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八十六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林卫红做梦都没有想到, 她有一天会被林爱青甩个大耳刮子,林爱青多修身养性的一个人,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上辈子她抓着林爱青吵, 多酸多难听的话都说了,林爱青也只是冷着脸不搭理她。

    现在居然打她了?

    林卫红可不是个能忍委屈的人, 上辈子不是, 这辈子就更不是了, 话问完,她手也高高举起准备甩了下来, 林爱青打她, 她难道不会打回去吗?

    上辈子所有人都让她别得罪林爱青,因为林爱青婆家有权, 林爱青自己还有钱, 都让她供着林爱青,求着林爱青指甲缝里漏一点,就能拉拔她一大把。

    说实话,林卫红也感激过林爱青,刚回城那会, 孩子上学的问题是林爱青帮着解决的,丈夫工作的问题, 是妹夫帮着联系的, 就连她自己的工作, 也是林爱青找人安排的。

    但谁受得了天长日久的比较, 所有人都在拿她跟林爱青比, 父母,朋友,同事,甚至是她自己的孩子。

    就因为她们是姐妹。

    林母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来拦,林爱青把侧身挡在林母面前,握着林卫红的手腕,压根没让林卫红打到她,握着了她就没松开,扯着林卫红就出了里屋,出来的时候,还顺带把门给带上了。

    “妈,我跟我姐好好谈谈,你在屋里等会儿。”林母立马把门拉开,要跟着出来,林爱青回头安抚地看了林母一眼。

    林母看看林爱青,又看看林卫红,“你们好好说话,别打架,卫红,妈跟你道歉,妈只是担心你。”

    “担心我?你省省吧,这样的担心我可不敢要!咝……”

    “你还想挨揍是不是!”林爱青手一紧,林卫红痛得倒抽了一口气,闭上了嘴。

    林卫红瞪眼看向林爱青,但林爱青神色比她更冷,林卫红心气不平地扭开脸,她双手还被林爱青挟制着,根本就挣不开。

    林母脸上瞬间划过难过和失落,她勉强地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轻轻掩上了门。

    林爱青小时候确实身体不太好,免疫力低下,三天两头地生病,但家里一直尽最大的努力照顾她,长到十来岁的时候,身体素质基本已经和普通孩子没什么两样。

    单论力气,她并不比林卫红差多少,下乡这一年多,不管是下地上工还是修拖拉机,都是需要一定力气的活,活干得多,饭量涨了,力气自然要更大一些。

    林爱青拽着林卫红的手,把她甩在靠墙的椅子上,“林卫红,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从前年暑假起,你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你到底是怎么了!”

    林卫红脸色一变,飞快地扭开了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重生的事,是她最大的秘密,绝不可能给任何人知道。

    翻旧账这种事,林爱青不爱做,都过去的事情了,再提也没有什么意义,徒增伤感而已,但这种时候,林爱青不得不提。

    她还想好好问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林卫红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到现在林爱青都不明白,林卫红为什么性情大变,装病她可以理解,但怂恿她同徐向阳在一起,背地里使手段取消内招考试这两件事,林爱青不光想不明白,还完全无法理解。

    林卫红是针对她,林爱青不痴不傻,自然知道。

    “我们好好谈谈吧。”林爱青拉过凳子坐下,手还是拽着林卫红没有松开,“我以前问过你,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了你,你没在回答我,我现在再问一遍,我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恨我恨到,非要逼我下乡。”

    “你在乡下不是过得挺好的吗,现在都是公社干部了,可不得了!”林卫红忍不住嘲讽道。

    林爱青眉头微皱,“我在乡下怎么样,是我自己努力才得来的,我只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那么做,我下乡,对你有什么好处?”

    听到林爱青的质问,林卫红别过脸,混身上下写满了拒绝沟通几个大字。

    等不到林卫红说话,林爱青垂下眼睛,说起林父林母的事儿,“你总说父母偏心,可你扪心自问,爸妈什么时候特别偏向过我们兄妹哪一个,从小到大,做错了事的时候,哪回不是一样挨骂一样挨打,还有……”

    再听到林爱青说起林父林母对她的关心,林卫红在心里自嘲地想,上辈子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她哪里会记得那么清楚。

    “你要是因为妈妈工作的事记妈妈的仇,那就更不应该了。”林爱青看着林卫红,她其实特别讨厌林卫红这样子,心里有什么事,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不行吗?非得闷着,让她们来猜。

    “爸妈没想办法给你安排工作吗?你吵着要下乡的时候,爸妈都在工会给你找好了工作,那是好工作吧!是你自己死活不肯的……”

    林卫红猛地挣开林爱青的手,站起来,“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教我?你现在是公社干部,你了不起了是不是?”

    林爱青跟着站起来,林卫红突然猛地推了林爱青一把,“我的事你少管!”

    说完,林卫红扭头看向一直听着门外动静,听到不对已经打开门站在门口的林母,“,妈,今天是我不对,但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你在背后嚼我的舌根子,我不爱听!”

    “你!”林爱青被林卫红的话气了个够呛,想把林卫红拉住,但林母已经捂着胸口往地上坐了下去,林爱青赶紧转身去扶林母,“妈!”

    林卫红看着林母,脚往前动了动,但目光落到林爱青身上,咬了咬牙,扭身出了屋。

    林爱青被林卫红气了个够呛,林母拉着她,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算了算了,她现在说不通,随她去吧。”

    “妈!她这样对你,你怎么能不管!”林爱青把林母扶起来,倒了杯热水,又按着林母的指示,从抽屉里把药翻出来拿给她。

    林母摇摇头,就着热水把药丸吞下去,靠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

    管!怎么管?林母也知道要管,可现在根本就是管不了的状态,林卫红现在已经搬出了家再管她,只会把她越逼越远,最后连家都不会回来。

    “算了,这事也怪我,我不应该背后说她的事。”被林卫红这样对待,林母心里也很难受。

    林爱青小脸皱巴到一起,“你就是这样,她才敢这样对你的,你看她敢不敢那样对爸说话!”

    林母看着林爱青这样,心里窝心得不得了,示意林爱青扶她回屋里躺着。

    “妈现在没有别的期望了,就盼着你们兄妹三个都好好的,卫红现在性子执拗,听不进去劝,等她在外头吃了苦,总有一天会明白我跟你爸的苦心。”林母跟林爱青絮叨,也不再提高考的事儿了,只把担心压在心里。

    林爱青见状,也没再劝林母,只哄着她赶紧睡了。

    晚上等林父回来,林爱青跟林父讲了这件事,大概是这一年多以来,林卫红干过的出格的事情太多,林父只听到林卫红对林母出言不逊,气到林母时,脸上才有怒色。

    他担心地问了林母的情况,得知林母情绪还好,人已经睡下,林父叹了口气,“随她去吧,我是管不了她了,要高考还是怎么样,都随她。”

    说实话,林卫红突然叛逆起来,不光是林爱青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就是林父林母都十分无力。

    林卫红已经不是几岁大的小孩子了,她不愿意听你讲道理,钻了牛角尖,真不是说一通道理或者一顿打就能掰正的。

    何况,道理讲了,打了也打,都没有用,现在人都搬出去了。

    现在林父都不知道,当初让林卫红搬出去,到底是对是错,留在家里,至少还能在眼皮子底下看下,现在放到外头去,更加管不了了。

    林卫红出了厂区,明明林爱青刚刚无论说什么,她都是左耳进右耳就出,当时还在心里把林爱青的话都给驳斥了回去。

    但现在一个人走在大路上,林爱青那些话,好像又从四面八方冒出来,不光往耳朵里钻,还往心里钻。

    从重生到现在,林卫红很少去想年少时一家人一起的温情时刻,她记忆深刻的,是十八岁下乡以后,人生里的那些坎坷。

    但现在转个念头一想,她重生了,她记忆里的那些事……对现在来讲,其实是不存在的。

    想到这里,林卫红飞快地甩了甩头,怎么会是不存在的呢,那都是她上辈子真真实实经历过的,是真的!是真的!!

    “都怪林爱青!”好不容易把那些念头甩开,林卫红长松了一口气,要不是她提那些蒙了层灰的的旧事,她怎么可能会怀疑自己,还差点被自己逼进死胡同里头。

    林爱青才不是什么福星,林爱青是专门生来克她的!

    因为林卫红的事,林母的状态一直不太好,第二天早上都没起得来床,也不太吃得下饭,就想吃坛菜门市部老婆婆做的酸萝卜。

    林爱青一早就起来,提着菜蓝子准备去门市部买酸坛菜给林母开胃。

    没想到她才走到家属院门口,就遇到了顾美芝,应该是说,顾美芝准备去林家找林爱青,然后正好在门口遇上了。

    顾美芝来找林爱青,是为了徐向阳的事儿。

    徐向阳执意要娶个不相干的女知青,这事可把顾美芝气得够呛,千辛万苦争取来的大学名额让出去了不说,现在居然还要赔上她儿子。

    凭什么宋妙言作的孽,要徐向阳要偿?

    宋家还有一个儿子呢,这事要负责也该是宋妙言的哥哥去负责,要还债也该是宋妙言去还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