,咳的眼角带泪“我只是个无名之辈……现在,你们一起,杀掉王梓轩!”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要听你的!”有人不满道。

    已然杀红了眼的竹利典抖掉武士刀上的血,看过去。

    黑衣老者吐出一口血痰“这里被我埋下了炸药,不照做,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什么?”众人闻之色变。

    黑衣老者将手里的东西一摁。

    轰然爆炸的房屋,还有蒸腾而起的烈焰,让众人震惊的说不出话。

    “真有炸药!”在场武者一片哗然,顿时不敢轻举妄动。

    王梓轩与刘笑尘对视一眼,后者会意就要出手,抢下对方手中的无线引爆器,黑衣老者忽然看向王梓轩。

    “后退,我知道你们的动作很快,大不了同归于尽!”黑衣老者咳嗽道。

    “你不敢,你敢引爆,大家一起死!”人群中有人喊道。

    “我肺癌晚期,医生说我只三天好活……现在,都特么的给老子往后退!”黑衣老者说到最后,歇斯底里的嚎叫。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这是一名死士!

    近千人投鼠忌器,仿佛潮水一般缓缓向后退却。

    唯独王梓轩背负双手,若有所思。

    窥天符没有示警?

    “后退,你不怕死么?”黑衣老者厉声道。

    “生有何苦,死又何哀?”王梓轩淡然一笑,缓步往门口走去。

    “你们快动手杀掉王梓轩,否则我就要引爆了!”黑衣老者色厉内荏道。

    “我华夏男儿铮傲骨,宁可站着死,不肯跪着生,你随意!”王梓轩傲然一笑,负手从他身边走过,出了比武场的大门,却看也没看他一眼。

    “老弟,等等我们!”刘佳良赶忙带头追上去。

    手中捏着引爆器的黑衣老者风中凌乱。

    刘笑尘等人看着流露出惊慌神色的黑衣老者,顿时恍然,他们被这家伙弧了。

    往房间里带进点炸药或许能做到,但在这么大的比武场埋炸药,就是青松观配合也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当武协护卫都是假的?而且搞那么多炸药,当香江的黑白两道都是白痴?

    刘玉容怔怔地望着王梓轩的背影出神。

    “喂!我要引爆炸弹了!”黑衣老者喊叫威胁道。

    “来啊!”众人戏谑看他。

    轰隆一声巨响,后面的兵器架子剧烈爆炸。

    众人目瞪口呆,但很快醒过味。

    确实有炸药,难怪这老家伙让他们后退,感情不是所有地方都有炸药,对方是想让他们退去炸药范围内,好狡诈的老鬼。

    海登法师身后一名女子双诫出,仿佛银色匹练,旋转杀过去。

    双剑合璧,使出这招双竭步草上飞的是京城武术队的张红梅,跟随海登来香江学习。

    一群武者蜂拥而上,他们还没到,弱不禁风的黑衣老者便吓得瘫软在地,眼白一翻,竟然给吓死了。

    “看来武协内部要好好清理一下了,鱼龙混杂并不是一件好事!”青松观主席黄礼荣说完,转向叶怀又道“叶会长,恭喜了!”

    “黄主席千万不要如此称呼,叶某不敢当。”叶怀诚惶诚恐道,他自知自明,没有实力很难坐稳武协会长的位置。

    “你是最合适之人,不要推辞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会支持你。”黄礼荣笑道。

    一众掌门宗师面面相视,有个和事佬做武协会长,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黄礼荣转而道“刘姑娘,可否将那张紫符给贫道看下。”

    刘玉荣赶忙取出叠成八卦状的符纸。

    符纸却忽的迎风自燃,刘玉荣惊呼一声松开手。

    黄礼荣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眼利,里面竟然包着红符,差点将他给弧。

    “这是?”刘笑尘皱眉。

    “无事,这是一张平安符,可彼平安。”黄礼荣笑道。

    他并未揭穿,这张紫符虽假,但王梓轩身上有紫符气息,展露出的实力也是真的,即便没有紫符,在香江也是拔尖的一方人物,没必要招惹。

    “原来如此,我们告辞了,叶会长有事可以知会我!”刘笑尘拎着大枪道,香江的水好深,他作为局外人再留在这里不太合适,需要避嫌,否则容易被同道误会手伸太长。

    “叶会长,我们也告辞了!有事通知我们……”

    “告辞!……”

    王梓轩他们一带头,仿佛打开了一个口子,众多掌门纷纷开口告辞,带人离开,口口声声都称呼叶怀会长,令他苦笑摇头,留给他这么大个烂摊子?

    “叶会长,我也告辞了。”海登法师双手合十道。

    “大师也要走,不是说好拍摄传记吗?”叶怀有些意外。

    “我打算去缅甸一行,这岩旺欺我华夏武术界,我去看看可否除去此魔头!”海登法师道。

    “大师侠义之风不减当年,如果需要帮助随时联系我。”叶怀抱拳道。

    各家都将伤了脚趾的门人弟子架走,即便徐司白已死,但有些事情必须弄清楚,他们都不打算眼里揉沙子。

    目送众人先后离去,叶怀脸上的苦涩表情顿时消失,王大师当真高明,搞掉徐司白父子还能从容脱身,没人追究,自己竟然意外成了最大赢家。

    钟声悠扬,从山上的青松观里传来。

    王梓轩回头看了一眼,远处飞走一架直升机,微微一笑。

    刘佳良让刘佳辉等人回片场等候,自己上了王梓轩的车,杜坤已经苏醒,但萎靡不振,王梓轩索性自己驾车。

    7号车牌的白色兰博基尼跑车挖玉器街。

    香江玉器市场位于炮台街交界附近,场内300多个注册玉器摊位,摆卖稀奇珍贵的翡翠玉石、小巧廉价的饰品,应有尽有。

    缅甸的苏颜将军拖人送来一些玉器给王梓轩,的被大魔巴岩旺知道,不方便给他送去家里。

    “王老弟,你这台车真不错,真几百万啊,啧啧,你说好教我左右互搏的,还有那本八极拳谱给我看看,江湖险恶,别被动了手脚。”刘佳良道。

    “刘师傅,我要去玉器店取些东西,准备哪里下车,我送你过去?”王梓轩面无表情道。

    刘笑尘堂堂一代八极宗师,怎么可能在送人的拳谱上做手脚,他是说过教左右互博,至于什么时候教,看心情。

    “老弟,你就别生气啦,我是被徐司白利用,不是有意坑你,你不学太极拳么,我跟你说说太极拳的整劲,五弓之力如果练成,你的太极拳每出一招都会带上自身体重,怎么样?”刘佳良殷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