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6章 论功行赏

作品:《天才魔妃

    清晨的阳光还没来得及驱开雾霾。

    一阵雷霆般的怒咆,震得荒芜的雁泊森林隆隆作响。

    不过是一夜,泊罗城外最大的森林,雁泊森林已经一改了旧貌。

    “这是怎么一回事?”一身黄衣猎袍,脸色沉郁得几乎可以滴出了冰渣子。商国国君法枭云勃然大怒着。

    雁泊森林对于整个商国的意义,整个商国的皇室都是知晓的。

    那只与商国几乎同寿的陆鳄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

    每一任的商国皇帝,自小就会被告知神龟强国的故事。

    早些年,商国的国君们还会派了御林军专门看守雁泊森林,奈何那神龟生性凶残,凡是靠近的人和玄兽一概会被它吞入了腹中。

    日子一久,商国的国君只是照着老祖宗所说的,在外围豢养了一批玄兽,供鳄龟食用,鳄龟一日不死,商国国运永保昌盛。

    哪知今日一早,鸡叫才过三声,宫中天机阁的天师就连夜急报,说是泊罗城外雁泊森林内,有血光之灾发生。

    法枭天当时还不以为然,并没有立刻派兵前往郊外,他幼时曾偶然入了雁泊森林,若非他身上留有法氏一族的血脉气息,只怕也要被鳄龟一口吞了,对那丑陋的鳄龟,心胸狭窄的法枭云心里嫌弃的紧。

    更何况,法枭云一直认为,商国境内,并没有任何可以危害到鳄龟生存的凶兽或者是高手。

    哪知天亮时分,天威将军来报,说是泊罗城外,玄兽暴动,险些扰民。

    枭衣王爷一早带着兵骑安置了受了惊吓的民众,有派兵驱逐了玄兽,待到大军赶到了雁泊森林,眼前的景象,让众人都是大吃了一惊。

    这才二度禀告了法枭云。

    站立在了雁泊森林里,也难怪法枭云会如此愤怒,昔日的满目树木繁花,如今只剩了满眼的疮痍。

    方圆十里内的森林,比经历了火灾或再或者是洪涝冲刷还要惨不忍睹,寸草不生,当真是一根毛都不长了。

    “天威将军,你征战沙场多年,又经历了多次讨伐玄兽的战役,你看看,鳄龟到底是死是活,又将雁泊森林弄成了这副模样,”法枭云的吸了口气。

    若是说经历十数年的天灾**,到还可以理解,可眼前的这块土地,简直像是被诅咒过的地狱枯冢,不仅短期内无法恢复,甚至在数十年里,也很难再度恢复到昔日的景象。

    鳄龟更是消失的彻彻底,连半点踪迹都没有留下。

    天威将军听了询问,也是一脸的为难,从他今早破晓前,就感受到了雁泊森林方向,有了一股强大玄力波动,只是那股波动持续的时间很短,他只以为是鳄龟又发脾气了,那只七阶鳄龟,若非是必要,他也懒得去招惹。

    哪知道,他最后却发现,鳄龟的气息完全消失了。

    即便他生平经历过无数次的激战,可是从未见过这样的战场。

    所有的树木的枝叶都被啃光了,连地表的草根也被刨了出来,树干被刨空了。

    说是鳄龟死了,可是地上连一滴血都没有,但若说它没死,地面上,凭空多出来的激烈的打斗痕迹又怎么解释。

    如此的情形,即便是天威将军这类见惯了各种情况的人,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见天威将军迟迟不肯下结论,法枭衣上前一步,沉声说道:“皇上,依微臣看,这并不像一般的恶斗,倒是像经历了兽潮。”

    “一派胡言,商国周边并无大量的玄兽,哪来的兽潮,”见法枭衣突然提起了兽潮,法枭云很是不耐地训斥道。

    他与法枭衣自小就有芥蒂,可自打先帝死后,他与绯色太妃又勾搭上了后,就对法枭衣稍好了些,但那也只是门面功夫。

    早几日,听说了法枭衣遭人退婚,还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法枭云暗地里乐呵了很久,民间对法枭衣的评价也是一落千丈。

    可今日一早,法枭衣安抚民众,驱逐玄兽的行为,又为他赢回了一些好评,这一点,让法枭云很是不爽。

    “皇上,微臣说得兽潮,不是寻常的兽潮,而是虫兽潮,商国虽无大量的玄兽栖息,但却因为位于温热带,虫种众多。”法枭衣也不恼怒,他上前一步。

    “微臣曾到过南方的蛮夷部落,那边春季闹虫灾时,境况和眼前的森林很像,”法枭衣躬身引了法枭云往一边走去。

    “这是噬地蚁啃咬国的痕迹,树木中空。这是七尾峰叮咬过的痕迹,满地都是虫孔,还有……”法枭衣娓娓说道。

    兽潮在大陆上,是极其恐怖的字眼,而虫潮,更是可怕至极的名词,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君,最惧怕的刺眼。

    大陆史上,仅有的几次虫潮,都造成了毁灭性的的灾难。

    虫族,作为玄兽中最低阶的存在,若是以单体出现,任何玄者都不会将它们放在眼里。

    可若是虫族以群体出现,那无疑是可怕的。虫族是所有种族中,最古老,同时又是繁衍能力最强的一支。你可以消灭一整只虫族队伍。

    可哪怕是残留了一粒虫卵,都可以在短短数日内,繁衍出一整只新的虫族大军。

    虫潮,意味着饿殍满地,虫潮,意味着颗粒无收,虫潮,意味着森森白骨。

    “够了,”看着千疮百孔的虫噬痕迹,法枭云只觉得心底一阵发毛,可他心底,却也不由地赞成了法枭衣的看法。

    唯有虫潮,汹涌的无坚不摧的虫潮,才可以解释,一只七阶的鳄龟为什么会落了个尸骨无存,滴血不留的下场。就算是高阶的玄兽,在了成百万,上千万的汹汹如潮的虫潮时,怕也是没有了招架之力。

    天威将军感激地看了一眼法枭衣,跨步上前,“皇上,为今之计,不是查找鳄龟的下落,而是赶紧查清楚虫潮形成的原因。还有微臣提议,放一把火烧了这片森林,一来可以烧死了这里的虫卵,防止形成二次虫潮。二来可以造成火灾的假象,谨防了他国的有心人,打探到了这个消息。”

    商国如今国泰民安,要是被外界知道了虫潮的存在,无疑会动摇民心,甚至惊动了一些有心人士。

    在场的三人,无疑都是玩弄权术的行家,只可惜,他们忽略了一点,谁都没有将雁泊森林的事,联系到了玄者的头上,更没有人会想到,此刻,泊罗城中的某个院子里,某人正为了这次鳄龟事件收着烂摊子。

    直到第二天,天蒙蒙亮,回到了租用来的小院,月惊华才逐渐回味过来,昨夜,她和她的玄兽们,经历了怎样的一场生死之战。

    玄兽们这一次,可谓是损伤惨重,但相对的,也是收益颇丰。

    其中闪貂豹的伤势最重,它的四肢被土刺刺得重伤,靠了月惊华灌入了几缕造化之力,才保住了。

    照着青蒲的建议,月惊华先给闪貂豹喂了颗龙王丸,再将它放置在了墨稀星识海里,闪貂豹暂时进入了休眠期,至于等待它的到底是进阶还是修为下降,暂时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食人小青蒲的获益最大,它非但开发出了第二玄技-蒲之瞬,吞噬大量鳄龟的血肉后,体表也发生了些变化。

    眼下的食人小青蒲比起最初和月惊华契约时,变化不大,只是它的植株体变得更加壮实了,进阶成为了三阶吞噬蒲,只见它挥动着看似幼弱的蒲叶,陡然之间,蒲叶变大了数寸,叶片上,生长出了形如鳄龟体表刺锥的倒刺。

    “噗噗噗,”数十颗穿透力十足的蒲刺射出,就像连环发射出的子弹,瞬间就将院子里的一颗假山巨石炸得粉碎。

    月惊华对此很是满意,当然她更满意的还要属食人小青蒲公进阶给她带来了的连锁好处,第二玄技,蒲之瞬。

    在简单地和食人小青蒲探讨后,月惊华就学会了最基本的瞬移,尽管她的瞬移的局限性很大,每次瞬移要消耗近三成的玄力,瞬移距离不超过十丈,一天内最多只能使用三次,比起本尊食人小青蒲而言,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关于灵木玄技术的秘诀,同是玄技,无论是第一灵木玄技蒲之隐,还是第二灵木玄技蒲之瞬,她用起来,都比食人小青蒲差那么多。月惊华也曾讨教过青蒲,青蒲也么多做就解释,只说是精神力方面存在差距,日后等月惊华精神力和修为方面进阶后,自会好上一些。

    这样的回答,让月惊华更是纳闷,难道说,看似幼弱的小青蒲的精神力如此彪悍?可她咋一点都么有看出来呢。

    但她的疑虑只持续了片刻,因为她眼下有更重要的事去处理。

    月惊华可没忘记,她的随心欲葫里,装了整整一只的鳄龟残躯。

    一头有着几百年寿龄,寿与商国齐的鳄龟,对时常暴富又时常赤贫的月惊华而言,可谓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财富归财富,如今的月惊华,还得操这份闲心,怎样处理了这堆财富、

    ...  </p>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16章 论功行赏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8919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