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幸福来得太突然(2更合1)

作品:《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她的假粉丝们去@了厉司焰, 纷纷留言蛊惑他去把人吃了。

    可惜, 厉司焰没有玩微博的习惯, 压根不知道这件事儿。

    闹哄哄也就这一阵, 没人附和,也就消停了。

    只棠宝一人心绪难听, 没睡好。

    第二天,她起的有些晚。等洗漱出门了,棠域已经在门口等她了。与他一同等她的, 还有厉司焰。

    “你怎么来了?”

    看到厉司焰,棠宝还是很惊讶的。她走到他身边,很熟稔地挽住他的手臂,又笑问:“今天不去拍戏吗?”

    厉司焰点头, 看了眼棠域说:“你不说要去和大哥一起拜访周导,我觉得, 我也需要去一趟。”

    棠宝看向棠域,后者没什么异议。

    三人在酒店用餐区简单吃了早餐,便一同去周家老宅了。

    位于东城的郊区, 占地约莫两百亩,建筑是那种中国园林风格,朱红色的正门,门口两个石狮威猛慑人。

    豪车缓缓停下来。

    早有仆人簇拥着周沛迎上来:“棠总, 您大驾光临, 令我这寒舍蓬荜生辉啊!”

    他说着恭维话, 又看向了棠宝, 笑容竞透着点慈爱味道:“棠小姐,昨晚匆匆一面,还没顾得上说话,待会咱们可要好好聊聊了。”

    棠宝笑得僵硬,实在不知道应付这般“热情”的场面。当然,她也不需要应付,只需要做个“微笑”的花瓶。

    他们被请进老宅。

    客厅里,仆人端上了茶水。

    一行人坐下来,各种寒暄聊天。

    因了只有棠宝一个女客,所以,周沛跟她聊了会,便换了旁人招待:“棠小姐,你要是待得无趣,便让周婆子带你去逛逛。我这宅子里有不少稀罕玩意。”

    棠宝没什么兴趣,但干坐在这里,似乎更没意思,便点了头,跟着周婆子出去了。

    周婆子年纪大了,头发花白,佝偻着腰,但走路还是很快的。她不爱说话,就带她四处逛逛。一路走来,她看到了很多珍奇的盆景,那种千姿百态的造型雕琢以及各种玉石的点缀、镶嵌,很美,很震撼。她想,周沛真不愧是导演,很会审美、也很会创造美。

    穿梭过花园那一条路,就到了一块葡萄园。正是六月份,葡萄还没完全成熟,一串串青莹莹或者半青半紫的宝石煞是喜人。

    棠宝逛的很舒心,当然,如果带她闲逛的人不偷偷打量她的话。

    周婆子觉得自己看到了昔日的小姐,一路上都很激动。她双手握着拳,身子有点颤,松弛的老脸也绷起来。她必须咬紧唇,才能忍住不喊那声“小小姐”。可真的不喊吗?机会就这么一次。周沛把她带来,难道不想小姐认回她?

    周婆子不知道周沛作何打算。她年纪太大了,脑子能记得事儿不多,能思考的事儿就更不多了。所以,她该怎么办啊?眼看这条葡萄园也逛完了——

    棠宝出了声:“阿姨,你有什么事吗?如果忙的话,我自己随便看看就好。”

    她看老仆人绷着脸,神色又严肃,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以为她有什么事儿,是以,先问了出来。

    周婆子听到她善良又体贴的话语,眼里一热,就有点想哭。真是和她家小姐一个性子!合该是母女啊!她又激动,又感伤,最后喜极而泣地问:“小、小姐是西城棠家的?”

    棠宝没多想,点了头:“嗯。”

    “棠家人对你好吗”

    她这个问题就问的很蠢了。

    棠宝是棠家的小姐,自然会得到最好的对待。她此刻听得这话不对劲,却也没多想,只笑着回:“挺好的啊!”

    有点强颜欢笑的样子。

    周婆子看到了,抹着眼泪叹息:“可怜的小姐!”

    棠宝:“……”

    她一头雾水,满眼困惑:“呃?你刚刚说什么?”

    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听错了。

    但周婆子又重复了一遍:“唉,可怜的小姐。你随我来吧。”

    她带她穿过葡萄园,进了一座遍布花草的小房子。

    白墙红瓦高屋顶,造型很有设计感。

    两人推门进去,里面不大,但很干净,窗户打开来,阳光正好,柔和明媚。穿着白裙的女人坐在轮椅上,背对着她,正在画画。她的头发很长,乌黑如瀑布,散落在地,衬得单薄的身子更显羸弱。

    她是谁?

    棠宝走近了些,正要出声,那女人转过来,露出一张漂亮又柔弱的脸。猛一看,与她有几分相像。她一惊,后退一步,低声问:“你、你是?”

    我是……妈妈。

    周澜想要回答她,但是,嗓子艰涩,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她盼了她十八年啊!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她不敢说话、不敢动作,生怕一不小心惊吓了她!

    棠宝再次出了声,笑着介绍自己:“你好,我是棠宝。冒昧打扰,请见谅。”

    “没、没关系。”

    周澜稍稍平静,终于能出声了。她推着轮椅,一点点靠近,心脏微微加速,许是紧张,握紧的双手一寸寸泛白。她终于走近了,贪婪地盯着那张熟悉的容颜,是她的女儿啊!只这张脸,她就认出来了。根本不用周沛去做什么亲子鉴定。她就是她的女儿!

    “棠宝?宝宝?”

    她喃喃念着这个名字,眼里慢慢涌出了泪水。她以往疯傻时,便把个玩偶抱在怀里喊宝宝,如今,也算是喊对了。

    棠宝感觉到深深的怪异,一个大胆的猜想在她脑子里乱闯乱撞。她不自觉地握紧了拳,正要出声,周婆子就开了口:“小小姐,这位是——”

    “周婆,你出去吧。”

    周澜出声打断她,眼神带着命令:“我想和棠小姐聊聊天。”

    周婆知道她想聊什么,一拍脑门,笑了:“好好好,夫人、小小姐,你们聊聊。”

    她们大抵是聊母女相认的事了,所以,她在这里可就碍眼了。

    周澜等周婆离开了,才温和出了声:“棠小姐喜欢这儿的风景吗?”

    棠宝点头,僵硬回答:“挺、挺喜欢的,很美的。”

    她满脑子都在猜测她的身份。

    她出现在周宅,看年纪应该是和周沛一般大,看气质也是极好的,想来身份不一般。所以,她是谁?周沛的夫人吗?据他说是隐婚了,妻子是这位么?她和自己长得好像,而周沛突然的多次的亲近她?

    真相一点点剖析出来。

    棠宝捂住唇,想要掩饰剧变的脸色。

    周澜一直温柔笑着,像是没看到她的变化,轻声说:“我也很喜欢这里,偶尔身体好的时候,会过来看看。你喜欢吃葡萄吗?等葡萄成熟了,可以给你送过去。”

    “谢、谢谢。”

    “不用客气。”

    她看着她,目光慈爱:“我一见你就喜欢,真的,我身体不好,结婚多年,没有孩子,今天你过来,真挺好的。”

    棠宝不知道如何接话了。面前这位兴许是原主的母亲。虽然原著没有提及,但她们真的太像了。不仅是相貌,还有□□。她无法不多想。

    周澜不想她多想,继续笑说:“你是个有福气的,真的,棠家那样的人家,你会是幸福的小公主。而我什么都给不了你。出去吧。我会为你祈福的。”

    她没有认亲的意思。

    对她而言,能确定她幸福平安地活着,还能亲眼看她一面,便是她最大的幸事了。

    棠宝看着她柔弱又哀戚的笑,心里炖炖的难受。这便是斩不断的血缘亲情吧。

    她看不得她难过。

    “我过得很好。”

    她走过去,蹲下来,伸手握住她冰凉的指尖,柔柔笑着:“我过得真的很好,三个哥哥们很疼爱我,家里仆人也很关心我,我还谈了个不错的男朋友,也很喜欢我,哦,对了,我刚高考结束,应该会考个不错的大学。”

    她这么说着,看她眼泪一颗颗往外落,便伸手给她抹去了,继续说:“你别伤心,我很幸福,你也要幸福啊!”

    “好孩子!”

    周澜没忍住,哭出来,又一把把她搂在怀里,伸手抚着她的发。她一边哭,一边说:“你真是个好孩子!我知道的,我一直知道的。”

    她到最后也没喊出那句“我的好孩子”。

    她不想认回她,也不能认回她。

    棠宝从小房子里出来,见周婆子没走远,就在门口十几步的位置来回走动。等见她出来,忙迎上去:“小小姐——”

    她喊出来,看看棠宝,又看看小房子里的情况,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周婆,周婆——”

    她听到周澜在喊她,犹豫地搓搓手进去了。

    棠宝一人原路回去了。

    半路遇到了来寻她的厉司焰:“眼睛这么红,哭了?”

    棠宝没哭,但确实红了眼。她跟周澜不熟,但两人相拥的那一刻,她眼睛就红了。她身上是妈妈的味道,温柔,安全,散发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气息。

    但她不想说。

    “没有,估计花园里风太大。”

    棠宝随意扯了谎,换了话题:“你怎么出来了?”

    厉司焰没回答,仔细看着她的神色,见她确实不像受了委屈,便也顺了她的话题。他牵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回:“也没什么可聊的,就出来看看。”

    “哦。”

    “周宅好玩吗?我看你玩的乐不思蜀了。”

    他是在怨她一走就不回了。

    棠宝笑着解释:“这里挺大,我一来一回也要时间啊。”

    厉司焰故意说:“听你这意思,大房子反而不方便了。”

    棠宝点头:“是有点,房子嘛,住得下,住的舒服就好了。”

    她对生活水准没那么多高要求。

    而且,她很向往简朴的生活方式。

    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直以来都在警醒她。

    厉司焰不知道她的想法,兀自叹息起来:“那咱们以后买房子的分歧会很大了。”

    棠宝:“……”

    她知道厉司焰未来是大佬,生活质量≥棠家生活。

    啧啧,真是个令人惆怅的烦恼。

    她怀着这个烦恼走进客厅,棠域跟周沛正好站起来齐齐往外走。待看到他们回来,周沛先出了声:“巧了,刚好说去喊你们,你们就来了。”

    他温和笑说着,转过身,招呼仆人端上了饭菜。

    午餐开始了。

    很丰盛的一顿。

    珍馐美酒,觥筹交错,其乐融融,但明显都藏了心事。

    棠域在看棠宝,努力从她平和的神色中辨别她的情绪。但女孩儿乖乖巧巧、浅笑嫣然,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厉司焰也在看棠宝,想着在花园见到她时泛红的眼眸,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棠宝在花园里遇到了什么?

    棠宝心中非常复杂。她余光扫着面色淡然乃至冷漠的周沛,想着他的目的。她来了周宅,见了她的夫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么,他为何丝毫不提及?是不想认还是不能认?大哥知道她的身份吗?还有谁?二哥知道吗?

    “宝宝,来,多吃点,叔叔家没什么好东西,管不了好,一定管饱,你不要拘束,想吃什么尽管吃。”

    他说着漂亮的场面话,棠宝听了,笑笑不答话。她看不穿周沛,不知道他的目的,心里又乱又烦。她心里装了事,也没什么胃口,随意地动了几筷子,算是给了面子。

    一顿饭吃的相当压抑。

    离开时,周沛盛情挽留,他们则婉言谢绝。

    场面维持的很好看,但心里各是另一番光景了。

    厉司焰在车上给周沛发短信:【周导,棠家兄妹今天来拜访的目的是什么?】

    周沛没回答。

    也许没看到,也许看到了,不想回。

    厉司焰等不来他的回答,便想着问棠宝。因了棠域在,他想约她单独相处,也要找个合适的借口:“大哥,我给宝宝准备了高考礼物,等会想带她去看看。”

    棠域坐在驾驶位上,对于他的请求,没有异议。他送他们回了酒店,厉司焰的车停在那里。他目送他把人揽上了车,等车子驶离,拿出手机给周沛打电话。先前在周宅,厉司焰也在,他便没跟周沛谈正事。后来,棠宝出去了一趟,他猜测他是安排他们母女见面了。

    对于这场见面,他没有阻止,一是因为周沛这个人目的性强、不好控制,阻止一次,还会有第二次,与其等他生出无法控制的事,不如一切在自己眼皮下进行。即便真要认亲,他也想选择一个对棠宝伤害最小的方式。二是他拿了周澜当借口。周澜是棠宝的生母,生育之情,棠宝有知情权。所以,他退让一步。现在,他只想知道事情进展如何了?

    他给周沛打电话,直入主题:“她们见面了?”

    周沛应了:“嗯。”

    “这么风平浪静?”

    “她不想认回她。”

    他声音漠然,冷笑了,“大抵是怕我伤害到她吧。多狠的女人,宁愿骨肉分离,也不想她留在我身边。”

    他不是不喜欢孩子,是她不要他的孩子。哪怕是她的孩子,也不想在他名义下。她真是恨死了他。

    棠域对他的感□□不感兴趣,敷衍了两句,便挂断了。等结束通话,他又想起了一件事:认不认识先放一边,现在关键是棠宝知道了吗?看她那表情不像是知道的样子。

    棠宝的表情会骗人。现在,她在骗厉司焰。

    当他问:“知道大哥为什么带你去周宅吗?”

    她摇头,重复之前的说辞:“不知道,大哥说是普通朋友间的朋友社交。”

    厉司焰对于这个回答持怀疑态度,根据他对棠域的了解,他跟周沛私交没那么好,之前,棠颂带棠宝来东城,他还打电话让他防着周导,所以,他不像是会带棠宝去周宅社交的人。那么,他们去周宅是为了什么?周沛还让人带棠宝去宅里玩,她玩了什么?遇见了什么?

    他好多疑问。

    但棠宝什么都不说。

    她感觉到累,心情蔫蔫的,等到了如来酒店,也没有好转。她跟他进了房,被他按坐到床上。她不想听他问及周宅的事,先一语堵死了:“我心里好烦,阿焰,你别问我,先让我整理整理情绪。”

    她躺下来,翻过身,闭上了眼。

    厉司焰看她确实疲累,也不忍追问,只坐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默默陪伴。

    大约到了黄昏时刻,她从疲倦的昏睡中醒来,睁开眼是他好看的睡颜。他似乎满腹心事,睡着了眉头也微蹙着。她心里一动,伸手抚平了,动作很轻,还是弄醒了他。她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说:“你醒了?”

    “嗯。”

    厉司焰应着,抬手看了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他坐起来,看向窗外,有窗帘遮着,房间里有点暗。他开了灯,借着柔和的光线看到她娇小的脸红彤彤的,没忍住摸了下,轻声问:“饿不饿?”

    “还好。”

    “看着还是没精神?很累吗?”

    “有点。估计昨晚没睡好。”

    她这个理由找的好,昨晚确实为那些粉丝们的留言而心绪不平了半夜。

    厉司焰不明内情,问出声:“怎么没睡好?”

    棠宝随口找了个理由:“大概是来旅行了,心情太亢奋了。”

    话题有点偏。

    厉司焰没再继续问下去,又把话题转回来:“你的情绪整理好了吗?”

    棠宝微怔了下,没说话。其实,关于自己的真实身份,她是打算告诉厉司焰的。在知道自己不是棠家血脉后,她再面对棠域,就有些不自然了。她没办法当作不知情,没办法做到从前那般亲密自然。她需要一个窗口、一个树洞。

    “你也感觉到了奇怪。”

    她用的是肯定句,眉心蹙着,“可阿焰,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不是棠家的孩子……竟然不是!

    原著里都没提及,不,原著里提及了,关乎西城等级森严下的悲剧爱情,那个出身豪门跟保姆之子私奔的女人,被抓回来,心爱的男人被诬偷东西入狱,生了孩子被亲生父亲送走,自己生生被逼疯的女人,是那个女人,她是那个被送走的孩子……

    棠宝捂住唇,肩膀颤动,一时更不知如何说了。

    厉司焰感觉到她情绪的动荡,伸手拥著她,沉声道:“别怕,宝宝,我会在,我一直在,你慢慢说。”

    于是,棠宝慢慢说了:“阿焰,我不是棠家的孩子……”

    事实太过雷人。

    厉司焰惊了好几秒钟,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怎么回事?宝宝,说清楚。”

    “太像了。周沛的夫人……跟我太像了。”棠宝揪着眉头,失神地喃喃:“她应该是我的母亲。我不知道怎么办?大哥应该是知道的。怎么办?”

    “你别慌。别怕。”

    厉司焰伸手轻拍她的后背,安抚着:“不要想太多,他知道或者不知道都影响不了你是他妹妹的事实。血缘说明不了什么。”

    血缘确实说明不了什么。

    棠域不在乎血缘,周沛不在乎血缘,甚至周澜也不在乎血缘。

    “她不是我的孩子!”

    “不要打扰她的生活!”

    “你个神经病!”

    面对周澜的一声声怒吼,周沛只觉委屈:“我是为你好,阿澜,你很想念她,不是吗?”

    他声音蛊惑,走近她,伸手掐住她的下巴,笑得像个邪祟:“所以,你应该认回她,告诉她真相,乞求她的原谅,让她永远留在你身边。你爱她。阿澜,你那么爱她,你想了她十八年,你怎么可以放她走?”

    “闭嘴!”

    “别说了!”

    “你就是故意的!”

    “我都说了,不想见她!”

    周澜吼到精神崩溃,张嘴就去咬自己的手腕。她下嘴狠,鲜血很快流出来,伤口也很深,咬的满嘴是血,可她像是感觉不到疼,又哭又笑:“啊啊啊!她不是我的孩子!不是!”

    “好好好,不是,不是!”

    周沛吓到了,赶忙拦住她,抱在怀里安抚:“对不起,我不说了,阿澜,我没恶意,我对她没恶意。真的。你相信我。”

    她总是疯一阵,清醒一阵。他觉得她是装疯卖傻,想要用棠宝刺激她,但她太狠了,拿她自己当筹码,肆意伤害自己。他又心疼,又心恨,她太在乎那个孩子,也太不信任他。也是,他做了那么多混帐事,活该他这番下场。

    “我不找她的麻烦,我们就这样好好的,阿澜,你相信我,别伤害自己,好不好?”

    周澜不回答,眼神空洞地望着窗外。

    天黑了,跟她的人生一样黑。不,今天,有短暂的一瞬间,她被阳光照耀到了。那个女孩子,天使一样的女孩子蹲在她身边,温柔的说着话。她说,她很幸福,也希望她幸福。多美好的女孩儿,她一定要好好保护她。

    厉司焰也想好好保护她,所以,陪着她吃了晚餐,见她不想回棠域那边的酒店,便把她留了下来。他给棠域发信息:【宝宝,今天留我这里。我会好好照顾他。放心。】

    那边很快回复了:【她知道了?你也知道了?】

    没等到回复,他又很快打来了电话:“看好她,我这就过去。”

    棠域过来时,厉司焰就等在酒店下。他们见了面,没有第一时间回房,而是在酒店前厅的酒水吧台喝酒。

    “她心情怎么样?”

    “挺平和。我下楼时,在洗漱,估计现在都睡了。”

    棠域听得抿紧唇,眸间闪过丝丝忧心:“就怕她表面看着越平静,内心越胡思乱想。她本也是个不善表达的人,有事只会往心里藏。”

    厉司焰点头,看着面前严肃的人,忽然想起了棠家其他兄弟,忍不住问:“这个事还有谁知道?”

    “棠臻也知道。”

    “三哥呢?”

    “他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早嚷开了,尤其还存了那心思——”

    他说到这里停住了,一个想法压抑不住,在脑海里跳跃:现在棠宝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了,还有必要瞒着棠颂吗?在他这么喜欢棠宝的时候,还有必要阻止他吗?是不是可以给他一个机会,那毕竟是他最亲的兄弟……请记住小说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最新章节 第78章 幸福来得太突然(2更合1)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5/175345/58887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