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檀香木簪

作品:《考试让我走上人生巅峰

    赵九福涌现在陈家村门口的时候,就瞧见老陈氏正伸着脖子朝村外看,看见他才快步走过来,带着几分担心说道:“你这孩子,怎么回来的这般晚?”

    赵九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先生留我吃了午饭,我也不好强推辞。”

    老陈氏一听这话倒是也不担心了,笑呵呵的摸了一下儿子的头发,才扯着嗓子跟那群伸着耳朵听的村人喊道:“没啥事儿,阿福的先生特别爱好他,这不是上门拜年,还硬是要留他吃一顿饭,我就说这孩子懂事的很,不会瞎玩耽误回家的。”

    四周的村人一听这话,倒是也笑了起来,纷纷抓着赵九福夸了几句,无非是读书好,头脑机动,先生爱好之类的话。

    当然也有人看不惯老陈氏的样,等他们走远了就说了:“瞧她嘚瑟的样儿,她家阿福这才读了一年呢,能读出什么东西来,这尾巴就差没翘上天了。”

    听了这话,就有跟老陈氏关系好的人出来打抱不平了:“大山家的,你这话说的太酸气,你嫌弃阿福的话,年前怎么还屁颠屁颠的上门求春联,这春联倒是贴起来了,这会儿在人背后说酸话,你亏心不亏心。”

    那人被刺了一句话,哼哼了两声推开人群出往了,口中只说道:“这大年初一的,我也不想跟你们吵架,走走走,我回家往了。”

    后头那群人谁不知道她这是下不了台了,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赵九福随着老陈氏回到家,就瞧见老赵头和三个哥哥都坐在廊下晒太阳呢,大嫂小陈氏和三嫂邓氏也搬了凳子坐在那儿,两人一边嗑瓜子一边说话,倒是闲适的很。

    二嫂丁氏倒是没见人影,赵老二毕竟不是进赘,年三十还是带着丁氏回来过年了,不过一回到家丁氏就说不舒服,直接进了房间躺着,对此老陈氏脸色丢脸,却也没说什么。

    家里头的一群孩子也不见踪影,过年是难得松快的时候,估计凌晨出门拜年,手里头有些好东西,这群孩子就撒丫子出往玩耍了。

    看见他们回来,老赵头懒洋洋的抬了抬头问道:“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呀,是不是你先生留你吃了午饭,瞧把你娘急的。”

    老陈氏笑骂道:“这老头儿,刚才你自己不也着急,还说我呢。”

    赵九福笑着走进门,这才从背篓里头拿出筹备好的东西来:“爹,娘,我给你们带了些东西回来,爹,这是先生让我带回来的人参酒,说是自家酿制的不花钱。”

    “嘿,人参酒?”老赵头有些惊奇的看过来,“你先生怎么这般客气,人参这种精贵的东西,他自己留着吃多好,我一个庄稼人家哪里用得上这种好酒。”

    赵九福借口胡秀才送的也是有理由的,要说他自己买的,且不说这种酒的价格,就是老赵头也不会收下,说不定还会嫌弃他糟践钱。

    赵九福眼神微微一闪,解释道:“先生自己买了人参泡的酒,用的是一般的人参,泡了一大桶,知道得你平时也爱喝两口,这才让我带回来。”

    老赵头一听果然没有拒尽,反倒是乐滋滋的收下了,又看了一眼身边的三个儿子说道:“晚上咱们爷几个一块儿喝一杯,这可是好东西。”

    赵老大也随着笑道:“行啊,爹,我还从没喝过人参酒呢,也不知道那滋味好不好。”

    赵老三就说了:“都是用人参这么精贵的东西泡的,味道能不好吗,二哥,你在镇上喝过人参酒没有,这东西买的话贵不贵?”

    赵老二常驻镇上,对这些东西自然比家里人熟悉,想了想就说道:“要是不值钱的人参,那酒的价格也不会太贵,一般人家也不会用好人参泡酒,这不是忒糟践了。”

    听了这话,老赵头不但不扫兴反倒是松了口吻,笑着说道:“这就好,要是价格太贵的话,可让胡秀才太消费了,我可舍不得喝下肚子。”

    虽说如此,老赵头脸上也乐滋滋的,他爱喝两口的事情胡秀才怎么会知道,确定是自家儿子提了呀,不然的话胡秀才一个读书人,哪里会想到他的爱好。

    旁边站着的老陈氏倒是不痛快了,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可先说好了,饮酒回饮酒,到时候几口黄汤下肚就耍酒疯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老赵头也不赌气,嘿嘿笑道:“你啊,就是嫉妒儿子想着我。”

    赵九福眼看老陈氏的脸色要不好了,连忙将那根木簪子拿了出来,笑着说道:“娘,之前赶集的时候,我特地买了一根木簪子,放到现在就等着送你。”

    老陈氏蓝本有些阴森的脸色顿时一变,乐滋滋的接了过往,她伸手一摸那木簪子,就满口夸道:“这木簪子不错,看这花纹也好看,可比你爹的手艺好多了。”

    由于家里那口子就是木匠的缘故,赵家的女人是不缺木簪子用的,不过他们的木簪子都是随处可见的木头边角料做的,不值得什么钱,也就是图一个新奇罢了。

    即使如此,赵家的女人也是村里头被爱慕的那一群人,毕竟有些妇人舍不得花这个买木簪的钱,直接就用树枝往了皮盘头发的。

    老陈氏越看这个木簪子越是爱好,即使看起来乌漆漆的,但却感到比老赵头之前送的都要好,谁让这是她最疼的儿子送的呢:“阿福的眼力不错,这木头看着普通,还带着一股子香味呢,闻着就让人舒心。”

    蓝本老赵头没当一回事儿,闻声这话倒是好奇的看过来,开口问道:“还有香味?老婆子,拿过来让我瞧一眼是什么木头做的。”

    老陈氏却说道:“哼,这可是我儿子送我的,你看什么看,喝你的老酒往吧。”

    说完这话,老陈氏兴高采烈的进屋往了,好一会儿出来就瞧见发髻上插着的发簪已经换成了赵九福送的那一支,别说,这发簪看着不起眼,带上效果却还不错。

    就是小陈氏也笑着夸道:“娘,你带着这发簪真不错,好看。”

    老陈氏摸了摸自己的发髻,乐呵呵的说道:“还是你小叔有孝心,出门在外还惦记着我,阿福啊,这发簪可值钱了吧,是不是把你的私租金都花了。”

    赵九福笑了笑说道:“没花什么钱,等我将来赚钱了,就给娘买一个更好的。”

    实在他想要买金簪银簪也不是不行,但现在赵家的条件摆在这儿,就算是买了老陈氏也不会佩戴,再说也太惹眼了一些,所以赵九福从未想过买这种首饰。

    这支紫檀木簪倒是意外之息,带着不惹眼,对老陈氏的身材还好,赵九福这才会拿出来,不然换成金簪他也没措施解释起源。

    老陈氏却是知道儿子兜里头有多少钱的,这孩子也不知道像了谁,对银钱一点儿也不重视,之前别人送的见面礼都让她帮忙收着呢,手里头也就是她平时给的零花钱。

    这木簪子做工不错,即使木料一般吧至少也得五文钱到十文钱,买了之后估计荷包就空了,老陈氏打定主意待会儿偷偷塞给儿子一些银钱,口中却美滋滋的说道:“最难得是这份心意,你瞧瞧你三个哥哥,一个都想不到给他们老娘买点东西。”

    这话一说,旁边赵家的三个儿子都为难起来,赵老大就说了:“娘,家里银钱都你管着,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儿子尽没有二话的。”

    赵老二也说道:“娘,你要是银钱不凑手的话,儿子这边还有一些。”

    赵老三看看两个哥哥,紧接着说道:“大哥二哥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娘,你委屈谁也不能委屈了你自己啊,我们确定没话说。”

    老陈氏被他们的马匹一拍,顿时更加兴奋起来,乐呵呵的说道:“行啦,知道你们都孝敬,娘记得你们这份心。”

    很快她的话茬一转,又说道:“你们瞧瞧,你们弟弟也惦记着你们,出门在外还厚着脸皮跟胡秀才讨了人参酒给你们补身材,可见是上了心的,你们以后也得关照他。”

    蓝本赵九福只是带着酒孝敬老赵头,被她这话一说,倒像是为了全家男人似的,赵家的男人都纷纷笑起来,看着赵九福的眼神更加温和了。

    旁边的邓氏却撇了撇嘴,暗道也就是他家男人是个傻子,才信了婆婆这鬼话,她忍不住说了一句:“阿福给爹娘哥哥都带了东西,有没有嫂子的份儿啊?”

    赵九福微微一愣还没反响过来,那头老陈氏就骂人了:“邓氏,你是不是年夜饭吃太多昏了头了,这年头还有小叔子给嫂子送东西的事情,你脸皮厚不怕人家说道,我还怕害了阿福的名声呢,以后别让我再闻声这话,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邓氏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拍了拍嘴巴说道:“娘,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不是看全家都有吗,阿福,嫂子真不是那个意思。”

    赵九福笑了笑,也不在意的说道:“没事,我知道嫂子是无心的,也是我现在手头没钱,等将来我赚钱了,确定全家人都有份儿。”</div>请记住小说考试让我走上人生巅峰 最新章节 第21章 檀香木簪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86/186372/66811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