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7章 危险的男子

作品:《天才魔妃

    不声不响地离开了烈家堡,月惊华戴上了面具,拐进了千宾楼。

    午后已过,黄昏尚早。

    千宾楼里,宾客寥寥。

    邪玉手中调着把箜篌,水葱色的衫袍衬得他眉目如画描,比厅堂里的舞姬还要美艳几分。

    “月小七,你个没良心的,奴家可是想死你了,”听了伙计一个叫做“月小七”的客人找上门来,邪玉面上多了分喜色,随即又抛了个嗔味十足的媚眼,白了她一眼。

    “邪老板连我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就对我朝思暮想,万一这面具后是张阴阳脸,你又要如何?”与痞子打交道,只能比他更痞子,月惊华说着,手抬起了邪玉的下颌,朝着他的耳根吹了口暖气,手间却是一片堪比羊脂的细腻。

    淡淡的女儿香的暖气吹来,邪玉猛地一个激灵,眼眸中闪过了丝诧色,他这是,被调戏了?

    历来只有他调戏人,没试着被人调戏过的邪玉,耳根一阵滚烫。

    他咳了几声,笑着,“小七,你真爱开玩笑。阴阳脸,难道你是烈家堡的月惊华?说起来,你们都姓月,只是嘛,你绝不可能是月惊华,否则枭衣王可就要惨了,”邪玉睨了月小七几眼,见她无动于衷,心中不由暗想,若是她真的是月惊华,心底没来由的一阵不舒服,邪玉将这个荒谬的念头强压了下去。

    “别跟我打哈哈,靥场那边怎么样了?”月惊华今日来得目的,是为了来提取她委托靥场拍卖真玄丹所得的报酬。

    邪玉这人虽说没个正经,可却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他爱钱却不贪钱,月惊华的身份不方便经常出入靥场,就委托了邪玉不定期去靥场收钱打探消息。

    每一条消息的价格按照千宾楼的价格算,每取一次钱,再收取一成的费用。

    邪玉能白难了钱,又能见了月小七这么个有趣的人,自然是乐得接受了。

    “玄丹已经存入了你的丹玄卡内,我还备了一部分的金币,走的时候,带上就是了。药夫人已经问了几次真玄丹的事了,说是其他地方的靥场对这种丹药也有兴趣,”邪玉命人送上了壶茶,泡了起来,他做事的手腕委实了得,考虑的也很周全。

    “短期内不再炼了,那我委托靥场收的五味新药,都找到了没有?”月惊华点了点头,也不称谢,她和邪玉相处的方式很是自然,就像上辈子两人早已认识了一般。

    上一回,她离开靥场钱,收集了一部分炼制真玄丹的药,还额外委托靥场收集炼制第二种丹药的五种药草。

    这五种药草比起早前的三味药草,难找许多,有几种,甚至必须去国外才能找到。

    “靥场送过来了其中的四味药,只是最后的那一种叫做九炎芍的没有找到,药夫人查遍了药典,只知道那种花传说生长在九洲河旁,那一带,玄兽横行,很难接近。”苍龙大陆上,有很多未被人踏足的禁地,九洲河就是一处。

    见月惊华皱起了眉来,邪玉执起了茶壶,倒入了一小撮的新茶。

    邪玉很擅长察言观色,不该问的,绝不会问,他不问月惊华为何不再炼制真玄丹,也不问她要炼什么新丹药。

    新荷色的茶水化成了一条水龙,注入了茶杯中。月惊华的面具上蒙上了股茶水的热气,一股悠然的茶香,弥漫在了厢房里。

    “药草的事暂且不谈,还有一件事。邪玉,我想委托你帮忙找人出手大批人玄、玉玄甚至是地玄、天玄的玄技,”月惊华此番来找邪玉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处理那批从玄技阁里强记下来的玄技口诀。

    她已经将那数十种玄技全都誊抄了下来。

    “玄技石碑?”邪玉的手腕平稳的一抖,茶液点滴不落,悉数送进了小杯盏里。

    玄玑阁中发生异象后,奢香夫人清点了现场,只是碎了一块玉碑,随后就叫人去修补起来了,她并不知道,月惊华已经偷了几十种玄技出去。

    “不是玄技玉碑,而是修习更方便的玄技口诀,我会负责将全部的玄技口诀抄录下来,”月惊华也想过,将玄技委托给靥场,可她再私下考虑,她已经委托了靥场拍卖丹药,倘若又转手出售大量的玄技,不免会引来靥场有心人士的关注。而靥场的客人中,很可能也包括玄玑学院甚至是烈家堡。

    “若是我能的话,可以得到了什么好处?小七,你知道,我是个商人,替你做这件事,风险很大,没有足够的利益,我不会轻易涉险,除非。”邪玉修长的手指击打着杯盏,一双好看的眼里,漾起了让人心醉的水光。

    眼前绿光闪过,葱色的衫袍乱了人眼,邪玉猿臂一伸,用了双臂将月惊华欺在了墙角。

    绿色的眼眸中,透着几分邪光,丰润的唇贴到了月惊华光滑的脖颈上,“除非你让我看看,这张面具下的人儿到底是什么样?”

    邪玉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他的喉结出,缠上了一根柔软却很冰冷的线。邪玉完全可以相信,只要他再靠近半分,他的脖间就会多上一道血痕。

    “急什么,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月惊华轻笑着,掌口往了邪玉的胸口很是随意地一推,缓缓地松开了“柔指”,“二十几份玄技中,你可以随意挑选一份,不论品阶。”

    衣袖一拂,茶盏再落下时,里面的茶已经喝干了。

    不再理会案几上渐冷的茶水,月惊华铺纸提笔,写下了数十种玄技的名称。

    随后,月惊华取过了邪玉替她准备好的金币,留下了那页纸,很是洒脱地离开了,留了邪玉一人呆立在厢房里。

    下楼时,迎面一抹素色。

    法枭衣拾阶而上,月惊华与他擦肩而过时,法枭衣看了眼邪玉所在的厢房,月惊华却是头也不回,径直走了出去。

    推开厢房门时,邪玉已经在整理茶具了。

    “世上竟然有女人能引得你亲自煮茶烹水,倒是稀罕的很,”法枭衣掌心袭出了股劲风,那股风卷过了茶案,将案上一杯还未喝过的茶卷了过来。

    满满的一杯茶,落到手中时,茶水一滴不泄。

    在鼻下闻了闻后,法枭衣英挺的浓眉不觉挑高了几分,“你个人珍藏的云端雪露?看来那人不仅背景深厚,与你的私交还很好。你连招呼我时,都没用过这种茶。”

    邪玉翻了个煞是好看的白眼,“什么时候枭衣王也学着计较起这些小肚鸡肠的事了。我与她不过见了两次面,彼此的关系,纯粹的很,买卖关系而已。”

    “听你这么说,我反倒更好奇了,她是哪家的姑娘,又是做得什么买卖?我也有兴趣参上一脚?”法枭雄衣的出身有些敏感,在国内并不参政事,反而在经商方面很有些建树。

    邪玉与他就是在那时认识的。两人虽说认识了足有五年,可法枭衣对他的事,知之甚少。

    不知为何,邪玉并不想介绍月小七给法枭衣认识。

    他心里想着,嘴上未免也就透出了几分不情愿来:“我也不知她的出身来历,就是连样貌也没见过,”他的唇间还带着靠近月小七时,感受到的肌肤的温度,嘴边多了几分笑意,“不过要与她做买卖倒是可以的。”

    邪玉说着,将月惊华留下来的那张记有数十几种玄技的纸丢向了站在了门侧的法枭衣。

    千宾楼里用的纸,全都是专贡给商国的纤毫纸,纸轻而薄,一张纸只有毛发轻重。

    邪玉这一投,纸张却如铁块一般,贯足了玄力。

    “好身手,”法枭衣赞了一声,心下也不敢大意,手指如风,夹住了那一张纸。

    一眼扫过了上面的数十种玄技后,尤其是在看到了上面的数种地玄天玄的玄技后,法枭衣的神情郑重了起来。

    “这份东西,也是那人给你的?”即便是法枭衣这样见过不少玄技的人,也被纸上写着的玄技吸引住了。尤其其中的一种叫做“血衣”的玄技,鲜少有人能参悟的出来。

    法枭衣也只是从史书中,略有耳闻。

    商国建国时,开国将领中就有一人修习“血衣”玄技,修炼这种玄技的人,浑身会生出一层血气,如同衣服一样披裹住全身。这层血气,能最大程度地提升人的潜力,使人散发出百分之两百的玄力。

    但使用了“血衣”后,人体内的玄技就会消耗一空。尽管如此,以法枭衣地玄大成的修为,若真的炼成了“血衣”后,能与跨阶的强者放手一拼。如此的诱惑,不可说是不小。

    “法兄,你知道我的规矩,在我眼里,人不分好坏,售卖不分赃净。委托人的讯息,绝不会透露半分。念在你我相识一场,我就让你先挑选几种,至于价钱,就要照着市价走了,”听法枭衣这么一说,邪玉更加确定了月小七出手的这份玄技名单的真实性,他需要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将这批玄技,更安全的脱手出去。</p>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7章 危险的男子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8919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