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林爱青和魏延安也不能时刻在医院守着, 他们俩手头都还有重要的工作, 尤其是魏延安,眼看着秋收了,杨家山一锅端了几个大队干部,他得负责善后处理, 还有别的一摊事情在等着他。

    农忙也是农机站忙的时候, 林爱青现在虽然不要时时坚守在一线, 但也需要镇守后方, 负责人员调遣指挥, 有问题也必须马上到位解决。

    虽然不能守在医院,但林爱青还是尽量抽时间去医院看望张爱红,魏延安偶尔也来,不过只是陪着林爱青而已, 在他看来,不管是林爱青还是他, 已经把他们能做的都做到了。

    在医院呆了两天,张爱红大概是想通了一些, 虽然还走不出来,但至少听得进去劝了, 肯开口吃饭。

    第三天中午,林爱青和魏延安才上楼, 就听到了病房里张爱红的哭声, 两人对视一眼, 魏延安道, “应该是蒋辉回来了。”

    确实是蒋辉赶了回来。

    蒋辉接到林爱青的电话就一刻也没耽误地往回赶,怕他情绪上受不了,又太过着急,林爱青在电话里没给他详细说发生什么事情,只说家里出了点事,让他赶快回来,到县人民医院来。

    到了医院,蒋辉才从蒋春花的嘴里得知了事情的始末。

    得知期盼已久的孩子没了,媳妇还差点没了命,蒋辉当时就有些崩不住,再得知是杨国宗陷害张爱红,他亲妈还参与到其中后,蒋辉差点直接崩溃。

    但现在张爱红还在病床上躺着,蒋母还在公安局,心里再苦再难,蒋辉也只能强撑着,至少在情绪完全崩溃的张爱红面前,他做为男人,必须替她撑起来。

    张爱红先前完全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神情木然,不敢开口说话,直到看到蒋辉,才算是找回了主心骨。

    事实上,蒋辉刚回来的时候,张爱红已经哭了一场,哭累再醒来,看到床边的蒋辉,又控制不住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她到现在还没有接受,自己失去孩子的事实。

    “……我能感觉到的,我躺在平板车上的时候,还有个孩子在我肚子里,我能感觉到的,可是我没能保护好他,他一定是嫌我这个妈妈太没用了,才不要我的……”张爱红从送到医院里,到做完手术出来,一直没开口说过话。

    到现在,张爱红也不知道自己流掉的是两个孩子,都瞒着她,蒋辉也不敢说。

    林爱青她们先前就听到了哭声,接下来这话自然也听了个完全,林爱青已经走到病房门口了,突然就停住了脚,下意识退回来,转过身看向魏延安。

    她这会脑子里有些空白。

    哪怕明知道这事她已经尽了全力,但这一瞬间,林爱青依旧十分自责,她一直以为张爱红的孩子在她去之前就落下了的,没想到那时候孩子居然……还在的吗?

    如果她再快一点,是不是就能保住一个孩子。

    魏延安也听到了这话,他就跟在林爱青的身后。

    林爱青转过脸来面对他时,满脸无措,这还是头一次,魏延安从林爱青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几乎是瞬间,魏延安抬手摁住林爱青的肩膀,把林爱青揽进怀里。

    沉声肯定地道,“别自责,你已经尽了全力,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张爱红的话也并不是怪你。”

    说完,魏延安沉默了一下,才又道,“那样的情况下,孩子留住的可能性太小,张爱红的感觉,可能只是她潜意识的幻想,你不用往心里去。”

    张爱红只是在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孩子,林爱青听得出来,魏延安说的也有可能,可这一瞬间涌上来的自责,林爱青还是有些控制不住。

    走廊里人来人往,但医院这样的环境,和外头不同,大家对林爱青之间略显亲密的行为有些漠然,甚至有些同情。

    这里是医院,林爱青也在心里提醒着自己,可她到底是没有动,心底深处的疲累自责,让她很想就这样倚靠着魏延安,从他身上多汲取一些温暖。

    魏延安也没动,刚处上时想牵手,牵到手了想抱抱,或者再进一步,但这时候他心里也没有任何旖旎的想法,只是格外心疼她。

    默了好一会,林爱青才深吸一口气,从魏延安怀里退出来,微微勾起唇角,给魏延安笑了一下,“我知道。谢谢。”

    魏延安轻轻地点了点头,“进去看看。”

    进了病房,张爱红立马就收了声,她不是没良心的白眼狼,更不会因为伤心难过,就把责任胡乱推到别人头上。

    对林爱青,张爱红只有感激,她心里再清楚不过,所有人拦着想让她死的时候,给她身上泼脏水的时候,是林爱青相信她,且挡在了她的面前,当时就连她视做亲妈的婆婆,也不相信她。

    如果没有林爱青,她早就死了。

    可她也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林爱青有没有听到。

    张爱红有些忐忑地想,应该听到了吧,她哭得那么大声。

    男人们去外头说话,林爱青在病房里陪着张爱红,张爱红性格内向腼腆,心里胡乱设想了各种解释,真到要说的时候,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轻声道,“对不起,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林爱青轻轻摇了摇头,替张爱红掖了掖被子,眼睛微红笑着道,“没事,我们都尽力了。”

    张爱红一怔,眼睛又哗哗往外落,她主动抬手握住林爱青的手,不停地说着“对不起”,不知道是对林爱青说,还是对那一双孩子说。

    到底是才流产,情绪波动起伏又大,张爱红很快就累了。

    林爱青轻轻掩上门出来,在门口说话的魏延安和蒋辉都看了过来,林爱青压低了声音,“她睡了。”

    蒋辉点了点头,恍惚了一下精神,然后飞快地把手里的烟头掐灭,深深地向林爱青鞠了一躬,久久没有直起腰来。

    医院这边,有蒋辉在,林爱青放下心来,没再想方设法挤时间往县里跑,只有需要到县里来办事时,才挤时间去看一下。

    杨国宗的事牵涉的不少,公安那边还在查,具体结果怕是要等秋后才能出来,但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杨家山那边,在魏延安的主持下,已经重新选了大队干部,杨家山虽然说大半是杨姓人家,但外姓人家不是没有,这一次的大队干部,几乎全是外姓人,杨姓族人半句话也没敢说。

    林爱青也是这时候才知道,杨家山那边不光保留着宗祠,还有所谓的德高望重的族老,旧社会时他们就是负责审判的“衙门”,就是这次张爱红的事,他们也同样担当着同样的角色。

    “坏人变老了,照样不是什么好东西。”魏延安说起杨家山的事,也是直摇头,他也是城市里来的,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那些族老倚老卖老,仗着年纪大,不是装聋作哑,就是撒泼耍赖。

    以前杨国宇能给他们好处,他们可没少违着着良心给杨国宗打掩护,协助着做坏事,这次魏延安去选大队长,这些族老还想从中干预来着,“还真都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要不是这些人年纪实在太大,好几个都七老八十了,魏延安非得把他们全送去跟杨国宗作伴才好。

    气归气,杨家山的事情总算是处理完了,至于蒋辉那里,张爱红已经出院,蒋母被拘留一周,教育过后就被公安放回了家。

    蒋母这样的情况,判刑肯定是够不上的,拘留教育就算完了,主要还是要看蒋辉那边的态度。

    一开始蒋辉要娶张爱红,蒋母心里就不乐意,觉得张爱红长得太狐媚,是个不安份的女人,但蒋辉父亲生得早,蒋母又不是个有主见的人,以前听男人的,现在听儿子的,蒋辉坚持,蒋母就顺了他的心。

    张爱红嫁进来后,蒋母一直盯她盯着很紧,不过张爱红和蒋辉感情好,又勤快顾家,她没把蒋母盯梢往别的方面想,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只以为蒋母是关心她,对蒋母十分孝顺。

    以蒋母的性子,但凡张爱红同别的男人说上一句话,就是忧虑怀疑半天,更别说杨国宗说张爱红给蒋辉戴绿帽子这事了,蒋母是立马就相信了的。

    等蒋母知道张爱红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亲孙子,还一流就是双胎后,也是悲痛欲绝,头发一下就全白了,见天跑到杨家门前大骂,又求儿子儿媳妇原谅,但都没有用了。

    张爱红虽然柔弱,但失去孩子后,她立场也坚定起来,如果蒋辉还要跟她过,就必须跟她婆婆分开来,如果蒋辉还要顾着蒋妈,张爱红也不强求,她跟蒋辉离婚就是。

    说到这里时,魏延安看了林爱青一眼,林爱青只当是没看到他的眼神,她也没做什么,不过是告诉张爱红,如果真不想过了,按张爱红现在的情况,是能打病退申请回城的。

    说到底,这事固然做坏事的是杨国宗那伙人,但蒋辉也不是全然无辜的,如果不是他没有处理好母亲与妻子间的关系,蒋母要能出面护着,张爱红完全可以避免掉这些遭遇。

    “蒋辉把他跟张爱红住的院子和主屋隔开了,以后他们小两口过日子,蒋春花陪着他妈过,以后蒋春花出嫁,蒋辉还是给她妈养老。”魏延安其实觉得蒋辉最好是带着张爱红搬出去。

    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哪怕隔开了,抬头不见低头下,总是会生闲气出事故的,不过这是蒋辉的决定,魏延安没闲心管这些家务事。

    林爱青知道这事后,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张爱红愿意再跟蒋辉过日子,这也都是张爱红的选择,没人可以干预。

    今天风调雨顺,收成一片大好,各大队报上来的粮食数字都非常可观。

    因为白滩坪和柳家湾的实验田双抢就出了成果,齐教授一行带来的种植方法和良种也渐渐推广开来,效果显著。

    等到秋收一结束,齐教授带来的学生也都到了要离开的时候,各大队选老师的事,也进入到最后白热化的阶断。

    就是林爱青这里,也都有人找了过来,除了白滩坪大队的知青,还有一些林卫红以前的同学,都是结伴找过来的,想林爱青给他们走个后门,让他们进学校去当老师。

    这其中,以男知青居多。

    林卫红那些耍得好的女同学,喊着格外响亮鼓舞人心的口号,可一个个下乡没多久,就都陆续把自己给嫁了出去,有几个都当妈了,在家带着孩子呢,自然也不需要这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