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6章 魔冢丹境

作品:《天才魔妃

    在苍龙大陆上,并没有神魔一说,玄者信奉的是玄力和天地法则。

    大陆史上,也鲜少有神魔的相关记录,似被人刻意抹去了一般。大陆上的魔特指的是坠入了魔道的邪恶玄者。

    寻常的玄者,修炼的是玄力,但也有一部分的玄者,在修炼时,心魔作祟,最后坠入了魔道。

    丹魔就是其中最赫赫有名的一人,他是怎么死的,又是何时死的,至今仍是个谜。

    世人唯一知道的是,丹魔冢,就是因为丹魔的出现,从一片富饶的鱼米之乡,化为了一片冤魂缠绕的毒沼泽。

    据商国可考证的史书记载,丹魔冢古称南国十八乡,是南赤尾海一代,十八个异族部落的聚居地。

    约是七百年前,一名样貌不详来历不明的神秘丹师,出现在东大陆以西的蛮荒地,他靠了一己之力,在七日七夜里,毒杀了十八个少数部落近十万人。

    肥沃的泥土被血水和剧毒浸泡,成了泥泞的毒沼。

    浸泡在毒沼泽里的尸体,百年不会腐烂,化成了腐尸,没日没夜的在沼泽里徘徊。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东大陆上流传起了一种说法,丹魔就是靠一种叫做魔鬼水晶的毒药,毒杀了十万人。

    至于魔鬼水晶到底是丹药还是一种石头,亦或者是玄丹,至今无法查证。

    几百年间,不少丹师和玄者前往丹魔冢,或是重伤或是客死异乡。久而久之,那一带,也成了东大陆少数的几个最为凶险的地方之一,连最资深的佣兵也不敢贸然进入那一带。

    “如果你怕的话,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梨花雪听了动静,也急巴巴地到了营地,一看见逆千钧向月惊华耐心地解说着,顿时气结。

    “怕?我这副尊荣,去了没准还能和腐尸称兄道弟,倒是花雪姑娘这张小脸蛋,羊脂一样的,若是不小心沾上了什么脏东西,”月惊华假意用了手指在了梨花雪的面前虚晃了下。

    看到了月惊华那张丑陋的半脸,花雪脸上一阵嫌恶,再看看逆千钧却是完全没有在意,反倒朗声笑了起来,红色的发簇簇动着。

    “花雪,惊华的资历浅,就不要吓她了。来,惊华我带你上船去参观一下大陆有名的火龙帆。”逆千钧先下令全营整顿,将营地里的各类设施收好,再命了众人上船。

    梨花雪恼怒不已,这到底是谁吓唬谁了。

    她好几次都想让逆千钧带她参观火龙帆,全都被他以各种借口搪塞了,月惊华那丑女人倒好,也不知是用了什么伎俩博得了逆千钧的好处。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的那双腿。

    腿控是嘛,那就让她没了双腿。梨花雪阴险地笑了起来,转身向风不悔走去。

    苍龙大陆上有多种交通运输的方式,寻常百姓用的是车马,稍高级点像是月惊华早前用的疾风马,玄者专用的有四方玄阵和玄兽。

    四方玄阵是种玄力传送阵,只需要用了玄丹就能进行长途传送,省时省力。这种玄阵的缺点是,传送的范围限定是必须修建有四方玄阵,且运行环境相对稳定。像是丹魔冢那样的凶险之地,是没有四方玄阵的。

    上了火龙帆后,月惊华对逆火佣兵团的了解又进了一步。这艘火龙帆是逆火佣兵团的私船,它外形酷似远洋的航行帆船。

    但是只有细看,就会发现,火龙帆的船体非同寻常。火龙帆上的每一块木头都是百年梧桐木所制,防水防火,六根大桅用的是千年铁树木,可抵制飓风袭击,帆布全都是用五阶玄兽飞天大黑蝠的皮翅所制,轻薄耐用,迎风而行,快如疾梭。

    船速白日飞行,速度和美利坚的f级战斗机有得一拼。寻常的疾风马日夜赶路,需要半年才能抵达南国十八乡。乘坐火龙帆,却只需要半个月。

    让月惊华最是吃惊的是,船身上刻了多个玄丹阵,分别是加速和防护、减震玄阵。

    在高空极速飞行时,用玄丹开启法阵后,船身上会弹出一团通红,犹如火焰的防护玄气层,可以有效地减少达乘者在飞行时产生的不适感。

    火龙帆本该半个月前就抵达泊罗城,只是中途遇到了变故,才拖延了半个月,船上的十余人,全都是逆火团长派来支援逆千钧的。

    逆千钧本还想带着月惊华参观一番,才一上船,就被人拦了下来,一阵耳语后,逆千钧歉意地像月惊华拱了拱手,指明了她的住处后,就和人去议事船舱商量要事去了。

    “这艘船也太次了,只懂得攻不懂得守,还自称战帆?女人,你那把破剑放在星识海算什么意思?乌烟瘴气的,”一听这又是挑剔又是邪魅的声音,月惊华只得,虽说只有她一人能看到青蒲,可在船头自言自语,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月惊华自沙巴小镇回来后,将那把大剑敛云和扎莉亚一起带了回来。

    “敛云”的来历,月惊华只听扎克说起寥寥几句,询问扎莉亚,她也说不清楚,只说是那时候自己的年龄还很小,剑是父亲从塔克沙漠里无意间拾来的。

    为何同样的剑,在不同的人手里会发挥出不同的作用。

    被月惊华脸上的妖纹反噬后,“敛云”身上就显露出了器纹。这种纹路,月惊华连夜临摹了下来。

    再试验了几次后,她就确定了,这种纹路,也是魔纹亦或者是圣纹的一种,是她学得灵木纹后,学到的第二种纹,能雕刻在武器上的器纹。

    只是不知是不是年岁太久了的缘故,大剑上的器纹有些模糊,无论月惊华怎么注入玄力,敛云都是毫无反应。

    担心大剑像上次那样作祟,月惊华只得将“敛云”收纳在了墨稀星识海中。

    月惊华并不知道,在“敛云”被收进了星识海中后,修为高一些的青蒲倒还没什么,在里面寄居的闪貂豹和食人小蒲的表现就有些异样了。

    听青蒲抱怨后,月惊华忙用召唤之力,金色的召唤法阵悄无声息地显在了她的手掌上,食人青蒲耷拉着脑袋,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运起了九转造化功第二重,输入了部分玄力后,小青蒲才恢复了一点生机,再审视了闪貂豹的情况,也是大同小异,显得萎靡不振。

    再看“敛云”,“上面的纹路怎么浅了那么多?”取出了大剑后,月惊华发现剑身上的纹路,比起早几日,淡了许多。

    原来“敛云”被丢进了星识海后,相当不合群,尤其是对月惊华的本命灵木食人小青蒲很不友善。

    它周身弥漫出来的污浊之气,熏得两只玄兽没精打采的。

    月惊华是召唤师的事,世上也只有青蒲一人知道,玄兽不能露白。

    大剑不能再置放在星识海中,那只能是将“敛云”取出来了。

    正思索着要如何处置大剑,眉心骤然跳起,月惊华条件反射性地抓起了大剑。

    舱门毫不客气地被人撞开,一双水鳄靴和数双佣兵靴接踵而来,梨花雪带着风不悔在内的几名佣兵闯了进来。

    “你凭什么住在这间主宾房里,立刻滚出去,”梨花雪一上船,就发现舱房已经被人分好了。

    火龙帆上,根据玄丹阵所在位置的不同,每个舱房能享受到的玄力是不同的,分为了好几等舱房,船长室自是由逆千钧居住的。

    稍次一等的,为两间主宾房,再接下去才是老佣兵和佣兵新人们的日常舱房。

    梨花雪自忖是蓝晶佣兵团的要员,又是女宾,本该分配到主宾房。哪知一打听,才知道月惊华占去了一间,另外一间,则分给了逆火的另外一名老佣兵。

    月惊华所居住的这处舱房,面北朝南,位于第二层,光鲜充足,摆设精致,舱房里涌动的玄力也比外面要强很多,堪比一间小型的修炼室。

    有墨稀星识海在手,月惊华本是不会稀罕什么主宾房,可一看梨花雪的那张嘴脸,她倒是要非住下不可了。

    “房间是逆千钧分配的,花雪姑娘若是有疑问,找他便是了。再说了,这里是火龙帆,直属于逆火佣兵团,你又是以何种身份前来质问?”月惊华眸光冷冽,出口的话锐利无比。

    梨花雪顿时语塞,身后的风不悔见佳人受辱,哪肯罢休,“月惊华,你虽说自诩是丹师和器纹师,可从进入营地开始,已过去了数日,从未见你炼过一枚丹药,雕琢过一把武器,说穿了,你不过是一名佣兵新人。以你的资历,要是也能住在主宾房,我和我身后的这帮佣兵兄弟们第一个不服。”

    “我们也不服,不悔说得对,一个毫无用处的丑女人哪配住在主宾房里,”

    “把她赶下去,火龙帆不欢迎你这种骗吃骗喝的人,”

    跟在风不悔身后的,都是些生面孔,一看就是随着火龙帆一同前来的掌船的新手佣兵。这些人有一个通性,修为一般,个个阅历不深,又很容易受人蛊惑。

    在听说月惊华住了主宾房本就心有不满,再被梨花雪和风不悔一蛊惑,也跟着围了上来。

    这伙人分明是见逆千钧在舱房里商量要事,伺机为难她,“不服?那你们要怎样才肯服?”月惊华面上含笑,虽是笑着,她眼眸中却透出了寒冬腊月般的刺冷感。

    “拿起你的武器,我们比一场,”风不悔傲然睨着月惊华,再看了眼桌上那把黑漆漆的大剑,抛出了他的挑战。

    “好,”不服,那就打到你们服为止,月惊华一口允下。</p>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56章 魔冢丹境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8919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