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章 异相--玄碑齐鸣

作品:《天才魔妃

    当真是天助我也,月惊华看着若隐若现的玄技石碑,嘴角多了抹贼笑,盘膝端坐着的烈丝丝正到了参悟的紧要关头。

    内院的学员进来时,没有限定时间和石碑参悟数量,烈丝丝一路往下,足足试过了几十块石碑,最后终于被她找到了最适合她的一种玄技,只是这种玄技很复杂,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来参悟。就在烈丝丝觉得就要到了参悟的紧要关头时。

    数百块石碑,形成的光亮,恍如天空的烈日,刺目无比。

    烈丝丝正瞪着美目,细细参悟,哪知突然的这么一片强光。

    “啊,”瞳孔中,一片刺疼,眼前的那块玄技石碑,放射出了灼人眼球的惊人的亮度,烈丝丝刚要睁眼再看,象牙石碑炸开了,飞溅出来的尖锐石片擦过了她的脸颊,她惨呼着,眼前一黑,她甚至来不及看清石碑上的玄技口诀,就昏厥了过去。

    方才,月惊华用融合了几分造化之力震碎了那一块玉碑。

    不再理睬昏迷在地的烈丝丝,月惊华的神识如同闲庭散步般,一路往了玄技阁的第三面墙和第四面墙走去。

    玄技阁里的所有象牙石碑光都芒大盛,也折射出了亮眼的光芒时,恍如一团暗夜烈日点亮了整个玄玑学院。

    暗夜中的玄玑学院,整个玄技阁就好比成了个灯塔,将方圆十里,照亮的犹如白昼一般。

    这道光芒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子时前后,本该最最黑暗的一个小时。

    所有的学员以及内院的师长们,全都被惊醒了。

    在玄技阁光芒大盛,象牙石碑同时亮起时,闻讯最早赶来的奢香立刻找到了在玄技阁外团团转的姚信。

    “姚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面对院长奢香的质问,姚信抹着额头的汗水,嘴唇惨白。

    “大多数入内的学员都已经出来了,只有烈丝丝。”姚信揣揣不安着。

    “烈家堡的烈丝丝?那就难怪了。烈丝丝聪慧过人,以今日玄技阁的情况看,这异象必定是由她引起的。”奢香点了点头,颇感欣慰,烈丝丝在校内小有名气,玄技阁中偶尔也会有玉碑玄光大盛的时候,那就代表着,烈丝丝的参悟能力不错。

    “院长,属下的话还没说完,里面不仅有烈丝丝,还有早前你额外开恩,允许入内的两名外院学生。”姚信说得艰难无比,他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秋处子的学员?嗯,那就有些棘手了,如此强烈的玉碑玄光,没有玄力的学员若是置身其中久了,轻则失明几日,重则终身致盲,姚信,你立刻进入玄技阁,将人先带出来,”奢香一听是秋处子的学员,就觉有些头疼。

    “院长,我无法进入玄技阁,就在刚才光芒亮起时,九宫阵就自动开启了,除非有高手自里面破阵而出,否则有这会儿,别说是人,就是连一只蚊子也飞不进去了,”姚信小声说答道,

    “九宫阵自动开启了?”奢香再望向了玄技阁,眼中只剩了一片难以置信。

    “院长,是我的错,早前我为了刁难那两名外院的学员,开启了第一重的九宫阵,兴许是那时不小心碰触了其他的禁制,”姚信不敢再有所隐瞒,将事情交代了。

    “姚信,你做的好事。立刻派人将通往玄技阁的各处封锁了,如若有学员或是老师询问,就说我在玄技阁中参悟玄技。今晚玄技阁的事,决不允许许透露出半分。待到里面的学生安然出来后再行安排,”奢香冷声道,焦灼地望向了玄技阁。

    好在,距离秘钥失灵,将里面的学员强行送出来的时间,只剩了一个时辰。

    不过,奢香和姚信不知道的是,一个时辰,足以做很多事,尤其是对于一个脑子堪比超级计算机的23世纪的女间谍而言。

    青蒲看得目瞪口呆,就在半个时辰的时间里,月惊华将一百五十枚象牙石碑都看了个遍。

    让她有些遗憾的是,这里的玄技种类虽多,却是没有一种适合月惊华。

    她不禁长吁短叹着,“什么玄玑皇家学院,简直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草包。”被九转造化功和沌青莲火养刁了胃口的月惊华,撇开无法修炼的天玄地玄功法外,寻常的玉玄功法早已不被她看在眼里。

    墨稀星识海中,青蒲酸味十足,不知死活的女人,她还真以为九转造化功之流是烂白菜,随手就有一大把的?说归说,月惊华出众的记忆力,就连青蒲也是啧啧称奇。

    就在刚才,月惊华一气得了人玄功法二十五种,玉玄功法十种,地玄功法七种,天玄功法三种,月惊华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将这四十七种功法全部记齐了,强行记下了。

    问起她是怎么记下那些拗口生疏的口诀时。

    月惊华的回答让青蒲瞬间雷倒。

    “简单,人玄功法一千颗玄丹一种,玉玄功法三至五千颗玄丹一种,地玄功法一万颗玄丹一种,天玄功法十万颗玄丹一种,只用想着多记一种就多上千上万的玄丹,我立马思路敏捷,记忆力超群了,”四十多万颗玄丹,月惊华光是想着,两眼就笑成了月牙型。

    她此时早已经忘记了,早一刻她还被青蒲讹走了一笔数目不菲的玄丹。

    还余下来半个时辰,看看沙尔曼那边,还是悄无声息,百无聊赖之下,月惊华又从头至尾再检查起了玉碑来,看看还有没有值得她强行记忆的玄技,那可都是钱啊。

    “咦,”月惊华漫不经心地走回了第一块石碑处,再看了一眼她留有记号的第一块石碑。

    第二块?数来数去还是第二块。原本是排在第一位的玉碑旁,又多了一块玉碑。

    月惊华可以断定,新生的第一块玉碑,最初并不在玄技阁中,至少她和沙尔曼都没有看到。

    这块新生出来的石碑的形状很特别,和其他的玉碑的长方形状不同,这块玉碑的碑体很粗糙,像是最拙劣的师父雕刻而成。

    为了再确定一遍,月惊华再从头至尾确定了一遍。玄技阁里的一百五十块玄技玉碑已经变成了一百五十一块。

    这块玉碑来历不明,月惊华迟疑着,再看了看手中不断变淡的秘钥。

    “还剩了一次参悟机会,不用白不用,”月惊华坐在了那块石碑面前,凝起了心神。

    随着月惊华入定后,造化之力被她悉数收回,席卷向了那块新出现的粗糙玉碑。

    玄技阁外,等候了半个时辰的奢香和姚信留意到,玉碑里的光芒淡了。

    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的暗色,想来那名学生已经参悟成功了。

    “叮--”深夜中,犹如古刹里的暮钟,玄技阁中发出了阵沉吟声,那沉吟吟一波连着一波,犹如潮水,又如锦瑟和鸣。

    在听到了那声脆鸣时,奢香失声道:“那是。”

    外院里,秋处子矫健地跃上了一棵古木,很是震惊地看向了玄技阁的方向,“那是‘大臻’之境,有人领悟了‘大臻’之境的玄技。”

    听着院长喃喃自语着,姚信壮起了胆来,“院长,什么是‘大臻’之境?”

    “我也只是听老一辈人说起过,若是玄者心思通透,进入忘我之境,在参悟时,就能参悟出“大臻”之境的玄技,引得玄技石碑和修炼者共鸣。玉碑玄技参悟,有好几种境界,分别是初涉,领悟,大臻。参悟的学生在在达到了初涉和领悟两种境界后,分别能施展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一百的玄技效用。一般来说,初次参悟就能达到“大臻”的情况少之又少,更不用说,里面的几人最高的修为也不过是玉玄境。但若是达到了“大臻”,那就意味相同的玄技,能达到百分之两百的效用。这还不算,一次领悟了“大臻”之境的人,在以后的玄技学习中,也能领悟出与常人不同的玄效来,”奢香终究是玄玑学院的一院之长,在经过了短暂的错愕后,她立刻就想到了,这名领悟了“大臻”之境的学员,是玄玑学院的人,而那个人很可能就是烈家堡的烈丝丝。

    只要悉心培养,烈丝丝的前途不可限量,她甚至能成为商国屈指可数的阴阳丹境的强者。

    玄技阁外两名院长各怀心思。

    玄技阁里,唯一的三名玄员反映也是各不相同。

    烈丝丝昏迷不醒,沙尔曼进入参悟忘我境界,而月惊华。这阵钟吟般的沉吟,正是从那块丑陋的石碑里发出来的。

    这一阵沉吟,听在了月惊华的耳里,犹如九天外传来的天籁,又好比是炎炎酷暑时的一记舒爽凉风,石碑上照射而出的光芒带来的不适感一消而空,脑海中一片清明。

    最后的半个小时,也过去了。一阵迫不及待的脚步声后,一男一女,进入了玄技阁。

    见了“昏迷”在地的月惊华,奢香夫人和姚信根本没拿正眼看她。

    再是越过了依旧入着定,面色沉如水的沙尔曼,连历来性情沉稳的奢香院长,此时也有了几分欣喜,她仿佛已经发现了个修习玄技的奇才。

    “烈丝丝!”碎裂的石碑,满脸都是血,昏死了过去的烈丝丝被发现时,奢香院长脚下滞住,眼神在石碑和烈丝丝的身上徘徊着。

    一块玄技石碑损毁,还是玉玄玉碑中最珍贵的一块。烈家堡的人双眼受了重伤,

    看到眼前的情形,奢香院长的狂喜转成了狂怒。

    “院长,烈丝丝她真的领悟了‘大臻’之境?”姚信偏还在此刻贴乱。

    砰,奢香夫人烦不胜烦,衣袖一拂,暴戾无比的蛮横玄力破袖而出,正面挨了那一记袖风的姚信还不及求饶,就被撞得动弹不得,胸骨断裂多处。

    “一人昏迷,一人重伤,你说呢?”奢香院长看向了还在冲击最后关头的沙尔曼,“依烈丝丝如今的情形,刚才引来石碑吟唱的人绝不可能是她。至于昏迷在地的,是城中有名的废物月惊华,那唯一可能领悟‘大臻’之境的,只是沙尔曼了。”奢香院长心中定了主意,她命人替烈丝丝治疗,再派人送走了月惊华。</p>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3章 异相--玄碑齐鸣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8919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