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湖心亭夜半碟仙事件八

作品:《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大家众多纷云,没有一个愿意信任杜公平所说的话,往谈及杜公平的建议、批准杜公平的意见。仿佛那就是个禁忌,没有往接触。大家依然手指牢牢地连在桌上的卜碟,一丝都不敢移动。

    杜公平并不着急,只是眼力直视几人正中的卜碟,专注异常,仿佛在研究。

    杜公平身边的石原美织连忙提问,“它怎么了?”

    杜公平的声音十分确定,“这不是我们之前带过来的卜碟!”

    石原美织,“这是我们之前带过来的卜碟啊!我们的手指从来没有上面移动开过。”

    其他几人努力劝告杜公平,“没错!这就是我们之前带过来的卜碟。我们的手指上面从来都没有移动开过。”

    几人连看一眼卜碟的想法,就开端否定杜公平的断定。杜公平明确他们是依然不愿信任现在的事实,杜公平现在需要有更大的刺激来叫醒这些在梦中、在自己假话中,不愿醒来的众人。

    杜公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忽然动手,将那只卜碟从众人的指下拿了出来,惊得众人一片惊呼。

    众人纷纷震惊,“杜公平,你要干什么!”

    正当大家都纷纷无比震惊地看向杜公平时,杜公平微笑将碟盘正面展现给众人。

    杜公平,“你们看这是什么?提示注意上面的图案。”

    森山刚二,“是一朵菊花,一朵黄色的菊花。”

    卜碟的正面图案是一个黄色的菊花,正是这一朵黄色的菊花却众人的脸色立即纷纷丢脸了起来。

    石原美织正分确定,“我记得我们之前用的卜碟正面的图案是一朵红色的桃花!”

    石原美织的眼力投向旁边的远藤重人,“你也是记得吧?”

    远藤重人无声点头,仿佛是有千斤重量似的,沉重且缓慢。

    山本里美怕怕地说,“会不会是我们记错了!这个卜碟中本来的图案就是一朵菊花呢?”

    石原美织不在意,“之前碟仙游戏前,我由于上面是一朵红色桃花曾经调戏过远藤重人是否要对鬼神有什么特别打算的。这一点我怎么可能记错!”

    小柴碧云气气地说,“就算记错!也不可能我们所有人都记错。这确实不是我们之前的那个卜碟!”

    平泽武志,“它是什么时候被换的呢?我们的手指可都一直在上面的。”

    大家的手指由于卜碟的被取下,已经收回自己身边。杜公平将这个卜碟图案朝上,放在桌子上,自己往后退出两步,看着大家围坐的桌子忽然微笑起来。

    杜公平,“你们看我们现在围坐的桌子还是本来的桌子吗?”

    众人吃惊,快速地掀开桌子上的盖布,创造下面竟然是一个石制的石桌。有人用力敲击和晃动,创造真的是石制的桌子。

    森山刚二一头冷汗,“这不可能!怎么连桌子也都不一样的了!”

    杜公平走到亭边,那个本来拴小船的地位,看了一眼,微笑摇头,“果然船也不见了!”

    杜公平的话立即使森山刚二、平泽武志几人快速跑到这个地位。

    森山刚二沉默。

    平泽武志不能信任,“是……不在了!”

    山本里美冲到亭边,不能致信,“怎么会这样!”

    ……

    小船的不见仿佛是告诉亭中的众人,大家已经失往离开这里方法,一时间都沉默不语。

    忽然山本里美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冲向了自己放在桌子旁的小包,“手机!手机!我们还有手机!我们可以打电话报警!找人求救的!”

    山本里美的话仿佛一下子很是提示了好几个,除杜公平的几人纷纷将自己身上的手机逐一找出,然后纷纷开启手机开关。

    时间慢慢过往,每一个人的呼吸都显示他们对这仅仅几秒的开机时间都十分紧张、十分期盼!

    山本里美忽然欢呼,“开机了!它终于开机了!”

    接着又是无比期盼,“信号!快出信号!”

    小亭之中,其他几人的手机也都已经开机,都在着急地等候着手机信号的连上。

    几分钟之后,这种期盼变成了失看。

    山本里美不能信任,“没有信号!怎么可以没有信号呢?”

    山本里美把自己的眼力投向其他人,其他人都无声地摇头,表现自己的手机也没有信号。山本里美仿佛再次想起了什么,冲到远藤重人眼前。

    山本里美,“我们都知道你耳中有可以接洽上益田秀一的隐形耳机和耳麦!快接洽益田秀一,叫他报警!叫他来救我们!”

    远藤重人苦笑摇头,“它几分钟前都已经没有信号了!”

    山本里美眼力转向众人,猖狂大吼,“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杜公平无奈再次站出,努力想叫大家现在认清现实,“假如你们持续视察的话,就会创造不仅是卜碟、桌子、木桥和小船,而且神台、野营灯、亭子的漆面等等都已经不是我们本来所在的那个处所了。”

    小柴碧云已经安静下来,“先生有什么见解?”

    杜公平,“我认为那个碟仙没有答复我们的问题时间,我们可能已经不再本来的时间和空间了!”

    小柴碧云不解,“我们不在本来的时间和空间了!这是什么意思?”

    杜公平微笑,“神社神域总是听说过吧?你们往神社进行祈祷、许愿的时候,一过山门的鸟居,那种木制的门型牌坊,就是不是就被老人告之,已经进进了神灵的国家?那是可以存在于现实中的国家,还有一种不存在现实中的国家,有人称它们为鬼神空间,也有人称它们为鬼神地狱。我想我们现在就是在这样的处所。”

    杜公平身边的石原美织叹息,“先生真是博学,没有想到连这样的知识你全知道。”

    森山刚二不敢信任,“一边山门的鸟居真的就进行到神灵的国家了吗?那不是老人们的迷信吗?”

    一看森山刚二的表情,杜公平知道森山刚二必定以前在什么神社的神界内,搞过不好的事情。

    杜公平严正认真地说,“假如你以前在进进鸟居后,弄过不好的事情。最后以后回往认真道个歉!”

    森山刚二态度认真地点头。

    ……

    几人正在说话,一边一直低头不语的山本里美再次跳起,指?那个忽然涌现的、连接湖心亭与那边湖畔的栈道木桥大吼地问道,“那可以出往吗?那必定可以出往!我们可以从那里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该逝世的处所!”

    众人表情苦怪地看向杜公平,杜公平摇了摇头。

    杜公平,“这里固然和我们本来的处所看起来非常一样,但没有人知道那里是否真是一个桥。就算真的是一个桥,我们到底对岸了。可对岸是真实现实的对岸还是另一个鬼神空间,我们也不知道。所以我信任这里反而是最安全,我不会往赌。”

    小柴碧云,“我信任杜公平先生!“

    小柴碧云看起来现在已经完整冷静下来,走过往怀抱住山本里美,“不要畏惧!先生必定会有措施的!”

    石原美织来到杜公平身前,抬头看向杜公平,“先生,您是一个侦察!一个名侦察!”

    杜公平点头,“是的。”

    石原美织,“那么您之前所说的要把神鬼游戏持续玩下往是什么意思?”

    杜公平没有立即答复,反而发问小柴碧云,“你经历过鬼神事件吗?”

    石原美织,“啊……!对不起,假如不算这起事件的话,我从来没有过。”

    杜公平,“你不是说你一直都爱好这样的探险游戏,而且从小和男孩一样调皮的吗?”

    石原美织,“固然我甚至和小伙伴参加过闹鬼处所的探险,但从来没有碰到过现在这种情况。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要等到天亮吗?”

    石原美织的话立即引动其他好几个的注意,纷纷把眼力投向这里,仿佛是在询问“等到天亮可以吗?”

    杜公平微笑摇头,“最好不要这样,由于5年前这里由于玩碟仙已经玩过6个人,假如他们是和我们一样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后,被困要这里,那么很可能他们的选择也是等到天亮。所以假如我们选择等到天亮,可能的成果我信任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杜公平没有说这里的鬼神空间的能量起源可能是大家,时间耗的越久,大家的生命危险越大。这是由于:一、杜公平认为假如自己这样解释,可能要再解释其他更多的事情和知识。这样太费时间。二、他们也有可能并不信任。三、可能更加引起大家的胆怯。

    小柴碧云怀中的山本里美再次忽然跳起,“对!我们可以游泳!我们可以游泳回到岸上!”

    杜公平再次摇头,“最好也不要这样,就和刚才的解释的一样,你能确定水里会没有问题、湖的对岸就没问题呢?就算这一些都没有问题,只要一个简略的鬼打墙,你就可能会一直在水中游,永远找不到对岸。你能持续游几个小时?一个?二个?三个?你假如在水中终于游不动了会怎么样?会不会累逝世?”

    杜公平正再一次击溃山本里美不现实际的想法,杜公平身边的石原美织忽然眼睛一亮,眼力炽热地看向杜公平。

    石原美织脸上满是惊喜,“先生……难道……经历过鬼神事件?”

    杜公平微笑,“是的,我经历过!”

    湖心亭中,一众已经失往主心骨的人们将杜公平围了起来。

    远藤重人一脸不敢信任,“您经历过鬼神事件?”

    杜公平,“是的,经历过!”

    山本里美接着抢问,“比这次严重吗?”

    杜公平想了想,点头,“我认为应当比这次严重。”

    小柴碧云直奔主题,“那就是先生应当对这次事件有措施了。”

    杜公平点了点头,“是的,我的措施就是将这个神鬼游戏持续玩下往!”

    其他几人依然不想进行,“为什么?”

    …………………………

    杜公平之所以进行这样的选择,当然有他的断定和道理。躲马流浪动物收留所事件之后,杜公平就与美弥子聊过这类鬼神涌现的特别情况。根据美弥子的说法,人或者某种生物逝世后之所以会成为鬼,那就是由于它们有一股执念。而这股执意就成为它们没有消散的原因。假如这个鬼物能够更进一步,将这个执意浮现出来的话,它们就有了成为鬼神的潜质。流浪动物收留所的事件就是这样,由于那个犬母就这样的一个巨大存在。固然她已经衍生出来很多别的神域,但她心坎最核心的执念依然是“为什么人要杀狗”。所以才会最后出来那个神鬼辩台。

    杜公平这次的断定和理由就是基于这一点。既然他们会涌现在这里,这必定是这个碟仙的执念所在!杜公平不信任它会是如那个犬母一样的巨大存在,所以它不可能有好几层的神狱。就算现在的这个,很可能都是由于杜公平几人就是这个神狱能量的供给者,所以才会被围在这里原因。既然自己一方无法切断自己对这个神狱的能量供给,那么击碎这个神狱的执念也是一样。

    小柴碧云不敢信任杜公平的建议,“我们要再把那个该逝世的碟仙游戏持续玩下往?”

    杜公平,“是的。”

    小柴碧云,“为什么?现在已经这样了,我们还要持续玩碟仙?”

    杜公平反问,“那你们认为,我们为什么涌现在这里呢?这里应当是5年前的那碟仙事件的现场吧?你们也都仔细视察过了,这必定就是5年前造成6名帝大学生逝世亡的碟仙杀人事件的现场。碟仙把我们带到这里,是由于什么呢?它把我们带到这里难道会没有原因吗?”

    没有一个人可以解释这个原因,于是大家都把眼力投向杜公平,信任他必定会有解释的。

    杜公平微笑,“那是由于这个场景对它很重要!我想它想叫我们持续玩下往。”

    山本里美不敢信任,“它想叫我们持续玩下往?”

    杜公平点头,“那么你们认为它将我们全部带到这里是由于什么?”

    杜公平看向神台,看向碟仙桌,“这是一场没有完成的碟仙游戏。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它想我们把这个游戏持续玩下往!”

    …………………………

    大家再次安静了下来,说实话,并没有一个想要进行杜公平的解决方法。由于它太鬼异、太可怕、太吓人了,而且还是在这样一个已经十分鬼异的处所!

    杜公平并不着急,只是安静等候。没有措施他也需要别人的赞助,但又无法逼迫他们,所以只能慢慢等他们自己吸收。固然杜公平实在也很着急,着急这个空间里时间过往的越多,对人的影响就越大,但是杜公平依然没措施。

    时间慢慢过往。

    森山刚二首先坐到杜公平身边,对着杜公平说,“老大,我信任你!你是我的偶像。”

    小柴碧云也慢慢地坐到了碟仙桌前,对着杜公平说,“你怎么确定你的猜测是对的?”

    杜公平,“你有别的选择吗?”

    小柴碧云无奈,“好!我信任你。”

    远藤重人坐到碟仙桌前,对着杜公平说,“拜托先生了!”

    石原美织坐回自己地位,“我信任你!”

    杜公平点了点头,安慰他的情绪,“没关系张!信任我,实在只要应对得当,鬼神事件并不必定都会失事的。”

    平泽武志坐回,“不就是再玩一次碟仙游戏吗?我没有问题。”

    最后一名山本里美在大家的眼力共同凝视中也坐回自己的地位,对着杜公平微躬施礼,“公平先生,拜托了!”

    杜公平微笑地看向四周几人,“那么我们就开端吧!”

    …………………………

    益田秀一的直播间,那个新放出的飞人机所传回来的画面正不断靠近那个失往接洽的湖心亭,仿佛之间,益田秀一似乎从无人机传回的画面上可以看到画面里的人依然在那个放着碟仙字图的桌子前正玩着碟仙游戏。

    难道只是信号忽然涌现问题了?

    必定这样!

    益田秀一有脑海中选择了一个自己最最期盼的答案,将其他不利于自己的猜测都通通丢掉。

    他们都没有事!只是不怎么了只是信号全部中断了!

    必定这件!

    益田秀一开端笑出起来,“哈哈……哈哈……”

    益田秀一的笑声刚刚开端就忽然停了下来,由于前方的那台备用无人机的拍摄画面也消散了。也像所有前方的镜头画面一样,神秘消散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益田秀一开端抓狂起来。但收为网络直播者的职业本能还是叫他第一反响还是把眼力投直播面画的观看数目,观看数目正在直线下滑。再看向直播的评论区,那里刷屏一片。

    ,“怎么又是这种情况!主播你们是不是编故事、编剧情叫我们玩的?你们剧本真是太烂了!”

    ,“主播,你们是不是已经没有剧本可以演了!用黑屏来吓观众,太没有职业道德了!”

    ,“再不出画面,我就换台了!”

    ,“明明再有两个问题,直播就结束了!你们这样搞,玩悬念,可是诱骗观众群啊!”

    ,“不道德!不道德!”

    ……

    评论区的反馈一面倒,全部是责备这次直播节目在玩虚伪直播。这也造成观看数目正不断降落。

    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

    益田秀一头脑中此时只剩下直播人数这一个东西。益田秀一忽然手拿起自己桌上的那个手执摄像机,眼力投进湖心亭的那个方向,眼力无比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