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屋外就能闻到浓郁的酒味, 魏延安轻轻地推开屋门,笑脸满面地走进屋里往,他可是都听到了, 人家说的是“咱们陈家”。

    养不熟的白眼狼就是这样的。

    看到魏延安,魏顺眉毛一皱,逝世逝世地盯着魏延安, 他整日里醉生梦逝世,也不像以前, 有权利在手上, 消息非常不通达,并不知道魏延安已经回城的事儿。

    “哟, 这不是小拖油瓶么, 我还认为你逝世在外头了呢, 命还挺大的。”魏顺抱着酒瓶子笑得东倒西歪。

    魏延安什么性子,魏顺明确得很, 更知道魏延安来这里,确定不是来慰问他的。

    但这可是魏延安啊,老头老太太放在心尖尖上的魏延安, 魏顺看到他, 就恨不得弄逝世他,假如不是魏延安, 他就还是那个诚实听话又孝敬的魏顺,老头老太太的东西全是他的。

    魏顺恨啊,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忽然冒出来的老头子的亲孙子, 要不是魏延安来的时候,他年纪也不大,心还太软,不够狠,他早弄逝世魏延安了。

    所以哪怕逝世到临头,还是忍不住嘴贱两句。

    魏小婶看到魏延安,心里也有些慌,她今天早上往老宅那边,是由于听说魏延安带着媳妇回来了,那乡下来的小媳妇还挺着个大肚子,想着万一人心软,往求一求。

    也盼着,老头子能够看到孙媳妇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多积些阴德,不那么赶尽杀尽。

    哪想到被人扔出来后,还把魏延安这尊大佛给招到家里来了。

    “你,你想干什么?”魏小婶看了眼魏延安,又看了眼角落里的魏顺,扯着现在在家的,最小的儿子往墙壁缩过往。

    魏延安看着魏小婶一眼,问随着过来的顾书意,“老爷子的事,她有没有份?”

    顾书意摇了摇头,魏小婶这人固然跟魏顺是一丘之貉,但真没那么大的胆子往伤魏老爷子,人精明着呢,一直窝在后头。

    当然,明面上是没有,但背地里有没有吹什么耳旁风,搞小动作,顾书意就不知道了。

    魏延安点了点头,看向魏小婶,“你是留在这里,还是带着孩子先出往。”

    魏小婶也不知道魏延安要干嘛,她搂着孩子,想说出往等着,脚都已经挪动了,但魏顺阴测测地看着她,她又有些不敢动。

    见她摇摆不定,魏延安也懒得再等,示意顾书意把她怀里的孩子拉出往。

    顾书意一把孩子扯出来,那十岁上的孩子看都没看屋里的人一眼,一溜烟就跑了出往,竟是完整不顾屋里的亲生父母。

    魏延安嘲讽一笑,还真是魏顺的种,心肝都被狗吃了。

    等孩子走了后,魏延安也不空话,四下看了看,家徒四壁,倒是门后还有根扁担,上头落了一层灰,魏延安拿得手里掂了掂,还挺重,用了好料子的。

    掂好后,就往魏顺走过往。

    魏顺还能不知道魏延安是什么意思,老爷子由于他废了一条腿,魏延安这是要他还回往呢,可老头子已经逼得他没有活路了,魏延安难道不知道么?

    “小杂种,你过火了啊,狗逼急了还跳墙呢,你们爷孙不要欺人太甚!爷总有一天……总有一天要……”魏顺抓着酒瓶往魏延安身上砸,由于没气力,成果根本没摔过往。

    他踉跄地试图站起来,但成日迷醉在酒精之中,魏顺身材早垮了,现在又是烂醉的状态,才抵着墙壁撑起来一半,就又跌了下往。

    这时候魏延安已经走到他眼前来,然后在魏顺惊恐的眼神中,一扁担敲在魏顺的腿上。

    魏顺“嗷”地一声从地上跳起来,跛着腿就想往外跑,魏延安也不拦他,反而让开了,但一转身,又是狠狠的一扁担敲在魏顺的腿上。

    屋子小,扁担头是扫着魏小婶的面门过往的,魏小婶吓得脸惨白惨白的。

    喀嚓的声音特别轻脆,屋里人都听得清明确楚。

    魏小婶脸色更白了,但魏延安面不改色,只冷眼看着扑倒在地,脸色惨白,抱着腿嚎叫的魏顺。

    就这么两棍子,也不知道魏延安使了多大的劲,直接就把魏顺的腿给打折了,魏小婶缩在墙边,愣是一步也不敢往前,更不敢张口喊人。

    “这腿,不许治。”魏延安把扁担丢在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魏顺。

    魏小婶这才活过来似的,扑到魏顺身边嚎哭起来,“顺哥顺哥,你怎么样……魏延安,你丧天良啊,你这么毒辣,你那媳妇知道吗!”

    魏延安冷冷地看着魏小婶,魏小婶眼力一缩,避开了魏延安的眼力,压根就没敢再抬头,只不停地问魏顺到底什么情况,声音都不敢太大。

    这会魏顺也不敢放狠话了,怕惹毛了魏延安,今天真要丢了这条命,只咬着牙直哼哼。

    魏延安撂下话后,也没有多的话再说,抬腿跨过魏顺,直接就出了屋,顾书意紧随其后,同样是跨过往,却是在魏顺腿上踩了一脚才过往的。

    魏顺又是一声惨嚎,魏小婶看着都感到疼得不行。

    “这事真不怕你媳妇知道?”魏延安领着个挺着肚子的女人回来的事,他们那一波发小圈里都传遍了。

    本来还等着魏延安带人出来见见呢,成果根本就没见着人影,魏延安躲得严实着。

    魏延安冷眼瞥了顾书意一眼,“别在这里幸灾乐祸,她不会知道的。”

    往买了火车票,魏延安还特别跑了趟远路,往买了好些京市这边独占的小零嘴儿给林爱青,顾书意一直随着他呢,见着魏延安挑零嘴时温柔的神情,都不敢认人。

    “魏延安,你还记得你当初搅黄我和可人时是怎么说的么?”顾书意心气有些不顺了,酸着一张脸问魏延安。

    顾书意吧,打小跟魏延安玩到大,两人关系最铁,但也互相别着苗头,你争我赶,开端争老大的地位,后来争小团体里智囊的地位,论心眼,顾书意也不比魏延安少。

    两人算是各有输赢吧,不过不管怎么闹,没有影响过两人的兄弟情,直到顾书意跟陈可人处上对象。

    陈可人是他们那片,长得最俏丽的姑娘,学习又好,性格又温柔,除了魏延安一个不开窍的,他们一伙儿玩的,哪个没有暗恋过人家。

    顾书意先下手为强,早早把人拐到了手里,成果魏延安这根撑屎棍子,愣是把他们给搅和黄了。

    开端顾书意还认为魏延安也爱好陈可人,后来才知道,魏延安是真嫌烦,感到女人特麻烦,特看不顺眼的那种。

    那时候魏延安就一个态度,要女人就别要兄弟,反正他不吸收一帮子兄弟出往玩,后头还缀娇娇弱弱的女孩子。

    顾书意那时候也是渣,固然处对象特美好特甜,但兄弟更重要,那会都讲兄弟义气嘛,直接撇开了陈可人,选了兄弟。

    他还认为魏延安要孤单终老一辈子呢,没成想,下了趟乡,走了没几年,就领了个挺着肚子的小媳妇儿回来。

    可怜他,自从甩了陈可人后,至今还没处上对象。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不能混为一谈,再说了,你跟陈可人离开可不关我的事。”魏延安当然知道自己以前有多混账,但他能承认吗,确定是不能的。

    顾书意气得直磨牙,“怎么就不关你事了,魏延安,翻脸不认帐了是吧!……真该让你媳妇知道你的丰功传绩。”

    当初被分别的,可不止他一个,现在可都打着王老五骗子呢。

    “你怎么还不走?”快到家门口了,魏延安忽然问顾书意,给顾书意气得,差点没扭头就走。

    不过顾书意对魏延安媳妇好奇着呢,怎么可能扭头就走,自然是逝世皮赖脸地持续随着了,“早听说何妈妈回来了,往你家蹭饭往。”

    回到家里,林爱青正坐在沙发上织毛线呢,考完后她加紧着,把自己和魏延安要穿的织了出来,现在开端织肚子里的孩子的。

    林爱青现在织的,是孩子穿的毛线小鞋子。

    何妈妈在厨房里忙着做午饭,林爱青本来要往帮忙的,成果何妈妈逝世活没让她进厨房。

    茶几上已经摆了一只织好的毛线鞋,毛线还是在县城的时候魏延安买的,浅粉色的小毛线,百货大楼是没有这样色彩的,也不知道魏延安是从哪里寻摸来的。

    高考过后,魏延安天天都非常幸福,林爱青那时候固然还在农机局上班,但不像开端那样忙,天天都能按时放工。

    他天天回家,林爱青都在家里等着,不是在做饭、看书,就是在织毛线,就是现在这样。

    尤其是看到那只小鞋子,魏延安的心就更加柔软了。

    “织了多久了,怎么也不歇一会。”魏延安走过往,放下东西,顺手就按上林爱青的脖子,轻轻地替她捏着。

    林爱青已经看到随着他身落后来的顾书意,瞪了魏延安一眼,扫开他的手站起身来。

    “你好,顾书意,老魏的发小。”顾书意向林爱青伸出手来。

    林爱青笑着筹备回握回往,不过魏延安先一步握住了她的手,再把自己的手塞到顾书意手里。

    你说握手就握手吧,现在社交礼节就是这样,同道互相认识,都是握手,魏延安再醋坛子,也不会在这上头吃醋,但顾书意眨什么眼睛呢!没脸没皮!

    说实话,魏延安一直不大承认,是自己拆散了顾书意和陈可人,就顾书意这么个副招蜂引蝶的性子,他跟陈可人早晚得掰。

    “你好,我是林爱青,魏延安的爱人。”林爱青看得可笑,安安静静站在魏延安身边,自我先容。

    顾书意忙喊嫂子,林爱青就笑,眉眼弯弯。

    林爱青不笑的时候,就是个普通的俏丽姑娘,在京城,什么都未几,就是俏丽姑娘特别多,什么样儿的都有,林爱青还真不算出彩。

    而且看得出来,林爱青性子有些清冷的那种,但笑起来就不一样了,怎么形容呢?

    顾书意仔细想了想,眼力落到窗外冒出芽尖的树枝上,忽然灵光一动,林爱青笑起来,就像春天来了,很快要百花齐放的那种感到。

    他不光想,他还说出来了。

    “你行了,酸不酸,你不是要蹭饭,自己找何妈妈说往,让何妈妈再加把米。”魏延安三两句就把顾书意给轰走了。

    把顾书意轰走,魏延安才挨着林爱青坐在沙发上,“你别理他,油嘴滑舌,不是什么好人。”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

    二更在十二点左右~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浇灌了营养液哦~

    感谢浇灌营养液的小天使:鹞子女子 40瓶、丫丫要看 20瓶、自作多情 10瓶、葡萄柚子葡萄柚 10瓶、问秋 10瓶、毛毛 2瓶、五只汤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撑,我会持续努力的!^_^</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