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十一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拖拉机突突开到队里的公路上,直往地里去,林爱青坐在驾驶座上,神清气爽,满妞心里也特自豪,区里农机站的技术员下来都没修好的大家伙,给林爱青修好啦,这可是她朋友。

    想到先前每次下来修拖拉机都得好吃好喝地供着技术员,小刘队长这会就心肝肉痛,早知道就等到林知青来修就好了嘛,白瞎了那些填进去的粮食和鸡鸭了。

    这两年生产队的拖拉机坏了,每年农忙的时候村里的社员不知道多眼热别的拖拉机生龙活虎的生产队,尤其是送粮的时候,没有拖拉机,他们得自己推着平板车去粮站送粮,十几好里地啊,还有拉化肥拉粮种的时候,都累得不轻。

    拖拉机一出现在田间的公路上,在地里忙活的人都把手头上的活丢下了,连沾满泥的脚都不洗,齐齐往公路上跑,脸上喜气洋洋地,到路上再追着拖拉机跑。

    瞅见人多了,小刘队长还担心林爱青的技术呢,结果林爱青开得稳稳当当的,村里这公路也就比拖拉机宽那么一点点,路还绕,但林爱青左转右转半点不带拖泥带水的,半点没有要往沟里开的迹像,开得比先前队上的拖拉机手还要熟练。

    “小刘队长,拖拉机修好啦!”

    “哎哟,咱们这宝贝疙瘩总算是能动了。”

    “修好了就安心啦,眼看着要双抢了,今年可算不用手推平板车送粮啦。”

    ……

    小刘队长也高兴,多开了百来米,就赶紧示意林爱青停车,自己从车上跳了下去,抬手拍了拍拖拉机,笑得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了一起,一身轻松地向社员们宣布,“修好啦!”

    “这,修好了怎么不叫我呢,刘叔,我……”刘栓柱搓着手上前来,他是以前队上的拖拉机手,可风光了,自从拖拉机坏了后,他就跟着下地了,也不是干不习惯,就是怀念以前开拖拉机时风光的生活。

    见到刘栓柱,小刘队长脸就垮了下来,这拖拉机就是在刘栓柱手上坏的,还是刘栓柱去拉私活的时候坏的,他没追究刘栓柱的责任就算是不错了。

    而且当年送刘栓柱去学开拖拉机,他听说是还管教一些简单的修理的,也不知道刘栓柱怎么学的,拖拉机勉强能开,修理是丁点儿不会,还把拖拉机搞坏了。

    这时候大家伙也注意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林爱青,这么多人林爱青也不杵,落落大方地任由着大家伙儿看着。

    “拖拉机是林知青修好的,以后林知青就是咱们村里的拖拉机手了。”小刘队长是个讲信用的人,他既然同意了林爱青的条件,就不会打反口。

    这话仿佛平地一声惊雷,直接就给炸开了锅,大家纷纷凑到一起议论起来,白滩坪生产队的前身是白滩坪村,整个村里的社员有一大半姓刘,剩下的也多有姻亲,大家伙抱团意识特别强,同时也相当地排外。

    “这么重要的位置,怎么能让个知青来坐呢?保田,你是不是糊涂了!”老队长闻讯赶来,正好听到这一句,立马就把自己这个内侄给拉到一边去了。

    跟着他们一块过去的,还有刘栓柱和一帮子村里男男女女,大家脸上满是不赞同的颜色,尤其是刘栓柱,看林爱青的眼神十分凶狠。

    “你别怕,我爸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准的事就没有变卦的。”满妞怕林爱青担心,拍着胸脯给她打包票。

    也确实是这样,不管村里人提出什么样的质疑,小刘队长就一句,林爱青会修拖拉机就给压了下去。

    得了,村里要是有谁会修拖拉机,这拖拉机也不会一坏两年,在那里落灰,但大家伙回头瞅了瞅林爱青,又瞅了瞅小刘队长,总觉得不大可能。

    一个女娃娃,怎么可能修拖拉机!

    “刘保田,别不是你拿了人家什么好处吧,那姑娘细胳膊细腿地,怎么可能会修拖拉机!”出声的是刘大根,刘栓柱的父亲,跟小刘队长一辈人,不过年纪跟老队长差不多岁数。

    刘大根背着手,手里夹着根没抽完的烟卷,目光在林爱青和小刘队长之间打着转,仿佛他们两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林知青是省城来的,她父亲是省棉纺厂机修组的组长,明白了吧。”小刘队长脸上的喜气一滞,严肃地看着众人,“拿什么好处,你们谁给我说说,拿点好处是我能修还是你能修,都不记得了!区里的技术员来,咱们拿了多少吃的去填,人修好了吗?”

    大家伙也想起了区里来的那些个技术员,跑到村里来,揣着点本事就耀武扬威地,结果啥事没办成,吃的喝的倒没少造,最后吃不了兜着走,还捎了不少回去,想想就来气。

    “还真是林知青修好的!可真看不出来。”村里人都挺高兴的,不管怎么说,拖拉机修好了就是好事,眼看着双抢要来了,有了拖拉机,要省多少劳力啊。

    反正他们也不会开拖拉机,这林知青既然会修拖拉机,拖拉机自然是交到她手里更有保障。

    也就刘栓柱和他老爹不高兴了,拖拉机手可是个又轻省又风光的活,农闲时还能拉点儿私活,赚点儿外快。

    这要是林爱青是早前的知青,刘大根还能往林爱青身上泼脏水,说是林爱青故意把拖拉机搞坏的,现在可不成了,拖拉机坏了两年了,林爱青才来多久?

    半个月不到!

    “你当初就没学着点儿?”大家伙呼啦啦又去看拖拉机去了,就留刘大根父子在原地,刘大根吸了口烟,深深地皱着眉头问刘栓柱。

    刘栓柱一脸的怒气,“当初那师傅压根啥也不教给你,就是问也不说,就几天功夫,我能学会什么!”

    这就是推卸责任了,同样是一起去学开拖拉机学修车,旁的生产队就有拖拉机手就能上手修一些小问题,只刘栓柱是半点也不会,就是开拖拉机,也是开到沟里好几回,才慢慢熟练起来的。

    当然他这样的人也不止一个,只不过那些人运气好,这时候拖拉机质量好经造,至今没出什么大问题而已,小问题直接打上二两酒,找别的拖拉机手修修就成。

    “林知青,你是这样儿的!”老队长给林爱青比了个大拇指。

    老队长自来看不起女人,虽然公社年年喊什么妇女能顶半边天,但老队长觉着,女人天生就该是围着灶台男人转的,能生儿子照顾好家里就是好女人了,顶什么半边天啊,也就顶着家里那块天。

    就看城里下来的那些个女知青,你瞅瞅,读了书的吧,文化高着呢,结果呢?读了书有个屁用,还不是到乡下来了,来了还吃啥啥不够,干啥啥不会,光会哭。

    林爱青这回可是扭转了老队长的印象了,觉得这闺女不错,少有的能干。

    能让老队长比这个大拇指,就是男同志也很少见,很看得起林爱青了。

    “满妞多跟人林知青学学,以后嫁了人,也有门手艺。”老队长这辈子就三个闺女,早嫁远了,现在住在小刘队长家养老,不然以前的村长,现在的大队长的位置也不能举荐刘保田。

    提起嫁人,满妞有些不好意思,“太爷,你说什么呢。”

    老队长就乐,挥了挥手,让大家伙别围着拖拉机转了,都下地干活去,又让小林队长把自己扶上拖拉机,让林爱青把拖拉机开回去。

    现在地里的活还用不上拖拉机,可不能再乱开了,得省油。

    坐了林爱青的拖拉机回去后,老队长这回真信了林爱青的本事了,这拖拉机开得稳当。

    你说他们队上这公路,也是年年修的,但以前刘栓柱开拖拉机的时候,基本就是拖拉机突几声,拖拉机要颠簸双倍,林爱青这个肯定也颠簸,没办法,毕竟是拖拉机,但就是让人觉得稳当得很。

    把拖拉机开回仓库,拉上雨布,满妞扶老队长回家,林爱青就回知青点了。

    在人前林爱青咬着牙死忍,这会没人了,整个人都在抖,没法控制的那种抖,两条手臂压根就不能碰,抬都抬不起来,酸疼得厉害,虎口那块早就磨破了。

    知青点里这会没人,基本都上工去了,林爱青咬着牙,来回跑几趟去打了水,烧了水洗了个澡,把衣服搓了晾上后,才憋着眼泪回床上准备躺着。

    好在林母怕劳动强度大林爱青受不了,给她塞了瓶红花油,林爱青一边哭,一边给自己搓手臂。

    以前没累过,只知道委屈了才会哭,根本不知道人真的是能被疼哭被累哭的,那眼泪水林爱青自己都控制不住,就哗哗往外流。

    咬着牙把自己给搓了个遍后,林爱青才在浓郁的红花油味儿中睡了过去,这一觉就睡到了夜里十点多才睁眼,连晚饭都没吃。

    知青点上工的地在另一片,林爱青的拖拉机压根没开到那里去,他们听到的消息有限,但下了工之后,林爱青一跃成为了队上的拖拉机手的消息就在知青点里炸开了。

    当拖拉机手多好啊,农忙的时候不用下地了,就坐在车上,等着大家伙把收上来的粮食扛上去就行了,工分还是满工分,还能常常到处跑,哪怕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区里,那也够让人羡慕的。

    这边林爱青一开门,坐在徐刚门口闲谈的知青们纷纷扭头看向林爱青。

    那目光亮得跟电灯泡似的,林爱青本就肌肉痛疼难受没力气,差点儿被吓得一屁蹲坐到地上去。请记住小说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最新章节 第11章 第十一章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6/176484/59838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