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一百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别看这次视察顺利, 当中也是差点也要出事的, 问题还出在何江西安排的那人上头。

    毕竟是自己一手搞起来的修理站,林爱青没事就会去修理站看看, 视察团快到望江公社的前一晚, 林爱青从别的公社回来,路过修理站时,看到后院里头有亮光。

    杨铁蛋他们加班修车是常有的事,林爱青也没多想,直接就进去了, 结果就看那人在那边拆发动机零件, 被林爱青逮了个正着。

    那台拖拉机正是视察当天要交给拖拉机手的,也不是刻意安排的,就是送到修好, 接车正好是视察那天。

    不过林爱青不知道这事,她毕竟没时时在农机站,这一段时间又一直跟着视察团在外头跑, 但大晚上的, 鬼鬼祟祟地拆发动机零件,还一顿乱丢,能是什么好人。

    那人被抓了个正着后, 还想打人逃跑, 察觉到他这个意图后, 林爱青也是个狠的, 她发现有人在那里乱拆机器后, 就在地上捡了个不知道谁乱丢的扳手,直接一扳手过去,砸到那人背上,就把那人给打到地上了。

    也幸好对方只是个半大少年,又是被抓了包,人又惊又慌,林爱青把人扣住,就喊了人。

    现在修理站里晚上会有个人睡在前面店里,当天守夜的是杨铁蛋的徒弟,听到声音后立马就出来了,帮着林爱青把人绑了起来,又赶紧去把杨铁蛋找了来。

    好在林爱青发现得及时,人绑住了,杨铁蛋连夜把发动机重新检修了一遍。

    第二天视察时,交接车也顺利过去,这一次学习检查持续了近一个月,结果也是喜人的,望江公社不管是农机修理站,还是油坊打米店,做出的成果都让领导十分满意。

    尤其是农机站,上级单位不光给拨了专款下来,还将修理站设为了示范点和培训点,之后会陆续安排人过来视察学习,另外县里最新引新的一批新机具,也将优先投放到望江公社,由公社农机站做示范和推广工作。

    “今年年底这个先进,你们农机站是跑不了了。”送领导们离开的时候,书记秘书晚一步上车,笑着同林爱青说。

    林爱青立马道,“真的?”

    领导身边的秘书说话最是谨慎,很难摸到口风,秘书既然这样说,也代表了领导对这次视察非常满意,年底先进的事,肯定是板上钉钉了。

    “我还能骗你,林站长,年底等着你请喝茶啊,留步。”秘书笑着上了车。

    看着汽车走远,林爱青才松了一口气,比起接待领导陪领导吃饭这些,她真的宁愿去修车,实在不行,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也是好的。

    这边视察的领导们一走,何江西就过来了,昨天抓到人后,林爱青就给何江西那里去了信,让他赶紧回来处理这件事。

    “师傅,铁蛋,对不住,我也没想到这孩子不老实,但他人还小呢,才十五岁。”何江西一脸的的懊悔和恨铁不成钢,“好在没有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不然我真是没法做人了。”

    那个少年也是说自己只是想把零件卸下来,偷偷卖了换钱花,就咬死了这一条,别的什么也问不出来。

    林爱青看了何江西一眼,也没说话,在前头领着,直接往修理站去了,人还关在修理站里呢。

    等见到了人,何江西对着那少年又是打又是骂,杨铁蛋在旁边看不下去了,赶紧把人拉开。

    “铁蛋,这事是师兄对不住你,我真不知道这孩子会这样。”何江西拉着杨铁蛋的手,一个劲的道歉,“你要打要骂都行,但是给师兄一个面子,别举报他,行不行?”

    杨铁蛋在何江西面前有些抹不开面,但这时候还是硬着心肠说,“师兄,你把人领走吧,我这里庙小,留不下他。”

    破坏集体财产可是重罪,但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发现及时也没有造成损失,杨铁蛋还是心软了,决定只是把人赶走,不举报。

    这一举报,很有可能就毁了个少年人的一辈子。

    “就是他这习惯真的不好,师兄你得好好教,我这里不追究,以后指不定犯在哪里呢。”杨铁蛋想了想,又叮嘱了两句。

    何江西想了又想,最终一脸感激地点了点头,“行,这情师兄记着,感激不尽!”

    师兄弟两个情真意切,林爱青心里有疑惑,但又不十分确定,这事实在是太巧了,她不得不怀疑。

    何江西在县城,上面要来视察肯定不是临时起意,也是经过会议决定的,他消息灵通,应该早就知道这件事。

    然后他就安排了个人过来,又恰好在领导来的前一天,去拆修好的拖拉机,真的只是为了换了卖钱?

    或者说,是因为之前他修车出纰漏,她去点他的事,记恨在心,所以才……

    林爱青不是个爱猜疑的性子,只是这事情太巧,所有时间点又都吻合,由不得她不去怀疑。

    事情说定好,那少年去收拾他的行李,何江西和杨铁蛋还在叙旧,林爱青看了眼何江西,他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这件事,你没有别的说的?”

    “师傅……”何江西震惊地看着林爱青,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问,“你怎么会这样问。”

    杨铁蛋也看过来,疑惑地看着林爱青,然后又看了看何江西,杨铁蛋人不傻,他就是心眼实,不会去多想,林爱青既然这样问了,他自然少不得要发散一下。

    “你说他偷零件是为了去卖,卖到哪里去,哪里敢收这些东西,为什么偏偏选在领导来的前一晚上偷,他来这里也有一阵子了。”林爱青看着何江西。

    何江西愣了愣,然后一脸冤屈地看向林爱青,仿佛完全没想到林爱青会这样质疑他,“少年人不知道轻重也是有的,这事我也不知道啊,师傅,你这是怀疑我吗?怀疑我故意安排人来,就是为了坏了这次视察?”

    林爱青就看着何江西,她确实怀疑,她这不是不光怀疑,还问了出来么。

    接下来林爱青就听着何江西解释,这少年是他处的对象的弟弟,初中毕业后就闲在家里,高不成低不就的,才想着学门手艺,可能是跟着街道上的人混惯了,手脚才有些不干净。

    “师兄,你什么时候处对象了?”杨铁蛋好奇地看向何江西。

    这也算是给了何江西一个台阶下了,何江西表情这才微微松懈下来,说这对象是他领导给介绍的,觉得对方人不错,就处了起来。

    见林爱青没再开口问,何江西领着收拾好东西的少年就告辞走了。

    他们一走,杨铁蛋才一脸郁闷地坐在换下来的废轮胎上,搓了搓脸,“刚刚师兄都没敢看我的眼睛。”

    林爱青看了眼杨铁蛋,“你自己以后心里有数就好。”

    这事就这么糊弄着过了,没几天,何江西就送喜信来,他要跟相亲对象结婚了,请林爱青和杨铁蛋他们出席,还请了公社另外的人。

    这时候结婚简单,也没有什么酒席,就是一堆人凑在一起热闹一下,新人背诵语录再由着大家起哄说说恋爱经过,就算是礼成了。

    林爱青本来不想去的,手头事情太多,但何江西一开口就是她不去,就是还不相信他,魏延安也劝她去看看,林爱青只能去了。

    婚礼上果然又见到了那个少年,确实是新娘的弟弟。

    魏延安跟林爱青站在一起,冷眼看着何江西跟新娘子宣誓,何江西脸上是喜气洋洋,笑眼弯弯,但魏延安看得出来,何江西眼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喜意。

    这婚结得有些言不由衷啊。

    证婚人是何江西的领导,他也是介绍人,按理来说,林爱青作为何江西的师傅,也是要说说话的,不过这事何江西没提,林爱青也没有想法。

    新娘子的父母还特意来解释了一下,说林爱青年纪太轻,婚礼一切从简之类的,让她不要介意。

    这真没什么好介意的,观过礼吃完喜糖后,林爱青就跟魏延安从新娘家子家里出来了。

    今天休息,两人也不用急着回公社,林爱青有些生活用品需要补充,正好来了县城,直接就往百货大楼那边去了。

    “要不是主婚人是他领导,我都觉得何江西这婚是结给我看的。”林爱青说起这事,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何江西开始的时候还蛮好,积极主动,做事也认真刻苦,爱出头一些也没什么,但慢慢地自私的性子就显露出来了。

    这世上,自私也分很多种,林爱青也不认为自私就一定不好,毕竟人都有私心,就是她,本质上来讲,也是自私的。

    但何江西的自私,伴随着野心,还有打压,他想争赢头,不愿意杨铁蛋压在他前头,所以想要耍手段踩上一脚。

    魏延安微微一笑,“结婚的决定是何江西自己决定的,不关你的事,这是他领导做媒,何江西同女方处上了,就算不是今天结,也可能是明天。”

    新娘子没什么问题,文静斯文的女孩子,女方不管是新娘子,还是父母,看上去都对何江西十分满意,但这场婚姻里,多少感情,多少功利,只有何江西自己最清楚。

    这个道理林爱青也明白,她点了点头,何江西走的路,是他自己选的,结果怎么样,都只能他自己受着。请记住小说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最新章节 第100章 第一百章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6/176484/59838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