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夜葬(1/3)

作品:《谍海鸳鸯刀

陈洋钻回轿车里,驾车就走,直奔朱源家。

对于晚饭,他现在也没胃口。

郭菲菲不幸惨死,陈洋哪还能吃得下饭?

他来到朱源家里。

朱源刚从傅宅回来。

庞筱敏看到陈洋泪眼红肿,不由一怔,柔声问:“怎么啦?哦,冰倩呢?”

往晚,陈洋都是和郭菲菲一起过来的。

可今晚,不仅是陈洋一人来的,而且,陈洋还哭过。

庞筱敏心头有一种不详的感觉。

她能看得出来,陈洋哭过很久,双眼很红肿。

朱源也是怔怔地望着陈洋。

陈洋难过地说道:“她死了!呜呜呜---------”

他说罢,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落泪如雨。

“这,这,这--------------”

庞筱敏好久也没憋出一句话来。

她掏出手帕,蹲下身子,横递与陈洋抹泪。

她自己却落泪了。

她很难想像,一个活泼可爱的美丽姑娘,忽然说没就没了。怎么可能?

“啪!”

朱源一掌拍在茶桌上,又懊恼地“唉”了一声。

他去取酒,并拿了两个小酒杯过来,然后倒了两杯酒,难过地说道:“陈洋,起来吧。陪我喝两杯。我也很难过,冰倩是我的女儿啊!我还指望她和你为我送老养终啊!中午的时候,老傅还把我叫到他办公室,给我一大叠相片,让我认人,认那个男的,以前有没有和冰倩接触过。我也懵了。邵局长就说他去抓那个男的。老傅就让傅天给汪明婕打电话,并送相片过去。他们都怀疑冰倩是重庆的,或是延安的。他们都说要抓住此事,查出冰倩背后的人和组织。唉,没想到,他们把冰倩弄死了,草菅人命啊!这帮孽畜,我一定会剁了他们。”

他说罢,伸手又重重的在餐桌上拍了一下,又端起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他放下酒杯的刹那,两行泪水也滑流而落。

庞筱敏扶起陈洋,柔声说道:“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下碗面条?”

陈洋起身,摇了摇头,低声地说道:“没胃口。”

他抹抹泪水,把手帕还给庞筱敏。

他抓起餐桌的那小杯酒,仰天头一饮而尽,又说道:“朱叔,我们先去殡仪馆,把冰倩抬出来,先葬了吧。现在,棺材铺还没关门,我们先去订制一副好棺木。”

朱源放下酒杯,举起衣袖,抹抹泪水,说道:“好!”

陈洋便扶着他,走出家门,钻进轿车里,驾车就走,又到棺材铺,挑了一副好棺材,并在棺材铺附近找了几个人,抬着棺材,来到了殡仪馆,花钱请工作人员帮忙,找到了郭菲菲的残尸。

朱源在掀开郭菲菲残尸的那刹那间,泪水哗啦啦的流。

郭菲菲死的太惨了。

虽然,她和朱源是义父义女的关系,而且也就几个月时间,但是,她活泼可爱,带给朱源不少欢声笑语。

她活着的时候,几乎天天晚上过来看朱源,陈洋也会陪朱源喝两杯小酒,聊半晌。

陈洋滴着泪水,哽咽地下令:“抬走吧,放到棺材去,抬到提篮桥监狱后面的小山坡上。我们会先去等你们,呆会,重谢!哦,外面有卡车。”

“是!爷!”

几名工人应令而为,将郭菲菲装进棺材里,抬起就走。

外面,还有陈洋从棺材铺里请来的一辆卡车。

众人把棺材抬上卡车,乘车而去。

陈洋拉着木然泪流的朱源,钻进轿车里,驾车直奔那个乱葬岗。

他们在乱葬岗附近下车,打着手电筒,步行而至。

陈洋看到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谍海鸳鸯刀 最新章节第198章 夜葬,网址:https://www.zuimeng.net/274/274657/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