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你就是欺负我(加更)

作品:《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无尽的挫败感烧灼着厉司焰的心。

    棠宝的心也被他陡然暧昧亲密的姿势烧灼了, 俏脸红得像是染了血。她伸手抵住他坚硬的胸膛,努力隔开些距离, 紧张的声音都颤了:“那个……你离开些,有话好好说。”

    厉司焰不肯离开, 身体更逼近了。两人的身体紧紧贴, 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她一起一伏时的两团娇软, 磨着他的胸膛, 别样的撩人心魂。他眸色深了些,呼吸有些不稳,但强压着那股欲念,薄唇贴着她的唇瓣,妥协似的温柔:“好, 你说吧。”

    棠宝什么也说不出来。她从没和男性这样亲密过, 又羞又怕,紧张的快要哭了。

    “你……离我远些!”

    她伸手捶他的肩膀,但被他轻易地握住了。

    厉司焰吻她的手背,轻轻的,一点点上移,忽然唇齿用力,吸咬出了一圈红印子。

    “痛吗?”

    他轻声笑, 俊美的容颜染上一丝妖邪的魅惑。

    棠宝愣了片刻,反应过来, 痛倒是不痛, 但她要羞死了, 娇嗔着骂:“你、你变态!”

    “是有点。”他还在笑,伸手放到她唇边,眉眼尽是蛊惑似的温柔:“换你咬回来,好不好?”

    “不好。”棠宝摇头拒绝,瞪大了眼眸骂:“你、你神经病!”

    神经病厉司焰俯身去咬她的耳垂:“你不咬,换我咬。”

    棠宝要被他的神经整疯了,挣扎着躲开来,低喝道:“我回去告诉哥哥你欺负我,你完蛋了!你完蛋了!”

    厉司焰看着她撒泼,不怒反笑:“威胁我?我怎么欺负你了?”

    他占她便宜。

    他咬她的手背。

    他还咬她的耳垂。

    棠宝心里数着他的罪状,越数脸越红,最后千怒万怨只化成了一句:“你过分了!”

    “哦。”厉司焰眉头一挑,伸手摩挲她娇艳如花的唇,笑声勾人:“我喜欢你,亲近你,便是欺负了?便是过分了?”

    棠宝羞得要炸了:“你不顾我的意愿!”

    “你的意愿是什么?欲迎还拒?”

    “你强词夺理!颠倒黑白!”

    “哦,那你喜欢吗?”

    她词穷了,论嘴上功夫,她不是厉司焰的对手。论厚脸皮,她就更不是了。

    于是,棠宝生生被气哭了:“你坏,你就是欺负我。”

    她明眸皓齿,眼里含着两汪清泉,湿漉漉的水光晃动,实在招人稀罕。

    厉司焰软了心,松开她,坐好了,拿出一块白色锦帕给她擦眼泪。

    “哭什么?”

    “我给你开个玩笑。”

    “你瞧,你现在不怕我了吧?”

    他就是要把她逼到极致,恐惧到了极点,情绪出来了,她就跟他亲近了。

    棠宝理解不了他的想法,但恐惧的心情确实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厌烦,她甚至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出来:“我讨厌你。”

    厉司焰眼里闪过一丝黯然,但很快佯装淡然,还笑了出来:“哦,我喜欢你。棠宝,被讨厌的人喜欢,滋味会很不好受。所以,你要尽快喜欢我,不然,不舒服的还是你。”

    他简直胡搅蛮缠了。

    棠宝转过头,不想理他。

    厉司焰也没再出声。

    一路沉默到了臻诚医院。

    两人下了车,厉司焰戴上墨镜,牵着她的手进去了。棠宝几次想甩开,反而被握的更紧,还得了一句威胁:“别闹,不然,我不介意抱着你。”

    棠宝:“……”

    她真不该来。

    她努力忽视手上微凉的触感,厉司焰体温偏低,大夏天的,有点人体空调的感觉。如果不那么讨人厌就好了。她乱七八糟想着,眼睛四处乱瞄,然后,就瞄到医院大厅的墙壁上悬挂着棠臻的海报,男人相貌俊雅,戴着金丝边眼镜,身穿白大褂,显得禁欲又神圣。

    旁边是竖排的黑体加粗的大字:西城天才神经内科医师——棠臻!

    除了神经内科医师的身份,还提到了他致力于研究干细胞治疗,将会是新医学革命的开创者。

    “我二哥真棒!”

    她甩开厉司焰的手,跑到了海报面前,痴痴看着,一副脑残粉瞻仰偶像的姿态。

    “不许看!”

    厉司焰醋意又上来了,皱了下眉,伸手捂住她的眼,把人搂去了病房。

    病房是在贵宾区。

    走进去,很静谧,环境很好,干净敞亮,连消毒水的味道都比别处小了些。

    他们穿过长长的走廊,走进了334号房。

    厉司焰的奶奶叫梅珺,今年六十四岁,脑萎缩后,一直住在这里。她起初病得很严重,脑子不清醒,认不得人,谁靠近都是又抓又咬。即便是厉司焰,也不例外。现在好了很多,思维清晰了,但身体还是瘫在床上,有点半身不遂。

    棠宝走进去时,有女人正在给她擦身体。她听到脚步声,扭头看过来,见是厉司焰,温婉一笑:“司焰来了。”

    她看起来快三十岁,生的娴静秀美,穿着黑色的长裙,显出丰乳肥臀的好身材,长发窝成一个髻,鬓角的一绺刘海垂下来,凌乱的美感,有种熟女的曼妙风韵。

    棠宝看着她,思忖着她的身份。小说里好像提起过,厉司焰身边有位年长许多的美女,关系不算亲密,但恭敬有之。为此,女主沈念念没少跟他闹脾气。

    是这位?

    于秋?

    好像是厉司焰身边司机于炳的姐姐。

    在棠宝寻思的时候,厉司焰便出声介绍了:“这位是于姐,一直在照顾我奶奶。于姐,这位是我女朋友棠宝。”

    才不是女朋友。

    棠宝气恼厉司焰给她扣标签,但好家教还是让她点头问好:“你好,我叫棠宝。”

    于秋听着厉司焰对她的介绍,惊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自然。她点头一笑,温声说:“嗯,你好。我来这里照顾奶奶一段时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司焰带人过来。”

    她把“司焰”喊得亲切自然。

    棠宝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暗示什么。原著里,于秋并没什么戏份。说坏,也没有什么不轨的举动。说不坏,确实让男女主发生过几次争吵。

    她正出神地想着,床上的老太太忽然出了声:“俺们阿焰有女朋友了?快过来,给俺看看——”

    她在于秋的搀扶下坐起来,后背靠着一个厚厚的枕头。

    棠宝闻声看过去,老太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许是病中的缘故,显得干枯瘦小。但精神还不错,一见她,眼睛就笑成了一条线,很慈爱可亲的样子。蓦地,她想到了自己的奶奶。棠宝的奶奶是得病去世的,那时候,她正中考,因了夏天,尸体不好放,连老人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想到奶奶,移情作用下,她不由得对面前的老人亲近了几分,还绽放了笑脸,走过去,乖乖地喊:“奶奶好,我叫棠宝。”

    她声音软糯,特别好听。

    老太太的心都被她喊化了,伸手把她拉坐到床上,满是褶皱的手摸着她嫩嫩的脸蛋儿,夸个没完:“哎呀,这是谁家的小姑娘?真漂亮。乖乖,俺们阿焰讨了你做女朋友,真有福气呐。”

    她对棠宝喜欢的紧,一会问她家里情况,一会问她跟厉司焰谈多久,最后连什么时候结婚生子都问出来了,棠宝实在吃不消这热情劲儿,只得朝厉司焰投去个求救的眼神。

    厉司焰在一旁剥着香蕉皮,接收到她求救的眼神,弯着唇角出声了:“奶奶,歇歇,吃根香蕉吧。”

    老太太闻言,两眼一瞪,似乎不爽人插话,但声音还是温和可亲的:“给宝宝吃,好吃的都先给宝宝吃。你这孩子,咋不会疼人呐。”

    她训斥着,眼睛四处瞅了瞅,看果篮里还有其他水果,又道:“宝宝想吃什么?让阿焰给你拿,可别见外了。你第一次来见奶奶,奶奶也没什么好送的,哎,我的镯子呢——”

    她惊叫了一声,开始捋起袖子找镯子。

    自从生病后,她的身体就瘦的厉害,两只手臂说是枯瘦如柴也没差了,所以,手镯早戴不住了。厉司焰知道手镯的重要性,怕她把手镯摔碎了,就给她装了起来。此刻,见她漫天找手镯,忙说:“奶奶,别急,我知道在哪里,这就拿给你。”

    他从床侧的抽屉里找出一个暗红色的首饰盒。打开来,露出一枚翠绿色的手镯。成色很好,晶莹透亮,一看就是传家宝级别的宝贝。

    老太太看到了,伸手就夺,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低喃着:“这可是你爷爷送俺的定亲礼,你妈妈是要不了的,那个坏女人,坏女人!”

    “好好,她是坏女人,坏女人。”厉司焰不敢拿上一辈的恩怨刺激她,附和着她的话,轻哄着:“奶奶,我们不提坏女人了,好不好?”

    可老太太还是哭天抹泪上了:“呜呜,俺们阿旭对她多好啊,俺养大了她,阿旭继续养着她,还把她送去了大学,学她想学的钢琴,可她怎么能背叛他跟个有妇之夫在一起?俺们阿旭是生生伤心死的啊!这个遭天杀的坏女人!”

    这应该是说厉司焰的母琴文珏了。

    听她这么说,文珏是老太太儿子的童养媳?

    那么,老太太应该知道厉司焰不是自己亲孙子了。

    可她还是在文珏死后养大了他。

    这是个很善良的老人啊。

    棠宝感动又钦佩,忍不住出声劝:“奶奶,别伤心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她伸手去擦她的眼泪,一条条皱纹掩盖着老太太坎坷苦涩的人生。她哭过后也就清醒了,抓着棠宝的手,哽咽着说:“乖孩子,唉,奶奶让你看笑话了。”

    棠宝温柔笑着:“没啦,奶奶哭过后,心里就舒服了。”

    “真是贴心的乖孩子,俺们阿焰能遇到你,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呀。”她笑起来,把手镯套进棠宝的手腕,眼泪又落下来:“你答应奶奶,对俺们阿焰好些。他是个苦命人啊,生来没了父亲,母亲又是个没心没肺的,早早撇下他走了,他就我一个亲人了,如果我去了,他可怎么办?”

    他自然是好好的,也会有人爱的。

    棠宝心里回着,可面上也只得安慰:“奶奶,您身体好着呢,千万别说这种丧气的话。”

    “不成了,不成了,我都瘫床上了,没几日可活了。”老太太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又拍着她的手背,感叹着:“在我死前,俺们阿焰能带你来,真好哟,俺就是死了,也死的放心了。”

    这话听得棠宝心中一沉:她怎么有种要扛上厉司焰后半生幸福的感觉?

    真可怕!

    手腕上玉镯生凉,凉的她心里一抖,忙脱落下来,还回去:“奶奶,这太贵重了,我可要不起。”请记住小说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最新章节 第33章 你就是欺负我(加更)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5/175345/58887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