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但再不想放人,林爱青要被调走, 还是得走, 新书记也不想把人给得罪很了,临送别时还送了林爱青一支钢笔, 跟魏延安一个待遇。

    等正式调任时,已经快进腊月了,天已经冷得有些厉害了起来。

    在公社上班时,林爱青还住在知青点, 这回调到县里去, 就不方便再往返跑了,县里给安排的单身宿舍跟魏延安一栋楼。

    双人间,不过对床没人, 林爱青一个人住, 屋子在三楼, 空荡荡的就两张单人床, 魏延安跑上跑下,帮着林爱青去领了套书桌衣柜。

    白滩坪那边,林爱青的书桌和衣柜都给了有低价转卖给了别的知青, 像脸盆架子这样的小件也没送人,都给拎到县城来了, 反正满妞一趟运过来, 也省得再去买。

    厕所和水房在走廊的尽头, 没有公用厨房, 都是去食堂吃饭, 县委的食堂夜里还有夜宵供应,饿不着。

    把房间打扫好,家具安置好,原本看着有些空荡的房间立马就满变得满满当当了起来。

    “吃过午饭,我们再去趟百货大楼,看有什么需要的,一次买齐。”魏延安看了一圈,盘算着窗帘肯定是要买的,林爱青屋里还差个小台灯。

    林爱青点头,把东西送到后,满妞就先走了,运输队现在忙得很,满妞能抽出空来给她送东西已经很不容易了,张晓慧没法了,她最近在上义务工,在河堤上担堤呢。

    魏延安先到这边来两个月,安置好后,就领着林爱青去认人,这栋宿舍楼里,住的都是单身的同志,女同志也有,不过都是在县委工作了好些年的,人家都结成对住在一起了。

    相比较而言,男同志普遍多于女同志,魏延安领着林爱青走了一圈,直接就给大家伙介绍,林爱青是他对象。

    魏延安现在虽然在县委院里工作,但他的单位却不是在县里,而是江省日报,跟林爱青处对象完全没有顾忌。

    当然,他就算真是在县委工作,跟林爱青处对象也是允许的,组织上本来就对单身男女同志的终身大事十分关心,领导给单身的男女同志牵红线也是常有的事。

    认识完人后,魏延安领着林爱青去食堂吃饭,其实林爱青平时开会,也没少来县委食堂蹭饭吃,但魏延安这会积极得很,林爱青也懒得打击他,只当自己从来没来过,由着魏延安解释介绍。

    下午买完必需品,林爱青原本想回去休息一下,结果魏延安非拉着她去看了场电影。

    看什么电影呀,就是两人好久没见经看过场电影,魏延安也好久没有牵到林爱青的手而已。

    等电影放完,魏延安还不知道今天放的是什么呢,还是林爱青跟他说了点剧情,省得他回去,别人问起来,他都答不上,让人笑话。

    魏延安来这边两个来月,跟同栋楼的人关系都不错,这么些人,当然也不止魏延安一个处对象的,但别人的对象大多不在同个单位,哪里像魏延安和林爱青这样,能常常呆在一处。

    他们这一出门,一整个下午都没回去,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拿话打趣魏延安的,林爱青自己倒是不怕,她认真看电影了,知道剧情。

    没良心的女人!魏延安帮林爱青提着重的东西,心里气哼哼的,等林爱青一看他,他立马笑着看过去,“等会回去你先睡会,晚点我去楼上喊你。”

    白天魏延安领着林爱青认识人的时候,就被朋友嚷嚷着要请客,说好了晚上在魏延安宿舍里吃火锅。

    大冬天的,宿舍里又只有煤炉和铁锅,也没别的厨具,吃火锅最方便。

    林爱青可不知道魏延安在腹诽她,“我不睡了,不能让你一个人忙活,我来做饭吧。”

    魏延安其实厨艺不错,只是不愿意做,而且龟毛,林爱青就没见过,洗个芫茜菜能洗上个十来遍的人。

    当然,爱干净肯定是好事,芫菜根部确实显脏,但洗上十来遍,菜都给洗秃,就有些过份了。

    而且洗个菜就要花这么多功夫,做一顿饭起码得两个小时不止,还不一定能吃上热乎的。

    魏延安也知道林爱青嫌弃自己不够利索,也不跟林爱青争,只强调一点,“青菜我来洗。”

    自从有一次在林爱青那里吃饭,发现满妞洗的菜叶心里还有点泥没洗干净,魏延安就有心理阴影了。

    “没人跟你抢。”林爱青好气又好笑,就那么一次意外,魏延安愣是一直给记着。

    晚上吃鱼火锅,鱼是找食堂师傅留的新鲜鲫鱼,林爱青在走廊里炒菜,魏延安去水房洗下火锅吃的菜,冬天青菜不多,主要是芫茜菜和大白菜。

    葱姜蒜爆香,鲫鱼溜下去,一片悦耳的嗞啦爆油声,鲫鱼才刚煎黄,香味就散出去了,明明大冬天的都关紧了门窗在屋里猫着,但这香味跟有钩子似的,直往门缝里钻,没一会就有人闻着香味到魏延安这儿来了。

    来吃饭的都是男同志,见林爱青忙活,也不好意思凑到林爱青身边帮忙,只能去找魏延安,他们去得倒是巧,魏延安正揪着芫茜菜一根根掰开了叶杆洗呢,慢得跟蜗牛似的。

    等林爱青锅里加上热水,开始熬烫,闲下来去水房看情况时,就见到水房一溜五个水龙头挤了七个人,老老实实地按着魏延安的要求,一根根一片片地洗着青菜。

    林爱青,“……”

    这顿饭大家伙都吃得特别香,林爱青煮得白萝卜鲫鱼汤,又鲜又甜,围着座在煤炉上的大铁锅,汤底咕隆,蒸汽腾腾往上升,大冬天一碗热汤下去,不光胃暖了身体也暖了。

    再就是那满满两大篮子青菜,可全是他们自个一根根洗出来了,付出了辛勤劳动的成果,比往常的更好吃。

    八、九个人呢,光一个鲫鱼火锅肯定是不够的,因为她要调到县里来,满妞妈特意早做了些腊肉给她,林爱青切了一大块,直接拿大蒜叶炒了,喷香下饭,还有白菜帮子炒肉,炒白菜叶和一碟剁辣椒炒鸡蛋。

    这个时候,正是杀年猪的时候,不光农村不缺肉吃,县里的供应也比以往要足了不少,当然门市部的肉还是得早起凭票排队买,但定好要吃火锅,自然有人去食堂磨大师傅去了。

    林爱青算是见识到了这些男青年的战斗力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一大锅饭吃得干干净净,桌上盆光底掉,吃得连汤底都不剩,菜篮子里连片碎叶片儿都没有,有人带了小半瓶粮食酒,男同志也一人沾了一点儿。

    吃完饭收拾的活,林爱青半点没沾手,几个男同志一分工,没一会儿都给收拾好了,反正大家伙吃饭都是用自己的饭盒。

    收拾完东西,大家就极有眼色地撤了,就连魏延安的室友,也借口去楼上看书,溜得飞快。

    “送你回屋休息去。”魏延安拎着煤炉送林爱青上楼,“夜里睡觉开着点窗,对了,火桶明天就能送过来,你平时烤火烤衣服都方便,你看看还缺什么跟我说,还有……”

    都到了林爱青宿舍了,魏延安都还没有交待完。

    走廊里的灯挺暗的,林爱青站在门口,“魏延安,你今天话特别多。”

    魏延安吞了吞口水,立马闭了嘴,等林爱青开了门,把煤炉送进去,放好,又走出来。

    “火钳留下。”林爱青看着魏延安左手拿着的火钳,忍不住抚额。

    魏延安这才发现,他放煤炉的时候没有把夹煤的火钳放下,“……”

    这时候供电不足,不光是公社大队,就是县里,也是常常停电的,魏延安把火钳放下,叮嘱林爱青早点睡,正要走时,突然就停电了。

    “魏延安,你不能老是让我主动。”林爱青看着黑暗里一团迟疑着要走还是要留下的黑影,忍不住叹了口气。

    黑暗里,魏延安别说是耳朵了,就连脸都烧透了,被林爱青的话恼得直磨牙,“林爱青!你这个时候能不能不说话!”

    “我……唔……”

    林爱青还以为魏延安不敢呢,结果才开口一个字,脸就被人捧住,两人冰冷的鼻尖先撞到一起,然后柔软的唇瓣落在林爱青的嘴上,冰冰的,凉凉的,还软乎乎的,还有淡淡的一点儿酒香味儿。

    应该没有五秒钟,可能就一秒钟,魏延安就松开了林爱青。

    因为来电了。

    两个人头一回看到对方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的画面,然后魏延安就落荒而逃了,林爱青还愣愣地站在原地。

    明明在电影院里的时候,魏延安说的是,“爱青,我今天特别高兴,我想抱抱你。”

    当时电影院里人多,林爱青直接给拒绝了,而且这种问题,要她怎么回答?原以为这事过去了,晚上她看魏延安陡然变得话多起来,就知道他是贼心不死呢。

    其实林爱青也高兴,调到县城来,走到另一片新天地里,魏延安也在身边,她想着抱一下,也是可以的。

    怎么就变成了亲?!

    ……

    林爱青这次调到农机局来,林爱青任农机管理处处长一职,负责的事情比以往在农机站范围不知道大了多少,除了全县农业机械化,相关工程和设备结构,农机跨区跨社作业,以及农业机械用油的需求预测。

    像维修技术人员技能鉴定,农机维修市场与质理的监督监理等等,都在林爱青的负责范围。

    而已经调到科室坐办公室的何江西,再一次成为了林爱青的下属。

    “师傅,这就是你的办公室,我给你倒杯水。”林爱青第一天上班,何江西就在楼下等着了,领着林爱青上楼,送她进办公室,又去给林爱青拿杯子倒水。

    办公室是何江西事先打扫干净的,搞卫生这活是个巧活,何江西可是五点就起来了,头等别人早早过来时,办公室里早一尘不染,热水也早早打好。

    把茶杯轻轻放在林爱青手边,“师傅,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我就是,我先去忙了。”

    林爱青喜欢什么样品性的人,何江西很清楚,但他不可能放弃在林爱青献殷勤的机会,这活他不做,有的是人抢着做,当然他也知道适可而止,活干完就带上门出去了。

    看了眼冒着热气的茶杯,林爱青叹了口气,收拾东西去开会。

    中午林爱青去食堂吃饭,遇上推着单车从外头回来的魏延安,魏延安看了林爱青一眼,脸微微一红,推着自行车脚下一拐,就这么走了!

    林爱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