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0.第130章 玄兽进化史上的一大步

作品:《天才魔妃

    c_t;见月惊华在了光天化日直接“绑架”了只老罪鹦鹉,还说着稀奇古怪,让人难以明白的话语。

    饶是猥琐无耻如销金蚕,也瞬间是懵了。

    隔了半晌,销金蚕才打了个结结实实的寒颤,“嗷嗷,厚脸皮的女土匪真可怕。”

    “皮不够坚韧,还没有玄丹。啧,还高阶玄兽呢,太鸡肋了,唯独这身肉还不错,用来做个烤鳗鱼饭不错,就是手头没有现成的米,”月惊华嘟嚷着,围着那只被定住了的海蝠鳗。

    边说着,月惊华还不时比着手中的敛云,检查了一番后,果断发现这只七阶的海蝠鳗居然没有玄丹。

    没有玄丹,让企图再得一枚高阶玄丹的月惊华很是失望。

    和鳄龟一身都是宝不同,海蝠鳗的身体内除了玄丹,几乎没什么是值钱的。

    低阶的玄兽,无法凝结玄丹,那是比较平常的事。

    可像是七阶玄兽,却依旧没有玄丹,个中的原因,却是和海蝠鳗所处的森罗海的大环境有关。

    眼下海蝠鳗已经是瓮中之鳖,月惊华更关心的是海底的那个风车阵的事情,这可直接关系到了她能否离开森罗海,考虑了再三,她将已经安静下来的罪鹦鹉松绑。

    “士可杀不可辱,老夫绝不会违背位面法则,告诉你任何有关森罗海的事情,”刚开始,罪鹦鹉还有几分视死如归的气节,一脸的忠仆样。

    肉虫呸了一声,满脸的不屑,“嗷嗷,土凶丑,对付这种皮厚肉糙的老家伙,还是得看俺的。”

    肉虫两眼放光,极其猥琐地笑了笑,“老家伙,你想不想壳体上再长出个‘福’字?她身上,由很厉害的天材地宝,可以帮你精进修为,甚至肯能再造你的螺纹。”

    销金蚕说得并不全是谎话,月惊华的玄兽,无论是闪貂豹还是食人小青蒲,无一不是玄兽中的****。 [棉花糖]

    她的墨稀星识海和沌青莲火炼化出来的丹药,轻而易举就能让玄兽晋阶,甚至是变种。

    如此大的****,连上古神虫都无法抵挡,又何况是罪鹦鹉。

    如此一句话,听在了罪鹦鹉的耳里,犹如六月天被淋了一桶冰水,立时清醒了过来。

    在身为中阶圣兽时,福寿螺就是一种极其傲娇极端自恋的族群。

    这一族,最是珍视的就是身上的那个“福字”螺纹。

    当年,被上位神贬下来时,福寿螺族最难过的并非是被贬这件事。

    它们最伤心的是,身上的美丽螺纹也跟着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圈有一圈的生长纹,和普通的扁体海螺,几乎毫无区别。

    这对于螺族而言,是一个天大的耻辱。

    在最后一任罪鹦鹉的螺王去世时,更曾放出话来,倘若有一只罪鹦鹉螺能重新生出了“福”字螺纹,它就是新一任的螺王。

    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兵,不想当螺王的罪鹦鹉螺,不是好螺。

    抱着重振罪鹦鹉一族的远大理想和报复,罪鹦鹉沉吟了片刻,以光一般的速度,立刻做出了决定。

    它要叛变,弃光明投奔黑暗去也。

    “我说,我保证一个字都不拉,只要你能帮助老夫,重新凝聚玄丹,生出‘福’字螺纹,别说是将森罗海的事情告诉你,就算是要与你结成契约,我也再所不惜,”罪鹦鹉也是刚发现,月惊华竟然是一名召唤师。

    一名拥有上古神虫的召唤师,又同时身为圣阶,她的实力,确实有可能让自己脱胎换骨。

    原来这一片森罗海的看管玄兽,并不是那只海蝠鳗,而是这只足有一千三百多岁高龄的罪鹦鹉。

    罪鹦鹉的那一手定身的玄技,正是当初将绝殇打入森罗海时,上位面的戒律神,传授于它的。( )

    无论是低阶还是高阶,最鹦鹉都能用了一招将其定身定住。只可惜,这种定身术对圣阶无效,而且对于品阶越高的玄兽,定身的效果也就越弱。

    像是海蝠鳗这样的七阶玄兽,定身术的效用,最多只能持续一刻钟的时间。

    “一刻钟,也已经足够了,”月惊华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你们有没有谁吃过生鱼片或者是烤鳗鱼?”

    一刻钟,足以让战胜一只高阶玄兽,足以让人身首异处。

    听着月惊华露骨的笑声,几乎是同时,销金蚕和罪鹦鹉都打了个寒颤。

    有了罪鹦鹉的投靠,月惊华对这一片森罗海的了解,方便了许多。

    很顺利的和罪鹦鹉签订了主仆契约后,月惊华召了小青蒲出来,一人一草通力合作,只见海底一片血浪翻滚,说不出的血腥和惨烈。

    销金蚕又呕了一大场,罪鹦鹉将触角缩进了壳里,不敢直视。

    海底的血水,在海水的冲刷下,渐渐远去。

    海面上逐渐恢复了平静,谁也不知道,就在一刻钟的时间里,森罗海里多了只叛变的玄兽,同时,也多了只无辜枉死的玄兽。

    墨稀星识海中,月惊华手带着刚炼制出来没多久鳄龟手套,纯熟地控制着沌青莲火。

    月惊华的玉葫芦里,只有最基本的作料。

    新鲜的鳗鱼肉上,简单地洒了些粗盐。

    香气从了一大块切割好的鳗鱼肉上,钻了出来,鲜腻的油脂不停地冒出来。

    一旁的食人小青蒲和肉虫,已经完沉迷与烤鳗的美妙的滋味中了。

    就连懒洋洋的罪鹦鹉,也是不是探出了触角,接了一点鳗鱼肉末吃吃。

    从生食到熟食,这可是玄兽进步史上了不起的一大步,月惊华暗暗得意着。

    那一头三米来场的海蝠鳗,除了部分喂了是食人小青蒲外,大部分都被月惊华整齐地切割成了吐司大小,再用了沌青莲火初步烤制。

    高阶玄兽的肉,不仅能补充玄力,也是很好的充饥食材。

    饱餐时,月惊华让罪鹦鹉将他知道的森罗海以及海底的风车阵的事,大致都说了一遍。

    人一老,话就容易多,玄兽一老,话也不少。

    一千三百岁的罪鹦鹉,话更是多的离谱。

    它将它知道的海底的风车坊和海面上那个被囚禁了无数岁月的魔族女人的故事全都盘托了出来。

    森罗海,是游离于四大位面之间,由上位神根据位面空隙,制造出来罪罚空间。

    它的存在,与四大位面存在的时间几乎一样长。

    森罗海,只是这种罪罚空间的一个统称。

    同为森罗海的罪人,根据其罪行的不同,被监禁的森罗海的海域也有所不同。

    这就好比现代化的监狱,既有单人房,也有了龙蛇混杂的多人房。

    森罗海,则是以海域来计算,有百海里的大型森罗牢房,那里关押着大量罪行较轻的罪犯。

    而绝殇居住的是森罗海域,宽约十海里,只囚禁了她一人,她属于罪行较重的罪犯。

    再往下,还有一种戒备最森严,方圆不过一海里,直接有圣阶玄兽来看守的重罪犯海区。

    无论是哪一种森罗海区,它们的最底部,都有一处风车阵。

    风车真一旦被驱动,内里蕴含着的强大的森罗阴风,传说可以破开位面禁制。

    只是这种风车阵,一月一摆动,若是在其他非正常日子里,想驱动风车阵,那唯一的法子,就是破坏了风车阵的针眼。

    “照你这么说来,绝殇说的是真的?”月惊华对绝殇的话,只是信了五分。

    “听起来似乎是真的,事实上,老夫也没有其他法子,可以帮主人离开这一片海区。不过,老夫以为,主人还是小心谨慎的好。绝殇此人,必不简单,”罪鹦鹉摇晃着触角。

    “哦,方才你只是说了森罗海的基本海域划分,还没有说,绝殇到底是犯了何罪,又为何会被监禁在此处,”当初绝殇只跟月惊华说,她是遭受了神罚而被放逐,却没有说,她为何冒犯了上位神。

    照理说,一个下位面的鄙俗魔族,又怎会冒犯了上位面的神。

    罪鹦鹉的记忆中,从它在这一带海域看管一来,陆续进来了几批罪人。

    可自打一千年前,绝殇关进来后,就再也没有离开。

    一千年,被孤独地囚禁在一片灰暗的海域中,绝殇究竟是何人?

    “呵呵,绝殇所犯何罪,只怕世间再没有比老夫更清楚的了,”一千年了,恐怕连绝殇自己都忘记了她所犯下的罪孽。

    每一个被投入森罗海的罪人,都必须留下一段忏悔语录,绝殇也不例外。

    罪鹦鹉身为这一片森罗海的守海兽,手头还留有了一份当年绝殇被打入森罗海时亲自叙述的罪供。

    罪鹦鹉的身上,第四道生长纹亮了亮,象征了一千年前,被记录下来的那道罪供,再次出现了。

    原本属于罪鹦鹉的苍老声音,变成了一个似曾相识相似的女声。

    女声婉转,将月惊华和她的小玄兽们,带入了属于魔女绝殇的那份记忆中去。

    海面上,海月当空,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的海水,顺着涨潮,拍打着绝殇已经断了多时的膝盖。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静过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像潮水一样,袭向了绝殇。

    她的眼眸中,升起看了一股氤氲,如同月光一般的湿气。

    ...  </p>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130.第130章 玄兽进化史上的一大步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8919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