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县农机局以前有个老师傅, 技术特别好, 虽然不像林父那样全能,但所有农业类机械都了如指掌, 有时候都不用上手,光凭听发动机声音, 就能判断是哪里出了问题。

    可惜老师傅修车技术好,看人的眼神却不怎么样,收了个白眼狼徒弟, 人家刚站住脚跟, 就把他这个拦路的师傅给举报了。

    修车总会有一些报废了的零件,基本都是丢在仓库里统一处理, 有时候拿回家改一改,废物利用也是可以的, 没人说。

    但人就抓住了这一点, 说老师傅挖国家墙角,侵占国家、集体财产, 直接给举报到农场接受劳动改造去了。

    天地君亲师,连细心教导的老师傅都能害, 这样没有底线的人,谁心里不犯点嘀咕,可就是心里再看不上, 碰见了还是得捧着。

    古人有句话, 宁得罪君子, 不得罪小人, 说的就是这个理。

    “刘队长,没办法啊!”洪满仓接了烟也没心情点,他现在急着跟林爱青学一学,赶紧弄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好回去想想办法。

    小刘队长也理解他,但要马上就跟林爱青学那是不能的,小刘队长先给满妞使了个眼色,把她拉到一边,让她去把刘福田喊过来。

    满妞冲她爸翻了个大白眼,不情不愿地跑去找人去了。

    洪满仓心里急得不行,偏偏小刘队长拉着他左讲古右扯淡,愣是不松手放人,只能陪着。

    林爱青都没什么所谓,小刘队长想要刘福田跟在旁边学点,她也没有意见,想着一时半会人来不了,林爱青干脆先开着拖拉机往晒坪送了趟谷。

    下工的时候,林爱青直接把拖拉机停在了田边上,方便晚下工的人把车斗装满,能多运一趟是一趟。

    好不容易等到满妞带着刘福田匆匆赶过来,洪满仓都要急白头了,几个人这才凑到拖拉机边,林爱青刚刚讲解了两边,远远地又听到有人在喊满仓叔。

    这越是着急的时候,这狗屁倒灶的事怎么就这么多!

    “满仓叔,满仓叔……”跑过来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他看了眼拖拉机旁边的几个人,有些怯,但还是大喘着气,声音洪亮地道,“队长让我喊你回去,张技术员酒醒了。”

    早不醒晚不醒,偏生这时候醒,要死吧!洪满仓在心里暗骂了两句,咬了咬牙,“回,马上回,林知青,麻烦你速度快一点。”

    还是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那个酒鬼身上。

    “满,满仓叔,技术员还让你把那个林知青一块儿带回去。”少年说话有些大喘气儿,林爱青都准备动手拆弹簧了,才听到他又开口。

    洪满仓也是被他弄得一上一下的,过去就是一巴掌,不轻不重地拍到少年的脑袋上,“你这小子,能不能一句话说明白。”

    那少年被打了也不气,揉着后脑勺,就冲着洪满仓傻乐。

    洪满仓这才看向小刘队长,甭管那技术员是出于什么目的,洪满仓现在心里就一个想法,一定要借这个机会把林爱青请过去。

    小刘队长眉头夹到一起,都能夹死蚊子了,人家虽然说只是技术员,但也算是农机局的干部,人开了口发了话,还真不能不去,但这去了是个什么情形,难说。

    还有林爱青这一走,队上这拖拉机谁来开?这不是耽误他们的生产进度么!

    恰好,刘栓柱这时候就担了个空箩筐,从车后走到车头这里来。

    “叔,你看我成不成?我这开拖拉机的技术还没丢。”

    他在车后听了好一阵子了,可算是让他给逮到机会了,刘栓柱心里暗喜,志得意满地看向小刘队长。

    村里除了林爱青,就他会开拖拉机,这拖拉机,还得是他刘栓柱的。

    小刘队长看了刘栓柱一眼,又看向林爱青,他虽是队长,但也要听林爱青的意见。

    当然,小刘队长心里还是倾向于刘栓柱的,首先生产任务不能耽误,其次是刘栓柱姓刘,他们白滩坪的社员,现人也不可能让他去把林爱青的徒弟喊过来不是。

    “你说你,当时选福田当徒弟多好。”小刘队长忍不住又跟林爱青念叨。

    林爱青毕竟只是知青,就是插队落户了,但户口既然能从城里转来,谁说就不能转到别的地方去,除非林爱青能在白滩坪成家,嫁给本地本生产队的年轻社员。

    不然小刘队长就是再看重林爱青,林爱青也比不上刘姓社员在他心里的份量重。

    倒是有一个人能比得上,林爱青很清楚,这拖拉机手的位置,绝不能交到刘栓柱手里,半下午都不行。

    一旦刘栓柱坐上驾驶座,再想让他下来就难了,强龙不压地头蛇,刘栓柱再不得人心,就凭他姓刘,林爱青就能难再把驾驶权要回来。

    “用不着福田,满妞就行。”林爱青拿钥匙开了工具箱,把摇把手交到满妞手里。

    小刘队长脸上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严肃底下,似乎又有点惊喜,“满妞?!不行不行,小林,这事可开不了玩笑的。”

    “刘叔,我不开玩笑的。”林爱青表情也很认真。

    “爸,你可别看不起人!”满妞得意地接过摇把手,就去摇发动机,不过她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挺紧张的。

    许是太过得意,头一下竟然没摇起来,满妞,“……”

    刘栓柱顿时一脸嘲笑,林爱青这样的女人有一个就奇了,哪能个个都是林爱青。

    小刘队长也瞬间变了脸色,黑着脸刚要训斥满妞,满妞就低下头准备第二次发动了。

    满妞刚刚抬头时,其余人脸上表情各异,别人嘲笑,她爸担心又嫌丢脸,只有林爱青微笑地看着她,跟之前教她时一样的表情,眼里满是鼓励。

    不过是开拖拉机而已,她也没少开不是,满妞深吸了一口气,沉下心来,一圈两圈三圈……突突突突……

    这一次拖拉机正常发动起来,满妞惊喜地看向林爱青,“爱青……”

    “开的时候绕远一些都没关系,路窄没把握的地方别试着掉头,像平时一样开就行。”林爱青帮满妞把摇把手放到工具箱里。

    满妞点点头,学修车她不会,开车倒是学得很快。

    林爱青回省城之前,她就跟林爱青学会了开车,白滩坪到公社来回的路,她都开了好多回了,经验比林爱青两徒弟都多。

    眼见着满妞突突突地看远,刘栓柱脸扭曲得都快变了形,难得的机会,竟然就这样眼睁睁从他面前溜走了!

    这会小刘队长眼里哪还看得见他,看林爱青的目光满是感激,满妞可是他亲闺女。

    拖拉机有人开了,洪满仓那里就催着林爱青跟他走了,小刘队长本来是打算自己跟着林爱青一起去的。

    但想着他一个小队长去了怕是也不顶什么用,想了想,决定先去地头上找正在劳动的许干事。

    “张红强喊林爱青去烂泥湾修车?”许干事直接坐在田梗上洗脚。

    小刘队长点头,“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林知青毕竟年纪小,我怕她吃亏,你看……”

    许干事摆摆手,“我陪着去一趟。”

    有许干事在,小刘队长就不用去了,队上的生产不能耽误,这时候干部和社员没有太大的区别,就是多劳心劳力管点事,活儿也是一样照干。

    毕竟干部也是要靠挣工分吃饭的,那几块钱的工资根本不顶用。

    “哟,许干事!”张红强酒还没全醒呢,大马金刀地坐在大队部门口,看到人来都没动,等走到眼前才站了起来。

    但也仅只是站了起来而已,嘴上喊得客气,行为动作上可一点不把许干事当回事。

    许干事也不生气,张红强这个人仗着自己岳父在县里得权,向来耀武扬威惯了的,就是到了公社,架子也照样拿得高高的,连詹书记都不放在眼里。

    公社设农机站,县设农机局,张红强就是农机局的技术员,基层技术人员缺乏,通常都是一个技术员分管两到三个公社,他们望江公社分管的人就是张红强。

    张红强这人,心眼小不容人,偏偏又没什么本事。

    但没办法,县里的技术员就那么几个,出了问题只能找他,就算找别的技术员,别人也怕得罪张红强而拒绝。

    这些年,詹书记一直为这事头疼着,也一直在想办法,最近一些风声传来,许干事觉得,这张红强只怕得瑟不了几天了。

    “许干事这是不放心?”张红强眯着一双醉眼打量林爱青,看人的眼神让人十分恶心,“你就是那个能修拖拉机的女知青,有几分姿色嘛,哈哈……”

    说完,又笑着得出一句莫名其妙的感叹,“这女人哪,离了男人就是干不成事啊,是不是,许干事,哈哈哈哈……”

    他笑得轻浮,陪在他身边的大队干部只能干笑两声当捧个场,眼神跟许干事和林爱青道歉,他们也是没办法。

    林爱青和许干事都板着个脸,尤其是林爱青,眼神冷得厉害。

    张红强笑了一会,脸突然就拉了下来,指着林爱青,“不是挺厉害的嘛,咱们走,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本事倒是没多少,区区修个拖拉机还是没问题的。”林爱青很少有这样直接怼人的时候,显见得这张红强是真惹到她了。

    张红强脸色一黑,板牙磨动,朝林爱青露出个森然的冷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