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作品:《我在七零修拖拉机

    大部分情况下, 从一个人的为人处事, 性格品行完全可以摸清其家庭的大致情况,以及家教素养。

    当然也有好竹出歹笋的情况,但那毕竟是极少数, 大部分情况下, 父母的为人处事,直接影响到了下一代处世哲学。

    看隋晓敏这个人, 就能看得出来,她家教不怎么样,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隋部长其实是副职, 应该称隋副部长, 这个人, 魏延安在学校里, 就耳闻过一手遮天的隋副部长的大名, 不是什么好名声,同学们私下里,都不愿意毕业后分配到这个部长手下工作。

    严格来讲,隋副部长不是魏延安的直属领导, 但同属外交系统, 他一个普通科员,总还是受隋副部长管的,他要真想给魏延安穿小鞋,魏延安无论如何也避不过。

    “你不用担心,我爸……隋部长不会为难你的, 他就是想和你聊聊。”隋晓敏看着魏延安,恨不得直接告诉魏延安,她爸爸只会扶持他一步步走上高位,但这话她不能说。

    见自己说完这话后,魏延安还是刚刚那种眼神看着她,隋晓敏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在魏延安面前无所遁形,只能落荒而逃。

    隋晓敏走了,办公室里装鹌鹑的同事才从资料里抬起头来,一脸同情地看向魏延安。

    魏延安倒是不怕什么隋部长,不管什么时候,都没有真正能一手遮天的人物,隋副部长再土霸王,也有能震住他的一方大神。

    中午下班魏延安压根就没往隋副部长那里去,离家近嘛,他都是直接回家陪魏爷爷和小猴子一起吃午饭的,今天也不例外,慢悠悠地回了家,到点才回单位上班。

    隋副部长一整个中午都在办公室里坐着,同他坐在一起的,还有隋晓敏。

    “去工作吧。”都到了上班的点,魏延安还不来说明他就不会来了,看着脸色难看的隋晓敏,隋副部长心里特别心疼。

    隋晓敏目光含泪看向她爸,“爸,你别……”

    都这个时候了,隋晓敏还向着那个魏延安说话,隋副部长是又心疼又生气,他闺女能看得上魏延安,那是他的福气,臭小子居然敢这样不识趣。

    “放心,我不会拿他怎么样的,安心去上班吧。”隋副部长拍了拍自家闺女,心里已经把魏延安的名字给记上了。

    ……

    林爱青到办公室跟同事开了个碰头小会,立马就开始画图纸,然后下车间,中午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就继续埋首在图纸堆中。

    “头疼死了,昨天晚上隔壁宿舍不知道吵啥,吵得我迷迷糊糊地整晚上没睡好。”画到一半,有同事揉着脑袋抬起头来抱怨。

    他说话的时候,林爱青也正好停了笔,画图中间捞了三次茶缸都是空的,再不去倒水她就渴死了。

    本来林爱青还打算接话的,但不知怎么着,脚步一顿,一些模糊的记忆涌上来,昨天晚上,魏延安好像拉着她说了些什么来着。

    当时林爱青虽然迷迷糊糊,但记忆还是有一点的,记忆被触动后,慢慢就想起来魏延安的话了。

    魏延安其实就问了一句,就是问林爱青有没有看到他在饭店门口被拉住,林爱青当时停车呢,看到魏延安的时候,魏延安已经抱着孩子往她走过来了。

    倒是魏延安后头有个女同志靠在门口的柱子上,瞅着像喝多了的样子,林爱青以为是别的客人,也没多想。

    昨天魏延安是带着儿子去参加部门聚会,然后他又问了那样的话,结合起来一分析,那女同志应该就是魏延安的同事,还是对魏延安有想法的同事。

    想到这里,林爱青忍不住笑起来,魏延安那点小心思她还是知道的,不过一般的男同志遇到这种事情,指不定心里怎么美呢,也就魏延安,眼巴巴地等着她吃醋呢。

    昨天她困成那样,魏延安肯定自顾自地气了大半夜,世界上真的再也没有像魏延安这样,更黏糊更肉麻的男人了。

    跟魏延安结婚到现在,他们夫妻两个的感情不必说,都是十分信任对方的,他们也从未辜负过对方的信任。

    当然,这件事要另当别论了。

    林爱青笑完,脸色才渐渐变得严肃起来,要说在大学的时候,她和魏延安没有追求者吗,其实都有的。

    魏延安那边的情况林爱青没具体问过,因为他都会自己处理好,不会让林爱青不高兴,或者产生半点困扰,而林爱青自己,也遇到好几个同学送情书,甚至当面表白的。

    但只要你的态度够明确,立场够坚定,直接跟人说清楚,人就知难而退了,不会纠缠不清。

    像魏延安这位女同事这样的,真的是极个别的存在,昨天魏延安还带着孩子呢,当着孩子的面,居然半点脸面也不要了。

    为着魏延安的那点小心思,还有给对方一点警告,林爱青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才行。

    想好对策,林爱青把精力继续投入到工作中去,只不过她预先调了个闹钟,以防自己太过投入,忘记了时间。

    提前半个小时下班,林爱青去厂里的百货商店转了一圈,把身上的蓝工装给换了下来。

    林爱青包里装了鸭蛋粉和口红的,有时候有些场合要化点妆,林爱青就一直备着了,直接在百货商店洗了脸,林爱青就借着她们的镜子化起妆来。

    “林工,你这眉形可真好,这鸭蛋粉是上海货吧,好细腻。”站柜台的小姑娘是厂子弟,才十八岁,刚高中毕业呢,正是喜欢这些又没有什么能力买的时候,一直眼巴巴地看着。

    林爱青擦完粉,她想了一下,把已经用了三分之二的粉饼直接送给了人小姑娘。

    “姐,这个送你。”得了鸭蛋粉,小姑娘可高兴了,直接改口就叫了姐,从柜台下拿出一条墨绿色的缎带来送给林爱青,“我截下来准备绑头发的,送给你。”

    礼尚往来嘛,林爱青笑着接了过来。

    林爱青的头发跟潮流一起烫卷了,不过平时工作不方便,都是拿夹子固定在脑后的,收了缎带,林爱青直接换了黑色的皮筋给绑上去,再系好缎带,照了照镜子,“真好看,谢谢啦。”

    白色短袖衬衣,配的是现在正流行的红裙子,头上绑着随风飘扬的发带,林爱青就跟初入校园的大学生似的,斗志昂扬地往魏延安的单位,去接魏延安下班去了。

    魏延安单位的下班时间比林爱青晚半个小时,林爱青到他单的时候,离下班只有五分钟了,林爱青头一次,下车去到魏延安的办公室里去找他。

    “你好,请找新闻司图书资料室的魏延安同志,我是他的爱人。”林爱青微笑地站到办公室门口,轻轻地叩了叩门,然后就静静地等着了。

    魏延安听到同事说他爱人来了,开始还不信了,等看到林爱青,三步并做两步,大步地走到林爱青面前来,脸上笑容掩都掩不住。

    “媳妇,怎么这个时候来了?”魏延安还真挺受宠若惊的,林爱青经常忙忘下班时间,下班很少能来接他的。

    林爱青笑着,替魏延安理了理衬衣领带,小声道,“都有人公然追求你的,我肯定得来宣示一下主权呀。”

    说完,林爱青眉毛往挑,看向隋晓敏的方向,“是那个小姑娘吧,她眼光倒是好,不过时机不巧,你爱人的位置已经被我占啦。”

    魏延安心里高兴啊,虽然林爱青没有表现出吃醋,但她能这么隆重地出现,已经充分地表明了她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完全地满足他所有的虚荣心。

    “魏延安,快给咱们介绍介绍啊!”家属来找不稀奇,林爱青这样年轻漂亮的家属,就不多了。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爱人,林爱青同志,清大毕业生,现在在咱们京市的机械厂当工程师。”魏延安介绍起林爱青来,表情那叫一个骄傲。

    “就说嘛,咱们魏延安同志这样优秀,夫人肯定同样出色,果然如此啊!”

    林爱青安静地站在一边,不时回以善良的微笑,那些起哄着来握手的,她也大大方方地同对方握手。

    大家起着哄,还有人扭头看隋晓敏。

    先前隋晓敏还在办公室里说,魏延安的爱人怎么怎么一般,怎么怎么称不上魏延安呢,现在来看,全是她瞎编的。

    论长相,隋晓敏远不如林爱青精致漂亮,隋晓敏顶多算是清秀,她不过是占了部长千金的名头,大家对她客气,平时恭维着而已。

    论才华,隋晓敏高中毕业,被隋副部长安排进来当个小职员,林爱青可是清大的高材生。

    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隋晓敏咬着唇,嫉恨地看着打扮着漂亮时髦的林爱青,眼眶通红。

    明明昨天林爱青去接魏延安时还不是这个样子的,长得漂亮是漂亮,但一身普通又暗淡的工装,跟别的家庭妇女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再看到魏延安看林爱青时宠溺的眼神,隋晓敏心里就更难过了。

    她受不了同事们意味不明的耻笑,也不想再看到魏延安用那样的眼神看别的女人,狠拍了一下桌子,大步走到门前。

    这姑娘胆子还真的挺大的,林爱青挑了挑眉,但她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只会让魏延安更讨厌她,同事们更鄙夷她吗?

    隋晓敏可不在意别人怎么想,只恨恨瞪了魏延安一眼,然后目光移向林爱青,就想要挤开林爱青冲出办公室。

    但林爱青和魏延安几乎是同时动作。

    魏延安伸手去揽林爱青,林爱青自己侧步走向魏延安,手也同时牵到了一起,因着这份默契,夫妻两个相视一笑。

    看到这一幕,隋晓敏眼泪都快飞出来,脸上难看更甚,捂着脸跑出了办公室。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十二点左右~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叶羽 20瓶;水舞靛空 11瓶;木森森、心悦、兰兰 10瓶;唐弦音 5瓶;yuffie、寻寻寻、有生之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