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满妞跟着林爱青到门口,四下看了看,扯了扯林爱青,指了指墙角漏出来的影子,林爱青点头,她已经看见了。

    林爱青正看着手里的肉犯愁呢,她手里其实是有肉票的,临出发前林母塞到她手里的,怕她一个人在乡下亏了嘴,愣是把家里一个月的肉票全给了她。

    但是有票拿着也没用呀,村里不到过年不杀猪,就是镇上,也没有卖肉的地方,有票也花不出去,倒是听说了镇上偶尔会有病猪肉卖,但林爱青哪里敢吃。

    手里这块肉虽然小,但也是货真价实的肉,林爱青馋肉,“满妞,收购站收兔子是什么价?”

    “你这样儿的收购站不收的。”满妞为难地看着挂在草绳上的小半边挂着后腿的肉。

    “……”林爱青没打算把这肉送到收购站去,她就是想估着收购站的价,补钱给林向阳,反正不能白吃人的东西就是。

    徐向阳呆了一阵,没听到什么声音了,缓了口气正准备离开呢,转身就见到了路边上,林爱青一手拿着钱票,一手拎着兔肉。

    ……

    “给!”到了住处,徐向阳把手里的钱票往魏延安的书桌上一拍。

    魏延安合上书,翻了下钱票,一块二角钱并四两肉票,“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要么把肉拿回来,要么拿走钱和票,我没得选。”徐向阳大字型倒在床上,说得有气无力,心里满满的挫败感。

    徐向阳是左想右想也想不通,翻了个身,趴在被子上问魏延安,一脸的不解,“表哥,你说林爱青怎么回事,她是不是特别讨厌我?”

    以前在厂里的时候,厂里挺多女孩子跟他们一块儿玩的,大家都讲义气,也没真分个你我他,有点好吃的,都是凑到一块儿吃的,他家里条件好,经常能分些吃的出去,都可高兴了,从来没有人像林爱青这样,半点不给他面子的。

    魏延安又不是林爱青,他怎么知道林爱青对徐向阳什么观感,倒是觉得林爱青这人挺识趣的,没真白占人便宜。

    他耸了耸肩,把钱票收好,总算没白瞎他为了捉兔子受的苦,“等价交换,很不错。”

    “你还真往里收?有没有点人性啊你,照顾一下你老表喜欢的姑娘怎么了,不就是小半边兔子嘛,我下次打了还给你。”徐向阳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魏延安点钱收钱。

    徐向阳刚把钱拍桌子上就是赌气,心里难受,然后也是想叫魏延安看看,他喜欢的姑娘就不是白拿白吃的人,省得魏延安抠索得,跟个娘们似的。

    魏延安翻开书,“那是你喜欢的姑娘,不是我喜欢的姑娘,要照顾也是你自己照顾,而不是拿我的劳动成果去做人情。”

    “……”徐向阳。

    想起昨天看到的侧脸,再摸摸到手的钱和票,魏延安点了点头,头一回肯定徐向阳,“不过,你确实很有眼光,这姑娘不错。”

    付了钱,林爱青这一顿肉吃得十分踏实,满妞也跟着沾光,吃了顿香喷喷的兔肉饭,煮得白胖的米饭吸饱了肉汁,再加上炖得粉烂的兔肉,满妞这一顿吃得,恨不得连舌头都吞下去。

    明明林爱青就只放的葱姜蒜,但就是香,比家里加了大料做的还要香。

    她们这里吃着饭,罗文哲他们那边也凑在一起吃,红薯米粥就咸菜干,炒了个黑乎乎的丝瓜汤,就着林爱青那屋飘来的香味儿下饭。

    “马屁精!不要脸!狗腿子!”陈爱党一边往嘴里扒粥,一边小声地嘀咕。

    旁边一女知青竖着耳朵也没听明白,“你说什么?”

    “啊,没,没说什么,吃饭。”陈爱党扯了扯嘴皮,闹了先前那一出,她是真的怕了。

    林爱青又跟着老知青们上了几天工,好在新知青有适应时间,最累的头两天过去后,她渐渐也有些适应这种晨起干活的节奏。

    不过适应的时间始终是有限的,过了最开始的适应时间,新知青就得跟老知青一样,干满全天的活了。

    完全不用担心农村没活干,倒处都是活儿,脏的累的数不胜数。

    林爱青一直琢磨着少下地的法子呢,她目光很快就锁定到了村里闲置的手扶拖拉机上头,在农村有台拖拉机是非常方便的事情,农忙时拉人拖肥料,拉谷子,农闲时村里修房子,拉砖砂都特别地方便。

    村里这台拖拉机以前也立下过汗马功劳,不过前年突然就坏了,请了区里农机站的师傅过来,折腾了好几回,一直没有修好,时间一长就搁在仓房里落灰了。

    “队长,我能修。”林爱青求着满妞带着她去看了看那台手扶拖拉机,然后就去找小刘队长了。

    小刘队长定住,目光直愣愣地看着林爱青,看了好几秒,突然就笑起来,一脸的不信,“开什么玩笑,人维修师傅都没弄好呢,你能修?行了,行了,别给我这添乱了,跟满妞去玩去吧。”

    林爱青是真能修,林母在棉纺厂当细纱工,厂房里是不允许带子女的,林父则在机修组的维修师傅,林爱青从会走路起,就常年跟在林父后头,递个扳手,找个螺丝什么的。

    从小到大,直到林爱青十五岁,林母觉得一个姑娘成天混在维修车间,一身机油味不好,林爱青才慢慢不怎么过去。

    林父是老师傅,带了不少徒弟,来一个林爱青跟着学一遍,也在林父的默许下悄悄动过手,开车更是早就学会了的。

    毕竟是个女孩子,原本以为这门手艺一辈子用不上,没想到最后会用在这里。

    村里的拖拉机她看了,其实没什么问题,换个零件的事儿,她偷偷拿摇手试了,能摇个半圈,不过再摇就摇不动了,估计要拆油嘴。

    “小刘队长,你让我试试。”林爱青表情严肃,可不像是开玩笑的。

    满妞其实也不大信林爱青能修好拖拉机,但谁叫林爱青是她朋友呢,满妞觉得,“反正那拖拉机放在那里也没法用,就修呗,万一修好了呢。”

    “那万一弄坏了呢!这不是胡闹嘛!”小刘队长正算队上的帐呢,这会思路全给打断了,干脆停了下来,反问林爱青,“你要是修不好了咋办?”

    林爱青想了想,“修好了,我希望这台手扶拖拉机以后让我来开,要是修不好,我请我爸来。”

    小刘队长摇头失笑,这不是孩子话嘛,修不好就喊爹,跟打架打输了回家告爹娘有啥区别,结果就听到林爱青来了一句,“我爸是省棉纺厂机修组的组长。”

    凭着机修组组长这五个字,小刘队长拼了,他是不指望林爱青的,就盼着林爱青弄不好,把她爹请过来,到时候就是他们队里出来回的车费都成。

    一台拖拉机能省多少人力物力啊,每年交公粮就能省不少事儿。

    其实当天检查拖拉机,林爱青就去给林父拍了电报,请他帮忙找几个零件寄过来,这边小刘队长首肯完的第二天,林父才收到电报。

    虽然不知道闺女要干什么,林父还是想办法找了个旧零件给她拖人捎了过去,寄太慢了,也怕林爱青等着急用,塞了些钱,拖人货车司机给捎的。

    就是捎,也不能捎到林爱青本人手上,而是捎到了公社里,小刘队长从公社拿着零件回来,才信了林爱青的话八成。

    怕不是真的能修?

    拖拉机车座里都有简单配套的维修工具,林爱青一个个都用得挺熟,小刘队长紧张盯着她熟练地把车头给卡到倒掀过来,然后拆这里拆那里,眼睛都不敢错一下,但最后啥也没看明白。

    “这拆了这么多,别最后装不回去啦。”小刘队长心里着急啊,又不敢催林爱青,怕坏事,只能暗暗地跟自己闺女嘀咕。

    满妞闻言瞪了她爹一眼,“爹,你能不能想点好。”

    小刘队长被闺女气得鼓眼睛,这是他想好就能好的?

    要这样,拖拉机早就修好了!

    等林爱青把车头掰回去,小刘队长仔细瞅了瞅。

    嘿!还真就只换了几个零件下来,别的都装回去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装对地方,这车能不能发动。

    “这,这咋还摇不起来?”小刘队长一脸紧张地问林爱青。

    林爱青这会一身脏兮兮的,除了格外白皙的脸皮,倒是有了几分农村闺女的样子,“小刘队长你没着急,还得先把供油管松开,排空了气后才能着火,等着。”

    修车师傅说等着,小刘队长能怎么办,只能火急火燎地等着了。

    看林爱青摇拖拉机,也是一件很挑战心脏的事情,林爱青那瘦小的身体,小刘队长是真怕她把自己给抡飞了出去,也怕摇把弹出来砸到下巴,以前村里的拖拉机手,就没少被砸过。

    林爱青也费力,她修的时候就累得不轻,这会手都有些抖了,但不能功亏一篑,只能咬牙死忍着。

    累这一回狠的,以后开拖拉机,还是临门一脚泄了气,以后继续干农活,机器出问题才被喊过来修理,就看这一回了。

    一般拖拉机不好摇的,两个人一起摇都费力,好在老天也帮她,白滩坪这台拖拉机,林爱青使出吃奶的劲,勉强可以摇得动,听着拖拉机突突突地发动了,林爱青嘴角一咧,难得地笑了。

    “还真行!”小刘队长也乐傻了。

    林爱青利索地爬上拖拉机,“满妞上来,刘叔,你也上来,我带你们出去转一圈。”

    拖拉机林爱青是开过的,要是没开过,她也不敢夸那样的海口,但开一会,和一直开也是有差距的,本来就痛得有些没力的手,这会被震得仿佛不是自己的。

    但心里的兴奋很快就压过身体上的不适,等小刘队长父女爬上拖拉机,林爱青踩下油门,往村里的公路突突地驶过去。请记住小说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最新章节 第10章 第十章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6/176484/59838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