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痴迷型人格依恋?

作品:《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棠臻听他剖析着内心, 渐渐有了主意。他眼神温柔, 低声说:“阿颂,你有办法的。”

    “嗯?”

    棠颂惊愕地抬头, “二哥?”

    棠臻温柔一笑,淡声说:“你并不是喜欢宝宝, 你只是生病了,嗯,痴迷型人格依恋症。”

    他眼神笃定, 在他震惊的目光中, 继续说:“你和宝宝一同长大, 彼此亲密无间,你疼爱她, 依赖她,你认为你们天生就该在一起, 但宝宝突然间有了喜欢的人, 所以,你不安了, 你想要找回那种彼此依恋的感情,你只是依恋她, 并不是喜欢她。”

    他信口胡诌着, 但说的有理有据,也直戳了棠颂的心。

    “真的?”

    棠颂半信半疑, “我不是喜欢宝宝, 只是依恋她, 只是追寻那种彼此依恋的感觉?”

    他内心深处是不想自己喜欢上棠宝的,喜欢上自己的妹妹一度让他自我唾弃。现在,棠臻给了他一个合理的缘由。不管这个缘由是真是假,他都想去相信。他宁愿自己得了病,也不想做个喜欢妹妹的禽/兽。

    棠臻看出了他的心理,顺着他的话说:“对,你只是得病了,现在,你要重新审视自己的心,告诉自己你只是得病了,你不喜欢宝宝,你只是把她当妹妹,妹妹是敬你爱你的,她跟你同一种血缘,同一个家。你还要告诉自己,爱情可以轻易消失,但亲情长存。你和宝宝是永远不会分开的。”

    他相当于洗脑了。

    在楼梯上溜达的卓越听到这里,暗暗笑:这棠臻倒是跟那老和尚有的一拼,嘴上工夫哄死人。

    被哄的棠颂低着头,似乎真被哄住了。

    客厅里一片安静。

    卓越在这安静的氛围中走下楼,径直坐到了棠颂身边。他揽着他的肩膀,笑得邪肆:“走,兄弟,三少请你喝酒去。”

    他这话一出口,棠臻就知道他是偷听了他们的话。他蹙眉,言语带着暗示:“卓少,你还是安分点吧。”

    “我哪里不安分了?”

    卓越看着他笑:“我觉得阿颂现在最需要借酒浇愁。”

    他话音一落,棠颂就站了起来,大手一挥:“走,喝酒去!”

    他们开车去了市里的酒吧。

    酒保是个漂亮的小姐姐,唇红齿白,明眸如水,纤细莹白的手指上下起舞,秀得一手好酒技。

    卓越坐在吧台上,欣赏着她的动作,探着身子,跟她开玩笑:“姐姐芳龄几许?有男朋友否?”

    他问着,扯着闷头喝酒的棠颂,王婆卖西瓜似的说:“瞧瞧,我这哥们怎么样?颜值高,身材好,国家体育局重点训练对象,今儿受了情伤,小姐姐给点安慰啊!”

    酒保小姐姐看过去,星眸含笑:“你想我给他什么安慰?”

    卓越看着她调着的五颜六色的酒,笑着回:“我说是特殊服务,你会不会泼我酒?”

    “不会。”

    酒宝小姐姐笑意盈盈,下一秒,却是招呼了侍者过来,“这两人闹事,你解决下。”

    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卓越是见识了。他看着大块头的侍者,立刻认怂,摆手赔笑:“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姐姐别动怒。”

    酒宝小姐姐唇角一勾,挥手让侍者下去了。

    她其实也是开个玩笑。

    “你这朋友怎么了?”

    她推过去一杯酒,烈焰红唇,灼人的笑:“给你调的,醉生梦死。这名字如何?”

    “深得我意!”

    卓越端起来正要喝,但半途被棠颂抢去了。他彼时喝得差不多了,眼神也有点迷离,嘴里喃喃着:“阿越,你说,我对宝宝是不是痴迷型人格依恋?”

    他想听更多人去佐证。

    他需要更多力量去压制那颗怀疑又躁动的心。

    卓越自然不会如他的意,笑着说:“我不知道痴迷型人格依恋算不算爱情,我只知道,当你对一个人怀有长期的性/冲动,那就八九不离十是爱情了。”

    他说话很糙,很粗俗,但很在理。

    棠颂被他堵住了,确实,他对棠宝有欲/念。说句难听的话,他做那些羞于启齿的事时,脑子里却是是棠宝。没有穿衣服的棠宝。柔软的泛着馨香的令人垂涎的身体。一想到那画面,就口干舌燥,身体热血翻涌。

    他又抢了一杯“醉生梦死”,大口喝下去,冰凉的液体却让他意识更不清晰了。他趴在吧台上,拽着卓越的手,像是哭泣:“我该怎么办?倘若我真的喜欢她,我该怎么办?”

    爱而不得尚不觉痛心,更痛心的是爱而不能。

    卓越面色冷淡地看他沉醉在痛苦中,无法感同身受。但这不妨碍他出主意。他反握住他的手,笑道:“依我看,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什么意思?”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意思。”

    他放浪形骸的性子展露无遗。

    棠颂支吾着:“你、你——”

    他想说,你是不对的。

    卓越看出他话里的意思,笑得狂肆:“别跟我谈道德,谈亲情,人本就是利己动物。喜欢就要了,不喜欢就扔了,多简单的事?”

    “你似乎太偏激了。”

    “我偏激?”

    他哈哈大笑:“我偏激,我快乐,你呢?你纠结痛苦,谁能理解?你大哥压制你,你二哥哄骗你,他们都当你是傻子糊弄你。就连棠宝,也在远离你。你甘心么?”

    他在挑唆他心里的恶兽。

    他继续说:“如果我是你,二话不说,先把生米煮成熟饭了,血缘关系,只要不生娃,会有什么问题?如果你担心棠宝不喜欢你,那更好办了,压住她,狠狠做几次,做了就爱了。如果再不爱,你就囚/禁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解下?”

    他简直像是邪恶的魔鬼!

    棠颂被他的话惊呆了,酒意也消散了:“你、你怎么可以?”

    卓越挑眉,轻笑:“怎么不可以?”

    棠颂点头,掷地有声:“就是不可以!我不会伤害她!绝不会!”

    这是他根深蒂固的底线!

    卓越又笑了,挑挑眉,玩味地说:“确实不可以。”

    他话音一转,接着道:“你看,你内心深处是抵制这些做法的。你用了,不可以,不会,绝不会,这些字眼是你下意识表达出来的。所以,棠颂,不要压抑你自己,爱情这种东西,越压抑越反弹。你有理智,你是人,你可以控制自己。你现在只要相信你自己,相信你爱上一个值得爱的人,相信你不会伤害她。你科学理智地看待你的感情,顺心而为,顺其自然。”

    他只是换一种方式劝解他罢了。

    棠颂似乎明白了什么,清明的眼眸闪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光。请记住小说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最新章节 第71章 痴迷型人格依恋?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5/175345/58887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