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1章 十年前的孽与缘(一)

作品:《天才魔妃

    “嗷嗷,再见了,大小美女们,不要太想俺,虽然俺知道俺长得人见人爱,”月惊华真怀疑,从肉虫那双芝麻大的眼里,哪来的那么泪水,如果那也算泪的话。

    见月惊华大眼瞪着自己的芝麻眼,肉虫很傲娇地扭了扭身子。

    几日不见,它又长胖了,原本只有小手指粗细,如今已经有了中指粗细了。

    光饿着都能长肥,这也算销金虫独一无二的天赋了。

    “别用那么鄙夷的眼神看着本大人,本大人有军情要汇报,前提是你必须用……嗷嗷,你做什么?那是本大人的菊花!!”惨叫声不绝于耳,肉虫在小商宫里装“蚕”装了数日,在小美女修容的关爱下,被迫吃了几口桑叶,害得它上吐下泻,胖了几圈,本想见了土凶丑,勒索些玄丹啊灵草啊的吃吃。

    哪知道还未开口,月惊华的食指和中指往了它的菊花形胎记上重重一戳。

    “本姑娘这辈子最恨被人敲诈,一个不够,还来第二个,”哪知道被青蒲讹诈过了的月惊华,哪能容许一只肉虫也骑到了自己的头上。

    就在某肉虫的菊花面临被爆的危险时,它忙求饶道,“嗷嗷,俺说,俺全说了。俺其实有两个重大发现。”

    肉虫边嗷嗷叫着,边哭诉着它接连几日颠沛流离惨绝人寰人见人泣的悲惨遭遇。

    那一日,肉虫阴差阳错地跟着一辆神裁殿的马车进了宫。

    在了马厩里,它见色起意,跟着一名女官,离开了马厩。

    那名女官就是莲宫的女官。

    肉虫本以为进了美人窝,哪知道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险些没把肉虫吓死。

    “嗷嗷。俺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女人似乎用了什么法宝,眼前一片光亮,玄兽就变成了一副骨架,至于玄兽的血肉好似被炼成了什么丹药,供那女人每月服用,”肉虫想起了就一阵后怕,事实上,肉虫还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在绯色太妃行邪术时,肉虫直接吓晕了过去。

    “没骨气的家伙,你所谓的发现就是如此?”月惊华失望不已,此时,她已经离开了沙妃的宫殿,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宫舍间。

    “嗷嗷,谁说的,本大人还有更厉害的发现,”肉虫挺了挺身子,触角上,发出了一片亮光,“别忘了,本大人可是销金蚕,本大人最大的天赋,是寻宝,本大人在宫里,嗅到了些古老的气息。”

    “你发现了什么?快说,”这一次却不是月惊华丽问的,迫不及待着问话的是青蒲。

    “嗷嗷,甭动手,俺不要被男人爆菊,”肉虫叫得凄惨,虽是如此,它的触角却可疑地亮了起来,方向正指着前方的一处略有些荒凉的花苑。

    “那里是何处?”月惊华隐约觉得那处宫殿有些熟悉。

    青蒲愣了片刻,许久才说,“那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我们”,指得是“月惊华”和青蒲。

    那是一段尘封了多年的,在“月惊华”遗留给月惊华的记忆中,查找不到的一段记忆。

    在接受了这具身体时,月惊华就知道,这具身体的某些记忆是“缺失”的。

    譬如说,脸上的妖纹是怎么来的,再譬如说,关于爹爹月年的一些记忆,又譬如说,“月惊华”是怎样遇到青蒲的,怎样遇到法枭衣的,这一切切对于如今的月惊华而言,都是谜。

    销金虫的菊花亮起,指着的方向,正是小商宫的一处赏景园。

    商国富裕,法枭云在位五年,国家风调雨顺。

    宫中以法枭云的寝宫雍何宫为正殿,旁边林星分布着太后太妃的宫殿,其次再是皇后、妃嫔的宫殿,大小共有殿堂楼阁五十余座,除去设为寝宫和朝堂用的宫殿,再设有各式的花苑若干。

    其中春日赏樱赏桃的樱园桃园,夏有了粉莲居,秋日有了晚枫林,冬日有了红梅园。

    时值秋日,枫林早已是一片枫林唱晚的景象。

    而月惊华此刻站着的这处园林,就是樱园。樱园,是位于小商宫北向的一处赏景林园。

    反观适合春日赏花的樱园里,一派葱绿,显得分外萧条。

    “嗷嗷,气息就是从了这里头传出来的,本大人敢打包票,里面一定有重宝,”销金虫卖力地表现着。

    月惊华走进了樱园。

    走进了樱园时,天色稍稍有了变化,略显灰蒙的天空,飘下了雨。

    几片枯萎了的樱花叶打着转,从月惊华的肩上擦过。

    “就在……嗷嗷,”肉虫骚包着扭动着身躯,冷不丁被月惊华一个指头弹了出去,一人一虫,躲进了丛林里。

    看来,今日到樱园叙旧的人,并非仅仅是月惊华一人。

    光与影的结合,法枭衣袍处的淡金云纹在了翠绿色中,熠熠生辉。

    高鼻梁,薄嘴唇,天生一副凉薄样,月惊华暗暗唾弃着,同样的一张脸,长在了两个人的脸上,怎么性子也差了天差万别。

    法枭衣的眼底划过了抹显而易见的嫌恶,可偏偏他的嘴边,还是带着抹不冷不淡的笑。他的怀里,还搂着个人。

    “王爷,你什么时候,将我俩的事情,告诉了太妃娘娘,”烈丝丝匍在了心爱之人的怀里,眼里带着几分迷离。

    小商宫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日里遇到了三次,那真算是孽缘了。月惊华暗骂着,她这辈子,最恨心口不一的人,而法枭衣无疑将此等不一发挥到了极致。

    “再过些日子,待到那件事成了,本王自会和她解除了婚约。”法枭衣轻声安慰着怀中的佳人,“她的运气也算不错,百兽山那一次,竟让她躲过了。”

    心口,一阵剧痛,那是属于“月惊华”的疼痛。

    是他,月惊华咬了咬唇,回了泊罗城后,她也几次试图查找对“月惊华”不利的暗中黑手。

    可是一直没有结果,她怀疑过烈丝丝,也怀疑过绯色太妃,独独没怀疑过法枭衣。

    法枭衣啊法枭衣,我是刨了你祖坟,还是欠你钱没还,月惊华嘲讽着,你要如此暗中陷害一个对你死心塌地的女。

    月惊华没有留意到,青蒲已经显出了身来,他看着法枭衣,眼中汹涌着熊熊的怒火。</p>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91章 十年前的孽与缘(一)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8919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