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暴徒有话,全国剿杀!

作品:《一切异类都超鬼

    必须公务啊,尽不能让小姨子知道自己在乎那边的比武招亲呢。

    方纵求生欲很强的说了谎,看了眼老太太,对希玛笑道:“看来我和索菲亚的事情成不了啊,这样吧,我和索菲亚分别。”

    希玛:“姐夫!”

    她知道索菲亚和方纵的事情,固然有些阴错阳差,但是和索菲亚打电话的时候,她能听出自己姐姐甜蜜的笑。

    只是一点儿的艰苦,姐夫就要放弃吗?

    她不信任!

    “没错,现在我和索菲亚分别了!”

    方纵很直接的道,然成果断一脚,把老太太踹飞。

    干脆,爽利!

    大脚开踹!

    “既然分别了,我和索菲亚就没有关系了,和这位老太太也没有关系了,”方纵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纯青色的火焰化作锁链,把老太太抓了回来,膝盖怒顶,胳膊肘往下砸,三两下,把老太太打了个骨断筋折,哀凉无比。

    “你……”老祖母苦楚的呕血。

    鲁绮卡吓了个半逝世,带着五条黑影上前,却比虎霸天拦住了。

    一只小黄猫,身上却涌出本质性的妖气,术级六段的可怕妖气让他不用动手,只看上一眼,就让鲁绮卡和五条黑影的肢体麻痹,再也转动不得。

    希玛也想过往,被小蛇拽住了,飘在空中往后拽。

    而此时,方纵掐着老太太的脖子,把老太太提了起来:“现在你可以说了,说错半个字,我保证让你灰飞烟灭!我不管是谁指使你的,但是我向你保证,敢隐瞒半个字,我就用真阳之火把你烧成飞灰,让你连鬼都没的做!”

    “你……”老祖母一脸的不敢信任。

    她是索菲亚的亲祖母啊,隔着一个索菲亚,方纵竟然敢对她出手?

    但是她不能不信任,刚才的拳脚很重,只差了这么的一丁点,就能把她真的打逝世!

    这小子完整不按照常理出牌!

    “我,我不能逝世,不对,我可以变成鬼,但是不能灰飞烟灭!”

    老太太持续呕血,神智都迷糊了,猖狂的挣扎道:“我不能灰飞烟灭,对,不能!他回来了,他回来了,我要和他在一起!”

    方纵的手上用力:“和谁?”

    “他!我的初恋,是他!只是他!”

    老祖母的头脑都迷糊了,说话磕磕啪啪。

    方纵笑了笑,把老太太放在地上,还帮着收拾了一下衣角。

    “希玛!”他喊了一声。

    希玛连忙应了,一边照顾老祖母,一边有些怨懑的看向方纵。

    方纵又和气的笑了笑:“对了,我刚才和索菲亚分别了,不过我知道她不会分别,只会砍逝世我,我不想逝世啊,也爱着索菲亚,所以现在我们又和好了。”

    希玛:“……”

    “对,没错,就是和好了。她的祖母就是我的奶奶,照顾好奶奶啊,我出往买点儿补品,要孝敬她老人家。”方纵语重心长的吩咐希玛:“必定要孝敬,要敬老!”

    希玛:“……”

    鲁绮卡:“……”

    忽然间,鲁绮卡感到自己对方纵的见解全都是毛病的。

    方纵尽对不是年少得志,也不是目中无人,这就是一个忘八,忘八,忘八!

    单方面的分别揍祖母,转眼就单方面的和好了,也转眼要出往买补品孝敬老人家?这就是一个滚刀肉!滚刀肉!滚刀肉的大忘八!

    惋惜了,她做属下的没资格说话,只能点头:“嗯……也好……”

    方纵出往‘买补品’,鲁绮卡和希玛就留在家里,把老祖母扶到了床上歇着。

    很奇怪的,老祖母已经很老了,又受了这么重的伤,却飞快的痊愈,有了不错的精气神儿。

    想起方纵的话,鲁绮卡和希玛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有些不怎么俏丽的预感。

    “祖母,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希玛急哭了。

    老太太看一眼希玛,有些不忍心,却又狠心的摇了摇头:“他不愿意,我也不能愿意啊,乖孙女,好希玛,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你们了!”

    说着,老太太的双眼含泪。

    希玛抱着自己的奶奶,就似乎十天前抱着的时候一样。

    十天前,这还是一个蜷曲着身子,双目失明的老女人,父亲活着的时候,希玛听父亲说老祖母年轻时是一个非常俏丽的女子,她怎么都无法信任,由于老祖母的样子太糟糕了。

    可是在最近的十天里,老祖母似乎魂不守舍,要么坐在那里发呆半天,要么就是不停的走来走往,中间会碰翻一些东西,似乎世界末日都即将来临了一样。

    老祖母的精力头却好起来了,连眼睛都复明,她欢乐了好一阵子,却没想到……

    “老祖母,能不能告诉我本相?我求您了,孙女求您了呀!”希玛抽涕着问道。

    老太太叹了好长的一阵子气,终于开口说话,声音是如此的哀凉。

    她说,“他来找我了,我知道,六十年,整整六十年啊!”

    老太太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是没有眼泪。

    “六十年前,我已经订婚给你们爷爷了,可是我青梅竹马的他,是的,他!我爱他,爱得不顾一切,所以他们决定赶他走。他带着我一起私奔,离开这里,但是被捉住了。

    成果是很惨的,那时候的种姓制度更加森严,你爷爷是高种姓,有尽对的权利毒打他,吊在房间里被你爷爷毒打,我和他失往了接洽,也想到了逝世,几次都被人给救活了,等过了好几个月,我才知道他们竟然把他沉进河底淹逝世。我再一次想到逝世,但他却托梦给我,让我好好活着,让我等他!

    没错,他来了!他来找我了!

    他说不爱好西装歹徒,让我拆散方纵和索菲亚,我要听他的,我必须听他的!

    六十年,六十年啊,我等了他六十年,他终于回来了!”

    老祖母眼中的狂热,让希玛感到到了惊惧,一股深深的冷意沁在了心底。

    这时候,老太太站起来,忽然出手,耄耋的老太竟然拥有矫健的身手和壮大的气力,把鲁绮卡和鲁绮卡的手下都把持住,这才盯着希玛。

    “让我走,西装歹徒要对付他,你让我走,我要告诉他,让他带着我离开!”

    老太太简直疯了一样,双眼全是猖狂。

    “我……”

    希玛张开双臂拦住自己的祖母,老太太吓得往后缩,却看见希玛手段上的小蛇没有动静。

    小蛇发出细微的鼾声,似乎睡着了。

    “行,妖怪睡着了,很好!”老太太猖狂冲出了门,跑到了大街上。

    而此时,方纵忽然涌现在房门口,倚着房门,吐出半口眼圈。

    虎霸天已经尾随上了老太太,他就对希玛和鲁绮卡笑笑表现安慰,又拿出手机:

    “李翛然和薛诺的那边不用管,她们吃不了亏。

    然后放话出往,就说……”

    方纵的眼底一冷,登时是冷风透骨。

    “就说有四家子鬼物想要对付我,我开口,请求全国剿杀!我不管鬼物联合了谁,只要插手了,一样剿杀!”

    欧子詹回道:“可是我们不明确是哪四家鬼物,更不明确他们联合了哪一方的权势啊。”

    “很快就明确了。”

    方纵朝着小黄猫的方向追往,边飞边道:“四家子鬼物,一个不留,敢和鬼物联手对我伸爪子的,也一个不留。我倒要看看,比武招亲有谁过往凑这个热烈?用这种方法对付我,也不怕惹老子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