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章章 诛神(三十)

作品:《快穿之逆天炮灰

    季如枫和戒指一左一右扶着她站了起来。

    乔秋心有所动,手指朝前方一指,白光一闪,一块穿衣镜凭空立着。

    “诶,我都换本钱来的身材了,怎么还有法术?”

    她蓝本已经做好了失往法术的筹备,谁知道命运又给了她一个惊喜。

    “主人,这是由于你自己,你本就是实体进来的,所以你在这里,只要你还会动头脑往想,你就是无所不能的。”戒指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也有了和咒骂一战的能力。”

    “本来是这样。”乔秋勾唇一笑,旋身一转,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火红的长裙,头上也有红色羽毛做装饰,看起来俏丽极了。她走到镜子前面,左右看了看。“惋惜头发有点短。”

    季如枫手指在她头发上一指,全都盘了起来,用红簪子红羽毛为点缀,额间还有红宝石做装饰。

    戒指走到她的前面,歪着头想了想,又给她来了一点。

    额头上弄了个红色的花钿,那是一朵开得正好的兰花。

    “俏丽,太俏丽了。”戒指拍手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穿红色的了?”季如枫盯着她的脸看,就像看不够一样。但他也问出他的怀疑,之前乔秋爱好红色的,他可以懂得受了赤霞的影响,可是她不是一直都是爱好鹅黄色的吗?

    “从我创造你每一世都致力于和我成亲开端。”乔秋杏眼带笑,看着他。

    季如枫顿时喜不自胜,两只手无处安置,干脆抱住她,又一次疏忽了旁边的小人儿。

    没有一点存在感的电灯泡戒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连他都看出来了主人确定不是那想法啊。只有身在热恋当中的这厮看不出来。

    戒指抬头看向天空,红色墨色啊,这两个色彩,是最好粉饰血的色彩。

    大战即将爆发,主人是不想季如枫分心吧。

    看不明确她身上受的伤,她想怎么说都可以。

    ……

    乔秋用自己的本体在这里好好的玩了两天,她这才开端自己真正蓝本想要做的事情。

    乔秋放了一个容器在眼前,她深吸一口吻,手放在了容器的上面。

    这一次季如枫和戒指在旁边看着,并没有往禁止她。

    乔秋在手指上划了一刀,血滴了下往。

    十指连心,她这取的乃是心头血。

    乔秋用布包住了她的手指,她的本体差别于这里所有的一切,所以这里的草药对她来说不起任何的作用。

    接着她开端念念有词,注进法力。

    纯白的法力从她手指倾注进进容器里面,顿时间芒大盛。

    戒指抬头看向季如枫,怀疑的问:“这样就可以了吗?”

    季如枫摇摇头,“血滴子我只是听说过,没有见过,更何况是用本体的鲜血来练。”

    “我也听说过,只不过没想到主人竟然还能研究出这东西。”戒指道:“血滴子是很壮大的法器,能够融合任何东西,也可以成为着世界上最厉害的法器,假如真的能够练成功,那么咒骂就真的完了。”

    说着,戒指抬头看向季如枫。咒骂完了,可是他们到时候也完了。

    主人回到了真正的世界怎么办?她能够吸收吗?

    季如枫也不知道,他蓝本想消往她的记忆,但是看到她本体以后,他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再怎么说都是咒骂里面虚幻体,而不是实体。虚幻体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真的对实体做什么。

    戒指微微叹了口吻,没措施了,和季如枫商量商量怎么骗主人的事情吧。

    他把季如枫拉走了。

    乔秋专心凝练血滴子,对他们的动向,那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戒指把季如枫拉到另外一边,多了心眼,弄了个屏蔽声音的小结界,这才抬头看向季如枫,“合作吧。”

    从自己被拉过来开端,季如枫就已经明确了他想说什么,闻声这三个字,他尽不迟疑地点头。

    “别看主人现在再帮我们,实际上她什么都想得到。”戒指道:“成果里面的那几种可能,是她猜的,也是我们理想给她的,事实上,我们只有一个成果。”

    “就让时间抚平这一切,告诉她,我们会涌现在现实世界当中,只不过需要点时间,我们毕竟没有实体,对吗?”季如枫说出了戒指心里面想的。

    戒指导点头,“那你愿不愿意做?”

    “愿意。但是,我们必需要好好地把这个谎圆好。”季如枫道。

    “好。”

    这两人在这里商量,乔秋则在另外一边专心凝练。

    又过了七天,六千界所有的神仙终于按捺不住,发起了进攻。

    金钟不停地被法器攻击,而它的表面又把那些法器都弹了回往。

    戒指和季如枫两个人在金钟上面做过手脚,所以这口钟不止会掩护人,还会反弹法力。

    有些躲不开自己攻击的神仙,直接就当场身亡了。

    乔秋持续这么多天不眠不休,多亏了精力力壮大才干够撑到现在也没有事。

    季如枫戒指两人手持长剑站在乔秋的身边为她护法。

    季如枫不断在金钟上面加固,不仅屏蔽了外面的进攻,而且还把声音一块儿给消掉了。

    坚决不让乔秋分一点的心。

    的确,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的乔秋,此时无比放心的在练血滴子。

    她在进定之前就跟他们说过,血滴子必须练上九天九夜,以示九九之数。

    所以只要他们再撑够两天,就可以气力融合。

    外面的进攻不断持续,法器是季如枫的,他能感到到外面的攻击越来越厉害。

    一群神仙一起上,气力果然非同一般。

    只是他还没有感受到最壮大的那股气力,有点奇怪,咒骂到底在等什么?

    戒指也不是很明确,他和季如枫有一样的感应,毕竟他为了加固,也放了自己的法器上往。

    法器和他的法力之间有感应,他能感到到来自法器上遭遇的压力。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自己的怀疑。

    虽有怀疑,但他们不能说出来,一说出来就露馅了。

    他们往后看往,乔秋还是那般样子容貌,嘴里念念有词,指尖注进进容器里面的法力就没有断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