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棠颂番外:我很爱很爱我的人(微虐,慎点)

作品:《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棠颂的脚伤痊愈后, 全身心投入到了游泳训练中。

    他本就是个游泳天才,加上刻苦到了忘我的训练,很快在一次国际大赛中脱颖而出。

    那是他展露风采的亚太区域性赛事,短短几十秒的游泳画面循环在各大卫视播出,一时间“泳坛男神”的称呼响彻大江南北。

    棠颂一夜间收获女友粉无数, 微信、论坛、微博各种社交平台疯传他的报道, 甚至无数脑残粉截屏他不输超模的性感身材做表情包, 对着他完美倒三角,厚实肩膀, 八块腹肌, 性感人鱼线,狂流口水, 大呼“国民老公求抱抱”。

    伴随着棠颂的走红,他也成了时尚圈的宠儿,备受各大顶级品牌的关注。他代言了无数的国际运动品牌, 甚至家居、跑车, 身价抬升到了四千万。作为国内泳坛新生代领军人物, 绝好的头衔 绝好的身材 绝好的气质, 一举一动吸引着国民视线。

    他功成名就, 前程似锦,随便一句话都能引起国民热议、全民轰动。

    但他并不快乐。

    棠颂似乎一瞬间从张扬轻狂的少年变成了沉默寡言、沉闷枯燥的机器人。他很少交际,对衣食住行都没什么兴趣, 多半时间是游泳训练、参赛, 再就是拍广告。

    现在, 他的海报、画像、广告挂满了大街小巷,西城更是引以为荣。

    他间接为棠氏帝国创造了无限财富,全家移居帝都时,帝都上层社会都以结识棠家人为荣。他们期待着成为棠颂光环下的受益者,但没人知道,棠颂跟棠家两兄弟的关系势同水火。

    棠颂已经很久没有回过棠家了,自从棠宝跟厉司焰订婚后,他就很少回去了。当棠宝大二时,跟厉司焰结婚,他就再没回去过。

    四年来,一切悄然无息地变了。

    棠宝起初以为棠颂训练忙,压力大,但后知后觉到了三兄弟的关系岌岌可危后,多次去找棠颂,但他似乎不再是他那个热情又爱亲近她的兄长了,他变化很大,很冷,就连看她,眼神也是冷的。

    “你怎么来了?”

    他站在独居的公寓门口,看着她身上单薄的大衣,神色冷淡,语气是冷漠的关心:“天气这么冷,你就穿这么点出门?厉司焰呢?就是这么照顾你的?”

    他一连好几声询问,眉头紧皱着,像是遇到了很严肃的事。

    现在是冬天了,昨天预报说冷空气降临,谨防感冒,她这么娇弱的身子哪里禁得起狂风的肆虐?

    棠颂随手脱掉身上的大衣,给她披上了,才去开门。

    公寓里没人气,也很冷,暖气开了好一会,才热乎了些。

    棠颂烧了一壶水,倒了一杯,端给她:“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棠宝接过来,玻璃杯的杯壁很快热了,握在冷冰冰的手里一阵暖。她没喝水,握了一会,等好受些了,才小声说:“阿焰他不知道的,我是偷偷溜出来的,很不容易的。”

    她咬着红唇,神色有点自责。

    这个时候厉司焰应该是知道她偷溜出来了,不知道怎么担心、怎么生气呢。

    棠颂看出她的想法,心里一阵疼。也是,厉司焰知道他喜欢她,怎么会让她来见他?这么多年,他们形影不离,即便他出国洽谈,也把她带在身边,就像是当年的父亲,一分一秒也舍不得跟母亲分开。

    他该死心的,棠宝爱着厉司焰,厉司焰也爱着棠宝,他们两情相悦,情比金坚,他的爱又算得什么呢?

    棠颂痴痴看着她站在他面前,依旧是娇娇小小、软软糯糯的模样。

    其实,这些年她长高了些,身高过了1米6时,还特意打了电话告诉他。当时他在国外比赛,赶不回来,听说棠域他们还给她办了个庆祝会。她那么开心,知足常乐,在视频里笑得像是温暖的小太阳,可是却温暖不了他。

    他在国外,在咫尺天涯,一想到她不爱他,他便觉得身心冰冷、一切了然无趣。

    可他们曾是最亲密无间的人啊!

    这是他隐秘的痛点。

    他将它掩藏在冰冷的面具下,压制在繁忙的训练和比赛中。他在泳坛冲锋陷阵,他在各大卫视上霸屏,他想,她看到了,有可能会惊喜又自豪地喊出一句:“瞧,是三哥啊!”

    哪怕仅仅一句。

    他曾在她视线里、脑海里闪过,像是短暂的烟火,绚烂而耀眼。

    棠颂靠着这个信念坚持到了现在。

    他是她的骄傲,他是她的荣耀。

    她将因他而备受别人的羡慕,她将生活在他的光环下。

    棠颂伸手想摸下她的长发,意识到不妥,又收回来,淡淡地问了句:“你怎么来了?”

    “想见你啊!”

    棠宝眉开眼笑,觉得杯子里的水不那么烫了,抿了两小口,笑靥如花地说:“三哥,今年一起过年啊!”

    过年?

    多么喜庆的日子。

    合家欢乐,齐聚一堂。

    棠域跟沈念念儿子都生出来了,棠臻跟卓越也快要结婚了。他们欢欢喜喜、成双入对,只有他形单影只。

    会被催婚的吧?

    他都能想到,他们会给他介绍一堆女人。

    去年他躲去国外,棠宝还电话轰炸了半小时呢?

    可他注定是形单影只了。

    棠颂开始想托词,想借口:“我那时要去荷兰参加个比赛,没时间。”

    棠宝被骗过一次,这次学聪明了,狡黠地眨眨眼:“呵,三哥啊,你可别骗我了,我问过叶姐了,她说你年前年后都没什么安排。”

    叶姐叫叶晗,棠颂的经纪人,负责他的形象维护以及商业代言。

    棠颂眼眸一沉,有点想把叶晗给开了。不过,想到她彪悍的作风,估计会一沓文件甩他脸上,怒怼:早该开了,但是,是老娘开了你!你以为谁都能天大地北陪你飞,谁都能大过年的陪你出国浪吗?

    他想想那画面就有点心虚,便清了清嗓子,改了口:“私人安排,荷兰王室那边邀我参加小公主的生日宴会。”

    他这些年往来于国际,粉丝也是跨国的。

    听叶晗说,荷兰王室的小公主索菲琳特别喜欢他。

    他本来想婉拒的,但现在觉得去一去也可以。过年那么喜庆欢乐的时刻,他实在摆不出笑脸来。与其讨人嫌,坏气氛,还不如走的干净。

    棠宝不想他走,撇嘴道:“我不信,即便确有生日宴会,肯定也不会是过年那一天。你肯定又在躲我们。”

    说到这里,她难过又不解:“你是不是气我结婚没有跟你商量?”

    她猜测着棠颂疏远她的原因,语气委委屈屈的:“可当时明明是你不理我,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不接就算了,后来还干脆关机了。我好伤心了,还为你开脱,你是太忙啦,你是国家泳队运动员,你是要为国争光的,你每天训练那么重,压力又大,你很不容易,我应该体谅你、心疼你,可你呢?你总是不理我。你广告拍了那么多,你拍广告的时间都有,接我电话的时间却没有,三哥,你是不是像大哥所说的,你的世界太大了,所以我们这些小人物都入不了你的眼……”

    “不是的!”

    棠颂听不下去那些诋毁,那些臆测,神色激动地低喝:“不是的,不要相信他,都是骗子!他们都是骗子!”

    他们拿着兄妹情深欺骗他,拿着血缘伦理欺骗他。

    他们说他们是亲兄妹啊!

    如果不是棠宝婚礼上,他见了周予安,他还不知道周家认回了棠宝。

    他永远不会忘记好友周予安高兴又自豪的表情:“阿颂啊,宝宝是我堂妹啊!嘿嘿嘿,我也是有妹妹的人了。”

    他的两个兄弟,他的两个血浓于水的亲人明知道他对棠宝情根深种,却还是联手将他心爱的女孩推到了别的男人怀里。

    如果没有那层血缘,他或许有权力追求棠宝,可是,那层血缘束缚了他,死死束缚了他,但最后,却又告诉他,一切都是假的,血缘,不存在的,伦理,不存在的。

    他恨死他们了!

    “宝宝,棠域是个骗子,棠臻也是。”

    他痛苦地低喃着,情难自控地上前抱住她,“宝宝啊,三哥只有你了。”

    可你却属于别的男人。

    他该如何承受这种苦痛?

    他一夕间失去了心爱的女孩,也失去了尊敬的两位兄长。

    他没有亲人了。

    棠颂眼睛微红,痛的身心颤抖。

    可惜,没人能体会。

    棠宝亦不能,她眸光满是不解:“三哥,你在说什么?”

    有时候单纯是致命的。

    你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显露,甚至,你需要伪装,只为守护她的那抹单纯。

    棠颂忍住满心的酸涩,强笑道:“我说,宝宝,三哥在乎你,最在乎你。你可别听你大哥胡言乱语,他就是想破坏我们的……兄妹感情。”

    他如今,连“爱”这个字眼也不敢吐露了。

    他如今依旧只能与她是兄妹感情。

    棠宝听了他的话,乐呵呵笑了,撅着嫣红唇角道:“三哥,我不信你了。你要是真在乎我,今年就陪我一起过年。糖糖都两岁了,还没见过你这个小叔呢。”

    糖糖是棠域的长子,大名叫棠烨,因了甜甜软糯的模样,便有了这么个小名。

    棠颂只在相片里看过糖糖的模样,一时间,有些走神。

    岁月流转,时过境迁,所有人都在马不停蹄地朝前奔走,似乎只有他停留在了原地。

    棠宝见他还不松口,索性耍起无赖了:“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走了。”

    她嘟起唇,迈着脚步就往他卧室去,边走边说:“我要在这里住下了,住到你答应我为——”

    话未完,声音戛然而止。

    昏暗无光的房间里,暗色的墙壁上,贴着无数的、她的画像。

    结婚照、生日照、旅行照以及乱七八糟的出席活动的照片、海报……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震惊了,白了脸,微张着唇,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宝宝——”

    棠颂的手还做出阻拦的姿势,但刚刚棠宝的动作太快了,他没来得及。

    真相昭然若揭。

    棠宝懵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退后两步,突地,转身就跑。

    棠颂迈腿追出去,拉住她的手臂,急红了眼:“宝宝,宝宝,你别怕,我、我——”

    他对她无恶意的。

    他喜欢她,深爱她,从不敢言于口的爱啊!

    所以,别怕他啊!

    可棠宝如何能不怕呢?

    她想他,念他,哪怕他不理她,她还一次次来见他,她甚至以为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才伤了他们的兄妹情,整天寻思着挽回、弥补,但是,她实在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他爱着她。

    她不想说出“恶心”那种字眼,但真的感觉恐慌,可怖。

    他怎么能喜欢她呢?

    他们是亲亲的兄妹啊!

    棠颂明白她的心情,当初不就是怕吓到了她,怕她厌恶他,才死死守口如瓶的吗?

    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她还是知道了。

    眼里是那种恐慌的,躲闪的,乃至冷漠嫌恶的。

    棠颂觉得自己的心被碾碎了。他抓住她的手臂,被她挥开了,但他还是紧紧抓住了,笨拙地解释着:“宝宝,宝宝,你别怕我,别、别怕我……”

    他不是变态!不是怪兽啊!

    他只是爱着她,无论是否有血缘,他只是爱着她而已。

    棠宝咬紧唇,疼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咽了下口水,暗暗呼吸了一口气,慢慢道:“三哥,你、你先松开我,让我冷静下。”

    棠颂颓然无力地松开了,看着她慢慢转身离去。待到玄关处的时候,她身上的黑色大衣落下来,掉在了地上。

    那是他刚刚给她披上的。

    “宝宝,宝宝——”

    他喊她的名字,她没有停留。

    他顺着墙壁滑坐到地上,地板冰冷彻骨,但不如他的心冷。

    他觉得他……彻底完了。

    可他到底没完。

    他还年轻,健康,他还得活着,生活还得继续。

    棠颂依旧冷漠的忙碌,训练,参赛,各种代言。他一边斩获着各种大赛冠军,甚至在奥运赛事上大放光彩,一边全网霸屏,各种代言拍到腿软。

    直到在一次忘我的训练中,他腿脚抽筋,差点溺死在泳池中。

    他隐退了。

    那么突然,那么快速而决绝。

    棠颂离开了泳坛,但依旧在时尚圈发光发热。他的名气没有伴随退出泳坛而衰落,甚至成了一代泳坛神话。

    不过,随着他退出泳坛,似乎开始放纵自己。

    他身边开始出现女人,千姿百态、各式各样的女人。

    明星,模特,影后,名流千金,甚至荷兰王室的小公主,他诱引着她们前赴后继、飞蛾扑火,但从没有为她们停留。

    他一生有过很多女人。

    他一生未婚……

    很多很多年后,棠宝老了,眼睛花了,牙齿落了,记忆也淡了。

    她满面平和地坐在藤编的椅子上晒太阳。

    虎头虎脑的小孙儿跑到她身边,拿起了一张很老很老的照片问她:“姥姥,姥姥,他是谁?”

    棠宝瞥了一眼相片上张扬轻狂的男人,像是陷入了长久的回忆。

    那是一个很爱很爱我的人……

    她在心里说。请记住小说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 最新章节 第90章 棠颂番外:我很爱很爱我的人(微虐,慎点)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5/175345/60259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