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湖心亭夜半碟仙事件十

作品:《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湖心亭,碟仙桌前的正按照杜公平他们在幻境看到的故事情节一步一步地复原。

    ……

    平泽武志目光平静直视卜碟,“碟仙!碟仙!您是怎么死的?”

    卜碟开始移动:你…可…以…帮…我…吗…?

    平泽武志大声回答,“是的!我想帮你!”

    卜碟开始移动:湖…东…10…米…请…将…我…的…尸…体…取…出…来…报…警…。

    平泽武志看向杜公平,杜公平点头。

    平泽武志大声回答,“好!”

    就在平泽武志说出这个好字时,众人共同手指连接的卜碟突然一震,一下子所有人的手指都被卜碟震开连接。

    所有人手指都被卜碟突然震开,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大家还是十分吃惊地看着现在的带头人——杜公平。

    杜公平微微一笑,“不要想太多!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按碟仙要求的方位把那具尸体找出来。”

    山本里美突然提问,“那里……真的……会有……尸体吗?您不是说这里是属于鬼神的空间。”

    杜公平,“是鬼神的空间,但就和我们现实中的神社神国一样,也会存在与现实重叠的地方。不要多想!让我们快点把那具尸体找出来吧!”

    杜公平来到亭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只余最后一件内裤,丝毫没有估计这时还有女生的存在。

    杜公平抬头看看天色,仿佛自言自语,“消我们还有时间!”

    杜公平不再说话,从湖心亭边缘直接跃入水中,一个水下滑水就到达碟仙刚才所指的位置,立即开始查找。

    杜公平的人影消失,山本里美不由自主小声问向旁边的小柴碧云,“那里真的会有尸体吗?不是说这里是鬼神空间吗?”

    森山刚二听到山本里美的问话,立即给她一个自己无比坚定的回答,“我相信公平!”

    森山刚二走到亭边,也脱去衣服,跳入湖中,加入查找。

    平泽武志阳光般微笑地走出人群,“这样离奇、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我呢!”

    平泽武志走到亭边,脱去衣服,跳入湖中……

    小柴碧云也走到湖边,开始脱去衣服♀使山本里美心中一惊,拉住了小柴碧云的手。

    山本里美,“碧云!你是要干什么呢?”

    小柴碧云理所当然,“当然是帮忙寻找了!帮人也是帮自己!而且你没有注意杜公平入水前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吗?”

    山本里美不解,“他说了什么?”

    石原美织突然接话,“先生最后说的是:消我们还有时间!”

    然后石原美织突然恨恨地说,“这个家伙一定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们!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是消事情越早解决越好!时间长了,可能会有什么握。而且我也是这种感觉!”

    石原美织来到亭边,脱去衣服,跳入湖中……

    小柴碧云对着山本里美微微一笑,也跳入水中……

    …………………………

    益田秀一再一次地游湖心的小亭,双手抓着亭的边缘,口中不断大口地喘着气。

    益田秀一,“怎么……又回……这里了!这已经是第几次了?真是见鬼了!”

    这已经是益田秀一第十一次重新游回这里,再迟钝的人也知道现在一定有问题存在了≠游一次一定是再次游回,但是自己还敢上亭吗?

    仿佛之中,好像有一头无形,但是可以吞噬人生命的怪物正存在于亭中。

    益田秀一全身打了一个冷颤,继续向着远离湖心亭的方面游去。

    但是体力真的快要没有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呢?

    …………………………

    湖心亭的东边,号称自己是游泳能手的森山刚二再次一头将身子扎入水中。但出来时,依然一无所获。看向旁边,其他的几个也在重复相同的动作,看来没有人现在有收获。

    学子湖的湖水虽然不太深,但是这片也已经有四五米深◎为已经有几十、上百年的历史,湖底早已经全部是水草、淤泥,而大家虽然都会游泳,但是从水面潜入水底,再进行寻找,也最多就是有十几秒的查找时候。而且现在是黑夜,水下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水下查找只能用手去一点一点地摸,无法用视线♀种用手去摸着找,不仅效率非常低下,而且感觉非常非常不好,仿佛都一种类似软屎的东西在手中滑动≠加上黑暗、看不清,所以非常地叫人恶心和难受。

    3月的湖水还是冰冷的,森山刚二浮在水面恢复着体力,为下次的水底寻找积聚着体能。

    森山刚二的身边,一个人头冒了出来,是刚刚从水下浮起的山本里美。

    山本里美喘着气,看着森山刚二,依然是那种不能相信这里会有碟仙说东西的样子。

    山本里美看向森山刚二,“真的这里会有尸体吗?”

    森山刚二目光坚定,但是没有说话,又是一个猛子,身体扎入水中。

    …………………………

    薄雾之中,湖心亭再次出现在益田秀一的面前,游在半程的益田秀一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继续游过去,不是立即转头。

    突然益田秀一的右脚抽筋了,那是一种穿心的疼痛,但是更叫益田秀一害怕的是由那里自己的半边身子仿佛都已经失去了指挥,仿佛有一大块沉重的石头正连接着它们,拉着自己慢慢向着水中沉去。

    益田秀一惊恐了!这时他立即想了死亡,想到了那些溺水死亡的尸体,比如:自己展示给自己直播观众看的那6具被水泡得发涨的尸体照片。

    自己会不会淹死?会不会之后也会变得和它们一样?

    益田秀一惊恐了!

    那些被泡过的尸体真是太可怕、太难看了!

    益田秀一不想像它们一样!

    “救命啊!”

    “救命啊!”

    ……

    益田秀一开始一声一声地大声呼救,但是四周依然是寂静无声。

    …………………………

    学子湖的湖底并不深,但是却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而且还是在这个没有阳光的黑夜。就算是杜公平也只能在湖底的这块区域中不断用手慢慢摸索』然杜公平的手摸到了一个类似海带,又像是海带的东西。

    杜公平重新返回湖面,头脑开动,突然发现它不可能是海带,也不可能是水草,那么只可能是一样东西,那就是类似帆布的手提带,由于多年湖底的原因,使它附着上了一层粘稠物,所以摸起来像是海带。但海带没有这样一样宽窄的。

    杜公平大声地招呼众人,“我可能找到了!”

    …………………………

    益田秀一的身体已经开始沉入水中,不知道什么味道的湖水正疯狂不断地涌入益田秀一的鼻口之中。

    我难道真的这样完了吗?

    我难道真的这样死了吗?

    益田秀一突然想起自己的直播事业,感觉自己应该把这一幕也记录下来,投到这次的直播视频中,但是没有机会了!

    真是可惜啊!这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环节!一定会很受欢迎的!

    益田秀一的身体开始不断沉下,意识开始不断消失。

    …………………………

    杜公平和森山刚二共同努力,依然无法将水面的东西拉上。但是已经确定,那一定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包、一个可以装下一个人的大包。

    再次浮出水面,森山刚二不住喘息,“怎么这么沉!”

    杜公平微笑,“当然沉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里面一定有沉重的石块!正是石块造成尸体无法自然浮起。把尸体投入这里的人想叫它不被放发现,所以这里面一定放了很多的石头。”

    森山刚二,“那怎么办?我们把包打开,将石头先取出来?”

    杜公平摇了摇头,“第一,这么长时间了,包上全是水草等物附着物,我们不一定就可以轻易把包的拉链拉开。第二,我刚才摸了一个包,发现里面是液状的。”

    森山刚二不解,“怎么会是液状的呢?”

    杜公平,“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尸体在密封情况自己腐化了!如果我们擅自打开,很可能首先是一股有毒尸水。”

    森山刚二,“那怎么办?”

    平泽武志,“要不我们一起下去抬?”

    杜公平摇了摇头,指指小亭,“我记得小亭上有露营绳!把它拿过来,你们在上面拉,我和刚二在这里推!一定行的!”

    平泽武志点头,“好的!我马上过去!”

    …………………………

    身体慢慢沉入水底的益田秀一竟然感觉不时光滑如巨大鱼类的东西开始在自己身体上下左右触摸走动。

    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指挥,但是意识还微微有点,这使益田秀一不禁在想:自己现在是不是正成为湖底鱼儿的食物?这种画面直播观众一定不喜欢!真是可惜!

    …………………………

    湖心亭上,平泽武志、石原美织、小柴碧云、山本里美共同拉着一根大拇指粗细的绳子不断用力,然后一个巨大的、黑色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上面附着无数水底物质的包类物被上到亭上,接着是杜公平和森山刚二筋痞尽地爬上小亭。穿上衣服后坐到地上半天才算是恢复体力。

    森山刚二看着那个已经看不清是什么颜色的包裹,“我们要打开看看吗?如果不是尸体的话……”

    杜公平打断,“原因我已经说过,所以我不想打开它!”

    杜公平示意大家看向旁边栈道木桥的地方,“你们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

    几人同时看去。

    森山刚二首先说话,“那个桥……没有了。”

    小柴碧云目光投向亭边,突然发言,“我们的船……回来了!”

    杜公平首先来到碟仙桌前,“快点过来,叫我们把最后的游戏进行完毕!”

    杜公平的手指放到卜碟上,接着森山刚二、平泽武志、小柴碧云、石原美织和山本里美。根据游戏现在只暑后一个山本里美没有提问,她把目光投向杜公平,“我该问什么?”

    杜公平微笑,“问明天会不会是一个好天气!”

    杜公平的话使大家一下都轻松下来,山本里美看向卜碟,“碟仙!碟仙!请问明天会不会是一个晴天?”

    卜碟移动,最后挖“是”字上。

    大家的目光投入杜公平,杜公平微笑,双眼闭上,口中默念,“碟仙!碟仙!请归位!碟仙!碟仙!请归位!……”

    杜公平的默念声中,卜碟竟然神奇地回到它最初的位置上。

    大家手指纷纷从卜碟上离开,同时看向杜公平,“接下来,我们该干什么?”

    杜公平,“我们要把请灵仪式结束掉!”

    杜公平来到神台前,点燃一根香,插入香炉中,双手合实,默默祈祷′他几人见到后,也纷纷站到杜公平的身后,双手合实进行祈祷。

    这次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等供香完全燃尽,大家才放松一口气地离开神台。

    然后就是惊喜不断。

    山本里美,“卜碟已经变回我们原来那个桃花碟了!”

    石原美织微笑,“桌子也变为我们的野营桌了!”

    平泽武志,“我的手机有信号了!”

    ……

    小柴碧云突然大叫,“这是什么!”

    众目注视下,自己千辛万苦才打捞上来的那个黑污大包突然翻倒,一个全身污泥、只穿内裤的男人露了出来。

    小柴碧云疑惑,“不是尸体吧?”

    杜公平走了过去,手指按压那人脖间动脉,突然微笑,“他还活着!”

    杜公平将那人的身体翻转,不断击打后前,不一会儿,几大口水从他的口中吐出,他竟然慢慢活了过来。

    他目光呆滞地坐了起来,“这是那里?我还没有死吗?”

    杜公平微笑摇头。

    石原美织却无比惊讶地叫出他的身份,“益田秀一!益田秀一!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在水里?”

    益田秀一筋痞尽地再次躺下,竟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久,山本里美发现了一个突然多出来的塑料箱,并从里面找到了益田秀一的衣服。

    杜公平摇摇头,“看来他是跑过来继续直播的!”

    小柴碧云,“为什么不能是来救我们的?”

    杜公平指指塑料箱中的手执式摄像机,意思不言而谓。

    杜公平看了看森山刚二,“你把他的衣服穿上吧!别人没死,反而感冒了!”

    森山刚二走过来拉过益田秀一的衣服,“好的!”

    石原美织出声提醒,“我们还有一个人没有找到!远藤重人!远藤重人在那里?”

    石原美织的话刚刚问完,那边的平泽武志已经回答了她,“我想我已经找到他了!”

    平泽武志站亭边拴小船的位置,指着里面,“他在那里!”

    杜公平等人走了过去,发现果然远藤重人正一脸苍白地躺在里面,昏迷不醒。

    山本里美,“他怎么了?”

    杜公平心中有个猜测,因为现在众人基本气色都没有大问题,但是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做的远藤重人却气色大衰,仿佛大病一场的样子。很可以之前,大家在那个神鬼空间所抽的能量大多都来自他〔可能是远藤重人破坏规则次序提问或提出禁忌问题的原因,所以那一场神鬼游戏的主要能量来源都从他身上抽取※以他此时才会显得大病一场的样子。就是从水中捞出的益田秀一也比现在的他强』是不知道神鬼游戏抽取他的是精力、阳气、运气,还是生命?

    不过不管那一种,杜公平相信都不是很好的选择!

    杜公平决定不再去想,也不说明—头对向众人,“我们先快快报警!然后快快离开这里吧!”

    众人一片,“是!”

    …………………………

    于是间所有人都仿佛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件,那就是这里直播现场′然两台无人机已经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远藤重人和益田秀一的两台手执式摄像机也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但是湖心亭中提前设置的数名不同角度的固定式摄像镜头依然还在工作。而且益田秀一当是地害影响这次实地探险、几年后首次上的湖心亭的概念宣传而全部都是使用那种隐形式微型摄像机的※以远藤重人前次上亭,对整个湖心亭进行整体细节展示时,才没有在直播间中露什么马脚。

    远藤重人和益田秀一都晕倒了,益田秀一离开自己的直播中心时由于为了闭和及时将可能的直播画面转放出来,设置的是那个镜头有画面,那个就直接传入直播界面,如果大于一个,那就分屏展示※以现在的直播画面已经恢复了画面,由于没有操控,是有十数个画面不同切入直播的♀里画面立即传入直播节目中,本来已经散去一多半的观看人数开始静悄悄慢慢重新涨起来。

    所以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这里的一切都被悄悄转入了网络上的现场直播。从大家自水中将一个尸袋和一个活人拉上亭子子开始。

    森山刚二、石原美织、小柴碧云、山本里美先送远藤重人到达对岸。

    杜公平和平泽武志用绳索拉回小船后,将益田秀一抬上小船也送回对岸。

    杜公平带着警察登上小亭,打开尸袋,一阵尸水流出,一个只剩黑骨的尸体流了出来。

    ……

    这时的直播已经没有任何主播进行解释,只有安静无比的画面,不断有人加入,用评论区进行提问,很快就会有人给他们解释:鬼屋探险类直播,已经挂掉了两个,而且还发现了一具只剩骨架的尸体……

    一个不经意间,益田秀一网络直播再一次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