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三兄弟争宠大战(入V公告)

作品:《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厉司焰没有管贪心的女人,迈步走到了豪车前。

    他认识棠域的车。

    果然,一靠近,车窗就落了下来。

    棠域坐在靠窗的位置,旁边是棠宝,男人脸色不好,冷厉的眼眸扫了眼沈念念的方向,“怎么回事?”

    “一个同学。”

    “高挑美丽对你情根深种的女同学?”

    他的修饰语显示着他的不悦。

    厉司焰微微敛眉:“我刚刚跟她说清楚了。”

    棠宝听得心急:“你们说了什么?”

    “我们在一起了。”

    完了!

    她肩膀一塌,心中叫苦不迭:果然,这男主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她捂脸,不想说话了。

    她刚刚还筹谋着给男女主牵个线,还没半小时,男主角自己剪断了。

    棠域没注意她的反常,正满意地看着厉司焰,唇角一勾:“算你识趣,孙叔,走。”

    孙叔是棠域的专用司机。

    他发动引擎,朝着棠氏别墅开去。

    一到家,棠臻就迎了上来。他穿着丝质的睡衣,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手里拿着一本医学杂志,浓浓的书卷气。

    “宝宝——”他看到妹妹,就两眼发亮。

    “二哥——”棠宝下了车,心情不好,闷闷喊了一声,就道:“我有些累了,想先去睡了。”

    她正想走,手就被握住了。

    棠臻笑意温柔:“听阿颂说,他要去帝都训练一段时间。”

    棠宝一头雾水,眸含不解:“哦。我还不知道。怎么了?”

    “他要是去帝都,估计照顾不到你了。所以,搬来二哥别墅吧,我已经让人把你卧室常用的东西都搬进来了。”

    棠宝:“……”

    他还真是迅速。

    棠颂若是在这里,估计要跟他开战了。

    “有你这么心急的吗?”

    说这话的是棠域。

    他走过来,皱起眉,“阿颂还没走,你就玩这招,是要妹妹不要弟弟了?”

    棠臻丝毫不觉自己不对,依旧笑意温柔:“早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他可没忘记还有个大哥,在自己别墅给妹妹搞了一个巨大的公主房,里面还有影音室,别提多奢华了。他是比不过他了,所以,只能耍下小手段了。

    棠域也知道,自家两兄弟都不是省油的灯。

    尤其是这斯文优雅的二弟,看着好相处,实则心思最深沉。

    他也不想跟他起争执,冷着脸回了自己别墅。反正,二弟不好惹,三弟也不是好欺负的人。瞧着吧,晚上估计要不平静了。

    至于棠宝,今晚只能睡在棠臻的别墅了。

    棠臻给她安排的卧室在二楼。

    依旧是向阳的位置。

    走进去,白色的基调,粉蓝的点缀,温馨梦幻,充满了少女心。

    她谈不上多喜欢,但面上还是柔柔笑着:“谢谢二哥,辛苦了。”

    棠臻见她喜欢,伸手揉揉她的发,宠溺一笑:“你住的舒心就好。”

    “嗯。”

    “你既然累了,就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喊我,我就在隔壁。”

    “好。”

    她是真累了。

    神经紧绷了一天,洗漱过后,躺床就睡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隐约听到外面的哭喊声。

    “宝宝,三哥就要走了。你怎么先三哥一步?”

    这话……好像她是要死了?

    “好了,快起来,宝宝睡了,你别耍酒疯,吓着她了。”

    这好像是……二哥的声音。

    棠宝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下了床,穿了拖鞋,开门出去:“怎么了?”

    话才出声,双腿立时被抱住了。

    她身体一震,瞌睡虫立刻被吓跑了,正要踹过去,就听到凄惨的哭声:“小没良心的,三哥这还没走,你就舍我而去。”

    他是指她搬来二哥别墅吧。

    这话……说的还真有歧义。

    棠宝无语地看向棠臻,后者掐着眉心,伸脚戳了下三弟,训道:“喂,别装疯卖傻,我知道你酒量没那么差。”

    棠颂酒量确实不差,但他心里委屈啊!他明天,不,已经过了凌晨,今天就要出发去帝都了,据说要参加一个国际性比赛,要封闭式训练两个月,一想到两个月见不到宝贝妹妹,他就郁闷的心肝儿疼。

    他心里不舒服,喝醉了,酒店也安排了房间,可睡不着,挣扎着回来了。他想着和妹妹说会悄悄话,结果一开卧室门,冷冰冰的,妹妹不见了,屋里东西也不见了。他那个惊慌啊,还以为被厉司焰给拐走了,一问仆人,才知道是搬进了二哥的别墅。

    挖墙脚!

    挖墙脚!

    赤果果的挖墙脚啊!

    他二哥忒不是哥了!

    “就一晚都等不了吗?二哥,你几毛钱意思?我就这么一晚和妹妹同居屋檐下的机会,你也要抢去,你居心何在?”

    他醉醺醺,面红脖子粗,瞪着他,几乎是愤怒的控诉了。

    “我看你真喝醉了!”棠臻被他的胡言乱语激怒了,连连大喊:“刘妈,刘妈,赶紧让人把他弄出去。”

    “我不出去!”

    他抱紧了棠宝的腿,耍无赖似的,俊脸还贴着她的小腹。

    宝宝的身体真软,真香。

    他深深呼吸着,微眯着眼睛,像是沉醉了!

    棠臻看得目光喷火,像是他触犯了禁忌,忽然弯了身,抓住他的肩膀,将人拽到了一边。他真生气了,冰寒的一张脸:“棠颂,清醒点,看看你丢脸丢到哪里去了?”

    棠颂如梦初醒,俊脸红的要滴血,但依旧不甘的反驳:“你就不丢人吗?我还没走,你就把宝宝的东西搬进来,你安了什么心?”

    “那要看你安了什么心?”

    棠臻退后一步,面容优雅冷冽。

    他向来温柔,但温柔的都是假象。

    他看了眼呆呆愣愣、一脸状况外的棠宝,语气带着命令:“宝宝,没你的事,你回去睡觉。”

    棠宝被这纷乱的场景搞得心慌,忙点头,临转身时,看了眼还坐在地上的三哥,就被拦住了。

    “没说完,不许走!”

    棠颂态度强硬,伸手握住了她的脚踝。

    女孩儿穿着柔软的兔耳朵粉色拖鞋,露出洁白圆润的脚踝。

    真好看。

    他的宝贝妹妹哪里都好看。

    棠臻见他又犯蠢了,怒火沸腾,一个没忍住,抬脚就要踹过去。

    “棠臻!”

    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伴着一道冷厉威严的声音传来。

    “你做什么?”

    棠域走上楼,扫了眼他抬起的腿,目光顿时冷冽:“他是要游泳的!你这一脚下去,是想做什么?毁了他吗?”

    他声声质问,最后一句音量骤然加大。

    棠臻收回脚,声音冷漠:“他过分了!酒醉的不轻!”

    “他是醉了,可三少还小,你也不能动手啊!”

    说话的是琴姨,她是照顾棠颂长大的,跟他感情最是深厚,几乎是当自己孩子了。先前见情况不对,就去找棠域过来了。

    棠家三兄弟都有专属于自己的保姆。

    除了棠宝。

    棠宝是棠家的娇宝贝、小公主,自不会假手他人。她是棠家父母一手带大的,可惜,在她十三岁时,棠家父母空难去世了。

    突逢噩耗,棠家人都沉浸在悲痛中。

    二十五岁的棠域很快振作,肩负起了棠氏集团。

    二十一岁的棠臻更是从容地继续着学业。

    只有年龄相近的棠颂跟棠宝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中。他们未成年,心智不成熟,有种相依为命的情怀,所以向来感情好。可以说,他们是亲人,是连体婴,是不可分割的。偏他们两个大人要掺合进来他们的兄妹感情中。

    琴姨对棠臻不满,小声咕哝着:“三少还没和宝小姐分开那么久,唉,我这一想,心都要痛死了,更何况三少呢?他跟宝小姐感情最是好了。”

    这话简直是在挑衅棠臻了。

    他心里憋了气,真想把她赶出去。可棠域还在,这棠家,没了棠家父母,他是掌权人。他忍着火,低声训:“你可闭嘴吧!你也看看他醉成这副样子,又哭又喊,也不怕吓着宝宝。”

    棠宝并没被棠颂吓到,反而被棠臻吓到了。

    他这反应太大了些吧?

    棠域也觉得他反应太大了,板着脸,怒道:“够了!他醉的不轻,你怒的也不轻!”

    “大哥!”

    他不服!

    两兄弟目光对峙着,瞳仁里流动着别人看不懂的复杂。

    棠颂还抱着妹妹的腿,酒醒的差不多了,所以,语气委委屈屈的:“宝宝,三哥对你好不好?”

    棠宝没有考虑就点了头:“嗯。”

    他们三兄弟都是疼宠原主的,皆是各有各的方式。

    棠域很直接,绝对满足物质生活。

    棠颂钱财不足,但会玩、会陪伴,绝对满足精神生活。

    至于棠臻,温柔体贴又富有,则是物质精神都满足了。

    所以,原主真是蜜罐子泡大的主儿。

    棠颂不知道她的想法,一听到她的回答,就说:“那即便三哥去了帝都,你也搬回三哥别墅睡好不好?”

    棠宝:“……”

    搞半天,还是要她去睡他别墅里。

    她就无奈了,真不知睡在哪里,对他们而言,有什么不同。

    至于争执成这样子吗?

    想着,她斟酌了言语:“等你回来,我就回去睡。”

    这并不是让人满意的回答。

    棠颂继续劝说:“可你睡在这里,我不放心,你也看到了,二哥有隐形暴力倾向。他刚刚想踹——”

    “闭嘴!”

    棠臻听他在那搬弄是非,怒斥道:“你再胡说八道,我真踹你了!”

    他刚刚是被他给刺激了!

    看他抱着她的腿,一张脸还紧贴着棠宝的小腹,就炸了。

    他这弟弟有越界的倾向了!

    棠域觉得他们都在越界,大喝一声:“都闭嘴!从今天开始,宝宝,住进我的别墅。”

    这便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

    还在大眼瞪小眼的两兄弟立时异口同声了:“不行!”

    但棠域板出大家长的派头:“再说不行,你们都滚出去!”

    他一向成熟稳重有威严,自棠家父母去世后,他就成了一家权威,没人敢不听他的话。

    棠宝也不敢,最后看了眼有话难言的两位哥哥,就被棠域的保姆孙嫂领下楼了。

    棠颂看着下楼的妹妹,还有点不甘心,推开扶着他的琴姨,又追了上去。

    这次,没人去拦。

    一场争妹大战暂时告一段落。

    空空的走廊,剩下两兄弟。

    两人站在卧室前,沉默相对,气氛诡异的安静。

    好久之后,棠臻率先开了口:“我有些担心阿颂。”

    棠域凝视着他的眼眸,声音冷冷的:“担心什么?”

    “他有些……过界。”

    “过什么界?”

    棠域反问,脸色更冷了,“他们是亲兄妹。”

    这个时候说亲兄妹竟有些试探的意思。

    他补充了一句:“二弟,不是吗?”

    明明声音很轻,轻飘飘的如飞絮,落在心头却又重如千金。

    棠臻看着他深邃幽冷的眼睛,没说话,眉头紧皱起来,嘴唇抿成了一条线。他的心渐渐沉下去:他都知道了。他一定是……知道了。请记住小说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最新章节 第16章 三兄弟争宠大战(入V公告)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5/175345/58887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