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九十九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一个人闲来无事, 林卫红把自己的思绪来来回回地缕了好几遍。

    上辈子仅有的一面之缘, 是在棉纺厂家属院门口,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 当时她不好意思去打听, 但她在家属院从小长大,从没见过有这么个人,八几年代回城后,又在棉纺厂生活了几年,也没再遇到过。

    林卫红理所当然地以为, 对方是厂里某家的亲戚, 年后过来走亲戚的。

    她压根就没去想,对方可能是知青, 这个时候,因为父母是双职工, 被寄养在乡下或者亲戚家的职工子弟是非常多的, 所以他可能是只被寄养在外面,然后又去下乡了,或者是在她之前下乡也是有可能的。

    那上辈子他下乡没有回来吗?

    林卫红摇了摇头,应该不太可能,那人瞅着绝不是会泯然于众的人, 后来肯定会有不同的际遇, 肯定的!

    现在他跟林爱青一起出现, 所以很可能就是知青中的一员, 上辈子见面的时候, 可能他也是探亲假回来的。

    想到这里,林卫红十分后悔,下乡后她们那一批人都吃到了大苦头,下乡前的积极性遭遇到了覆灭性的打击。

    事实上,当时相近的大队,或者公社之间,经常会有共同组织的知青大会,如果她当时积极一些,不嫌远嫌累不愿意跑,说不定早就遇到对方了。

    后来她遇到前世的丈夫,匆匆把自己给嫁了,从此在乡下婆家生活,别说去认识别的大队或公社的知青,就是本生产队的知青,也渐行渐远了。

    如果上辈子能够早一些遇到他,该有多好,她的命运会不会完全不一样?

    想到那种可能,林卫红忍不住陷入美好的遐想当中,好像她真的早早遇到了那个人,相识、相知、相爱……

    林母回到家里,发现林卫红又坐在书桌前看起书来,长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现在林父也不大敢说林卫红了,怕刺激了她,到时候真得进精神病院里去。

    好在大病一场过后,林卫红沉稳了许多,比以前更加沉默寡言了,但人也勤奋了许多,每天会帮着林母分担家务事,如果能多出去走一走,和人交流,少看些书,那就更好了。

    李凤仙现在也不大敢惹林卫红,实在是前阵子林卫红那样子太吓人了,她只是不喜欢林卫红的为人处事,又不是厌恶到希望林卫红去死。

    当然这也跟林卫红病好后,不再挑她的刺有关,林卫红不找事,李凤仙也不愿意同她再计较。

    虽然林卫红每次只是打声招呼,就不理会人了,但李凤仙对林卫红真没什么要求,井水不犯河水就行。

    毕竟林卫红还是自己大姑子,丈夫的亲妹妹,但要李凤仙像对林爱青那样对林卫红,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事,要不就别说了?”林母看了眼喜气洋洋的林父,“咱们自己知道,替爱青高兴就好,卫红这样,我实在是担心。”

    林父心里也担心林卫红,但难道就因为顾及到林卫红的情绪,在家里永远避谈爱青吗?以后爱青回家呢,难道让她住到外面去?

    没有这个道理。

    “说!”林来林父收到林爱青的信时,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结果一回家,想到林卫红,这份高兴立马就蒙上了层阴影。

    好端端的两个孩子!

    林父长叹了一口气,“趁着卫红这阵子听得进去话,咱们也好好跟她说说,解一解她的心结。”

    林父决定的事,林母心知她劝也没用,只能点了点头。

    因为这事的触动,林母还仔细反思了一下,以前林爱青身体不好的时候,是不是也没太顾得上林卫红,但她仔细想过,当时家里的氛围不是这样的,或许会多照顾林爱青一些,但绝不会疏忽了林卫红。

    晚饭的饭桌上,李凤仙一家也来了,林父把藏着的酒也找了回来,高高兴兴地把林爱青被领导提拔,当上了农机站站长的事给说了。

    “还有这事啊,我们爱青可真是好样的,没想到咱们家几辈工人,居然还能出个国家干部,不容易!”林家栋一听,脸上喜气盈盈的,打心眼里替林爱青高兴。

    说着,他看了眼自己媳妇,开玩笑,“我也会修车啊,要是我早几年下乡,说不定能干到农机局去呢,也弄个局长当当,媳妇你说是不是?”

    “有你这么吹牛皮的嘛,你以为谁都是爱青呀!”李凤仙也高兴,嗔了林家栋一眼,起身去拿了个酒杯出来,准备陪着喝上一小杯。

    听到这里,林卫红耳朵一动,心头苦涩,确实,不是谁都是林爱青的。

    林母心里也替林爱青高兴,就是碍着林卫红,不敢把自己的高兴表现出来,她担心地看了眼林卫红,结果林卫红只是静静地听着,并没有任何过激反应。

    见林母看她,林卫红还安抚地冲林母笑笑。

    林母这才放下心来,一顿饭平安无事地吃完,林卫红也没插话,就安安静静地吃着饭,倒是也会给出一点反应,会不时微笑一下,林父瞧见了,心里多少也有了些安慰。

    饭后林卫红主动把碗收了去洗,再出来时,林家栋一家已经回去了,林父喊林卫红坐下,今天饭桌上林卫红的表现,让林父有了和林卫红心平气和好好谈一谈的想法。

    林卫红并不想谈,但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再执拗下去,这一次,她虽说没有全然大彻大悟,但也自己想明白了一些道理。

    上辈子林爱青的人生平顺,她羡慕嫉妒,而这辈子,瞧现在这趋势,林爱青只可能越过越好的,她不能再盯着林爱青了,不然她怕自己会疯。

    所幸,她已经避开了前世,以后,她只要好好努力,未必就不会比林爱青差。

    “爸,你说的道理我都懂,我也知道我以前错了,我会好好过的。”林卫红觉得,她这一辈子,可能都没法像林父林母希望的那样,再跟林爱青做好姐妹了。

    但她会尽量在父母面前粉饰太平,林卫红知道,只要她愿意,林爱青一定会配合她。

    林父点点头,语重心长,“你明白就好。”

    谈话结束后,林卫红回屋就找出信纸来写信,先前林卫红以前的同学跟她写信抱怨林爱青不给面子,林卫红压根就没有回信。

    重生后,林卫红不光不愿意再下乡,也急于同过去的那些朋友撇清干系,林卫红很长一段时间都认为,她学生时期做的事,是她一生的污点,都是这些朋友影响了她。

    但把思绪缕清后,林卫红就只能联系对方了,她不可能跟林爱青联系,又急于知道林爱青身边的情况,只能找这些旧友。

    林卫红去寄信,林父出门的时候看到信封,瞟到一眼地址,是写到望江公社的。

    没想到林卫红会主动跟林爱青写信,林父心里老怀安慰,林卫红能主动示好,或许是两姐妹关系破冰的前兆。

    林爱青最近忙得团团转,这次考查不光有本县的领导,还有几个兄弟县的领导也过来了,看完修理站后,就去榨油坊了。

    本县榨油机的改装,林爱青去沪市进修的那段时间,就已经全部完成了,也不算太难,毕竟每个公社榨油机设备也不是很多,也容易改,十天半月就能做完的事。

    看着领导对榨油机的出油量赞不绝口,林爱青适时把杨铁蛋给推了出去,“这位就是咱们改进榨油机的技术员,杨建刚同志,也是现在修理站的主要技术人员,可以让他来给大家说说情况。”

    “师傅,我……”杨铁蛋都蒙了,微微有些无措地看向林爱青。

    昨天师傅只让他今天好好穿身干净衣服,把自己收拾利索点,没说让他出来说话呀,而且这改进榨油机的怎么能是他呢?全是他师傅的功劳啊,他就是负责在旁边操作而已。

    林爱青瞪了他一眼,杨铁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好在林爱青不在的那段时间,他领着徒弟到处改榨油机,不光得教,有时候还要说说这里头的原理,倒也锻炼了出来。

    有林爱青盯着,杨铁蛋也不敢磕巴,等他把话一说完,立马掌声一片,满妞站在人群后头,拍得最响。

    她做为公社的先进女拖拉机手,今天也被安排过来了,就是在后头跟着。

    掌声之后,就是一片赞扬,杨铁蛋看了眼林爱青,壮着胆子就说了,“其实,改进榨油机主要是我师傅的功劳,我就是给我师傅打下手的。”

    领导们先是一片愕然,接着对视一眼后,又相继笑开,又是一片夸赞,赞林爱青的赞杨铁蛋的,领导间你来我往,互相恭维的也有。

    看完油坊,就要回公社了,还有会要开,离开前林爱青瞪了杨铁蛋一眼,准备这事完了再收拾他。

    满妞跟在后头也不是很重要的人物,她也没急着走,先溜到杨铁蛋身边,趁着所有人注意力都在领导身上,满妞伸手抓住杨铁蛋的手,握了握,“杨铁蛋,你今天表现特别好,特别男人,我喜欢!”

    杨铁蛋今天表现很好,但最让满妞心动的是,他能顶住压力不居功这事儿,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手里猛地被塞了个温热的小手,虽然不是那么柔软,但杨铁蛋一下就蒙了,声音都离他远去了似的,心如擂鼓不说,整个人从头顶红到了脚尖去了。

    “我,我没听见,要不要再说一遍?”杨铁蛋都不大敢看满妞。

    “傻样!”满妞嗔了杨铁蛋一眼,甩开他瞬间冒汗的手,大步追上大部队去了。请记住小说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最新章节 第99章 第九十九章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6/176484/59838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