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两声,两瓶酒全部打开。

    最后给在场的每个人都倒了一杯,最后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拿起来对着殷睿爵笑道:

    “祝殷少诞辰快活。”

    殷睿爵有些反响不过来,叶清秋勾唇淡淡笑了笑,仰头将羽觞里的酒水喝得一滴不剩。

    之后,她并未将手中的水晶杯放下,而是顿了一下,随后朝着殷睿爵持续道:

    “殷少,需要陪吗?”

    此话一出,全部包厢再次陷进逝世一般的安静。

    黑暗中,厉庭深漆黑的眼珠骤然缩了缩。

    殷睿爵震惊当中,也堪堪回神,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昏暗角落里的厉庭深,见他一动不动,搞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然而这个时候叶清秋却绕过茶几,坐到了殷睿爵旁边,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道:

    “难得殷少诞辰,身边该有个人陪的,是我来,还是我帮你或者你们找其他人?”

    殷睿爵眼皮子抽了抽,“叶清秋……”

    “殷少,这里没有这个人,只著名烟。”

    “名烟?”殷睿爵怀疑。

    “我的……花名。”叶清秋慷慨解释。

    包厢里的温度莫名地降低了很多,一股透骨的冷气从某个角落里蔓延出来,几乎要将四周的空气凝结成冰。

    “你在这里……”殷睿爵吞了一口口水,口吻颇有些警惕翼翼。

    “卖酒啊,殷少,你可别误会。”

    卖酒有什么好误会的,这年头卖酒跟陪酒不是一个意思吗。

    “殷少,两瓶酒怕是不够,不如我们再来点儿?”

    殷睿爵现在是骑虎难下,这叶清秋怎么也算是旧识,面子怎么也得给一点,可身边这位……

    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角落里的男人,叶清秋却拉着殷睿爵胳膊,径自说道:

    “再开十瓶好不好?”

    那娇柔的声音整好在他的耳朵跟前响起,话里扫尾的颤音听得一清二楚,甚至有淡淡的气味从他的侧脸上一擦而过。

    殷睿爵心头一颤,那声音尽对不带一点矫揉造作,却偏偏能落在人的心尖儿上。

    殷睿爵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自从上学时,他骚包的跑车上几乎就没有断过女人。

    真正意义上的,他也是有过几个女人。

    在女人这种事情上,他向来也没有想过要委屈克制自己。

    叶清秋本就长得俏丽,性格又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娇贵吧,却又带着一些放荡不羁,娇娇气气,又心高气傲的那股子劲最能吸引男人的眼力。

    想当年在学校,她还是他打算要泡的女人之一。

    本来就肖想过,现在忽然靠着这么近……

    可他一点都兴奋不起来,反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女人是要害逝世他吗?

    假如在这样下往,他早晚会被那两道视线五马分尸,碎尸万段。

    眼角的余光再次朝着某个角落看过往,却创造厉庭深那一双狭长阴鸷的黑眸不知道什么时候掀了起来,此刻真正着湛湛冷意,冷幽幽地看着他。

    殷睿爵头皮一阵发麻,猛然将身子靠在了沙发上,阔别了叶清秋。

    “你……你随便。”</>请记住小说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别闹,薄先生!) 最新章节 第722章 需要陪吗?网址:https://www.zuimeng.net/189/189127/67843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