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试跑爆胎

作品:《车神代言人

    武侠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点火发动,张一飞从维修通道驶向赛道,发动机的轰鸣声音开始响彻。

    感觉到座舱里面传递过来的热浪,张一飞就明白发动机工况温度差不多了,推入一档同时松离合补油,发动机转速瞬间突破八千转。

    方程式赛车没有所谓的烧胎,松开刹车的瞬间,整辆车就冲了出去,巨大的加速度推背感迎面而来,把张一飞死死的压在座位上。

    霍根悍赛道,之所以能成为这个时代1最快赛道,就是因为它有着四条长直道,特别是起步阶段进入森林的长直道,更是有着长达15秒长油门的时间。

    说到森林,这也是霍根悍赛道的一个特色,那就是当初修建的时候,是选择在一片森林空地。

    但在修建阶段,并没有选择把森林树木全部砍伐,而是留了很大一部分面积。

    所以霍根悍赛道,有超过一半的路线,是直接在森林里面穿梭,就连观众席都看不到赛道上的具体情况,只能通过大荧幕转播来了解,后来发展为霍根悍赛道的标志性地点。

    起步之后全油门加速,档位被迅速推到了六档,而雷诺赛车也很快达到了自己极限的260k/。

    15秒的超长地板油时间,让张一飞感受速度带来的刺激,说实话,很少有赛道能做到这种极速狂飙。

    狂飙之后,跟蒙扎赛道会遇到一个慢弯必须要大幅度减速不同,霍根悍赛道第一个是左转弯,并且是一个大角度高速弯。

    以雷诺赛车的性能,基本上就连刹车都可以不用点,直接空油门过弯就行了,速度保持在四档180k/左右。

    高速弯看似简单过,但对于弯道的切线要求极高,稍微路线选择出现问题,那么对手就会抢占更短的过弯路线来弯道超车。

    而且如此高速之下,留给车手的反应跟选择时间也很短,基本就是靠着平撤习带来的车感跟扎实的车技,没有其他捷径可走。

    弯道切线,一直都是张一飞的长项之一,所以这种弯道是难不倒他的』是受限于胎温跟抓地力,张一飞并没有选择极限过弯,第一圈采取了必策略。

    接下来连续两个弯道,基本上都是跟1号弯差不多,这就是高速赛道的特征,基本上只要抓地力足够,并且切线选择完美,就连刹车都不要踩。

    如果是1赛车的话,拥有更好的空气套件带来强大下压力,甚至可以全油门过弯。

    改建后的霍根悍赛道全油门时间仅为百分之五十五,但现在的霍根悍赛道,全油门时间可以高达百分之七十,让车手感受到更极致的速度。

    这种感觉就连张一飞都有点上头,毕竟成为一名职业车手,追求的就是这种速度带来的刺激感。

    很多时候哪怕明知道有握,甚至会付出生命代价,但依然会选择一脚油门下去,因为这种挑战极限后的成就感,真的会让人上瘾。

    接连几个高速弯过去之后,很快来到一个发夹弯面前,如果说之前是全油门跟紧对手的话,那么这个叫做萨切斯(a)的发夹弯,就是超车的时候。

    这个发夹弯的角度非场,差不多可以说是180度的回头弯,在1赛道里面是属于比较少见,也算是霍根悍赛道最有挑战性的地点之一。

    入弯之前,需要把车速降到1档70k/左右,甚至在经过弯心时候最慢速度,就连60k/都没有。

    这就非常考验对于刹车点跟过弯路线的控制,刹车点早了,就会被人给超了,刹车点晚了,这种回头弯哪怕就是没有冲出赛道,过弯路线也会变得一塌糊涂,同样被对手超越。

    张一飞之前只是从资料里面看过,这也是他第一次经历1赛道发夹弯。

    跟山道上面过发夹弯完全没有,方程式赛车没有任何漂移的可能,也就是说纯靠打方向盘硬走过去。

    因为实在是比较陌生,加上第一圈试跑的缘故,张一飞把速度降的非常低,基本上是50k/左右过的这个发夹弯。

    除了这个萨切斯发夹弯之外,霍根悍赛道,还有一个短直前组合弯,也就是两个弯道加上一个短短直道的组合弯。

    之前张一飞跑广深七星山的时候,对于这种短直前弯道算是比较熟悉,不过在1赛道上面,这种弯道也被称之为双顶点弯道。

    并且这个弯道,还有一个后世国内都比较耳熟的名字udkurve(萨德弯)。就是跟美帝在韩国部署的反导系统一样的名字,只不过这种名字在消算是很常见。

    除了这两个高难度弯道外,还有一个9号直角弯,其他的都是一些常规高速弯,基本上都是可以全油门或者松油门过的弯道,只要把控好过弯路线,后车很难从其他路线超越。

    一圈试跑下来,张一飞速度不快,但也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失误,特别是过弯路线选择上,完全不像是一个新手。

    “纯子,一飞君的试跑圈速多少?”

    “1分50秒26。”

    武田纯子报出第一圈试跑计时,因为是手掐秒表,所以只能精确到两位数毫秒,而且误差相对来说比较大。但是1分50秒左右的圈速,张一飞还是达到了。

    听到这个圈速,山本右京也是打开了霍根悍赛道的记录,上面1圈速记录,是由1名将达蒙·希尔在96年创造的,时间是1分25秒256。

    但张一飞现在跑的是雷诺方程式,跟马力动辄700以上的一记方程式相比较,雷诺赛车差距太大。

    所以霍根悍赛道初级方程式记录,最快圈速是1分47秒317。

    张一飞现在1分50秒左右的圈速,看起来跟最快圈速记录相差很大。但实际上张一飞仅仅是试跑热胎圈,而且因为中性胎的缘故,张一飞速度更是被压低。

    按照山本右京的估算,张一飞排位赛上面,最快圈速应该跟现在赛道记录,差距在1秒之内。

    如果比赛那两天,天气状态是预想那样的大晴天,那么很适合发挥出中性胎高速,高温高能量负荷的特点,说不定能无比接近赛道记录,甚至是超越最快圈速。

    “一飞君进步真是惊人,上一站蒙扎赛道试跑的时候,最快圈速跟赛道记录,差距都快要接近三秒。而现在仅仅是暖胎圈,就已经达到了之前试跑最快圈速的水准,真是能用神速来形容。”

    山本右京语气无比感慨,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任何一位方程式新人,能达到张一飞这种进步速度。就如同他之前说过的那样,张一飞仿佛每一圈练习、每一场比赛,就跟进化了一样的突变。

    完全不是一般新人车手那种线性进步,换种夸张一点的说法,张一飞都达到几何倍数进步的效果了。

    “进步确实很快,不过上一站是一飞君第一次接触方程式赛道,算是一个纯粹的新人,各方面都很生疏。”

    “这一次试跑,能明显感觉到一飞君没有了之前那种生疏感,更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车手≡然提升很快。”

    说完这段话后,武田纯子突然感觉这套说词,好像已经不足以形容张一飞的进步了,于是她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好像确实有点快了。”

    围场外面的讨论,试跑阶段的张一飞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对于赛道是越来越熟练。

    这不同于之前场地赛的那种恢复手感,而是一种自己跟赛车如臂使指的感觉。

    也就是说真正从这一刻开始,张一飞脱离了之前吃老本的范畴,开始运用这个世界的身体素质跟赛车经验,来驾驶这辆方程式赛车。

    说实话,张一飞之前一直都认为别人是天才,而自己只能算是一个“开挂者”。

    如果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自己真的能跑赢这些“天才”级别的未来1车手吗?

    答案其实是否定的,张一飞自己都没有任何的信心,不靠上辈子经验的情况下,同样从楔丁车训练,能比这些天才车手要强。

    但现在张一飞有一种不同感觉,那就是其实自己并不差,哪怕抛开上辈子的经验,自己这辈子也没有接触过多久的方程式训练。

    真的算上全部职业时间,自己还真不一定比马萨这些从小参与卡丁车赛事的时间长。

    如果说之前都是觉得靠开挂,那么现在张一飞逐渐感觉车技的提升,是自己夜以继日的训练成果。

    就拿之前丰田青训基地来说,张一飞敢毫不夸张的说,自己付出了别人双倍的努力∞论是练习时长,还是体能训练专注度,他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偷懒,就是觉得自己起跑线输了,要靠着努力追回来。

    面对对手的时候,虽然同样都有着战胜对方的信心,但毫无疑问现在的张一飞更有底气,他开始真正认同自己实力!

    圈数一圈圈的增加,夏日中午的高温,让胎温极具的上升,很快就达到了接近软胎的抓地效果,这让张一飞的最快圈速,也在稳步的向上提升。

    这个时候张一飞再次来到林荫地的萨切斯(a)发夹弯,打算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过弯。

    但就在他过弯的时刻,张一飞感觉到自己赛车“咚”的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整辆车在弯道完全不受控制的疯狂摇摆起来。

    要知道这圈张一飞正打算延迟刹车挑战极限的,车速此刻接近160k/。

    如此高速度下,突然失去了转向控制的赛车,直接就朝着路肩冲了过去,然后进入到砂石隔离带。

    张一飞现在能做的,就是死死的掌控住方向盘,然后猛踩刹车。毕竟方程式赛车如此低的悬架,哪怕急刹都不用的侧翻什么的,除非是撞到什么障碍物。

    所以现在张一飞必须要把速度降下来,如果砂石缓冲带没有办法完全减速的话,那他将直接撞上赛道最外面的隔离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