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5章 戮神龟破国运

作品:《天才魔妃

    相较于玄兽们动辄成千上万年的寿命,人族的寿命就如沧海中的一粟,显得很微不足道。

    人族,虽有灵识,可在所有的种族中,是最迟领悟天地法则的一只,学会玄气修炼的时间也最短。但他们,同时也是修炼最快的种族。

    上古时期,在人族出现在苍龙大陆前,大陆被各种实力强大的玄兽瓜分了几大块,实力强横的龙族以寿命久远的如龟族,有着飞翔能力的凤鸾族,别出称为诸神后裔的麒麟族等,占据了大陆的最肥沃的水域和地域。

    不知何时,也不知因为怎样的浩劫,大陆强大的玄兽几近灭绝,人族开始崛起。

    但人族中,还有不少部落和国家以上古强大的玄兽为镇国神兽。

    商国虽是小国,但商国的国君法苍廉在建国时,曾靠了一只鳄龟之力,平定了境内的玄兽暴乱。所以鳄龟就成了商国的镇国神兽。

    “你早知道森林里有高阶的玄兽?还让玄兽们在这一带试炼?”月惊华有几分不满,龟族寿命冗长,若是没猜错的话,森林里的那只玄兽很可能是当年法苍廉的玄兽。

    “你以为镇国神龟只是个传说?森林里的那只鳄龟的身下,是商国的国运风水穴。”青蒲的那双丹凤眼,微微扬起,眼角的泪痣恍若生了翅的蝴蝶,活了一般。

    “什么?那若是国运穴受损会怎么样?”月惊华并不知道什么是国运穴,但约莫也可以猜得出是和商国国运的玩意。

    “国运穴昌,商国盛。国运穴崩,商国灭。”青蒲意味深长地说道。

    月惊华吃了一惊,她虽不喜商国的皇室,可是若是商国垮了,那整个商国的百姓,还有静心院的诸人,又要如何安置。

    就在这时,雁泊森林深处,传来了一阵愤怒的暴吼声。

    “你这般逆天改变一国之运数,难道不怕天谴,”月惊华白了青蒲一眼,掠身飞进了森林。

    看着月惊华消失在森林里的身影,青蒲幽幽地叹了口气,看向了天空,天空中,一颗微不足道的星辰逐渐暗淡,他讷讷自语着:“逆天?何来逆天,整个大陆的走势,都早已注定。何时生,何时灭,商国气数已经被那一对法氏的兄弟耗费尽了,就算数百年前,法苍廉逆天用了镇国神龟,镇住了国运穴,也是无济于事。逆水行舟,不如顺流而下,只是月惊华,你可准备好了,进入了历史的洪流中去?”

    越往森林的深处行去,月惊华越是心惊,本是草被覆盖的森林,由于虫族的攀爬,已经被啃食一空。地表出现了大量的裂痕,像是被推土机压过一般。

    森林的深处,一股强横的玄力,一波连着一波,玄力过处,树木摧断。

    受伤最重的还属闪貂豹,在早前的最后一阵缠斗中,它的四肢被土刺刺穿,已经露出了森森然的白骨。

    食人小青蒲似乎学会了新的玄技,绿色的影子不停地移动着,喷涂出来的粘液吸附在了陆鳄龟的肤表,疼得陆鳄龟嗷叫不以。

    最让月惊华大跌眼镜的还属销金蚕,只见它背后扇着虫翅,肥胖的身躯一拱一拱的。

    靠着自己和销金蚕的灵识联系,月惊华才能听得懂销金蚕的攻击号令。

    陆鳄龟作为陆地上屈指可数的凶兽之一,还从未受过像今天这样的围攻驾驶。

    刚才,就在它以为自己要讲那只跳蚤一样的小豹子刺死时,眼前突然多了一抹绿色。

    一棵凭空显出了形来的蒲公英挥动着绿叶,呸地吐出了两口粘液,吐在了它的眼上。

    那粘液也不知是什么成分,陆鳄龟的眼睛只觉得酸涩痛楚,视线受阻。

    紧接着,它听到了一阵嗡嗡吱吱地嗷叫声。

    “你你你,飞到它的耳朵旁,混淆它的视听,决不能让它发现了本大人的行踪。金甲虫,用刺扎它的指甲。你你你,蚂蚁,垫后,爬进它的菊花穴,咬烂它的肠子,你你你,爬进它的龟壳,嚼烂它的内脏。前面一批死了,后面一批立刻跟上,”在它乱七八糟的指使下,各式的虫兽前赴后继地包围住了陆鳄龟。

    鳄龟被气得连施了数个土刺,可是昆虫幼小,土刺根本不能对它们造成任何伤害,它越是如此,玄气消耗越大。

    庞然大物对阵百千小虫,一时之间竟然形成了相互对持的局面。

    蝼蚁尚且能够撼象,月惊华吃惊之余,也不敢怠慢。

    销金蚕的驱虫术不弱,只是这些栖息在了雁泊森林的昆虫类爬虫类太弱了些。

    这里都是写一二阶的最低等的玄兽,就是再来个万儿八千的,一时之下也很难撼动鳄龟。

    况且鳄龟毕竟是七阶玄兽,不仅有本命玄技护体,全身的糙皮,一时之间,也是让虫兽们无处下手。

    晨光渐亮,再过不久,就要天亮了。

    月惊华眯起了眼来,靠着微弱的光线盯着鳄龟。

    鳄龟全身已经沾满了各式的爬虫。它愤怒地摇摆着,周身的玄虫不断地被碾压,压死,很快,森林里就堆积出了一片白沉沉的昆虫尸体。

    天渐渐发亮,既然青蒲公说这只鳄龟是镇国神龟,那么想来它受袭商宫中也会有人有所察觉,必须速战速决。

    月惊华看了看四周,立刻召了小青蒲。

    “主人,呜呜,”小青蒲嗅到了月惊华那股熟悉的气味,立刻咽呜了起来。

    “先别忙着撒娇,告诉我,你还能不能运用玄技,只用一次,等到我发出指令,就立刻使用,”月惊华虚空比了个手势。

    食人小青蒲看了看月惊华所指的位置,虽然不明白主人接下来要做什么,可它还是点了点头。

    “连我的玄兽都敢欺负,镇国神龟又怎么样,就让老娘帮你捣个稀巴烂,”月惊华一纵身,落到了鳄龟和销金蚕的近处,冷眼看着前方。

    手中运起了玄气,大剑斜指在地,一派伪高手的风范。

    打狗也要看主人,敢伤她的玄兽,下场只有一个。

    鳄龟此刻已经是烦躁不安,又是一阵愤怒的巨吼,森林里的树木都被撼动了。

    几百年了,它作为商国的镇国神龟已经是几百年了,自从法苍廉被放逐出苍龙大陆,它被禁锢在了这个森林里后。

    每一任的商国国君无一不将它奉若神明,就连森林中外围的玄兽,也是为了供它食用,才逐年饲养起来的,从来没有人,敢像今天这样,挑衅它,甚至是伤了它。

    “呼噜噜,愚昧的小虫们,你们必死无疑,”鳄龟张开了贪婪的巨口,“海纳百川。”

    它的喉咙里,汹汹着吐出了一道飓风,如同一道狰狞的大虫,疯狂地吸纳着周遭的虫族,将它们吸入了喉中。

    它的咽喉犹如一个见不到底的黑洞,携带的风力更是惊人,销金蚕嗷嗷叫了两声,脆弱的翅膀被拉扯得东倒西歪。

    “嗷嗷,俺的虫翅,死鳄龟,要是有一天你落到了俺的手里,俺俺……”销金蚕的小身板,眼看就要被吸入了龟口中。

    “俺什么俺,个没出息的家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忽的出现在了耳边。

    销金蚕感觉身前的飓风停止了,身旁多了个人,那人冲着它咧嘴笑了笑。

    土土……凶丑,销金蚕被这么一个笑容,热泪盈眶啊有么有,瞬间有了种有娘的孩子就是好的傲娇感。

    月惊华眯起了眼,七阶鳄龟果然非同小可,这一手海纳百川,吞噬之力很是惊人。

    近身的玄虫几乎被清理一空。

    月惊华往了四周一看,连森林里的地表土壤也被扯动了,不少树木被拉扯地摇摇欲坠,树身几欲脱离地面。

    树身?月惊华蹙起的眉,顿时松开了。

    她不假思索,收起了大剑,将九转造化之力,贯足在了双臂之上,她如今是地玄大成的修为,两手之力,可达几百斤。

    本就被鳄龟口中风拔离了地面的树身被如此一动作,没费多大气力就被月惊华连根拔起。

    一个极速俯冲,月惊华就像高速战斗机那样,手中环抱着的树身,借着海纳百川之劲,往了鳄龟张开的大口撞去。

    飓风携带着树身的巨大俯冲力,瞬时堵住了鳄龟的口中风穴。

    “海纳百川是吧,今天我就爆了你的嘴,”月惊华臂上集了全部的玄力,一颗高约数丈的齐根都塞进了玄龟的口中。

    双人齐抱的书数十年古木,没入了鳄龟的口中,“咕噜噜,”鳄龟口舌并非无坚不摧,眼下风穴被堵,倒吸入风穴的玄气后劲十足,它暴怒之下,四肢重重跺地,不待地上的土刺再度袭来。

    月惊华松开了树身,一个漂亮的半空翻腾,轻盈地站到了树桩的另一端。

    “还跺脚嘞,有够娘的,再告诉你一件事,跺脚使性子,老娘比你擅长,”说罢,月惊华脚尖重重一跺,像是踩踏在了跷跷板上那样,重约五百斤的鳄龟四肢瞬间被拔萝卜似的脱离了地面,飞出来老高,露出了白软的龟腹。

    “就是这时候了,色虫,准备好了,叫上你的小伙伴,”月惊华纵身跃落到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中的大剑倒插入地,人已经迈开了云踪步鼠窜般逃走。

    鳄龟沉重的身子落到了地上,如同一记落地的炸弹。

    “砰”,内脏碎裂开的闷响,敛云大剑齐根没入了鳄龟防御力最薄弱的腹部,鲜血如溪流瀑布般喷出,几根白色的状肠子挂了出来。

    “嗷嗷,虫虫们,见缝插针,咬啊,”马后炮销金蚕吆喝着虫语,那些几百年来,被鳄龟欺压地死死的虫族蜂拥而上,它们或啃或吞或吮,沿着敛云大剑刺出来的伤口,快速地钻进了鳄龟的体内。

    鳄龟受了致命一击,已经是奄奄一息,它咆哮着,四肢徒劳地挣扎着,过了近一个时辰,鳄龟的声音渐渐微弱了下去。

    它的腹下已经被啃噬出了一个西瓜大小的洞口,一颗土黄色的玄丹跌了出来。

    在了销金虫有序的指导下,虫族们吃得很是“文明”,小土坡大小的鳄龟被肢解成了数块,残留下来的大块血肉喂给了食人小青蒲。剩下来的,稍加清理后,就被月惊华塞进了随心欲葫。

    “搞定,东西拾撮拾撮,回去了。色虫,别忘记招呼了你的小伙伴们,毁灭一下现场证据,别让那些跟屁虫们找到了线索,”月惊华挥了挥手,带着玄兽们大摇大摆着走出了雁泊森林。

    七阶凶兽陆鳄龟怎么也想不到,它会死在一群蝼蚁般的虫族的口下。

    鳄龟作为一种横行苍龙大陆的高阶玄兽,若非是遇到了月惊华那把戾气深重的敛云和销金虫的虫兽大军,绝不会轻易被屠杀。

    人有人的运数,兽亦有兽的气数,一个国家亦是如此。

    月惊华离开后不久,鳄龟栖息的地表上,青苔脱落,一个土黄色的龙形图腾暴露在了空气里。

    没过了多久,那枚土黄色的图腾嗤地风化了,只留下了一个黑色的,如同炭火烧过般的痕迹。

    泊罗城的上空,本就星光黯淡星辰更黯了,取而代之的是,在了天空的正东方,一颗看似不起眼的小小星辰正在冉冉升起。

    森林的某处,身姿英挺的阴阳脸少女,抱着瘸着腿的豹子,外带一条趴在了摇头晃脑的食人青蒲身上的肉虫,穿过了已经化成了一片废墟的雁泊森林。

    边走着,少女的嘴里还边说着:“今天,你们的主人-我要告诉你们一个故事,叫做三矢之训。从前有个叫顶顶厉害的有权有势的老头。他有三个儿子,某一天,他叫了三个儿子,给了每人一支箭让他们折断了,三个儿子很快就折了箭。后来他又拿了三只捆在一起的箭,让他们折,结果……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打架是不科学的,群殴才是王道。下次碰到了类似的情况,能逃就逃,不能逃就群殴,知道了伐。混蛋!色虫,不许睡觉,”少女的声音惊得几只林鹰飞了起来,盘旋在了雁泊森林的外围,一哄而散。</p>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15章 戮神龟破国运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8919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