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四十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还真有点儿。”林爱青这才回过神来, 嘴角缓缓翘起来。

    然后赶紧道, “谢谢领导提拔,我一定会努力工作, 维护好公社的所有农用机械,保证生产顺利进行。”

    到底还是年轻人哪, 詹书记失笑,低头继续写文件,“行, 你这话我记着了, 回去吧,明天早上到老李那里报道。”

    林爱青忙点头, 脚步轻快地出了办公室,心情特别轻快。

    拿着文件, 她也没急着回知青点, 先跑了趟邮电所,八分钱的平信, 拍电报三毛五厘一个字,林爱青花了两块多钱的巨款给林父拍了封电报, 汇报了自己当到技术员的事儿。

    回到队里,大队干部们已经开会研究了这个事情。

    林爱青这段时间在队上的表现有目共睹,没有人反对林爱青去公社上班, 至于队上拖拉机手的位置也有了安排, 直接由满妞接任。

    “不管你去了哪里, 始终是咱们白滩坪的知青, 在公社好好干,不要辜负领导的信任,替咱们白滩坪好好长脸。”小刘队长很爽快地在林爱青的粮食关系转出证明上盖了公章。

    小刘队长把证明递给林爱青,“小林哪,满妞这里还是要你多费心,多少教她一点简单的修理。”

    林爱青直接应下,当上拖拉机手,满妞估计自己也会上心一些,不说精通,像换火花塞,经常给拖拉机加水这些,满妞还是要会的,不能都指望着她来。

    小刘队长心里虽然还是很可惜,林爱青带的徒弟里没有自己生产队的社员,但满妞能接林爱青的班,小刘队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便宜还是他得了不是。

    今天开会的时候,队长其他干部还笑他呢,说他家满妞出息了,整个公社头一个社员女拖拉机手。

    这都是林爱青的功劳。

    公社的条件也一般,林爱青还是住在白滩坪的知青点。

    当晚大队广播就说了这件事,知道林爱青去了公社,刘大根脸色很不好看,不过一想到自己儿子去的可以县城,心里又舒服了。

    公社不还是得归县里管,他儿子级别更高!

    眼见着林爱青半年不到的时间,从一个普通知青,到队上的拖拉机手,现在再到公社的技术员,心里最不是滋味的,是罗文哲他们这批老知青。

    从十来年前开始下乡运动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谁不想回城,但现在还留在农村的,多是不符合顶职、病退回城政策,还有家里找不到关系,再有就是成分问题拖后腿。

    也有一部分是自己不愿意回去的,探亲回家发现家里连张床都没有自己的,还回去干什么。

    回不去,那就想办法在大队上在公社谋职位。

    但这也不容易,你得家世清白,成分没有问题,在生产队表现出色,或是有特别的技能才行。

    僧多粥少,下乡知青里,除了他们这样普通初高中毕业的青年,还有一批是特殊培养的人才。

    为了支援农村建设,城里有些高中会招三个班,分别是“学工”、“学农”、“学医”。

    这些下乡知青,招工进厂,当技术人员,或者进卫生所当赤脚医生的机会,都比他们这些普通初高中毕业生有优势得多。

    罗文哲努力了这么些年,也不过是个知青点的负责人而已,虽然每次村里开会,甚至公社开会,他都会做为代表去,但实际的东西一点也没有。

    “林知青,以后还要你多多提携啊。”罗文哲看着林爱青,脸上的笑容维持得很勉强。

    同林爱青一起来的徐刚倒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就是单纯的羡慕而已。

    “可不得多提携提携,这都进公社当上干部了。”陈爱党听了罗文哲的话,忍不住酸道,“还不是巴结上的队长家的闺女,不然队长哪里能这么痛快给盖章。”

    都说知青办公突然被队上的干部卡着,林爱青这么顺利,还不是她未雨绸缪得好,讨好了公社的干部不说,还早早就计划好了要讨好队上的干部。

    陈爱党心里酸得,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哪怕记着记着,要好好说话,但就是忍不住。

    知道这人控制不住自己的嘴皮子,林爱青只当没听到陈爱党的话,看向罗文哲,“太言重了,如果有能帮上忙的地方,我一定帮。”

    见林爱青这样诚恳,罗文哲心里好受了些,心里也多少有些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他应该自省自己,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出色一些,而不是在这里嫉妒林爱青。

    徐向阳知道这件事后,特别想到白滩坪来给林爱青道喜,但思来想去,还是没有直接去找林爱青。

    好在上次在罗文哲那里吃蛇,徐向阳跟罗文哲他们那几个知青熟识起来。

    徐向阳借着去白滩坪找罗文哲借书的机会,假装偶遇上了林爱青。

    “你的事的听说了,恭喜你呀。”徐向阳看着林爱青,心里特别骄傲。

    但脸上还得绷着,怕林爱青看出来什么,见林爱青看他,徐向阳心里有些紧张,赶紧扬起自己从罗文哲那里拿的书,“那什么,我来借书的。”

    听到来借书,林爱青又看了徐向阳一眼,她在厂里的时候,虽然跟徐向阳不熟,但也听说过徐副厂长家的儿子最是不学无术,成天逃课打架的光辉事迹。

    当然,也没有规定说徐向阳就不能幡然悔悟,突然奋发向上。

    “多学习是好事儿。”林爱青点头,没能读完高中再毕业,而是提前拿毕业证书这事儿,林爱青自己心里也一直挺遗憾的。

    被肯定,徐向阳心底一喜,差点就绷不住表情了。

    “你在公社好好工作,要是有不长眼的欺负你,你跟我说,我……”我去把他打趴下。

    话都到了嘴边了,徐向阳猛地闭嘴,想起林爱青不喜欢她恃强凌弱的事,估计也不会喜欢他张嘴闭嘴就是打架。

    “我,我去跟他讲道理。”

    林爱青被徐向阳逗笑,“我知道,谢谢你。”

    见林爱青笑了,徐向阳心里挺美的,还特别不好意思,想跟林爱青说不用老是谢谢他,不用这么客气的,但话在脑子里转了三圈,没敢说。

    “都是棉纺子弟嘛,那,那我就先走了。“徐向阳其实特别想留下来多说几句。

    但他心里一直记着,他是来偶遇的,不能呆太久,不能惹林爱青心烦。

    见林爱青没有半点挽留,徐向阳心里还挺失落的,但今天林爱青跟他说了不少话,还被他逗笑了,想到这里,徐向阳的心情就飞扬起来。

    就连晚上回去,听到之前跟他借粮票,说秋收前一定还,现在又改口说年前,还要再借一点,徐向阳也高高兴兴地把粮票借出去了。

    本来徐向阳手里没有粮票了的,全靠魏延安手上的在撑着,这不是宋妙言找过来了么。

    对徐向阳来说,宋妙言就是自己亲妹,她的跟自己的也没什么区别,宋妙言知道他手里没粮票,拿自己的给他,说自己吃不了那么多,徐向阳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对。

    反正等他们家顾主席不生他的气了,到时候再把粮票给宋妙言也是一样的。

    手里有钱有票,徐向阳从来就不小气,兄弟有困难来借一点,他有,给了也就给了,还不还其实都没所谓。

    借粮票的那人来得快,去得也快,怕被魏延安撞见,魏延安可一点都不好讲话,本来就不熟悉嘛,人家也不跟你讲情理的。

    徐向阳看见了,还笑他们胆子小,说魏延安没那么可怕来着,但等魏延安回来,徐向阳自己就怂了。

    “我刚看到上次借粮票的你那同学从这里走,他来还粮票的?”魏延安跑了一整天,累得不轻。

    徐向阳吱吱唔唔地把同学借粮票的事说了,然后在魏延安冷冷的目光下,把剩下的粮票掏了出来,准备充公。

    “还回去!”魏延安觉得徐向阳下乡的主要目的,就是来锻炼他的耐心和忍耐程度的。

    徐向阳愣了一下,“还,还给谁?”

    “……那个宋什么。”魏延安压根就没有记住宋妙言的名字。

    在棉纺厂的时候,魏延安见过宋家人上门,他很不喜欢宋父宋母,眼里尊重不足,算计有余,主意只差没有写在脸上了,尤其是宋母。

    知道他是临时寄居到徐家的亲戚,当着徐父和顾美芝的面,宋母对着他是又夸又捧,但在外头遇上,宋母则完全是一副看乡下上来打秋风的亲戚的晚娘脸。

    “宋妙言?”徐向阳

    想到宋母人前人后对他的两副嘴脸,魏延安神情微冷,“对,还回去。”

    有这样的妈,能教育出什么样的好女儿。请记住小说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最新章节 第40章 第四十章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6/176484/59838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