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1.第121章 过劳“死”的月惊华(补)

作品:《天才魔妃

    c_t;法枭衣赤目欲裂,每念一个字眼,神经就要抽搐一下,到了最后,他一掌拍下,将管家送还的他的腰牌和一份清单震了个粉碎。[ ]

    “月惊华!!”法枭衣的咆哮声在王府里回荡着。

    两次,他居然两次栽在了同一个人的手里,法枭衣还是不知道,他为何会再次着了月惊华的道。

    法枭衣自然是不知道的,短短的一席对话间,他足足被人阴了两次,不,确切地说是被阴了三次。

    什么飞剑,什么高手老前辈,那全都是子虚乌有。

    进王府时,月惊华就料定了不能佩了武器进去,更何况她一介废材,扛着吧大剑,像啥样,所以她预先将敛云藏在了墨稀星意识海里。

    不出她所料,无论是法枭衣还是王府的侍卫,看到她身无寸铁,都想当然的放松了警惕reads;。

    随即月惊华又假装旧事重提,激怒了法枭衣。

    月惊华学会“蒲之瞬”不过短短数日,论纯熟度,自然还不上灵木属的食人小青蒲,她做不到人体的瞬移,却已能瞬移某件物品。

    譬如说“敛云大剑”,在法枭衣疏忽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剑移到了法枭衣的身后。

    法枭衣疑心病甚重,再加之早前在翠微湖时,吃了一次哑巴亏,还真误以为月惊华身后藏了个绝世高手。

    他心下顾忌,又失了分寸,又同时中了“神刺”和“魔眼”两种玄技。

    将两种玄技叠加使用,又都是精神玄技,虽说月惊华还只是第一次使用叠加玄技,可效果却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好。

    好到让她不仅如愿以偿地退了婚,又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一笔可观的精神损失费,龙涎钟乳就是其中的一件。

    离开了王爷府后,月惊华就回了租用的小院,开始了炼制鳄龟。

    费了大气力得来的龙涎钟乳性寒,是种粘稠如浆糊的液体,乳白色,带了股石灰般的难闻气味。

    取出了龙涎钟乳后,月惊华开始处理起了鳄龟壳来。

    她照旧催动了沌青莲火,像前几次那样,择了一片龟壳,开始炼化。

    牺牲了近百块鳄龟壳,也并非是完全没有收获的,月惊华全神贯注着,屏住了呼吸,盯着在手掌的沌青莲火种不停翻转的那片龟壳。

    约莫在最后阶段,龟壳即将炸开时,她的手虚空一抓,那瓶龙涎钟凌空而起,一滴钟乳滴在了龟壳上,才刚沾了龟壳,本是如黑玉一般的鳄龟壳发生了变化。

    那情形,让月惊华想起了前世曾做过的化学酸化实验,鳄龟壳的颜色率先发生了变化,从最初的黑色,蜕成了白色。

    紧接着,它的厚薄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瓦砾般厚重的龟壳变薄了许多,最后缩到了一张纸片般,全然看不出最初的鳄龟壳的形貌来。

    就在月惊华准备着手开始雕琢下一步是要将乳化后的龟壳炼成了何种器具时,掌心的沌青莲火猛地一个拔高,青色的莲火扑哧一声,将那片纸片厚薄的龟壳吐了出来。

    龟壳恰是落到了月惊华的手上,那张龟壳迅速贴着月惊华的手,像是熔入了皮肤一样,瞬间就贴牢了月华的手。

    月惊华心下讶然,待到她撤去了莲火,细看手掌时,只见她的右手上,恍如套了一只之地最上成的蚕丝手套,色泽几近与皮肤一样。

    “手套?”月惊华有些哭笑不得,她本想最差也炼两只护腕,可眼下炼成的却是手套,如此的阴差阳错还真让她有几分哭笑不得。

    好事成双,手套自然也得是一双的,无奈之下,月惊华只好如法炮制,又炼出了另外一只鳄龟手套。

    得了这么一副手套后,月惊华立马召出了肉虫,让它鉴定了这双手套的品阶。

    肉虫扭着肥躯,不甘不愿地凑了过去。

    “嗷嗷,俺闻到了难闻的气味,是讨厌的鳄龟,”肉虫在手套上“踩”了两个来回,“嗷嗷,土凶丑,这是你炼制出来的?嗷嗷,看不出你还有几分炼器的天赋。这种手套,叫做皙光。它的特点是与皮肤一模一样,戴在了手上,旁人用肉眼根本难以分辨。这双手套的好处是,具备了鳄龟壳的基本特征,水火难入,百毒不侵,冬暖夏凉,是采摘毒属性的灵草和下毒的最好帮手。很适合你这种阴险狡诈下流无耻……嗷嗷,做什么,俺说的是大实话,不准戳菊花,说了不准你还戳。”

    “嗷嗷!”肉虫又是被狠狠地戳了一记菊花。

    “重点!!品阶!”月惊华凶神恶煞状。

    “嗷嗷,人欺负虫……品阶大致在灵品中阶和灵品高阶之间,顺带提醒你一句,这玩意用来炼丹炼器,对控制火候有些帮助,”肉虫平日做虫不靠谱了些,可眼力却是一等一的好,它的鉴定让月惊华很是意外。 [棉花糖]

    第一次炼器就炼出了灵品中阶的灵器,整个东大陆,怕也只有月惊华一人了。

    炼器完成后,月惊华也没歇着,正准备开始炼制几枚丹药。

    哪知她刚运起了气,眼中一片发黑,她强撑着一口气。

    鼻尖的气息渐微,眼眸中氤上了一团黑雾,四肢开始失去了意识,整个人恍如死了般,缩成一团动也不动,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好在的了月惊华落地时造成的巨大声响,惊动了在外候着的红菱。

    红菱见了月惊华手脚冰冷,叫唤了半天也没有反应,俏脸发白。

    她没见过小姐这个模样,从百兽山回来后的小姐,无形中,她已经成了红菱在内的静心院一干人的主心骨。

    在红菱看来,世上没有什么事是小姐完成不了的。

    若是小姐有个三长两短,红菱不敢再往下想,她背起了月惊华,一时之间,却不知该去何处,小姐这副模样回了静心院,只怕会把夫人吓死。

    去永春堂找大夫,那更不行,烈家堡的那群人狼子野心,恨不得小姐去死。

    “红菱,你怎么就这么笨啊,若是小姐看到了你这副样子,一定会嘲笑你的。冷静,得冷静下来,现在该去哪里,”红菱焦急着,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原地打转着。

    她想了想,掏出了几枚月惊华给她的新丹药地玄丹,给月惊华吞了下去,月惊华的气息稍微平稳了些,却依旧没有好转。

    正在红菱急得完全没了头绪时,一只觉得耳边呵过了口暖气。

    “嗷嗷,本大人最见不得美女流泪了,美女女仆,去皇家玄玑学院,找那个姓秋的老头子,”肉乎乎的胖虫不知何时爬到了红菱的肩膀上,正试图拱起了身子,摆出了自认潇洒的动作来reads;。

    是那只口吐人言的色虫,红菱认得销金蚕,“色虫。”

    肉虫还想趁机卖萌,哪知突然惨叫了一声,像是被人戳了一记,背上的菊花胎记又亮了起来,“嗷嗷,别戳了,俺知道了。土凶丑为了休夫,一下子用了三种精神玄技,刚才又发狠炼器,昏厥是精神力枯竭,再不找个地方,让她疗伤,轻则她五感受损,重则可能会命不久矣。”

    红菱一听完,哪敢再迟疑,她背着月惊华一路狂奔,直往玄玑学院赶去。

    赶到了外院后,红菱找到了沙尔曼,沙尔曼也被月惊华的模样吓了一跳,两人找到了秋处子。

    “怎么成了这副模样的?”秋处子替月惊华号了脉,发现她全身没有半点伤痕,可她的脉像和气息,又很异常。

    她的气息时而强时而弱,有时候又似乎要完全停止了,秋处子历来吊儿郎当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

    从月惊华进入玄玑学院时,秋处子就觉得她不寻常,她看似没有玄力,却又胜过了许多内院的学员,必定是学了什么特别的玄技心法。

    红菱迟疑了片刻,将今日月惊华去找法枭衣退婚,随后就成了这副模样,并递上了早前月惊华昏迷前,揣在了怀里的一张纸也摸了出来。

    秋处子接过了那封信,入目的先是三个大字,“退婚书。”

    沙尔曼听得目瞪口呆,女子登门主动退婚,未婚先休夫,这样的事,就算是在了民风开放的苍龙大陆也是几百年难得一见,更何况,那人还是枭衣王爷。

    这越往下看,秋处子的脑子先是一阵子白再是一阵子红,到看到了最后一段,“君,法枭衣辜负了月惊华的一片痴心,考虑到退婚会给月惊华的生活饮食起居日后嫁娶带来一系列的不便,特赔偿其十年青春损失费。折算标准如下,参照商国人口的基本寿命,以每年一千颗四阶玄丹为标准,折合八十四年,共计八万四千颗四阶玄丹。考虑到月惊华会因为退婚茶不思饭不想,形成极大的精神负担,特赠送补品如下:沧海崖极品燕窝十斤,高苍城千年雪参十根,龙涎钟乳一瓶,火麒麟袄一件……”

    秋处子看完,不禁扼腕,咱当年和奢香夫人闹什么别扭啊,早该早点成亲早点下蛋,多生几个女而reads;。

    谁说生女儿是赔钱货,生了月惊华这种女儿,那可是抱金砖啊。

    这哪是退婚书啊,分明是**裸的讹诈,此女有才,有大才啊。

    沙尔曼一看之下,先是一阵感慨,紧接着又是替月惊华不值。

    “哈哈哈,老夫真是看走眼了,这辈子都还没见过这样的女子,就冲这一点,老夫就不会看着她送命,”秋处子憋不住了,拍着桌子哈哈大笑了出来。

    “院长,你先救救惊华,也不知是不是那个阴险的法枭衣暗中害了惊华,”沙尔曼恨得咬牙切齿,她和“月惊华”可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对法枭衣那样的渣男恨之入骨。

    “不慌,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她只是进入了五识封闭的状态。那个叫红菱的丫头,把你那副哭丧的嘴脸收起来,看着就晦气。实话实说吧,你小姐受的到底是什么伤?你又是怎么想到来找老夫的,”秋处子变脸变得奇快无比,早一刻还在了那里哈哈大笑,晚一刻,就板起脸来。

    红菱心中咯噔一声,她寻思了片刻,“秋院长目光如炬,小姐的伤是因为她使用了过多的精神力,精神力枯竭的缘故,至于为什么来找你,是因为,除了你,我不知道该去找什么人。我家小姐,自幼命苦,又是寄人篱下,饱受了欺凌。小姐说过,秋院长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她又是你的学员,你绝不会见死不救的。”

    红菱跟着月惊华一阵子,那见识和说谎的水准也是爬梯子似的往上长。小姐说过,遇人先示弱,其次要扮可怜博同情,前面两样都做到了,最后要做的就是要厚脸皮。

    所谓巴掌不大笑脸人,好话谁都爱听,要死命地夸秋院长,夸得他浑然忘我,飘飘欲仙时,就会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嗯,这丫头还算有眼光,”秋处子将头昂得高高的,说不出的得意。

    凭红菱那么点捧人的道行,秋处子自是不会那么容易就着了道。

    他听完红菱的话,心里也是暗暗吃惊,月惊华修得是精神玄技。精神力修炼,大陆上极其冷僻的一门修炼方法,想不到,这个承载了废材之名多年的女娃娃,学得竟是精神玄技,

    “你将人留下,至于能不能救活,只能看她的造化了,”秋处子摆了摆手,让红菱先行离开reads;。

    红菱求助式地看了看沙尔曼,沙尔曼也是无可奈何,外院不留外人,她只能安抚了红菱,“你先回去,我再去求求院长。”

    “可是,沙尔曼小姐,再过几天就是御用丹师的选拔,我担心……”小姐对这一次的御用丹师选拔很是看重,若是错过了,红菱虽然焦虑,可眼下没有什么事比月惊华的命更重要了。在沙尔曼的反复劝解下,红菱只得离开了皇家玄玑学院。

    沙尔曼送走了红菱后,立马回了房内,秋处子站在了床铺旁,不停地试探着月惊华的气息。

    “院长,你一定有法子救惊华,对嘛?”沙尔曼哀求着。

    “唉,可惜了,你们的副院长还没有回来,她对精神玄技有些研究,我在这方面却是一窍不通,”秋处子摇了摇头。

    “不,不会的,你一定有法子,能不能将惊华送进……”沙尔曼欲言又止,她迅速地看了看窗外,不远处,矗立着的那座不起眼的修炼室。

    外院中,只有寥寥几座屋舍,大部分的屋舍都被充分地应用了起来,唯独那一座修炼室,沙尔曼和月惊华都从未进去过。

    秋处子命令禁止了她们进入修炼室,就连接近也不允许。

    “沙尔曼,是谁告诉了那座屋子的事?”秋处子有几分不满。关于修炼室的事,秋处子,从未对外院的几名学生说起过,一来是因为她们的修为还不够,二来,他也怕这些学生在知道了修炼室的秘密后,抵制不住****,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是柳夕,我和柳夕在一起的时候,曾听他说起那间修炼室的秘密,据说,那里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能让人起死回生……”沙尔曼急急说道。

    “你可知道,那间屋子,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这件事,休要再提。我会再试试其他的法子,救治月惊华,”秋处子动了怒,他一拂衣袖,走了出去,沙尔曼站在了原地,许久没有说话。

    ...  </p>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121.第121章 过劳“死”的月惊华(补)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8919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