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任骏峰见到林卫红的时候, 林卫红坐在驻地四周的一间破草棚里, 本来驻地领导是要安排她住招待所的, 但林卫红不肯,自己守在破草棚子里,谁也拿她没有措施。

    天冷地冻,也不知道林卫红往哪里捡的衣服,里三层外三层地把自己包裹着,头发和着泥灰打了结,脸上也有些脏,看着跟流浪汉没什么差别。

    看到任骏峰时, 林卫红眼前一亮,但看到任骏峰脸上的陌生时,林卫红眼里的光就暗了下往。

    再看到扯着任骏峰袖子的黄莲香, 林卫红把头低了下往。

    任骏峰不知道林卫红在想什么,不断定林卫现在是否理智,也不断定林卫红是否推理出他也一起重生的事实。

    他们把林卫红带往了驻地所在县城的小招待所里, 黄莲香主动领着林卫红往招待所里的澡堂洗了个热乎澡, 拿了自己的衣服给林卫红换上。

    招待所外头,任骏峰在吸烟,烟气和呼出来的雾气混在一起, 最后只余烟气袅袅上升。

    黄莲香把林卫红那些褴褛扔了,再把自己又收拾了一遍, 才从招待所里出来, “骏峰, 你……为什么要说不认得她?”

    明明前些天接到电话的时候,任骏峰还一脸着急地说这是他的朋友,要赶过来见她来着。

    由于林卫红两人大吵了一架,所以火车上两人都刻意避开了林卫红相干的话题,事实上,黄莲香心里早做好了,这个林卫红,可能跟任骏峰处过对象的心里筹备。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完整超出意料。

    不光是任骏峰装做不认识林卫红,就连这个哭闹着要找人的林卫红的反响,也让黄莲香不懂得。

    明明在驻地大闹着要找人的是林卫红,但任骏峰来了,说不认识她,林卫红哀怆过后居然十分安静,一副任骏峰不认识她,似乎也理所当然的样子。

    “她人呢?”任骏峰在黄莲香出来的时候,就把香烟给碾灭了。

    黄莲香回头看了眼,“刚刚收拾好,现在在吃饭,估计是饿了挺久了。”

    从把人接过来起,林卫红就十分诚实听话,甚至还有些畏缩,黄莲香做一些抬高手的动作的时候,林卫红有明显的瑟缩反响。

    固然不知道林卫红为什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但黄莲香莫名感到对方挺可怜的。

    这个问题确定要跟黄莲香解释一下,任骏峰点了点头,示意黄莲香跟上他,两人边走边说。

    只是一时间,任骏峰也不知道应当从哪里说起。

    最开端接到电话的时候,任骏峰心情复杂又有些激动,他是怨过林卫红,但那一刻,他只担心林卫红,想赶紧见到人,弄明确她到底产生了什么事。

    但在火车站碰到了林家人,又有火车上几天时间缓冲,任骏峰情绪冷静下来,才慢慢思考起这件事应当怎么处理。

    他已经不是上辈子的任骏峰了,他现在开端了新的人生,他身边有黄莲香,会有新的家庭,他必须对黄莲香负责,必须对未来的家庭负责。

    重生这几年来,有时候任骏峰精力也有错乱的时候,他自己都不太能分得清,到底是真有上辈子,还是只是他的一场梦。

    最开端,他也豪情万丈,认为自己重生了,就无所不能了,可以在部队大展拳脚,走上人生巅峰,实在不行,退伍投身商海,还能成为个首富。

    但现实很残暴,上辈子他由于学历背景,没法往上升,这辈子依然如此,至于成为首富,就更是无稽之谈了,没有经商的天份,没有资本,做梦呢!就连小生意,现在的大环境也不容许,只能等以后。

    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提早退伍,在身材健全的时候,开启新的人生。

    近两年,任骏峰已经很少有错乱的感到了,尤其是踏实生活,认真做事的时候,上辈子已经没那么重要了,不管是否有重生这一回事,日子总是要过下往的。

    就算真重生,从重生的那一刻起,个人命运已经与上辈子截然不同,上辈子的苦难确实可以避过,但重选的另一条路未必就是坦途,未来犹未可知,仅凭虚幻的上辈子,是过不好这一生的。

    最好的选择,就是把那当成一场梦,可以警示,不可尽信。

    想到这里,任骏峰苦笑摇头,他是苏醒了过来,但林卫红,怕是一直没有苏醒过。

    在火车站,任骏峰听到林父林母的对话,已经知道了林卫红如今的大致情况,也逐步把他不知道的空缺大致勾画完成。

    林卫红处心积虑,和林爱青交换了人生,但即便是到了更差的地步,林爱青也努力把日子给过好了,现在还考上了大学,上辈子林爱青可是没考大学的,一辈子在棉纺厂,由于学历限制,最后在车间主任的地位上退了下来。

    反观林卫红,由于无法吸收落差,把自己折腾进了精力医院。

    “你到火车站之前,我碰到了卫红的父母,这才知道她是从精力医院跑出来的。”任骏峰轻叹一口吻,他对这个成果并不意外。

    上辈子他和林卫红是交通事故逝世的,不过他多拖了一阵子才闭眼而已,事故原因,就是他送林卫红往看心理医生的路上,林卫红忽然转变主意,跟他抢方向盘,才出的事故。

    林卫红的精力问题,早在上辈子,就已经初现端倪。

    “精力病啊?!”黄莲香语调有些高,脸上的惊奇根本掩不住,消化了一会才道,“可她看上往挺正常的。”

    固然不说话,但行动表情看上往跟正凡人没两样。

    任骏峰点了点头,“具体的我也不太明确,只说是间歇性精力病,头脑不明确,我跟她本来就不太熟,我想了一下,干脆装做不认识,比较好。”

    实在说不通的,黄莲香并不傻,即便林卫红是精力病,也没有必要这么做,而且,不应当由于林卫红是精力病,更要顺着她一些么。

    当然,林卫红的反响也有些说不通。

    而且碰到了对方的父母,不应当让父母随着一块儿来吗?任骏峰在说谎,这里头还有很多疑团。

    但任骏峰既然这样说,黄莲香就愿意这样信任。

    任骏峰又给黄莲香说了下他跟林卫红认识的过程,实在就是上辈子碰到认识的情况,他回家探亲,林卫红在上工,地步里牛在吃草,孩子们无聊,拿路上的石子扔牛,牛被惊着了,追着在除草的林卫红跑,他撞见了救下了林卫红。

    后面林卫红往跟他表白,两人直接断定关系的事,任骏峰就没说了,也没必要再说,他只是给个公道的解释给黄莲香而已。

    ……

    火车一路哐当,就在林爱青快要熬不住的时候,终于达到了京市。

    “有孕妇,别挤别挤啊!”魏延安两手提着行李,任自己被后面急着下车的乘客撞得东倒西歪,也稳稳地护住了林爱青,让林爱青捧着肚子,安稳地下了车。

    站到月台上,魏延安才松了一口吻,林爱青再要提行李,他也没再拒尽,分了个轻的给魏延安。

    “你再拿一个给我,东西太多了,你拿不下……延安?”林爱青还要再拿一下,魏延安没让,然后林爱青就见着魏延安直愣愣地看着前头,眼睛迅速窜红,眼泪瞬间就湿了眼眶。

    林卫红扭身朝魏延安看的处所看过往,才看到那里一个年轻男人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个面容清瘦,精力矍铄老者,正微笑地看着他们。

    正确地说,是看着她高挺的肚子。

    “爷爷。”魏延安眼力落在老头子空荡的左裤腿上,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明明他走的时候,老头子还中气十足,拐杖都是拿来当装饰的,打起小叔来,能高举着拐杖追着人跑的。

    老人示意年轻人把他推过往,“出息!都要当爹的人了,哭什么哭!”

    林爱青还在愣神呢,旁边又过来一个年轻人,直接就把她手里的行李给拎了过往,林爱青这才醒过神来,看魏延安那样是靠不住了,忙给老人鞠了一躬,“爷爷。”

    “好闺女!走,咱们回家。”魏爷爷笑眯眯地看着林爱青,怎么看怎么好,照片拍出来,可没有本人看着灵秀俏丽。

    推着魏爷爷的年轻人上前拍了拍魏延安的肩膀,把他手里的行李接过往,示意他往推轮椅。

    魏延安抹了把眼睛,哽咽着上前,但眼泪就是把持不住,一直往外流。

    林爱青静静地握了握他的手,魏延安跟她点了点头,一行人一路沉默地出了火车站。

    火车站外等着的是小汽车,林爱青都惊了,现在小汽车多是公众车,私人有小汽车的寥寥无几,成果火车站外头一停就是两辆。

    魏爷爷安排林爱青和魏延安坐后头那辆车,自已独自坐了前头那辆。

    “爷爷怎么不让你陪他一块儿坐。”车里,林爱青握着魏延安的手。

    魏延安才拿林爱青的手帕擦了眼泪呢,林爱青一问,眼睛又要出来了,他抹了把眼睛,想把眼泪憋回往。

    “老头子指定在前头车里哭呢!”</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