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你要怎么爱我?

作品:《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可爱的粉丝们在关注了棠宝后, 又纷纷跑到厉司焰的微博下留言了:

    大风起兮:【啊啊啊, 男神你怎么可以不跟公主大人互关?】

    血蝶影:【同上, 快别遮掩了,求互关啊啊!】

    小汤圆大月饼:【只有我发现男神本来该在东城拍戏吗?只有我发现今天是六一吗?只有我发现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特么绝不是巧合吗?】

    居老师的小笼包:【楼上真相了!来来来, 干了这碗狗狼!】

    ……

    对于粉丝们的呼吁,厉司焰是不知情的。彼时,他在开车回东城,半路上,周沛跟他打了电话, 直入主题:“你在跟棠家的小姐谈恋爱?”

    显然,他也看到了网上的新闻。

    厉司焰没隐瞒,承认了:“嗯。”

    “是真爱?”

    周沛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厉司焰签了棠氏娱乐帝国,在跟棠家小姐谈恋爱, 得了《英雄冢》的男主角,一条线下来,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厉司焰知道他想法,也不多解释,只道:“周导, 我不会拿感情开玩笑。”

    利用感情这种事, 太跌人品了。

    周沛没再问, 挂断电话, 登陆了微博, 再次看那则视频里的人。女孩儿娃娃脸,精致小巧,气质乖巧恬静,很像少女时期的周澜。他出神地看了会儿,从沙发上站起来,迈步上了楼。

    楼上卧室

    周澜躺在床上,怀里抱着毛绒玩具,如瀑布的长发铺散下来,像是黑色的绸缎。她没睡着,感觉到有人靠近,肩膀一颤,搂紧了怀里的毛绒玩具,轻轻哼着:“宝宝乖,不怕不怕,妈妈在呢——”

    周沛躺下来,从身后抱住她。她骨架纤细,又瘦的可怜,罩在他怀里,像是个小孩子。他亲了下她的脖颈,拿着手机给她看:“喜不喜欢这个女孩儿?”

    女孩儿乖巧可爱,在埋头做题的空隙,抬头看着对面的男人,一双水灵灵的眼眸像是会说话。

    “澜澜,瞧,多像你。”

    他声音里带着蛊惑,周澜也像是中了蛊,忽然抓住手机,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视频里的女孩子,嘴里喃喃着:“孩子,我的孩子——”

    她开始哭,眼泪像珠子似的,大颗大颗砸下来:“孩子——”

    她哽咽着,颤抖的手指抚摸着视频里娇小的脸蛋,眼神贪婪又小心翼翼。

    周沛看得发笑:“我也觉得是你的孩子。澜澜,你想不想见她?”

    他最后一句,声音轻飘飘的,但带着丝丝恶意。

    周澜像是想到了什么,身体一震,赶忙扔了手机,哆嗦着身体,摇头道:“不见!不见!才不是我的孩子!不是!”

    她又去抱自己的毛绒玩具,轻拍着:“宝宝乖,妈妈在呢,在呢。”

    欲盖弥彰!

    周沛笑得更温柔了:“澜澜啊,你真不想见吗?她叫棠宝,棠家的小姐,我该想到的,你跟她母亲可是最好的闺蜜。”

    当初周澜跟保姆之子夏昭年私奔,没多久就被抓回来。

    夏昭年被诬“偷窃”进了监狱,没多久,死在一场斗殴事件里。

    周澜听到这消息,很崩溃,两度自杀,亏了怀孕,才有了求生欲。而周老封建又专/制,自然不会留下这个孩子。可她那时候怀孕已四个月,精神不稳定,身体又虚弱,医生说堕胎风险大,周老到底心疼这唯一的女儿,才默许她生了下来。但生下来,也不许她养,便送了人。至于送了谁,一直以来,没人知道。当时他在国外留学,等闻讯回来,周澜已经疯了,孩子的下落也成了谜。

    “我早该想到的,你跟徐湘湘那么好,没道理,出了事,她一次面也不露。”他半压在她的身上,轻声呵笑:“周老一向做事狠绝,她既然养了你的孩子,肯定不会再让她接近你。澜澜,你听,我分析的是不是很有道理?”

    “不是,不是——”周澜剧烈地摇头,眼神透着恐惧:“别说了!别说了!”

    她去捂他的嘴,细长的指头戳着他的脸,神色愈显癫狂。

    周沛被戳的生疼,但没躲开,他喜欢她的碰触,十几年来,她也只会在情绪动荡时推他、戳他、掐他甚至咬他。

    周澜又一次咬他了,翻身爬上来,咬他脖颈间的血管。

    周沛任她咬,也不躲,等鲜血流出来,她又呜呜哭起来,到底,她也不舍得咬死他。

    “怕什么?”

    周沛还在笑,笑得凉薄又嗜血:“说来,我还是她的舅舅呢,总不会弄死她,对不对?”

    “别伤害她,求求你——”

    周澜身体颤抖,哭得眼睛似乎要滴血了:“周沛,别伤害她,也别打扰她的生活,好不好?”

    周沛冷笑,讽刺地笑:“你舍得?”

    周澜狂点头:“舍得,舍得,她不是我的孩子,不是的——”

    她又把毛绒玩具抱在怀里,低喃着:“我的孩子在这里,在这里——”

    “够了!你还要装疯卖傻多久?”

    他吼叫着,夺过毛绒玩具摔到地上。

    周澜吓得白了脸,下一秒,跳下床,又把毛绒玩具抱在了怀里,安抚似的又拍又哼:“不怕,宝宝不怕,妈妈会保护你的。”

    还在装!

    敢情装出瘾了?

    当他是傻子吗?

    一再糊弄个没完了?

    周沛气得俊脸都狰狞了。他下了床,伸手夺过毛绒玩具摔到墙上,在她又想去捡的时候,长臂一扯,又一个翻转,将她按到了床上。

    “周澜,你再装,她就得死!”

    “你信不信?”

    他眼里戾气迸发,咆哮声震住了她。

    周澜怔愣了一会,终是抱着他的肩膀低声哭:“信信信,我信,哥,别伤害她!”

    她有点撒娇的意思。

    周沛眼中戾气渐渐消散了,紧绷的肌肉也松了,声音更是温柔了:“那你以后该怎么做?”

    周澜机械地回答:“好好吃饭,好好吃药——”

    “还有呢?”

    “……好好爱你。”

    “你要怎么爱我?”

    他唇角勾起来,看她扭捏着吻了下他脖颈处的伤口。

    嘶嘶的疼又蔓延开来。

    他笑了,唇角勾着凉凉的笑。

    “哥,别伤害她……”

    胸口忽然传来低低的声音,周沛笑容一僵,缓缓应了:“嗯。”

    他压下来,扯开她的睡裙,狠狠的,□□中,他想:他可以不伤害她,但那是暂时不伤害她。

    翌日

    周沛一大早驾车出门。他不是去拍戏,而是去了西城。自从周澜出了事,他便常驻东城,甚少出城。此刻,出了城,正是初夏,城外的风景别有一番趣味。通过导航,到了棠氏别墅,周边的风景就更有趣了。他一路心情都很好,等到了别墅前,即便被保安盘问了好长时间,依然好心情不减。

    呵。要见到她的孩子,他的外甥女了。

    外甥女棠宝正在卧室里看书、做题,家教沈念念给她讲完了题,便下了楼,一时兴起,在客厅里弹钢琴。

    是以,周沛进客厅,见的第一个人是沈念念。

    他的目光审视过那双长腿,眼里闪过一抹惊艳,又归于平静。

    沈念念也看到了他,停下弹钢琴的动作,站起来,朝他躬身点头,微微一笑:“周导,您好。”

    她虽不在娱乐圈,但对这位金牌导演也是闻名久矣的。

    周沛朝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迈步走向沙发处。

    孙嫂端了茶水上来,在听到保安说明他来意后,便道:“周先生您坐着,我去喊小姐下来,当然,我们小姐进不进娱乐圈这事,还是要和少爷们商量的。”

    她说着,见周沛一直在看沈念念,便又介绍了:“我们小姐快高考了,这位是二少给小姐请来的家教,沈念念小姐。”

    沈念念被点名,走过来,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笑容温婉大方:“周导,您好,真荣幸能见到您,我是沈念念,久仰大名,一直在看您拍的电影……”

    她很健谈,会捧人,会逗趣,说话声音也好听,等棠宝被孙嫂喊下楼,两人已经加上微信了。

    “我手下有个剧本,你要是有兴趣,回头发你看看。”

    “谢周导赏识。”

    她是善于抓住机会的女人。

    周沛欣赏这样的女人,眼里染了点笑意,但听到渐近的脚步声,笑意又渐渐散了。他转过身,看着缓步走来的女孩。娃娃脸,大眼睛,尖下巴,黑发如瀑,不着粉墨,依旧娇美动人,像极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十八岁时肤白貌美小蛮腰,嘴甜如蜜讨人撩,一度是东城圈子里备受追捧的世家名媛,追她的公子哥儿能绕东城三圈,但她偏偏看上了出身低贱的夏昭年,还跟他私了奔,生了子……

    周沛狠狠握了下拳头,忍住内心翻涌的妒忌,面露微笑:“棠小姐,你好,我是周沛。”

    他说着,站起身,眼眸倏地眯起来,锐利的目光落在她肩膀上的一根头发上。他伸手捏了起来,绕在食指上,在她懵懂又惊讶的目光中笑了下,“这么长的头发打理起来肯定很辛苦吧?”

    棠宝:“……”

    她有点受宠若惊,没想到昨天刚议论过这人,今天就见到了,还似乎挺好说话的样子。她朝他躬身见礼,回以一笑:“周导,您好,我是棠宝,您找我有事吗?”

    她其实听孙嫂说了,周沛在微博里看到了她跟厉司焰在咖啡馆学习的视频,觉得她很上镜,想要找她拍戏。说实话,这理由似乎太简单了点。

    周沛也知道这个理由太简单了,但他的初衷只是借着这个理由接近棠宝,并不是真的要找她拍戏。但现在又想,若能拍戏也不错。他把人弄到身边,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想着,他坐下来,喝口茶,笑道:“棠小姐快高考了,有没有想过高考后做什么?”

    棠宝想过要找份兼职、体验生活,但具体做什么,却是没有概念的。此刻,听他这么说,对拍戏就生出了点想法。而且,厉司焰也在拍戏,如果能在他所在的剧组做个群演、跑个龙套似乎也挺有意思。

    周沛看出她眼里的兴味,继续引诱:“我知道你跟厉司焰在谈恋爱,说实话,郎才女貌挺般配的。但娱乐圈花花世界,诱惑很多,你要是一直在圈外,很难能触达他的内心。”

    这话戳中了棠宝的心。

    原著里,厉司焰之所以喜欢沈念念,便是沈念念够了解他,他们是同行,是知己,是恋人,是相知相惜的伴侣。

    棠宝看向沈念念,美丽自信、优雅大方,一双大长腿微微并拢,轻轻侧向身体一边,连坐姿都是迷人的。她说不上是自卑还是什么,但确实比不得她光芒万丈。

    光芒万丈的沈念念见她一直看自己,笑着说:“我有幸见了周导,也有幸得了他的赏识,棠宝,你若是有兴趣,我们倒可以一同试试。”

    她比不得棠宝有身世,如果能借着她的光,签进棠氏娱乐,那便最好不过了。

    棠宝不傻,看出她的用意,但说不上反感,人之常情罢了。她笑着点头:“我是挺感兴趣的,但还要同哥哥们说下,听听他们的意思。”

    她估计他们是很难同意的。平时她跟厉司焰传个绯闻,他们都如临大敌,生怕被粉丝们骂了,真进了娱乐圈,不说骂,被人议论免不了,他们肯定怕她受委屈。

    她的估计是对的。

    从孙嫂那里闻讯赶来的棠域一进客厅,就摆了脸色:“周导,好久不见,怎么过来也不通知我一声?”

    他大步走进来,坐到妹妹身边,笑着揉了下她的头发,扭过头看向沈念念时,立时冷了脸:“带棠宝上楼学习。”

    他语气很冷,不容迟疑。请记住小说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最新章节 第63章 你要怎么爱我?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5/175345/58887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