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棠臻番外 (2)二哥,你玩大了!

作品:《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棠臻其实什么都没做, 不过是每天来拜访下卓老,跟他聊聊养生。然后, 顺便得了卓老的赏识,还将孙子卓越的后天性对疼痛不敏感之症交给了他。然后, 他在介入卓越的私人医疗团队时, 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秘密。

    除此之外, 他在卓越回来的第二天,又登门拜访了。

    彼时, 卓越还在房间里睡懒觉。她昨晚没睡好, 起不来, 房门被敲响时, 还瘫在床上。

    “谁啊?”

    她掀被坐起,微长的刘海扑在俊脸上, 遮着淡绿的眼眸,有种凌乱的美感。

    “三少,是我,棠先生过来拜访了。”

    仆人的声音就像是炸雷传进来:“现在就在门外。”

    卓越吓了一跳,猛然从床上蹿起来。她跳下床, 赶忙洗漱穿衣。真亏了她为了隐藏自己的性别, 平时睡觉都是锁死门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十分钟后, 她才去开门, 穿着纯白衬衫和黑色长裤, 一副阳光少年的装扮。

    “呦呵, 好久不见啊,棠二哥。”

    她俊颜含笑,实则心里:韩琮不是说他昨晚回西城了?怎么回出现在卓宅?到底是他骗了她,还是棠臻骗了他们所有人。可有必要吗?才几天相处罢了,棠臻对她的兴趣那么浓厚了?

    棠臻自然对她兴趣浓厚,温柔含笑地上下瞥她一眼,在她心虚自省中走了进去。

    这是他第一次走进卓越的房间,很宽敞,很凌乱,衣服、鞋子、袜子还有满地的纸张以及零散的酒瓶,屋里弥漫着浓浓的酒味。

    他没想到一个权门小少爷竟然住在这么脏乱差的房间。

    果然,卓小公子一如既往的有趣。

    棠臻长腿迈过一个酒瓶,坐到了卓越的床上。掀开的白色床褥,隐隐散着一股香气,这是卓越身上的香气,淡淡的馨香,起初他以为是香水,现在才知道,那是她的体香。

    身材削瘦,姿态曼妙,还自带迷人的馨香,他早该发现的,他的小少爷是个女孩儿。

    棠臻坐在床上,看着卓越笑:“小少爷,这些天玩的尽兴吗?”

    卓越看他笑,就头皮发麻,初见棠臻,以为是个温柔可亲的男人,可相处多了,才知道他就是个笑面虎、斯文败类,在他人畜无害的外表下,心思深沉如海。

    “二哥,瞧瞧你说的话,我要是玩的不尽兴,怎么会回来?”

    她笑了两句,抓了下头发,弯腰去收拾地上纸张。昨晚接了卓夫人一个任务,看文件看到凌晨三点,累到昏睡的时候,不小心碰散了文件,还没来得及收拾。

    棠臻瞄着文件上的字眼,大多是高深的商业词汇,不少还是稀有国家的文字。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面前的人是个天才,精通各种赚钱的买卖。

    真有趣!

    在他看来,越有能力的人,越不好征服。但正因了不好征服,这场征服才越有趣。

    棠臻决定主动出击:“小少爷知道吗?我现在是你后天性对疼痛不敏感之症的主治医生了。”

    一语出,卓越捡纸张的动作僵住了。她弯着身,面上淡定,但心里风起云涌。她因了身体特殊,得了那怪病后,特殊聘了一个医疗团队,各个都是卓夫人重金挖过来了。多年来,他们保持着相安无事。可棠臻骤然插进来,势必打乱这种状态。她的秘密就很难守住了。而他此刻主动提起,估摸是知道什么了。

    事情很棘手。

    卓越慢慢眯起了眼睛,把纸张放到一边的桌子上,慢悠悠走了过去。她开始笑,玩世不恭又魅惑人心的笑:“二哥,说来,你千里迢迢来帝都,我作为东道主,还没好好招待你呢。”

    棠臻配合着她,笑着问:“现在也不晚,你准备怎么招待我?”

    “请你喝酒如何?”

    “算了,我对酒没什么兴趣。”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

    “我对一个人有兴趣。”

    “谁?”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他说着,伸出手把她拉坐到腿上。

    她腰肢纤细,身娇体软,绝好的尤物。

    可尤物是致命的,下一刻,他被一个过肩摔,狠狠压在了地上。

    卓越跨坐到他身上,手指温柔地抚过他的脸颊,笑的温柔又轻佻:“二哥,动手动脚实在不是个好习惯。”

    棠臻觉得自己有点腰疼,身上的小子,不,女孩儿动手老辣不心软。他被摔的有点伤面子,挥开她的手,冷声说:“你先起来。”

    卓越不肯醒来,笑着认错又卖乖:“二哥,你别气,我喜欢这个姿势跟你说话。”

    他们肢体相缠,她的腿压着他的长腿,一只手臂横在他胸前,他的俊脸羞红,明亮的眼眸闪着丝丝怒气,可他在隐忍,额头溢出点薄汗,一副被她轻薄过的模样。她看得有趣,有那么一刻,是真的想把他轻薄了。她甚至想,如果她真是个男人就好了。她可以肆无忌惮扒下他的衣裳,狠狠地弄他。

    可她弄不了他。

    甚至很快失去上风。

    棠臻到底是个男人,之前被她突然的出手摔在地上,现在被她动作磨出火,一个利落的翻身,就把人压在了身下。他对卓越有兴趣,现在,男上女下的姿势,兴趣就转成了性趣。他手指下移,去摸她的裤子。她是男是女,扒了裤子就知道了。

    “住手!”

    卓越察觉到他的意图,低喝一声,淡绿的眼眸喷着火:“二哥,你玩大了!”

    棠臻想玩大,手指继续往下移。

    “砰”的一声响。

    卓越摸到一个啤酒瓶,毫不留情地甩下了男人的后脑勺。

    鲜血顿时顺着脖颈流下来。

    棠臻今天穿着白色的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鲜血滴落到上面,一片触目惊心。他又疼又晕,但意识还算清明。

    “接二连三对我动手?”

    他冷笑,不算惊讶,就是有点心冷。卓越是真狠,但越狠越够劲。他觉得自己是受狂虐了,明明知道眼前人是个极品渣,撩了他又不爱他,却还是动了心。他继续扯她的裤子,感觉到一片平坦又提了上去。他其实知道她是女孩,她的那些医生就是一堆酒囊饭袋,他只不过是想要看下她之前的身体健康数据,他们便各种推诿、各种掩饰,还偷偷搞小团体排挤他,甚至在一次私下聚会时,说出了卓越的秘密。他真不知道她这层身份是怎么隐瞒这么久的。

    卓越还想着继续隐瞒,所以,伸手摸了下他后脑勺的血,摊开来,欣赏了一会,笑道:“变性手术做的很成功,你有兴趣吗?我强烈安利啊。”

    棠臻笑着抓住她的手,按在她的嘴唇上,鲜血染红的唇,刺激着男人的视觉。他咽了下口水,目光直直盯着她的唇,轻声道:“是挺有性趣的,做的很逼真,就是不知道用起来是不是跟真的一样好用。”

    那一酒瓶挥过去,似乎打掉了他的廉耻心。

    他知道,想要卓越,就要比她更无耻。

    果然,卓越渐露颓势,无奈地笑:“二哥,你用不起啊!”

    她喜欢棠臻,欣赏他,对他有好感,但好感没转化成爱,就看出了棠臻伪善的真面目。她不爱他,真不爱,如果知道她早点看清他的真面目,她打死都不会撩他。艹他奶奶的,她这下算是阴沟里翻船了。

    “用不用得起,得试试了。”

    棠臻动手去解她衬衫,这比脱她裤子还让她难堪。

    “住手!你疯了!”

    她怒吼着,手里握着破碎的啤酒瓶,尖利的玻璃可以刺破他的血管。

    棠臻感觉到玻璃划过肌肤的疼痛,但他手上动作没停,解开了一个扣子,又解开一个扣子,玻璃随着他的动作一寸寸刺进肌肤里。鲜血又在流,肆意的流。

    卓越紧握着的酒瓶玻璃,划破了他的脖颈,也划破了她的掌心。

    鲜血顺着他的脖颈、她的手腕流下来,血腥味浓的像是杀人现场。

    她有点崩溃,涨红的脸都是汗:“你疯了!你是活腻歪了吗?”

    棠臻没有活腻歪,停下动作,伸出手,轻轻擦了她的汗,温声安抚:“越儿,你何必怕我?你该知道,我爱你。”

    卓越嗤笑,眼神满是嫌恶:“你特么爱我就这样对我?”

    他扒她的裤子,扒她的衬衣,他狠狠压着她,像个流/氓、像个土/匪,她从没见过像他这样的男人,活脱脱的斯文败类、衣冠禽/兽。

    现在这个禽/兽还说:“我还想上你。”

    艹,她八百年没见过这么直接的了。

    卓越用那块玻璃抵进他的脖颈,咬牙道:“答应我,你只是在发疯。你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看见了,也什么都知道了。”

    “你偏偏找死是不是!”

    她要被他逼疯了!

    她以为这世上只有她不怕死,可棠臻分明是更胜一筹了。

    这个疯子!

    疯了的棠臻甚至给她说:“你手往上移点,到大动脉,稍用点力,我就真死你手里了。”

    他说到这里,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笑着说:“越儿,我若真死你手上了,也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滚你的牡丹花!

    卓越扔下了那块玻璃,近乎懊丧地说:“你滚,我不与疯子玩。”

    棠臻笑了,握着她流血的手,忽然吻上去,像是吸血鬼似的,吮吸了好一会。

    卓越没有疼痛感,也没阻拦,就这么躺在凉凉的地板上,嘲弄地笑:“医生是不是都这么变/态?”

    棠臻思考了会,凉凉地笑:“兴许吧,见多了生老病死,心就麻木了,人一麻木,就容易做出匪夷所思的事。”

    “匪夷所思?”

    卓越笑了,“棠臻,你可真会说,变态心理也能掰扯到洗白。”

    棠臻没多少心情洗白了,后脑勺嘶嘶痛着,脖颈的伤嘶嘶痛着,他还有点失血过多,意识昏沉沉的,随时要睡过去。他强撑着站起来,也不去看躺在地上的卓越,走两步,往床上一躺,闭上了眼睛。他有气无力地说:“越儿,我有点失血过多。你得帮我喊医生。”

    卓越没答话,随后站起来,走过去,坐到床边。她看到他躺过的地方一片红,应该是后脑勺流出的血。她有点幸灾乐祸,觉得他是咎由自取,可心里涩涩的,非常难受。她伸手去按他脖颈的伤,看到鲜血流的更凶,无动于衷地说:“棠臻,真想弄死你!”

    他知道了她的秘密。

    他会强迫她跟他在一起。

    她会失去自由。

    她觉得他该死。

    可看他脸色苍白,深陷在纯白被褥里的柔弱模样,又有点舍不得。请记住小说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最新章节 第88章 棠臻番外 (2)二哥,你玩大了!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5/175345/59149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