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十年前的孽与缘(二)(1/2)

作品:《天才魔妃

“枭衣,我不喜欢这里,这里是你和月惊华初相识的地方吧?”虽是没留意到法枭衣眼底的阴霾,可是本着女人的敏感,烈丝丝抬起了头来,四下看了看。

法枭衣的面色阴沉了下来,袖下,手握成了拳状,他一字一顿地答道:“是……本王就是在这,和那小贱人以及她那卑贱的的爹爹遇到的。”

说罢,法枭衣忽地出掌,一掌拍在了身旁的老樱花树上,樱花树上,扑簌簌地落下了一地的樱叶。

相同的地方,相同的人,月惊华的脑中,仿佛多了双稚嫩的小手,缓慢地拼凑着缺失了碎片的拼图,随着法枭衣阴冷的叙述声,她的记忆拼图,渐渐显出了全貌。

樱园还是樱园,只是一树的绿叶换成了粉色的樱花。

“放我下来,”俊秀的不似人类的男童被几名太监捆绑在了一棵樱花树下。

他的衣服被脱光了,双手反剪,翡翠色的眼眸里,带着惊慌和焦虑。

落樱时节,这个被倒挂在了树上的,不过十余岁的男童成了小商宫中一道离奇的风景。

樱花树的不远处,一名玉冠少年和几名宫中舞姬正在饮酒作乐。

少年含着笑意,“哟,你们看看,我父皇最疼爱的小皇子在求饶,你们什么人过去救救他?”

一阵爆笑响起,无人上前施救。

“皇兄,”男童红着眼,啜泣着,他不明白,为何在人前对自己一直很和善的皇兄,会在父皇和母妃外出游玩时,将自己诱绑到了这里,绑了起来。

玉冠少年起了个杯盏,砸了过去,那名男童痛呼了一声,额头冒出了血来。

血滴落在了地上,与缤纷的粉樱花混在了一起。

玉冠少年残忍地笑着,“谁是你的皇兄,天家无亲情,你不过是个夺我皇位,贪我商国河山的妖种。”

他站了起来,呸地一口酒,吐在了男童的脸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母妃生你时,有算士说你是贵极之命,就凭你,”啪得一声,男童的身上抽过了一道玄气

“我,不是,妖种,”男童哽咽着。

又是一阵谩骂笑话声。

天起了雨,樱花飘落,人群散去。

男童被挂在了树上,那一夜,樱花落了又开,开了又落,像是过了玩千年那么久。

清晨,细雨如女人的发丝,痴缠在了人的眼帘前,不肯离去。

“爹爹,这里挂着个人,他长得很好看,我们把他放下来好嘛?”雨中有了一对父女走来。

女娃娃长得粉雕玉琢,华美的蝴蝶纱裙,梳得精致的娃娃头,她身旁的男子,高大俊朗,披了见白底血樱长袍。

这两人不是宫里的人。

男童颤了颤睫,看清了树下的两个人。

“是个好看的男娃娃,华儿,你告诉爹爹,是他好看,还是你大哥闽之好看,”男子摩挲着下巴,用了很无赖的口吻问着女童,丝毫不顾忌树上挂着的男童的感受。

“嗯,他好看,”女童费力地仰着头,仔细地作着对比。

“那是他好看,还是爹爹好看,”男人继续厚颜无耻着。

“他好看,不对,爹爹好看,爹爹,你快将他放下来,他都要晕过去了,”女童年纪虽然小,却很了解了自家爹爹的秉性。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我家宝贝女儿很喜欢你,”男人很是嫉妒冲着男童喝着。

“我叫法枭衣,我是商国的小王爷。这位先生,请救我下来,我的母妃和父皇一定会重重酬谢你的,”男童已经被悬挂了一个晚上,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了。

本以为说出了自己的姓名,那名男子会立刻放他下来。哪知道……

“名字怎么有点耳熟,法枭衣,好像的确是商国的小王爷嘛。啧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才魔妃 最新章节第92章 十年前的孽与缘(二),网址:https://www.zuimeng.net/30/30036/93.html