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农机修理全作社本身并没有限制经营范围, 不过需要在上级单位那里获得经营柴油的手续, 储存通过安监部门的检测,基本没有什么问题。

    先前林爱青去农机站办事, 还有可能被张红强那边的人卡到, 但现在自从张红强的岳父倒台,嫡系大部分人跟着落马后, 新提拔上来的干部都比较好打交道。

    林爱青是做足的准备来的,仓库都是按着农机局那边的要求弄的, 她这里各项要求达标, 手续也很快就下来了, 没过多久,第一批柴油也通过农机局运了回来。

    “咱们公社年轻同志,有干劲有能力,很不错啊!”柴油到的时候,詹书记带着公社里几位领导到林爱青这个小农机修站理来视察, 看着修理站里井井有条,处处妥当,向来少当面夸人的詹书记, 也忍不住夸了林爱青一嘴。

    林爱青一直在给詹书记介绍情况,闻言笑道,“这都是书记和站长领导有方,尤其是李站长, 有他在, 我们才少走了许多弯路。”

    跟在后头记录的魏延安给了林爱青一个肯定的眼神, 然后继续低头在笔记本上写着,做为通讯员,今天的视察情况,结合林爱青下乡以来做出的成绩,可以写出一篇极漂亮的稿子,发到县里去。

    詹书记听得一乐,看向李站长,李站长也笑眯眯的,被林爱青心里说得十分熨帖。

    说完这话,林爱青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暗暗抹了把额头上的细汗,她到公社的时日虽然不算短,但大部分时间还是跟机器打交道得多,场面上的话,还是差一点儿,尤其是这样儿拍马屁的话。

    知道领导们今天要过来,昨天张晓慧和魏延安两个,特意给她上了节课,教她说这些。

    好在没嘴瓢说错,或是遗漏了谁,林爱青是觉得有什么说什么挺好,但张晓慧左强调,魏延安右举例,把事情说得特别严重,林爱青也不敢轻视,老实按着他们要求地说。

    视察完,魏延安让林爱青领着农机修理站的职工,跟领导们站在一起拍了张合照,背景就是绑了大红花运柴油回来的拖拉机,再后面就是望江公社农机修理合作社的牌子。

    送走了领导们,林爱青才得空坐下来,“我就是修十台拖拉机,也没有这么累。”

    杨铁蛋也点头,他虽然一句话不用说,就在旁边跟着,顶多给演示一下工具使用,但也是提着心,紧张得要命,中间太紧张有个螺丝没拧动,吓得他脸都白了。

    “师傅,这是露脸的好事,您多碰到几次这样的场合,就不会觉得累了。”何江西给林爱青倒了杯温水过来,他倒是从头至尾游刃有余,中间还有技巧地插进去说了几句话,现在心里还有些兴奋呢。

    林爱青摇了摇头,喝了口水,歇了一会儿,就招呼着他们去后院里头修车子去了。

    现在修理站的业务很好,完成了本公社的下乡检修后,别的公社的也都找了过来,再加上时不时有拖拉机或别的机械送过来修理,基本就没有得闲的时候。

    上次林爱青去各大队统计农机,这一次又带队下乡检修,整个公社的农机状况她都烂熟于心,这段时间去别的公社,林爱青也摸清了不少别的公社的情况。

    望江公社除了拖拉机这一块占点优势外,别的方面都不占什么优势,农产品初加工机械特别少。

    公社种植了许多油菜花,林爱青原以为榨油机应该有几台才是,结果今年一排查才知道,公社就一台榨油机,还是十年前的老机器,早就坏了的那种,公社榨油,都是去旁边一个公社榨。

    现在榨油机倒是已经修好了,但也完全没有办法满足社员们的需要。

    粮站收油菜籽,但价不高,如果换成油的话,价格会高很多,林爱青觉得公社起码得再添几台榨油机,榨了油再交到粮站那边,这样的话能替公社添一大笔收入。

    修理站这边,何江西和杨铁蛋已经能独当一面,但光他们两个,人手还是排不开,林爱青打算再给他们一人带一个徒弟,扩大修理站的规模。

    “你这会不会太激进了一点儿。”晚上张晓慧和满妞下工,吃过饭洗了澡,一起聚在林爱青的屋里,听着她做农机站的计划。

    满妞也点头,捏着林爱青从镇上买来的米花糖,慢悠悠地吃着,“就是就是,我以前见着我爹去公社打个申请,办个事,都可慢可慢了。”

    林爱青停下笔,支着脑袋扭过身看她们,“可是我现在好像已经没有什么能做的了。”

    农机站从以前的亏损单位,慢慢有扭亏为盈的趋势,现在办公室里也添了专门的资料管理员,修理站这边,杨铁蛋和何江西已经到了放手让他们自己做的半出师程度。

    倒是可以去办公室里坐着,实在不行,在修理站里呆着也行,可是林爱青觉得没什么意思,自己像个闲人,还不如搞接待工作的何银辉有用呢。

    “你可以修机器呀!”满妞疑惑地看林爱青,在修理站修机器不就挺好,反正徒弟也带出来了,自己轻松一些不行吗?

    张晓慧倒是能理解林爱青,林爱青其实就是闲不住,不同于她是为了家人和生存而奔波,林爱青更多的应该是受父母的影响,她父母都是国营厂的工人,使命感和责任心都特别强烈,她们就是集体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要是让林爱青偷闲,躲懒,那跟蛀虫有什么区别,林爱青是决不会这样做的。

    张晓慧想了想,委婉地劝她,“你想做事的心情我理解,但我觉得你的步子可不可以缓上一点点,你看你才把销售柴油的事情办下来,你得给自己留个过渡期,也让领导看看你的成绩,对不对?”

    有时候能力太强,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儿,林爱青能力越强,越是称得李站长没什么本事,碌碌无为,要是心胸宽广些的人还好,要是心胸狭隘一些的,哪里能容得下林爱青。

    虽然林爱青做事挺有章法的,就算没有她们在旁边提点,她也没有出过错,当然这跟林爱青的性格也有关系,她不爱出风头,也不会居功,不管做什么之前,肯定会先跟李站长通口气,很尊重人。

    但一件事还好,要是好几件事呢,还每一件事都给林爱青办成了呢?

    “那先给修理站加人手吧,添置农机的事再缓一缓。”林爱青也不是听不进去意见的人,她也懂张晓慧的考量。

    好在林爱青本来就是把购买农机的事情安排在后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购买农机需要的资金可不少,农机站体现出来的价值越大,审批就越容易通过。

    林爱青把工作安排写好,才合上本子,跟满妞和张晓慧凑到一块儿去闲聊。

    “我婚事可能要不成了。”说到最后,都快要走了的时候,满妞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林爱青和张晓慧都愣了一愣,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满妞跟她对象还是有感情的,虽然是相的亲,但之前也不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相亲后也一直处着,见面的话只要有机会也会见一见。

    本来还挺好的,但过年的时候,男方没有上门来送节礼,当时满妞就觉得不对了,她爸妈也特别生气,但想着可能是男方家里不太通礼。

    但紧接着元宵也没来,男方也没再主动过来找过她,满妞就知道这事只怕是吹了。

    她其实心里挺难受的,之前一直没说,也不过是怕说出了口,好的不灵坏的灵,心里也盼着,到时候峰回路转,这件事或许还会有个好的结果。

    先前她好长一段时间没到林爱青这里来,除了春耕确实忙,也是怕在林爱青她们面前绷不住。

    “他家里不同意。”今天说出来,是因为满妞偷偷去找了她对象,把事情弄了个明白。

    其实男同志也挺喜欢满妞的,但是他家里不同意,觉得满妞比男方强,以后会压服不住,想要温驯听话的儿媳妇。

    这时候,大多数的人家都希望女人家要能干,但这种能干,是家里地里一把抓的能干,恨不得你三年抱俩全生儿子,地里拿跟男人一样的满工分,但是不能有自己的事业,不能比男人强。

    家里反对,满妞不怕的,实在不行,她放弃这拖拉机手的位置也行,但是他对象明显就是选择了听家里的话,满妞也就认了。

    “现在说清楚,比你以后嫁过去,处处压着你为难你要好。”林爱青搂住满妞,心疼她。

    张晓慧点头,她以前独来独往惯了,好不容易遇到林爱青和满妞这两个朋友,她心里非常珍惜,此时也是满眼心疼。

    她拉住满妞的手,“咱们往好的地方想,他们家人也还算君子,万一他们让你拿拖拉机手的位置做交换嫁过去,那多恶心人,是不是?”

    “就是,咱们满妞值得更好,更大气的人。”林爱青也道。

    满妞被她们一左一右逗乐,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她在家里人面前都不敢哭,其实心里特别难受,她真的很喜欢他的,也是一心盼着想要结婚的。

    谁知道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

    林爱青和张晓慧叹了口气,眼窝也跟着有些发酸,替满妞觉得难过,好在满妞能够说出来,其实自己心里已经想通了很多,哭过一场,发泄出来后,情绪好了很多。

    这时候相亲处上对象,又被退亲,乡间地头其实还是有闲话传出来的,这要是满妞还像以前一样,家里宠着护着,就算别人看在她是队长闺女的面上不说什么,背地里肯定是被人一边倒地指责她。

    现在反倒是暗地里骂她先前对象家里蠢的人比较多,当然背地里说女人不能太能的也有,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道理,说这些话的,反倒是女同志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