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她就是很心疼他啊,心疼得连害羞都顾不得了。

作品:《六零时光微微甜

    对三个老太太的事,韩进固然一直没插手,可还是很明确的。?燃?文小??说???.?r??????`

    伤势最重的韩八奶门牙磕掉了两颗,胸骨骨裂,已经送到县医院住院了。

    剩下的两个一个脚踝脱臼,一个没检查出什么却晕了大半下午。

    公社卫生院的张大夫说完病情对韩进笑而不语,韩进就明确了,这位老太太是最先摔倒的,把另外两个老太太给绊倒了,这是怕担责任,装病呢。

    两个老太太已经从公社卫生院回来了,在家养伤,韩八奶固然伤势重一点,可也只需要静养,伤好只是时间问题。

    但毕竟都是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这场伤病确定是得有不小影响,甚至在身材和寿数上都会有侵害。

    香香固然跟这事无关,可想摆脱掉也不轻易。

    不止是医药费问题,假如处理不好,以后老太太们但凡有点不对劲,都得往香香身上赖。

    老太太们的家属不可能轻易善罢甘休,屯子里的闲话也不会停,韩进已经可以预感香香留在这里要面对的是什么了。

    所以他跟老队长说得还真不是气话,这里他真不打算住了。

    但要直接跟香香说他们为了这件事搬家,她确定会伤心的。

    韩进并没有再多跟老队长对着来,几句话先把他安抚住,让他先回往了。

    香香对韩八奶几个人的伤也挺担心,但是韩进早就跟她说了,三个老太太都没事,也都得到了及时医治,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至于医药费,香香并没有多往想。在她心里实在也是有些不平的,毕竟对她来说这完整是飞来横祸,今天她跟三位老太太话都没说上一句呢,怎么就赖到她身上来了?

    明明是他们找上门来要欺负她啊!

    况且摔倒都不是为了追她,她明明就站住了在等他们,他们那么大年纪了自己腿脚怎么样自己心里没数吗?自己摔了来找她要医药费,这明摆着就是耍无赖嘛!

    所以香香固然没说,可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假如那三家来找她要钱,她是尽对不给的。

    大不了就闹大,不能由于你老你弱你就能不讲理啊。

    韩进知道香香的想法,确实地说他明确她的心。她是心思特别干净简略的人,对自己对这个世界有一套自己标准,她永远你都不会往伤害谁,但是也不会对谁往让步。

    这是个看着柔软温柔的姑娘,心里却有着非常坚定的是非标准。

    韩进特别感谢香香的这些标准,是她从小到大的保持在他心里划下一道底线,让他明确哪些能做,哪些是香香尽对吸收不了的事,才让他禁锢住心里的野兽,没有冲出来肆无忌惮地撕咬这个世界。

    香香给他从小建立的底线让他平安长大,教他跟这个世界和平相处,也让他能感知到她要传递给他的那些美好和温柔。

    更让他没有彻底毁了自己。

    由于自己就是香香一点一滴,用她的温柔美好塑造起来的,所以韩进比任何人都明确这个姑娘心里的想法。

    所以他也比谁都知道怎么往掩护她。

    韩进没有对香香说太多,只是在小学期末测验这两天比前几天还要密切地掩护好她,无论是三个老太太的家人还是屯子里的闲言碎语,都让他们一分一毫都沾不到香香。

    小学的期末测验只有一天,第二天判卷,然后就可以放冷假了。

    香香判完卷那天晚上,韩进就筹备带她往县城往看屋子,但是没有直接说。

    “我的调令已经下来了,暂时借调往县里,为咱们县筹备明年开春的全省民兵大比武,只要不出太大问题,大比武结束以后就应当调到县里工作了。”

    香香很兴奋,这对韩进来说是一步很大的奔腾,他还没到二十二岁,这么年轻就能走到这一步,以后确定会越来越好的。

    但她有点担心他的生活,“我听马大叔说你前年也参加了这个工作,有时候还要熬通宵,连过年都是在他那过的。”

    韩进没说那时候香香不在,他在哪过年都是心里空落落的,完整没差别,所以才不回家的,他点点头,“没事,最多也就到明年三月中,熬熬就过往了。”

    香香一听就心疼了,“那可不行,四个多月呢,正是最冷的时候,你天天往家跑太辛苦了,要不你还是住在马大叔家吧,周末要是有假你再回家。”

    韩进趁机抱住她,声音有点发闷,“不行,一天不看着你我就睡不着,多晚我都得回来看你一眼。”

    香香酡颜,不过她已经想开了,决定跟韩进好好生活,就不会再抵触他的密切接触,即使非常不好意思,还是会回应他,“那,要不我也搬往陪你吧,马大叔家宽广,我可以往给你们做饭。”

    马大叔一辈子没儿没女,对香香这个性格温柔又不是一味绵软的姑娘是越看越爱,提了好几次要认个干女儿,真是爱好得一看见她就露出老父亲的慈爱笑脸。

    当然,他那一脸大疤怎么看都是吓人的,自己感到自己笑得慈爱,实际上一样能把小孩子吓哭。

    韩进当然知道马大刀在打什么主意,但是他是尽不会让香香批准的,没事儿给自己认个便宜老丈人这种事他可不干!

    但是香香对马大刀印象很好,他的性格跟韩爷爷很像,都是开朗直接的人,心坎里有见识过大风大浪的豁达,但是对身的人还是没有丧失善念,对生活更是布满热情。

    特别是吃香香做的饭,简直就是韩爷爷的翻版,就是就着咸菜喝小酒也能兴奋得不行,看着他就会让人感到生活是热烈闹的,心里特别热和。

    所以香香一点不见外地提议往马大叔家住一个冬天,他家院子固然不大,可也有三间正房两间厢房,住他们三个人确定是够了。

    韩进却不批准,这当然是决不能批准的!香香要是住到马大刀那,那老头能从中间扰乱,让香香几年都不会嫁给他!

    “我以后就得在县里工作了,一直往返跑我倒是没啥,就是怕你心疼,要不咱们在县里买屋子吧?”

    香香的脸在煤油灯昏黄的灯光下红得像抹了一层胭脂,固然很害羞,可还是不忍心说出她不心疼他的话。

    她就是很心疼他啊,心疼得连害羞都顾不得了,“那就买吧,这么冷的天不能让你总是往返跑。”

    韩进不敢逗太狠了,怕她太害羞了不肯再跟自己说话,就抱着她笑,偶然忍不住亲亲脸颊解解馋,“那咱们明天就往吧?我这周就得往报道,正好我让人帮着找了几个院子,你往看看,要是不满足咱们就买个破院子拆了重盖。”</>请记住小说六零时光微微甜 最新章节 第400章 她就是很心疼他啊,心疼得连害羞都顾不得了。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69/169004/70039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