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这边顾书意才跟何妈妈讲完要蹭饭, 又聊了几句,把何妈妈逗得乐得不行才厨房,一出来, 就看到魏延安在给林爱青交待自己上午的行踪。

    “我也没下狠手,真的,就敲了两扁担。”固然先前顾书意问的时候, 魏延安嘴硬说不给林爱青知道,但这种事, 万一哪天没瞒住, 不影响他在林爱青心里的形象么。

    与其在别人嘴里添油加醋,不如自己亲口说出来。

    魏延安一早就想好了, 要跟林爱青坦率的。

    至于打人原因, 那是必定要说的, 就魏顺那种人,就是打逝世也不为过, 要不是魏爷爷和魏奶奶,魏顺能不能长成人都不知道。

    林爱青听得直皱眉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再怎么样, 爷爷奶奶也养了他一场。”

    不过林爱青也不赞成魏延安的行动,这样跑过往就把人腿打断, 万一别人报警怎么办?

    魏延安还没来得及出言安抚她呢,顾书意就过来了。

    “被富贵晃花了眼,心比天高呗。”顾书意鄙视地看了眼魏延安, 接过林爱青的话头。

    你可真够怂的!

    魏延安警告地看了顾书意一眼,让他别乱说话。

    顾书意翻了个白眼,真该让林爱青自己亲眼看看,刚刚那个眼也不眨,直接两扁担下往就把魏顺给废了的魏延安到底是什么样子。

    打人时候的魏延安,才是以前那个文能使计定乾坤,武能提棍带兄弟打天下的魏延安,林爱青眼前的魏延安就跟中了邪似的,顾书意感到自己眼睛都要瞎了。

    “魏屈服进魏家起,就以魏家大少爷自称,觊觎着魏家这大片家业。”顾书意没打算拆魏延安的台,反倒是帮他说起话来。

    这里头的事说起来就长了,魏奶奶固然家道中落,但不是有魏爷爷在么,魏爷爷起来后,就帮着赎回了魏奶奶家的几处祖产,充做魏奶奶的嫁妆。

    解放前实业兴国,京市一半的工厂都姓魏,魏爷爷手底下黑白两道的生意数不胜数,那一声魏爷可不是白叫的。

    顾书意的爷爷当年就是在魏家的华丰很行工作。

    魏爷爷自己固然大半家财为了魏延安的父亲散出往,但家底子还是相当殷实的,成了魏家养子,魏顺可不美疯了。

    成果忽然冒出来个魏延安,还是魏爷爷嫡亲的有血缘关系的亲孙子,魏顺这下可不是美疯了,而是嫉妒疯了。

    “白费了他老子给他改的那个顺字,姨太太肚子里出来的,眼界小得可怜。”顾书意摇头,十分看不上魏顺,连带着生他的陈家人也一并看不起。

    要魏顺懂得审时度势,好好对魏延安,真心把魏延安当侄子,魏家的家产能少得了他那一份?

    林爱青听得是直摇头,她从小到大,身边从来没有涌现过这样的事情,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得多歹毒的心,才干把抚养自己长大的父亲腿给生生打折。

    这个话题并没有持续太久,由于魏爷爷回来了。

    老爷子一回来,就把魏延安给叫到书房里往了,林爱青看魏爷爷表情不是太好,有些担心魏延安。

    “放心,魏延安就是把天捅下来,老爷子也只有替他补的份。”顾书意不认为意,问起林爱青大学的事儿。

    路上顾书意跟魏延安聊起他们这次回来的事儿,开端顾书意还认为是魏延安考回来,林爱青陪着过来呢,没成想,林爱青居然也考上了大学,还是清大。

    恢复招生的大学固然未几,且大多是名校,但清大也不是那么简略就能考得上的。

    顾书意也是这一届的大学生,正好,跟林爱青是校友。

    他们这边聊着大学的事儿,书房里的气氛可不算好,魏爷爷怒目圆睁,要不是顾及到客厅里的林爱青,这会拐杖早往地上戳得叭叭响了。

    “魏顺是什么人,你往惹他,他就是个不要命的!”京市说大很大,但对魏爷爷来说,是真不大。

    魏延安上午出门后往干了什么,魏爷爷这边很快就知道了。

    孙子这样纯粹是为了他,魏爷爷非常窝心。

    但更担心,“你现在有爱青,要当爸爸了,你做事得为她们想想,你拍拍屁股往沪市往,爱青呢!孩子呢!她们怎么办?”

    魏延安不吱声,这事他没法忍,他激动回激动,但一点也不懊悔。

    而且魏顺是什么样的性子,魏延安明确得很,得势时不可一世,失势时胆小如鼠,万万不敢对林爱青做什么的。

    “你太小看魏顺了,他现在就是那逼那墙角的狗,逼狠了,他也是要跳墙乱咬人的。”魏爷爷叹了口吻。

    魏延安是仔细想过才往做的,“爷爷,他不会的,他只会拿妻子孩子出气。”

    魏爷爷看了魏延安一眼,魏延安还真没说错,他们走后,魏顺就在家里又哭又骂,很是作了一番,魏小婶要送他往医院,他也没让,还把魏小婶打得那叫一个狠。

    魏顺这个人,狠的时候是真狠,但怂的时候也比谁都怂,说他胆小如鼠,都算是夸他。

    “人心算不尽。”魏爷爷看了眼墙壁上魏奶奶的照片,“魏顺怕你怕我,但他不怕爱青,他要是知道爱青是你的软肋,你能保证他必定不会冲爱青下手吗?”

    见魏延安低下头,魏爷爷语重心长隧道,“延安,凡事留一线,为爱青也为了孩子。”

    “爷爷,对不起,我知道错了。”魏延安诚实承认毛病,“可这事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魏延安可没打算这么完,他明晚的车,他原打算明天再往魏顺那里走一趟,好叫魏顺永远忘住这个教训的。

    魏爷爷摆摆手,确定不能这么算了,他一开端也没打算留魏顺持续在京市这边呆着,现在更要替魏延安扫尾,他不能容忍这么一个地沟里的老鼠,有要挟到他孙媳妇和曾孙子的可能。

    “这两天会有人跟魏顺接头,让魏顺一个往港城的机会。”魏爷爷早做了打算的,事实上魏延安今天不往魏顺那边,魏爷爷也是要安排人给魏顺最后一击,逼他往港城往的。

    港城那边,魏爷爷还有几分香火情在,魏顺往了那边,日子比在京市更难过。

    魏延安了然点头,“陈伯就在港城。”

    陈伯陈大,魏顺的亲大哥,现在就在港城,听说手里有几分权势,不过他们虽是亲兄弟,却是有血仇的,魏顺的亲娘是把陈大的母亲逼逝世才上位的。

    魏顺在陈家过不下往,被过断到魏家来,就是以前的陈**的。

    之后魏爷爷还跟魏延安聊了很多,魏顺的事情结束后,以前的那些事,都跟他们没有关系了,老爷子都是黄土埋脖子的人了,那些奋斗以后也惹不到他身上,他只想好好养身材,好好看几年曾孙子。

    魏家以前的那些家产,魏爷爷也跟魏延安交了个底,他手里头,就只有这一栋小楼,至于魏奶奶的那两座四合院,已经在走程序了,会还回来。

    “你奶奶的院子,我筹备给一座给你小祖姨母的儿子。”魏爷爷道。

    家里的财产,魏延安并不在意,反正总有他那一份,就算没有,那也是爷爷奶奶的东西,老头子愿意给谁就给谁。

    而且这个小祖姨母固然是魏奶奶的庶妹,但跟魏奶奶的关系非常好,当初魏奶奶怀魏延安父亲时,大半时间都是在这个小祖姨母家里回避仇家的。

    魏延安六岁的时候还见过小祖姨母一回,是个圆润,很和气的老太太。

    “爷爷,魏顺惦记了一辈子的东西,到底有没有?”说起四合院,魏延安免不了想起魏顺念念不忘的东西。

    魏爷爷一笑,“那些玩意,生不带来逝世不带往,当初都给他们带到港城往啦。”

    当年魏爷爷仗义疏财,手里的黄金全分给了兄弟,这事他跟魏顺说过,还由着魏顺往四合院里找过,惋惜魏顺逝世活不信,魏爷爷也没有措施。

    魏延安摇了摇头,不知道魏顺知道自己惦记了一辈子,不过是一场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中午顾书意在魏家蹭了饭,饭才吃完还想再喝杯茶呢,直接就给魏延安给轰走了。

    “我媳妇得昼寝了,你在这里呆着干什么,回你自己家往。”魏延安可半点不给顾书意面子。

    顾书意不想走啊,“我陪老爷子不行?”

    “老爷子不用你陪。”魏爷爷接嘴,固然有林爱青在,魏延安的地位直线降落,但在顾书意眼前,魏延安还是魏爷爷的宝贝孙子。

    顾书意,“……!”

    他还想跟林爱青告状呢,惋惜林爱青早被魏延安哄上楼往了,顾书意气,“魏延安,就没见过你这么过河拆桥的,你就警惕眼吧,我还得跟你媳妇同学几年,你干脆酸逝世得了!”

    不过被魏延安听到他让林爱青喊他顾哥么,吝啬巴拉的。

    这要是林爱青松口喊了他哥,顾书意还能想得通些,偏生林爱青呆板得很,笑眯眯滑不溜手的,从头至尾都是喊他顾同道。

    林爱青对顾书意这样嘴甜机动的人实在下意识会有些戒备,何况头一天认识,她连说话都保存大半,怎么可能会喊他哥。

    回到楼上,林爱青正还没睡,等着魏延安呢。

    “爷爷训你了?”林爱青主动拉过魏延安的手,让他坐在身边。

    魏延安点头,“看到爷爷这样中气十足,我放心很多。”

    林爱青松了口吻,缓了一会儿,才脸色严正地看向魏延安,魏延安心里一毛,赶紧张开手抱住林爱青,弯下腰,下巴搁到林爱青肩膀上,“我刚被爷爷训了个狗血淋头,你不会还要说我吧。”

    魏延安说得可怜巴巴的,就差掉眼泪了。

    林爱青能被他这样糊弄过往嘛,确定是不能的,林爱青板着脸,抬头把魏延安的脑袋掰开起来,“你少在我这里装,今天这事很严重。”

    反正已经不要脸了,魏延安干脆耍赖皮,林爱青把他头推起来,他就往亲林爱青,林爱青躲开,他就蹭上林爱青的肩膀。

    “魏延安!你能不能有点要当爸爸的样子!”

    “魏延安,你你你……你不要脸!”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浇灌了营养液哦~

    感谢浇灌营养液的小天使:eytsk 10瓶、榧斐 5瓶、天月将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撑,我会持续努力的!^_^</div>请记住小说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二章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76/176484/62116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