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1.第131章 神魔之恋

作品:《天才魔妃

    c_t;从罪鹦鹉口中,如流水一般潺潺流淌出来的动听女声竟是属于绝殇的。

    “我,叫绝殇,出生在东临海边的一个普通村落,那里世世代代居住着东临魔窟的海魔一族。

    从太祖辈开始,我的村落以及我的家人都以采集楠珠为生。

    像大部分的海魔族人一样,我在十六岁后,就加入了采集楠珠的队列之中。

    尽管年幼,可我很早就具备了一个优秀的采珠手的所有天赋reads;。

    村中其他与我同龄的少年们,习练了煞技-水壁虎后,至多只能在三百丈深的深海区呆上半柱香的时间。

    而我,在下海一年后,已经能靠着闭气,在深海区停留两柱香。

    月夜时,我的歌喉,甚至能让东临海的海水放缓了留速,连最凶狠的楠皇蚌在听到了我的歌声时,也会不自觉张开了蚌壳,侧耳倾听。

    出众的潜水工夫和美妙的歌声,为我赢得了东临魔窟最有天赋的海魔女的称号。

    我没有想到,就是这一个响亮的名头,最终却给我和东临魔窟,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血泪。

    我永远记得,东临纪年12454年,我采集到了一颗平生见过的最大的楠皇珠。

    消息传出去后,整个东临魔窟为之震惊,楠皇珠的出现,甚至惊动了上位面的清源界。

    清源界的界主-苍琼澜以三千万位面币的价格,买下了那颗楠皇珠。

    我在村长和海魔族长的带领下,前往清源界。

    在界主夫人的五百岁诞辰寿宴上,我献上了那一颗楠皇珠和我精心准备的一首歌曲。

    也是在那次寿宴上,我遇见了苍糜。

    苍糜是界主的曾孙,那一年,他三百五十岁。

    他是我见过的最俊美的神祗,丰神郎目,拥有无双的容颜。

    在我歌唱时,他主动上前用了凤头琴为我伴奏。

    那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琴声。”

    话音到了这里时,稍稍停顿了片刻,稍做了停顿后,绝殇的声音变得低沉了几分。

    “我从没想过,我会和一名神相爱。

    神与魔的结合,是不符合天地法则的。

    可苍糜却说,这些都不重要。

    那一段日子,是我生平一来最幸福的日子。

    苍糜会乘着他的虎鹫,偷偷潜入东临魔窟。

    他会在海上泛舟,等着我采珠归来。

    那一切,都如海中的泡影,看上去真实,可是,在见了阳光后,却破灭了。

    我曾经以为,我会和苍糜在一起,直到东临海枯。

    突然有一天,苍糜郁郁寡欢地来找我。

    他告诉我,清源界将进行下一任界主继承人的选拔,他尽管是现任界长的长孙,可修为却比不上其他人。

    他求我潜入东临魔窟的海沟深处,去寻找传说中的楠帝珠。

    百年楠珠,五百年楠皇,千年楠帝珠,传说吞服了千年的楠帝珠,可直接增长一境的修为。

    那时,我已经怀了身孕,本不该潜入千余丈深的魔窟海沟。

    可在苍糜却反复哀求我,他许下承诺,一旦得了清源界界主继承人的地位,他日他继承为界主,必为我修改界令,明媒正娶我进门。

    我信了他的话,冒着动胎气的危险,进入了千丈海沟,在那里我找到了楠帝珠。

    等到我回到村落,拼着最后一口气力,将楠帝珠交给了苍糜后,忽地胎动,腹痛如绞。

    直到孩子出生后,我才知道,我深入海沟时,已经动了胎气,孩子在我体内时,已经受了深海煞气的污染,先天不全。

    待到我醒来后,却发现苍糜不见了,他没有给我留下只字片语,就离开了。

    初时,我还以为,他是先回了清源界,将我和孩子的事情禀告界主。

    谁知道,过了半年后,他依旧没有回来。

    我心知事情不对头,就拖着村民照顾了婴孩,想上清源界,寻找苍糜reads;。

    却不知,上位面与下位面之间的差距,犹如山岳与海洋,可望而不可及。

    我几次穿越位面鸿河,都被位面军阻拦。我将自己和苍糜的事如实相告,却没有一人肯相信我。

    位面守卫们对我的话嗤之以鼻,‘一介魔族,妄想窥探上位面,昂真是不知死活。’

    我依旧不肯放弃,多次求见,最终消息传到了清源界,苍糜终于现身与我一间。

    依旧是骑乘着虎鹫,他居高而立,再看我时,眼中却只剩了透骨的讥讽。

    ‘无知魔族,你当真以为本神君会看上你这样的妖媚魔族?本神君只是借你之手,获取楠帝珠而已,本神君的恋人,沐华神女身受奇毒,只有传说中的楠帝珠才能解毒。’

    可怜我愚昧无知,即便是如此,还抱着孩子,口口声声,求他回心转意。

    他一拂衣袖,却说,‘除非是东临海枯,东临魔窟以煞升入神界,否则,我断无可能会爱上你这样的粗鄙魔族。’

    在他的眼里,我不过是个粗鄙的魔族而已。”

    女声到了这里,忽然停顿住了。

    听得正起劲的月惊华和她的一干小伙伴们,不耐烦地催促着罪鹦鹉。

    “卡住了,容老夫缓一缓。哎呦喂,时间太久远了,似乎有一段罪述丢失了,”罪鹦鹉咳了几声,又吃了块烤鳗鱼肉后,才又继续回放起了绝殇的回忆。

    “东临纪年12504年,距离我与苍糜第一次见面已经有50年了。

    那一年,四大位面发生了几件大事。

    一件是下位面的某块大陆上,出现了一名妖孽级别的召唤师,那名召唤师以凡人之躯,踏破位面。

    第二件大事,东临魔窟发生了海兽狂潮,五十万海魔族人被海兽吞噬reads;。

    海魔一族的族长向上位面求救,接连数界,历时十个月,上位面没有派来一只援军。

    第三件大事,东临魔窟一夜之间,海兽狂潮退却,退敌的却是一名不经传的海魔女。

    那名海魔女,就是我。

    海兽狂潮的原因,正是因为五十年前,楠帝珠被采摘。

    为了讨回楠帝珠,那时已修炼出煞阴丹的我,带着十万海魔军,横渡位面鸿鹄河。

    位面军一力阻挡,最终被我海魔军血洗。五万位面神军被屠戮一空。

    我一路杀至了清源界,要求苍糜交还楠帝珠,那时,苍糜已经娶妻生子,并成了界主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我与他再度见面,却是兵戎相见。

    我与他,约在了位面河上决斗。

    最终我将他斩于刀下,只是他的封魔剪也斩断了我的双脚。”

    “停停停,”最先出声抗议的是八卦神经极其发达的销蚕,“这里是不是漏了一段,怎么海魔女绝殇一眨眼就从了可怜弃妇,摇身一变成了无敌战神了?不合理,罪鹦鹉,这不是你杜撰的吧?”

    “嗨,你这找小虫是怎么说话的,这段话,也不是我编的呀,是绝殇自己亲口讲述的,这过去都一千多年了,有个别片段缺失也是很正常的嘛,”罪鹦鹉不满意了,免费听故事还那么多意见。

    月惊华也有几分不满,谁让罪鹦鹉缺失了最最重要的一部分。

    照绝殇所说,她与苍糜分开不过是五十年。

    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海魔族少女,又怎么能直接成为丹境高手,甚至是成功ko了五万位面神军和一界界主的候选人苍糜呢?这显然是不合乎情理的。

    不过通过这段并不完整的叙述,众兽和月惊华都已明白,海魔女所犯的罪非同小可。竟然是戮神,将苍糜斩杀,这无疑是得罪了整个清源界reads;。

    “居然有比渣王爷还渣的男人,亏他还是个神。”月惊华在心底暗中唾弃着。

    “嗷嗷,三百多岁的老牛上位神偷吃魔族嫩草不止,还如此下作卑鄙,骗财骗色不止,还始乱弃终,简直就是丢尽了所有雄性的脸,”销金蚕呸了一口,嘴上催促着,“老家伙,别卡壳,继续往下。”

    “这一份,罪供,是清源界戒律神以东临魔窟的三千万海魔一族的性命相要挟,威胁我留下来。

    罪?我何罪之有。

    绝殇,生平不做后悔之事,破位面法则,戮神。我从未后悔过。

    苍糜,他欠我的,我只是用了双手,将属于我的东西,讨了回来。

    我唯一愧对的,只有我那可怜的,留在了东临魔窟的孩子,以及养育了我,却最终因为我而接受了神罚的东临魔窟。

    有生之年,若是有生之年,绝殇能破森罗海,踏浪而出,必将带东临以煞升仙。”

    绝殇的罪述到此为止,再无其他。

    罪鹦鹉做着最后的总结陈述,“最终,位面军派出了上位神将,将绝殇的魔胎剔除,以封魔匕束其四肢,将她囚禁在了森罗海中。唉,所以说吧,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了神。世上本无是非对错,这天下的规则,都是由神来制定的。”

    “罪鹦鹉,这话你却是说错了。天下的规则,不是由神来制定的,而是由强者来制定的。神犯了错,那就是错。绝殇,无罪。”月惊华拔出了敛云大剑,两眼带着利光。

    “这这……主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罪鹦鹉跟了月惊华还不久,并不能理会她的心思。

    销金蚕打了个响鼻,它抓过了食人小青蒲的一片叶子,当成了抹布,拧着鼻子。

    “嗷嗷,玄兽老了,果然理解力也就差了。土凶丑的意思是,绝殇做得好,绝殇做得妙,堪称是女人中的楷模。言下之意,就是她打算杀人放火……额,破阵,救人,”销金蚕哼唧着。

    ...  </p>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131.第131章 神魔之恋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8919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