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道葬、道藏!

作品:《人仙武帝

    很多时候,你若是不展现一下,旁人都不会知道你毕竟有多少钱。

    蓝礼不算有钱。

    至少在南宋,随便找找,就能找出几十家比他更有钱的。

    卖盐的、卖布的、卖粮的、卖药的。

    还有南宋那几十上百家有着大批土地的勋贵世家。

    但这些人,都不会像他这样往糟践。

    更不会如他这样,用麻袋装着钱,跑到终南山上专门收集一些乱七八糟的武功秘籍。

    这些东西收集起来有什么用?

    低级的,烂大街的,宗门大派弟子看都懒得往看的。

    一群人只当蓝礼是得了癔症在发疯。

    嗯。

    在蓝礼之前,这么发疯的还有一位。

    前朝那位,用兵马撬开了宗派的大门,收集了诸多道家秘籍,最后编书成册。

    道躲!

    道葬!

    宋徽宗!

    他的做法,造就了两位尽众人杰的降生。

    一位名为黄裳。

    是不是谐音旁人不敢窥测,反君子家是弄出了一本九阴真经出来。

    至于另一位。

    龙虎山上,黑虎在侧,一剑之下,千里雷音。

    那位白日飞升的龙虎山祖师,很难说没有和万寿道躲之间,有没有什么莫名的关联。

    当然。

    相比起上面那位收缴天下道典成册的大佬,蓝礼现在的做法不过是小儿科。

    人家收集的是道家核心的躲书。

    你呢?

    【洛阳腿】、【三寸莲花】、【五虎断门刀】、【狂沙刀法】、【三阴剑指】......

    一样更比一样烂!

    反正这几天一直跟在蓝礼身边的紫萱,就没弄懂蓝礼要这些低级武功有什么用处。

    只是天天陪着他,抱着一摞又一摞的书本回往。

    至于卓一航?

    他在往和现任重阳掌教畅聊了一番后,就已然放弃对蓝礼的治疗了。

    一天又一天。

    看着蓝礼房间里的手抄本堆满书架。

    武当一众弟子简直心痛的无法呼吸......

    这可都是钱啊!

    真金白银换来的啊!

    你蓝礼一武当的嫡传弟子,要这些屁用没有的三流秘籍干嘛?

    武当的躲书还不够你看的么?

    面对师兄弟们的各种劝告,蓝礼只是笑着应承着。

    随后,一笑了之。

    他需要这些秘籍!

    而控制着大宋三成兵器交易量的蓝家,则是不缺那些黄白之物的!

    用自己富饶的,往换自己缺乏的。

    很正常,不是么?

    相比起以后满世界的往收集,眼下既然有机会,干嘛不捞一波大的?

    随着数目不菲的书籍被回进‘书架’。

    熔炉之中那本级的炼体秘籍,也变得更加清楚。

    实在,早在购置秘籍的第一天,熔炉中的秘籍就达到了百分之百的完成度。

    可接下来,随着更多的炼体功法被填进往。

    蓝礼创造,这熔炉在达到百分之百后,居然还能持续进步.....

    ......

    【117%】

    【139%】

    【177%】

    ......

    就在今天‘收摊’后,在蓝礼把手中从几个大和尚那儿收来的【罗汉拳】、【金钟罩】、【龙相伴若功】等等秘籍填进往后,这个数字终于达到了一个极限。

    百分之二百!

    随之而来的,则是系统久违的一道提示音。

    ......

    【叮:熔炉内天生秘籍已达到级极限,请宿主确认合成。】

    ......

    “极限?

    级功法,有着极限一说的么?”

    看着被自己填进熔炉内的三百多种炼体法门,蓝礼思索片刻后点击确认。

    他非常期待看到熔炉内的武功秘籍降生。

    也期待着系统的熔炉系统能给他带来一些惊喜。

    点击确认后。

    光幕中那尊三脚双耳的熔炉开端发亮。

    其内的各种功法则是在一阵火焰的灼烧下,化作一道道代表了文字的符文,在烈火之中逐渐胶着缠绕到一起。

    似乎是在编写?

    床榻上,随着熔炉启动。

    蓝礼体内,往日里平安无事的武当内力开端自丹田之中游出。

    如一尾暴躁的鲤鱼,在蓝礼的经脉中‘胡乱’游动。

    有点疼。

    那尾‘鲤鱼’也不太听人管教,总是往蓝礼周身那些未曾开辟的经脉往蹭。

    一寸又一寸的经络被鲤鱼蛮横的挤开。

    疼痛过后。

    则是一种打开了新天地一般的舒爽。

    “这是在改革我的经脉壁垒么?”

    咬着牙挺过疼痛的蓝礼,看着‘鲤鱼’又向另一处经脉冲往,面色开端发白。

    疼!

    真的很疼!

    若不是怕守在门外的紫萱担心,蓝礼早就痛的嘶吼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往。

    熔炉内,那些由金色符文堆积出来的书本已然开端成型。

    无字的封面。

    边角处还散发着少许亮眼的银光。

    “呼....”

    又一道激烈疼痛被挺过往过往,满头大汗的蓝礼睁开眼。

    显得非常疲惫。

    可在看到那本秘籍的封面上,逐渐浮现出俏丽的纹路后,更多的欣喜则涌现在了蓝礼心中。

    看着书本逐渐成型,看着封面上浮现的各种鸟兽纹路。

    看着最后一点金光被收录进秘籍。

    蓝礼的全部精力都随之被抽离。

    头一歪。

    全部人就这样晕了过往。

    ......

    ......

    悄无声息的。

    睁开双眼。

    眼前是一片黑暗。

    不是完整漆黑。

    由于在那黑暗之中,有着一道身影正在伸展身材。

    ‘那是我?’

    面容含混的人影在操练,随着他的一举一动,其身上,一股荒古凶兽般的气势开端复苏。

    终于,当这气势达到一个顶峰之后。

    蓝礼眼前的画面开端破碎。

    ‘要结束了么?’

    “砰、砰、砰.....”

    心脏的跳动声。

    野兽的嘶吼声。

    怪物的长叫声。

    还有.....

    轰!!!

    蓝礼只感到眼前一花。

    下一秒。

    他已然‘附身’在一位‘一脚踩碎大地’的武者身上。

    战场!非人的战场!

    他的眼前,是一片含混的身影。

    他们在厮杀。

    其中有人,也有着各式各样的非人!

    若是仔细往分辨,就能看出,这些含混的身影,大多都和那些被熔炉吞噬的武功秘籍有着关联。

    而蓝礼附身的这位,则是**着双手。

    以一种非人的姿势,重重的砸进战场的中心!

    不会受伤。

    感到不到疼痛。

    在这场血腥的厮杀中,每倒下一名对手,蓝礼就能吸收对方的技艺,并且融进自身的系统之中。

    越战越强!

    终于。

    当最后一名如魔神一般的身影被蓝礼踢碎头颅后,这场短暂而又激烈的战斗结束了。

    随着对方倒下。

    蓝礼的视角也逐渐自战场上抽离。

    越飞越高。

    高到可以俯视全部战场。

    看到战场变得轻薄如纸。

    翻动。

    翻页。

    战场化为书籍。

    又被翻到最初的封面。

    精巧的封面。

    壮丽的花纹。

    空缺的题名。

    看到这里,一抹恍然之感涌现在蓝礼的心头。

    随后,就听他轻笑一声:

    “把笔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