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苍蓝武诀

作品:《人仙武帝

    铁挂银钩,挥毫泼墨。

    梦境化入现实。

    银『色』光辉收敛。

    睁开眼,蓝礼看着手中一本由瘦金体书写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畅快的微笑。

    “没想到,系统居然把你给复印出一份来。

    这是不是在和我说。

    融合出来的这门炼体心法,旁人都可以修习?”

    抚『摸』着的磨砂封皮,沉寂一会儿后,蓝眼中数据流开始闪烁。

    “以武入道?

    那是什么境界?

    宗师之上?”

    看着苍蓝武诀简约的简介,蓝礼思索了片刻,决定回头去问问张三丰。

    因为梦境的缘故,苍蓝武诀的内容已经化入蓝礼的系统面板。

    刚刚入门。

    至于效果

    (备注:以上数值,正乘数据为5。)

    “内力消耗的有些过了。

    不过,初入第一层,就给了增加了五点精属『性』么?”

    嘴上念叨了一句,蓝礼直接向着后面的+点去。

    “这就点不动了?”

    看着属『性』面板上已经显示为“六十五”的,蓝礼只觉得脑仁儿疼。

    内力被刚刚锻造心法时消耗的七七八八。

    经验值则是削减到了两万出头。

    精气更是随时都可能跌落三位数。

    “这么长时间下来,终于把底蕴消化的差不多了么。

    又得想办法刷东西了啊。”

    想到苍蓝武诀这个‘吃钱’大户,蓝礼默默的叹了口气。

    从衣袖中掏出瓶『药』来,倒出一颗服下。

    不说别的,内力是必须『药』恢到安全线之上的。

    服下由灵『药』丹丸,打坐片刻。

    『药』力化入内府。

    直到丹田内的内力充盈起来,蓝礼才跳下床。

    打开房门。

    门外,紫嫣双手抱胸的靠在墙壁上。

    见蓝礼从房间中走出,姑娘对他『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你修炼好了嘛?”

    “嗯,过去多长时间了?”

    “三个时辰。”

    “这么久了么?”

    有些怜惜的拉住紫嫣的手,蓝礼估计,这姑娘怕是一直守在他门前没有离去。

    互相拉扯着走到床边。

    紫嫣以为他又想做一些坏坏的事情,身体有些抗拒的挣扎了几下。

    当然,她也没怎么用力。

    “嗯?”

    感应到蓝礼身上传来的力道变大。

    这姑娘账折。

    把头凑到蓝礼身上嗅了嗅后,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

    “你又变强了呢。”

    蓝礼:“???”

    你属狗鼻子的?

    嗅一嗅就能感应到别的的强弱?

    心下觉得好笑,已经坐到床上的蓝礼,手上用力,把紫嫣拉入自己的怀中。

    “你怎么发现的?”

    “我猜到的啊。”

    坐在蓝礼怀里,紫萱笑眯眯的。

    随后,她则是神情一变。

    感应到身下的某物开始变大,紫萱的脸『色』开始泛红。

    “这还没到黑天呢”

    “我就是想试试,你懂的。”

    第二天,蓝礼走出房间时,脸『色』有些难看。

    昨晚的夜生活,一开始他还能占据一些优势。

    可到了下半场

    紫萱兴头起来了,他还是感觉勒得慌。

    『摸』着后腰处被紫萱小腿勒出的青紫痕迹,感觉到疼痛,蓝礼眼角抽搐了几下。

    “这特么的六十多点还不行?

    她的肉身属『性』不会破百了吧?”

    想到昨晚。

    紫萱一个翻身,自己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镇压在身下的‘惨剧’

    房间里的紫萱已经醒了,这会儿正包着被子等蓝礼。

    至于原因?

    衣服太不结实了

    蓝礼走下楼。

    阁楼的大厅里,他那些师兄弟们正看着桌面上摞成小山的秘籍发呆。

    嗯。

    刚开始那几天,这帮家伙还有心翻看几页。

    可随着秘籍数量越来越多。

    他们也发现了这些秘籍和武当功法的冲突,就懒得去翻了。

    不是武功有冲突,而是『性』价比不高。

    相比起花费时间、精力去修炼这些,他们还不如专心修行武当的功法。

    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蓝礼拍了拍面前的书籍,轻笑到:

    “这是新送来的?”

    “嗯”

    “这是昨天一天的量,一共一百一十八本,和以前的没重复。”

    “重阳宫那边来了个姓甄的三代弟子,询问什么时候能叫人来抄录”

    “我说明月,你这也太吃亏了吧?”

    “谁说不是对了明月,我昨晚没看到紫萱姑娘出门。

    她昨晚

    这是又留你房间了?”

    一群人问了几句,待蓝礼一一解答后,又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蔫巴了。

    对此,蓝礼也深有同感。

    在武当时,好说歹说的,还有一大片山林供他们这些人玩耍。

    可到了全真后,除了最初的几天新鲜外,事的时间里,大家都是在这座竹楼里度过的。

    很无聊!

    无聊到几个当师兄的,早就跑到峨眉弟子的住所撩妹去了。

    过了一会儿,外出的苍松回来了。

    这家伙的面『色』有些兴奋。

    可见到蓝礼后,则是神『色』一僵,随后有些尴尬的和他打了个招呼。

    “明月早!”

    早?

    蓝礼看了看天:“苍松师兄,这已经到正午了吧?”

    “啊?已经中午了么?”

    “苍松师兄,你这是自己去峨眉蹭了饭,就不管我们这些师弟了啊”

    “出去采买的宋青书还没回来”

    “我们怕是要饿死了。”

    “不要啊,我还不想死,我还没娶亲”

    “对了!苍松,宋青书是不是在峨眉那边?”

    问话的是藏剑。

    被他那如交般‘锋利’的目光盯着,苍松颇为尴尬的点了点头。

    “所以说?”

    “我们的伙食费就这么被宋师兄给送人了?”

    “我怎么在苍松的身上嗅到了一股鸡腿的味道”

    “不会是啊啊啊,我要杀了他!!!”

    一群人吵吵嚷嚷了好一会儿,待到他们都消吐来了,苍松靠到蓝礼身边来。

    “明月师弟。”

    “嗯啊”

    桌上趴在的蓝礼冲他账折。

    刚刚他已经叫白鹤去买东西了,这会儿正无聊。

    靠着蓝礼坐下,苍松有点没话找话的聊了几句。

    聊了一会儿后。

    苍松嘴里忽然冒出一句,令蓝礼感到十分诧异的话来。

    “明月师弟,和师兄说实话,你对峨眉的丁师妹究竟有没有想法?”

    “喵喵喵?”

    “嗯?”

    “额咳咳,没事。”

    被苍松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蓝礼差点不会说人话。

    喝了口水,蓝礼瞪着眼睛看他:

    “苍松师兄,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对丁敏君有想法?”

    丁敏君?

    她有哪里比得上紫萱么?

    不不不。

    这二者之间除了同为女『性』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蓝礼这般想着。

    另一边。

    苍松听到蓝礼的话后,则是弯下腰,用双手捂住了脸:

    “我也知道你没想法,可师弟,你能不能帮师兄一把?”

    蓝礼扭头看他。

    “敏君师妹喜欢你”

    说出这句话,近乎耗尽了苍松的全部力气。

    “呃我?”

    蓝礼愣了一下后,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

    丁敏君喜欢自己。

    蓝礼肯定是知道的!

    可苍松这是什么情况?

    喜欢上丁敏君了?

    不是,你们一个个的都td什么眼光!

    一个喜欢灭绝的清风不算,这又来了个看上丁敏君的苍松?

    合着峨眉那么多的美女,结果你们这一个个的都眼瞎

    深深的吸了口气,蓝礼强迫自己没吐出脏字来。

    “苍松师兄,这个明月是真帮不上你。

    不过师弟堡!

    师弟对丁师姐那是一丁点的想法都没有!”

    说了这么一句。

    蓝礼也没再去安慰苍松,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凑到藏角桌去了。

    虽然他不喜欢,可送女什么的

    这种缺德事儿还是不要做为好。

    闲聊了一会儿,蓝礼等了半天的白鹤总算回来了。

    在把蓝礼要的衣服给送回来的同时,白鹤还给大家伙带来了个非常劲爆的消息。

    “我刚刚遇到大师兄了,他身边跟着一个非朝亮的黑衣女子,两人边走边笑的从南边出了长安城,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去了!”

    从南边出了长安城?

    黑衣女子。

    是练霓裳么?

    还有两天秘境就要开启了,卓一航这是干嘛去了?

    打野战?

    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蓝礼拿了衣服就回了房间。

    他没想到。

    就在当晚!

    一下午的时间过去,白鹤口中春风得意的卓一航,就被人给抬了回来。

    刚吃完晚饭的蓝礼正和紫萱在后院遛弯。

    等他听到消息赶过去时。

    被放在长桌上的卓一航。

    已经面『色』金白,一副将死之状!

    “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