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5章 龙战小公爵

作品:《天才魔妃

    升龙瀑是龙战帝国最北沿的一处山瀑,此瀑常年水势充沛,流水飞流直下,犹如一条翱翔腾空的长龙,龙战帝国的龙骑兵团的训练营就驻扎在瀑布所在的山岭间。

    每隔三年,龙骑兵团都会像龙战输送一批龙骑武者。

    训练营地外,长满了数十丈高的参天古树,从外很难窥探到里面的情景。

    瀑布如腾飞的白龙,一名光着膀子的英武少年站立在瀑布下,石崩落石般的水气,击打在少年背上。

    他的筋骨就如铜打铁铸般,双脚更是犹如用水泥浇筑一般站立在水中,纹丝不动。

    有抹娇俏的身影,悄悄地靠近着水潭,来人是个长得很清秀的十五六岁的少年,白玉般的额头,纤细的身形,一双乌溜的圆眼,透着股灵气。

    在清秀少年趴了片刻后,水中的英武少年眉心,微乎其微地多了条褶子,“龙蕊,我同你说过许多次了,在我修炼烛龙心法时,不要打扰我。”

    清秀少年踉了个跄,脸颊一红,扁了扁嘴,“月闽之,谁说我是来偷看的,谁稀罕你们家的破烂心法,本小,本小哥是来瀑布旁钓鱼的。”

    瀑布底下,躺着几块卵石,别说鱼,连一只小虾米都看不到。清秀少年的面上,更红了。

    烛龙心经共分五重,据传是血樱公爵府的祖传修炼心法,传闻修炼此法修炼至第四重,功法大成后,时逢月圆之夜,可化为龙形,玄气冲天,强悍无比。只可惜血樱公爵府中,从古至今,从没有一个人能修炼成到第四重。而修炼前三重所得的功效比起一般的功法还要差。

    所以从月年的祖辈那一代开始,就无人再修炼这种心经。可是月闽之却不知为何,一直苦炼这种心法。如今,他的烛龙心法,已经炼至第二重。他在了人前,从未展示过这套心法,修习时,也是小心谨慎为主。

    清秀少年似嗔似怒,月闽之却是敛起了眉,“腾”地一声,拔地而起,瀑布如炸开了般,飞泄而出,水花凌乱,瞬间就被蒸成了氤氲的水汽。

    十几条溪鱼落到了清秀少年的脚边,少年虽是被吓了一跳,可她好歹也是龙骑营的一员,只见她身上漫出了一股冰蓝色的水汽,化成了霜钉,将十余条溪鱼钉死在了地上。

    小公爷月闽之不发一语,踏步上了岸。他身上一丝不挂,身下只是一条练功裤,腹间臂间没有半点赘肉。水珠从他身前挂下,形成了一条条小瀑,更显得他俊美如神祗,

    清秀少年见状,面露红赧,啐了口,依依不舍地将目光避到了一边。

    时光荏苒,三年时间过去了,那个娇生惯养的血樱小公爵的痕迹已经彻底从月闽之的身上消失了。

    即便是身为娘亲的烈柔如今见到了月闽之,一时间也要认不出来了。

    少年那一道犹如雕刻般的眉,眼眸刚毅似出鞘的宝剑,七尺身躯,一身的玄气锐利无比,让人难以忽视。

    “月闽之,你为何每回都要躲着我,”见月闽之见了自己犹如猫见了老鼠,又要躲开。

    清秀的少年鼻尖发红,用力跺了跺脚,少女的娇憨崭露无疑,“你明知道,你明知道。”

    “龙蕊,我已说过,我与你不可能,你的爷爷是赫赫有名的十强者之一,龙战护国天将水龙王,我不过是一名落魄的纨绔二代,我们并不相配,”月闽之临水而站,宛若仙葩。

    “我也说过,月闽之,我不在意,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谁在意你的出生和家庭,”清秀少年瞪大着眼,却是个胆大的。

    “你不在意,我在意,”月闽之脚下一蹴,化成了到白影,闪入了山林中,独留了清秀少年在原地愤恨不已。

    身旁是浮动的绿色树影,忽听得空中啸动的山风中,一阵雕叫,月闽之沉郁的脸色,露出了欣色。

    口中一声清啸,空中的大雕落到下来,亲昵地啄了啄月闽之的头发。

    “小金,妹妹来信了,”月闽之见了大雕脚下绑了封信和一个瓶子,不禁展齿笑了起来。

    自几个月前,娘亲来了信,说是以后不用再寄钱去商国,月闽之就觉得有几分不对劲。

    华儿去百兽山修炼后,就没有回信,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早前的那封信中,他劝着她不要参加玄玑学院,惹她生气了。怀着几分忐忑,月闽之。打开了信,看到的是一行行陌生的字迹,信不是妹妹回的,也不是娘亲烈柔回的。

    信中详尽地写明了烈家堡几人近况的信件。写信之人似也知道他最是在意胞妹月惊华,信中写到的也以月惊华为最多。

    “月尘,”看清了落款的名字后,月闽之再是一愣,写信的是自己那个鲜少说话,更不用说提笔写信的幼弟。

    似乎有哪里不对,月闽之隐隐有感觉,烈家堡里似乎发生了什么。

    若说这封信让月闽之有些吃惊,那最让他诧异的是,那瓶月惊华在信中提及的,在祖奶奶封弯弯的丹房里无意发现的灵丹。

    月闽之幼时曾到过烈家堡,那时候封弯弯还在世,记忆中,他的那位祖奶奶是个极厉害的丹师。由她炼制出来的灵丹,自不会是凡品。

    月闽之倒出了一颗丹药,含在了口中,丹药入口的怪味很快就消失了。

    丹田处,一片暖融,浑身犹如浸泡在了温水中,“好丹,”月闽之大喜,他如今正在冲击地玄大成之境,有了这种丹药,他的修炼必将事半功倍。

    “可惜了华儿丹田损毁,无法修炼玄功,否则,这丹药一定能让她功力倍增,”月闽之暗暗叹了一声,拍了拍金箭雕的头,又问了一声,“我知道信中必定是报吉不报凶,雕儿,烈家堡的人可都还好?”

    金剑雕扇着翅膀,明显地滞了下。

    “华儿呢,她还怨我嘛?”月闽之搔了搔大雕的羽毛。

    要不是大雕的羽毛够丰厚,月闽之一定会发现,在问起月惊华时,大雕的羽毛下已经起了层鸡皮疙瘩。

    “雕儿?”月闽之古怪地瞅了大雕一眼。

    “咕”,想起了那鬼脸少女凶狠狠地警告,大雕雕头狂摇不止。

    “也罢,你不过是一扁毛大雕,哪能问得清楚,再过半年就是商国举办的‘旭阳试’了”若是我能突破了地玄大成,就有希望代表了龙战出赛,到时就能去烈家堡探望家人了,”月闽之半是感慨,半是唏嘘着。

    他有债务在身,按了龙战国户部的规定,是不能擅离国境的,但若是以国家名义参加赛事,则另当别论。小心翼翼地收好了信,月闽之又闪身入了山林中,开始了接下来的刻苦修炼。

    他走后没多久,先前的那名清秀少年,从旁边的草簇里走了出来。

    “又是烈家堡来的信,每次闽之收到了信,都会发狠修炼。他眼里,就只有自己的妹妹和娘亲。唉,其实也不怨他,他肩上的胆子太重了,”少年眉头皱起脚下踢踏着山石,少女的娇憨展露无遗,“闽之那么在意自家的妹妹,若是我能和他的妹妹月惊华打好了关系,一定能让他对我改变心意”,想到了这一层,少年喜滋滋地往了山林里掠去。

    月惊华回到了泊罗城后,又过了三日。

    逆千钧并没有立刻命令大伙启程,而是又等了几日,据说是为了做最后的一项准备。

    至于这一次的蓝钻任务的内容,逆千钧一直没有公布,只说是再过几日,会确切地通知月惊华。

    这三日里,月惊华随同佣兵们同吃同住,很快就融入进了佣兵的生活。

    也是在这三日里,新老佣兵们都发现了新来的这名新手佣兵的特别之处。

    她不像是个新手,在野外适应性训练中,她能清楚地在野地辨别方向,懂得最大程度地保留体力,寻找可以饮用的水源和食物。

    她没有男女观念,合衣既睡,从不抱怨,她与男人同吃同住,几日不洗澡也是毫无怨言,完全不像是一个以废材之名闻名的世家小姐。

    有一次,她甚至参与了佣兵们的比试,尽管她没有用处半点玄气,可是却与蛮子战成了平手。

    佣兵眼里,本就没有男女之分,她很快就赢得了老佣兵们的一众拥护。至于新佣兵中,以风不悔为首的人,由于梨花雪的暗中作祟,对月惊华还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第四日一早,月惊华才刚走出了营地,忽觉得整个营地地动山摇了起来。

    营地两旁,高大的树木被折断在地在地,低处的沙石滚滚如潮。

    天空,一艘长数十丈,宽十余丈的赤红色大帆船从天空降落,泊罗城远离海洋,月惊华鲜少有机会见识各类帆船。

    粗莫看,那船高两层,船上的六根高桅上挂满了红色的火焰帆。

    即便是见惯了23世纪的远洋航船,可这艘巨大的空帆的出现,还是让月惊华错愕不已。

    “去丹魔冢收集魔鬼水晶,路程遥远,搭乘火龙帆是相对安全的法子,”逆千钧走出了营帐,月惊华这才知道,此次的任务的目的地是丹魔冢。</p>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55章 龙战小公爵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8919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