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46.第146章 逼婚

作品:《天才魔妃

    _t;罗盘秒昏之后,又用顽强的生命力再度醒了过来,一醒来就干嚎了起来。(. 棉花糖)

    五十万颗五阶玄丹,那得多少个金币啊?就凭他们这群菜鸟佣兵,就算是不吃不喝,那得接任务接到死呀。

    罗盘等人用质押物换来的珠级任务,是帮助云湖商户运送十二枚玄兽蛋到达龙战帝国。大约是一个月前,大陆上的三大佣兵团之一的龙骥佣兵团在边荒龙脊山一带发现了一个巨大的上古玄兽蛋穴,里面挖掘出了近百枚玄兽蛋。

    玄兽蛋根据种类的不同,还分为了好几种,分别是死蛋、休眠蛋和半休眠蛋。

    半休眠蛋和休眠蛋只需要同豢养师一段时间的豢养,就能复苏。

    而死蛋,唤醒率几乎为零,只能作为珍藏品来珍藏。

    除了佣兵团取走了几枚,余下的大部分玄兽蛋都被大陆上最擅运用玄兽力量的龙战帝国购走了,代表龙战帝国出面的就是云湖商会。

    云湖商会获取了那批龙蛋后,就委托了佣兵工会找人运送这一批玄兽蛋。

    考虑到玄兽蛋太过醒目,云湖商会将这批蛋分成了好几批,分别交由不同的佣兵团和分队护送。

    根据玄兽蛋的级别不同,它们的护送任务等级也不同。

    罗盘等人运送的那批玄兽蛋,都是这一批蛋中,品阶较低的休眠蛋和死蛋,虽运送前,工会和商会方面就知道了这批蛋中有一只地行龙蛋。

    大路上的神圣龙族已经消失多年,遗留在大路上的混种龙中,地行龙是血支最庞大的一族,可即便是如此,大路上现存的地行龙不过几百只,且大多数都生活在龙战帝国。

    龙族的玄蛋,天生就拥有强大的玄力,很容易招来其他玄兽的觊觎,甚至是半路夺食。

    可因为经鉴定后确定了那颗蛋是死蛋,也就没有特别重视reads;。

    所以这批包括了十二颗玄蛋的运送任务,才只被作价一万颗四阶玄丹。

    哪知道,罗盘等人运送玄兽蛋,途径商国时,某一夜醒来后,发现玄兽蛋没了。

    “全都不见了,整整十二颗玄兽蛋,全都蛋壳破裂,有人为破坏,也有自行孵化了,其中就有那颗死龙蛋,”罗盘哀嚎不已。

    死蛋一经孵化,那身价可就完全不同了。

    “我们沿途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大型玄兽,只好准备赶去龙战帝国,哪知到了商国,就被这里的官府羁押了,是云湖商会报了官。”

    “罗盘,你可以写封信给家里人,让他们赎你回去。”显然,罗盘等人接了一个远超乎他们想象的佣兵任务。

    提起了家里人,罗盘脸颊上的肉抖了抖,不吭声了,过了半晌,他才抹了抹眼角,“三个月前,我阿娘死了,阿娘临死前,留给了我一件灵宝,我把它押给了佣兵工会,换了这次的任务。我阿爹看不起当佣兵的,更不赞同我当佣兵。我二娘也不会允许他用那么一大笔钱来赎我。”

    “……”

    天牢里,一片寂静。

    “我阿爹一直我没用,连一个龙战币都不值,呵呵,他错了,我这不还值几十万颗五阶玄丹嘛,”胖子故作轻松着,抓起了狱卒送来的馒头,塞进了嘴里,“再了,天牢也挺好的,宽敞暖和。嗨,大妹子,别光我啊,你呢犯了啥事进来的?连商国的国君都跑进来审你了。”

    “我嘛,现在还没犯事。到了明天,可就不知道犯了多大的事了,”月惊华莞尔一笑,心里对这个拿得起放得下的胖子很有几分好感。

    月惊华的话很快就得到了验证。不过是半日之间,一场足以动摇整个商国根基的风暴。

    法枭云离、开了天牢后,先将龙涎钟乳炼制而成的丹药送到了沙妃。

    随即,他就找来了天威将军秦纲,将月惊华告知他的事,全都告诉了秦纲,并要求秦纲立刻领军前去剿灭了靥场reads;。

    “如此恶瘤,不除不足以服民心。”秦纲听罢,故作深沉了一番,可随即他又为难道:“只是这件事涉及到的势力众多,法王爷不仅与靥场有牵连,更与烈家堡有联系,依微臣一人之力,只怕还不足以平息三方的势力。依臣看,应该分头击破,眼下,与其立刻惊动了法王爷,还不如……”

    秦纲一阵耳语,法枭云听罢,沉吟了片刻,再看看秦纲,心中暗骂,你个老匹夫,不就是对烈柔那俏****贼心不改嘛,想要借着这次的事,逼着她就范。也罢,不过是一介妇人,要娶就娶吧,只要本王一纸圣旨下去,这烈柔不嫁也得嫁。

    一个时辰后,一纸圣旨送进了烈家堡。

    这几日的烈家堡,满堡上下,都笼罩在一片凄风楚雨中,这一纸圣旨的送达,让静心院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中。

    而烈长顺和烈长安俩老匹夫,却像是找到了腥味的猫儿一样,立时又来了精神。

    这一次御用丹师的考核,让有了几十年底蕴的烈家堡损失惨重。

    烈丝丝容貌尽毁,她被送回了烈家堡后,法枭衣没有送任何问候。

    月惊华下毒毒害沙妃,被关入了天牢,这件事若是追究了起来,只怕烈家堡上下都会受到了牵连。

    如此忐忑地等了三日后,这一纸圣旨并不是降罪书,而是一纸赐婚书,赐婚烈柔,与明日午时前,下嫁当朝天威将军秦纲。

    “柔儿,这次婚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月惊华那孽畜胆敢毒害贵妃娘娘,连累永春堂被关,烈家堡上下受尽了牵连。好在圣上开恩,你又得了秦将军青睐。圣旨中已经明了,你若是肯嫁于秦将军,不仅能保烈家堡满门安宁,月惊华那畜生,也能免于死罪。”烈长顺哈巴着腰,送走了宫中前来宣旨的公公后,立刻换了副嘴脸,找上了门来。

    烈柔静坐着,红菱候在一旁,两人面前摆放着那份圣旨,看着上面商国国君和太后娘娘的章印。

    这三日来,她每日跪在了商宫前,求着太后娘娘能看在往日与封弯弯的情面上,绕过华儿这一次,全都被赶了出来。

    华儿的没错,人死如灯灭,义母根本就没将她们母女放在了眼中。

    华儿在天牢生死未卜,而她在商国唯二的亲人,此刻却在她的面前又是威胁,又是利诱,烈柔忽的感觉心凉彻骨。

    在这个生她养她的国家里,她再也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烈柔,二哥在同你话,你到底听清了没有?”烈长安骂道。

    倏地,眼前的烈柔睁开了眼,她的周身散发出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凛冽气势,“红菱,收下圣旨,送客。只是今日之后,柔儿欠烈家堡的都已还清。”

    离她较近的烈长顺只觉得周身,一股隐隐欲动的暗力袭了过来,却不知那一股力很不稳定的力是从何而来。

    “果真是有其母就有其女,烈柔,你敢这么和我们话,”烈长安气得不轻,上前就要教训烈柔。

    “噌噌,”烈长安还没发难,脚下的几块板石地砖炸开了,红菱指扣玉璧弓,几指玄力凌空而出。

    “地玄之境?”烈长顺和烈长安俱是一震,他们两人,一个是玉玄高阶,一个是地玄成,一眼就认出了红菱那股精纯的地玄之力。

    短短数月,红菱的修为是怎么从人玄一路突破至地玄的。

    月惊华?是月惊华,想起了外界疯传的月惊华在御用丹师上,一丹扬名,炼出了玉婴丹,难道她也炼制出了什么其他能增进修为的灵丹。

    丹庐,神裁殿,佣兵,她到底何时开始,与大路上的几大组织都有了牵连。

    烈长顺终究是老狐狸,他朝着烈长顺使了个眼神,“柔儿,二叔知道这件事对不起你,可你也该想想,秦纲是一国天将,他要娶你,就算是大哥在世,也不一定能拦得住,更何况如今惊华还在天牢里。为了烈家堡,为了惊华,这婚事,你都得答应。”

    罢,他带着烈长安灰溜溜地下去了。

    两人离开后,烈柔纤弱的身子,摇了摇,她盯着那纸圣旨,良久不语。

    “夫人,他们逼人太甚,我这就去天牢,将事情都告诉姐,”红菱气急,她不知姐为何一直按兵不动,可也见不得夫人受了如此的委屈reads;。

    “红菱,答应我,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华儿。我这有两颗眠神丹,三日之后,你先给尘儿服下去。待到华儿被放出来后,再想法子让华儿服用。事后你就带着她和尘儿一同离开泊罗城,逃到当年公爵的枫丹郡,找你爹爹老总管红衫。”烈柔取出了一张丹玄卡,递给了红菱,“这上面是当年我嫁入公爵府时,老堡主给我的嫁妆,今后就交由你来保管。”

    不带红菱再话,烈柔摆了摆手,示意红菱离开。

    红菱欲言又止,从了夫人的语气里,红菱听出了些不同寻常来。

    夫人对爵爷的心思,日月可昭,可如今他们以姐的性命相逼,她担心再这样下去,夫人会做傻事。

    可她又不敢忤逆了夫人的意思,怕是夫人做出了什么傻事来。况且这几日,无论她怎么塞钱,天牢里的那几名狱卒都不肯放她进去看望姐。消息带不进去,再过几日,夫人就要出嫁,这可如何是好。

    她取了丹玄卡,刚走出了院门,就看到了少爷月尘在门口张望着。

    “少爷,你怎么不在厢房里呆着?”红菱强颜欢笑着。

    “我要去天牢看她,”月尘大胆地道。

    “少爷,你这是在什么,那是天牢,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红菱头疼不已,她想她还是去找沙尔曼姐的好,兴许用她的玄兽,还能将话带进天牢里。

    “我去找她,你看紧了娘亲,我去去就回,”月尘一溜烟,就没了影。

    红菱回过神来时,月尘已经不知去了何处。

    房内,烈柔凝视着眼前的那盏忽暗忽明的油灯,眼神犹如死灰般,没有半分光亮。

    她痛苦地闭上了眼,嗫声道:“月年,你在哪里?三年了,柔儿等得好辛苦,好累,”晶莹的泪水,潸然滑落。

    ...请记住小说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146.第146章 逼婚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9061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