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队上这些天到处都是议论刘栓柱去县城的事, 有恭维的, 有眼气的,也有羡慕嫉妒的, 还有一些隐隐为林爱青打抱不平的。

    刘大根大概是兴奋过了头,就像是故意要气林爱青似的, 每天都要站在回知青点必经的那条马路上,跟人闲扯谈,说的尽是刘栓柱去了县城后, 会如何如何风光的事。

    尤其是看到林爱青的时候, 声音立马高了八度,瞬间撂下脸子,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不待见林爱青,又想在林爱青面前炫耀似的。

    但林爱青好像半点也不在意, 每天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去农场拉棉花是抽调着轮流去的, 毕竟各生产队都各有一摊活要做,而且很快要交公粮了。

    地里的晒干的豆树, 红薯藤都得拉回来,豆树晒干分到各家当燃料, 老红薯藤送去粉碎当饲料。

    有时还会被人请去处理拖拉机出现的问题,轮到林爱青去农场的日子,她开着拖拉机突突就走了。

    “……!”刘大根。

    林爱青不骄不躁不在意的样子, 反倒让一心想在她面前扳回一城的刘大根生了一肚子的气。

    只能在心里自我安慰, 林爱青肯定是装的, 心里指不定多生气, 这可是进城当干部的机会!

    也只能是自我安慰了,林爱青不给反应,刘大根重拳打在棉花上,久了自己也觉得没什么意思起来。

    而且总是听到林爱青又修好了哪个公社哪个生产队的拖拉机,刘大根心里也挺不得劲的,慢慢的,自己就不来了。

    ……

    林爱青帮着农场拉棉花,没拉两天,又拿起了扳手。

    农场有自己的技术员,不过也就一个,农场的农业机械比公社要多不少,像光是棉花这一块,就有清弹机,梳理机,弹花轧花机一系列机械。

    棉花丰收的时候,技术员几乎是要守在这些机器旁边,别的机器坏了根本就顾不上。

    农场的农用水泵突然坏了,操作员急着不行,骑着单车准备去县城请技术员,因为太急一头撞到了运棉花的拖拉机上。

    吵闹争执的时候,还把路给堵住了。

    听到操作员骂那拖拉机手耽误事,同来拉棉花,此时又在围观的齐双全突然指着指着林爱青,“望江公社的林知青,省城来的大!修理师傅,找她就成。”

    “……?”正在排队等着过的林爱青。

    林爱青真没修过水泵,她连水泵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她也拒绝来着,不过那操作员病死乱投医,非得要她先去看看再说,连农场领导都惊动了。

    赶鸭子上架,林爱青只能跟着过去看了看。

    也是碰上了,正好是台柴油机农用水泵,发动机的问题,林爱青找出问题,让操作员找来替换零件,很快就给修好了。

    因为这事,农场还特意写了感谢信,送了锦旗到望江公社去,林爱青在公社里又出了一把风头。

    林爱青还在农场拉棉花的时候,刘栓柱就按着通知书上的时间去了县农机局报道。

    去了县农机局,刘栓柱才知道,他是去给张红强当徒弟的,没有编制的临时工,工资只有十块钱,还不如当拖拉机手的时候。

    其实连徒弟都说不上是,张红强也从来没有承认过他,就是默认他跟在身边而已,刘栓柱感觉自己就是去农机局坐着瞎混日子的。

    等张红强分管公社的农业器械有问题的时候,他再跟着张红强下乡吃喝两顿,帮着背一背工具袋,递下扳手。

    张红强要是修好的东西,也不会告诉刘栓柱是哪里的问题,问了也不说,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是修不好的时候居多。

    不用做什么,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张红强也从来没有说过,突然把他招到局里来是要让他做什么,平时也不太搭理他,刘栓柱心里怪忐忑的,想问又不敢问。

    心里憋屈还不敢往外说,跟家里也只说是在农机局工作。

    刘栓柱现在心里挺后悔的,当时拿到通知书的时候应该问清楚的,早知道就是个临时工,就不要让家里那么张扬了,搞得现在都有些下不来台。

    好在粮食关系转到了局里,勉强吃上了国家粮,不然刘栓柱都不知道要怎么圆场。

    家里为了他上班这事,还特意给他想办法凑了辆自行车,别看他现在天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在村里特别风光,其实心里虚得厉害。

    刘栓柱其实心里也琢磨过,他来县里这事,八成跟林爱青脱不了干系,就是不知道他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位置,也没人告诉他到底要怎么做。

    就跟心里吊了块大石头似的,吊着你就是不落下来。

    刘栓柱被招工这事,很快就传遍了公社,别的生产队也都知道了。

    徐向阳听到这事都气死了,“怎么招了个草包,要招工,也应该是招爱青啊!她技术那么好。”

    进了农机局里,就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了,到时候说不定能坐办公室。

    “技术好,有时候也不一定就是好事。”魏延安摇头,把自己知道的消息跟徐向阳分析了一遍。

    徐向阳其实也挺关注林爱青的,但他关注的是林爱青这个人,和她做出来的成绩,知道她什么时候去哪里,修好了一台什么机器。

    但并不知道林爱青跟农机局的技术员结了梁子。

    “就算没有那天的事,长此以往也会出问题。”这事是不可避免的,农机局的技术员没本事,林爱青的能力日益显现,这两相一对比,林爱青迟早要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徐向阳气得直拍桌子,“他凭什么啊!自己没本事,还不能让别人比他厉害了?”

    “就凭他是县农机局的技术员。”魏延安把本子笔往包里塞,前些天有个生产队的牛发狂,差点撞死人,被一个社员同志拉住了,救了人不说,还挽救了集体财产。

    这事传扬开来,公社让写个资料过去,要上报到县城,魏延安做为文书,他得赶紧去生产队那边了解情况,掌握第一手材料。

    出门的时候,身后徐向阳还在嘀咕,“技术员又怎么了!技术员就能一手遮天?要他敢动爱青,我弄死他!”

    魏延安摇了摇头,徐向阳还是太过天真,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林爱青是在农业系统的最底端,不过是个会修理的拖拉机手而已。

    张红强一个没本事没心性的人,凭什么能坐稳技术员的位置到现在,背后肯定有力量在扶着他。

    林爱青无权无势,拿什么去抵抗,魏延安估摸着,是林爱青现在体现出来的价值让公社看中,但又没有仅犯到张红强的根本利益,所以才能相安无事到现在。

    柳家湾这边,徐向阳嘀咕着怎么不是林爱青去县城,白滩坪这边,满妞也在跟林爱青嘀咕这事。

    这两天队上送公粮,林爱青才从农场回来,满妞跟徐向阳一样的想法。

    比人品比技术,不管是哪方面,都是林爱青出挑些,怎么偏偏就要了刘栓柱呢?

    “你别忘了,上次去修拖拉机的事,我已经把张技术员给得罪了。”如果没有张红强,林爱青当然愿意去县里。

    但现在么,林爱青倒是觉得刘栓柱去县城挺好的,只要张红强不惦记着她就行。

    满妞心有戚戚地点头,拿着大针,把装满粮食的麻布袋给缝上,这些都是马上要交的公粮,“那你还是不要去了,在队上也挺好的。”

    等一车粮食装满了,杨铁蛋就跑来喊林爱青。

    自从杨铁蛋和何江西轮流过来跟着她后,满妞拖拉机开熟练了后,林爱青在已经很少在生产队开拖拉机了。

    现在她都是负责跟车,盯着他们三个开。

    林爱青想着这样下去不行,等到农忙一过,拖拉机使用频率降低,车出问题的次数也会慢慢减少,到时候她大部分时间都留在生产队。

    偏偏拖拉机现在又有人可以开,她要是老闲着,肯定会惹人说闲话。

    县城不能去,但要是能去公社就好了。

    林爱青了解过,一般公社农机站都是应该配备一名技术员的,但技术员实在太过缺乏,就连县里也才两位正式技术员而已。

    这事林爱青琢磨了有一阵子了,她已经写好了申请材料,但一直没有很合适的机会交上去。

    交公粮的时候,她也在琢磨,没想到会遇到农机站的李站长。

    李站长是在粮站这边通知这两天往粮站送粮的拖拉机手,让她们一周后到粮站来集合,到时候跟着县里来的车队,一起把粮食送到县城去。

    “小林你等下晚点走,跟我去趟公社。”林爱青听完通知就准备离开,没想到李站长突然喊住了她。

    林爱青也没多想,以为是修车的任务要找她,她让杨铁蛋赶紧回生产队去拉粮食,自己跟着李站长去了公社。

    路上林爱青问李站长是哪里的机器坏了,李站长一笑,意味深长地看了林爱青一眼,“不是修拖拉机,是好事。”

    林爱青还要再说,李站长就不肯说了,只说到了公社就知道。

    “公社打算任命你当农机站的技术员,这是任命文件,你看一下。”林爱青刚到詹书记办公室里,詹书记随手就拿过来一份文件递给她。

    一点缓冲时间都没有,林爱青下意识地低头看文件:经公社党委研究决定,任命林爱青同志为望江公社农机站技术员……

    文件内容不长,写了林爱青这段时间做出的成绩,然后就是通知她哪天来公社报道。

    林爱青看着手上的文件,愣了好一会儿,詹书记正在写材料,见半天没声,抬头一看,就见林爱青直愣愣地看着文件没声儿。

    “怎么了?高兴傻了。”许干事走进来,笑着问林爱青。

    调林爱青来公社这事儿,詹书记早就写在日程本上了,只不过林爱青一个刚下乡不久的知青,还没有做出什么漂亮成绩,他这里也不好贸然动作,会有人讲闲话。

    好在林爱青自己本事够,先是采购零件的事,圆满完成任务,公社给她记了一笔。

    为人踏实肯干,人品也端方,不管是上工还是干修理,从来不喊苦喊累,公社的人去下面的生产队走访,社员们对林爱青的评价都很高。

    县农机局的调令下来之前,一次党支部会议上,詹书记提过一次,不过被驳回了,这事被压下了一阵子。

    结果没多久,县农机局就来了文件,这是一。

    再就是农场这回,也是林爱青自己争气,在农场那边露了脸,锦旗都送到公社来了。

    不管内情是什么样,表面上看,林爱青就是县农机局都抢着要的人才,且本事又经过一次证明,那些反对的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今天上午党支部开会,公社这边还是有个别干部不是很同意林爱青到公社来,不过詹书记这次力排众议,李站长和大队干部又都是赞成票,这事才算定下来。

    公社嘛,也不是铁板一块,詹书记这回把林爱青弄进公社来,也是顶了很大的压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