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何浪的警醒(大章节)

作品:《车神代言人

    颁奖仪式结束,张一飞追随着团队成员走向维修站,可能是由于观众嘲讽原因,所有人心里面都憋着一股气,就连庆祝的心思都削弱了不少。

    “哎,不是,你们怎么感到比我还赌气啊,不就是一点嘘声而已,小场面啊!”

    张一飞终于忍不住点破了,说实话他对于这些什么嘘声跟口哨声音,完整就没什么感到。

    99年一个中国人来到欧洲征战,除非是认怂装孙子,承认自己不如欧洲车手,否则就注定会见对很多冷眼与嘲笑,这点早就在张一飞心理筹备之中。

    “一飞君说的没错,这种场面很正常,当年日本一些车手来到欧洲征战,也受到很多责备跟批评,比如说片山右京先辈,所以不用太赌气。”

    武田纯子安慰了一句,**十年代也有不少日本车手征战1,比如说片山右京,铃木亚久里,井上隆智穗这些,那是各种被人嘲笑,日本人算是见识过,并没有多大感到。

    当然,这也跟他们确实菜有关系。

    相比较日本人的习惯,阿虎跟陈志两个人是最不爽的,他们可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一飞不过就是说想要拿冠军,就被观众给噓了,还讲不讲道理?

    看着他们两个人赌气的样子,张一飞笑了笑把手搭在他们肩膀上说道:“职业赛场上面,赌气是没用的,只有成功才会博得尊重。”

    “下一站,我会让质疑者都通通闭嘴。”

    张一飞说到后面的时候,语气中都带着一种杀气,固然他对于嘲讽不怎么赌气,但是不代表他就爱好被人嘲讽。

    特别是那种骨子里面对于中国车手的鄙弃,才是张一飞最不能容忍的处所。想要打破这种偏见,就必须靠着碾压的实力来证实自己。

    何紫菱站在张一飞身后,看着他背影,听着张一飞终极这冰冷却又霸气的话语,心里面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陌生感到。

    她从来都没有见到张一飞这一面,学校里面为数未几的接触,这个家伙几乎都是嬉皮笑脸的。

    最多就是跟李韬冲突的时候,他没有像以往那么软弱,而且打架还很厉害的样子。

    只不过那时候,依然有着一种小男生的稚气,但现在张一飞给她的感到完整不同,更像是一个成熟的男人,有着自己的目标,不再如同小男生一样的激动。

    半年时间,会让一个人有这么大变更吗?

    何紫菱不知道这个答案,但她知道的是,这样的张一飞让她很观赏,毕竟努力的男人才是最帅的。

    来到维修站,赛车恰好通过了雷诺方面的赛后检测,摆在放房的中心。

    跟一般体育赛事检测运发动不同,方程式运动检测的对象是赛车。

    毕竟兴奋剂这种东西,对于车手几乎没有什么赞助,要知道正赛均匀心跳高达180次高低,还吃兴奋剂岂不是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所以方程式赛事的“尿检”,就是检查赛车的油液,确保没有一些违规的添加剂,让车辆的马力异常。还有检查空气动力套件,看有没有做手脚。

    丰田技巧团队的成员,见到张一飞进来,都纷纷朝着他表现庆祝。

    毕竟一名亚洲车手,第一次参赛雷诺欧洲杯,就能站上领奖台,尽对算得上是一种突破。

    一来到维修站,阿虎跟陈志两个人,就放下了之前心里面的不爽,开端追随丰田技巧职员一起投进到赛后掩护工作中。

    要知道一场激烈的赛事下来,对于赛车的磨损耗费非常大,无论是轮胎、悬架,还是诸如发动机这样的部位,都需要经历一场大检验。

    相比较一般民用车重视耐用性,方程式赛车更像是燃烧“生命力”,来获取速度跟爆发,不经过彻底的赛后检验,下一站很有可能把张一飞撂在赛道上。

    张一飞没有呆在维修站,而是跟武田纯子还有何紫菱两人回到了酒店,赛后检测是专业技师们的工作,车手只需要开车就好了。

    回到酒店里面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张一飞这才感到从紧张的赛事气氛中缓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张一飞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何浪打过来的电话。

    按下接通键,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何浪激动的声音:“一飞,庆祝你拿到分站亚军,真是跑的俏丽!”

    “你消息够通达的啊,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在欧洲赛事圈子里面也认识不少朋友,探听一下赛事成果并不难。”

    何浪欧洲圈子里面确实认识不少朋友,但他的最大影响力,并不是靠赛车圈子。

    由于认真来说,何浪的拉力赛程度,目前放在世界领域里面,只能算二流偏下水准,这种实力是不可能让他在欧洲赛车圈子,有多么大的话语权。

    他真正厉害的处所,是出身英国的伊顿公学,这所号称“精英摇篮”的学校,造就了英国商政两界无数社会名流。

    很多有远见的贵族或者富豪家庭,都会想法想法把子女送进来,由于这里面任何一位同学,都可能是未来事业上的人脉跟赞助。

    人脉就代表着金钱跟效率,对于上层人士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当然,何浪不是一个爱好夸耀的人,这些东西他没有跟张一飞说过。

    “不过一飞,你这次赛事的作风评价似乎不太好,雷诺赛事宣传的朋友还告诉我,库比卡吸收赛后专访的时候,责备你比胜过程中恶意超车,差点引发连环大事故。”

    “并且还有很多欧洲车手愿意联合指证,这可能对于你未来方程式进阶,造成一些负面影响。”

    听到这话,张一飞皱起了眉头,方程式赛事实在是一个小圈子,特别是1层次,常年都只有十支左右的车队,属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种。

    张一飞不在乎外界怎么评价自己,狂妄也好,嚣张也罢,这些都没有什么关系。

    观众跟媒体是最轻易转变的人,只要你能用实力驯服他们,由黑变粉的比比皆是。跟娱乐圈打造人设不同,竞技体育圈只在乎成绩!

    但是车手圈子里面就有点麻烦,他们可记仇的多,就拿这次对手马萨来说,最初偶像是同为巴西人的塞纳。

    但由于卡丁车阶段,找塞纳签名没成功,就由粉转路,后来还公然宣称过舒马赫是自己的老师,史上最佳的车手,从而引发很多塞纳粉丝的不满跟攻击。

    毕竟这两代车神,就如同关公战秦琼一般不比如较,无论说谁更强,另外一方都能找出理由来辩驳。

    作为一名职业车手,公然直言说这番话,自然会遭碰到非议。

    一旦车手圈跟车队老板以及背后大佬们,对自己有不好的负面印象,那么未来职业生活就会受到一些影响。

    同等条件下,大佬们自然更愿意选择形象好、人缘好的车手,毕竟车队收进很大一部分,是要靠援助跟广告商的。除了实力外,形象跟人缘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潜在的上风。

    说实话,张一飞之前没考虑过这一点,毕竟两辈子,他都没接触到赛车最顶尖的这个层面。

    听到电话那头张一飞没有说话,何浪还认为自己这一段话吓到张一飞了,

    于是赶紧解释道:“一飞,实在新人阶段有点负面影响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未来能保持成绩,并且注意一下自己言论跟形象公关,这些都是可以挽回的。”

    “毕竟那些1车队大老板,他们考量签约一个车手,是不会如此肤浅的由自己个人爱好来决定。”

    “而且话说回来,中国车手同样还有其他潜在上风,那就是目前正在蓬勃发展的中国汽车市场。这可是一份大蛋糕,无论是车队,还是国际汽联,他们都已经瞄准这个市场,很需要一位形象代言人。”

    何浪毕竟是伊顿公学出来的精英,他眼力更长远一些,看到的是背后更大的贸易价值,那就是全部中国市场。

    现在中国汽车产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各路合资厂商不断成立,纷纷组建了赛事车队,而且宏大的人口数目,也代表着非常客观的收视流量。

    早就已经对这块市场虎视眈眈,就等东海国际赛车场建成,立即就会上马1东海大奖赛。

    车队老板同样也是如此,人口就代表着消费市场,援助商更盼看有一名中国车手,来赞助自己打开市场。

    听到何浪赶紧解释,张一飞自然明确他担心什么,于是笑着说道:“放心,我心理素质没这么差,这种事情影响不到我。”

    “库比卡想说就说呗,嘴长在他身上,我又没措施把持。假如下一站再碰到,那对不起,我下次还要超他!”

    张一飞霸气十足的回了一句,超车还有什么恶意不恶意的,凭本事开的快,为什么不能超?

    而且过程中都没有产生任何碰撞,这算什么危险举动。至于其他车手的联合指证,张一飞大概能懂得,自己溅起的砂石,导致后面车手很难受。

    不过自己又不是故意的,那种情况下能把持赛车就不错了,还能管得了砂石怎么飞?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在张一飞眼中,更像是一种报团打压新人的举动。可能他们自己没有这个想法,仅仅是对张一飞飞溅砂石的不满,或者是依然不屑于报团打压,但成果却是差未几的。

    假如张一飞真是个纯粹萌新,面对这种“众怒难犯”的场景,很有可能会心理压力过大,而施展变态。

    但是很惋惜,张一飞可谓是老油条了,想玩什么都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